网站地图 / 申请为失踪人财产指定、变更代管人

刘向东等与刘淑珍申请为失踪人财产指定、变更代管人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月25日 案由:申请为失踪人财产指定、变更代管人 当事人:刘淑珍 刘进东 刘向东 刘宝贵 案号:(2016)京03民终1059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向东,男,1959年11月15日出生。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宝贵,男,1953年6月18日出生。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进东,男,1962年9月26日出生。

三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郭元春,北京市中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淑珍,女,1966年5月14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张如宝,北京市大地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与被上诉人刘淑珍申请为失踪人财产指定、变更代管人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2015)通民初字第103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5年5月,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诉至原审法院称:2012年刘淑珍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申请宣告刘×失踪并要求指定其为刘×的财产代管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4月18日作出了(2013)海民特字第3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刘×为失踪人并指定刘淑珍为其财产代管人。该判决系刘淑珍为了在分家析产案件中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采取欺骗法院隐瞒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系失踪人的利害关系人的情况下取得的,其财产代管人的身份取得存在严重瑕疵,且其能否忠实合法履行财产代管人的义务存在巨大风险,不利于刘×的财产安全保障,具体理由如下,根据刘淑珍在(2013)海民特字第3号案件中自述其弟刘×于2001年即走失,但刘淑珍当时并没有将其走失的情况上报任何相关部门,也没有向法院提出宣告失踪,而偏偏在2010年其继父刘×1居住的唐家岭×号院遭遇拆迁腾退时才提起了宣告刘×失踪并要求指定其为财产代管人的诉讼,可见其并不是处于关心弟弟,也不是为了维护其弟弟的财产才这样做,如果刘淑珍真正处于维护其弟弟的合法利益和财产安全考虑完全可以向法院如实说明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的情况,请求法院依法指定多人联合代管或指定相关机构代管,综上,为了妥善处理刘×的财产代管问题,如果继续让刘淑珍作为失踪人的财产代管人,极有可能导致刘×的合法财产灭失,并导致刘×的合法继承人的合法权益不能得到保障,故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变更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为失踪人刘×的财产代管人。

刘淑珍辩称:不同意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的诉讼请求,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的陈述与事实不符,请法院查明事实后依法驳回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的申请。第一、刘×于2001年8月15日走失,2010年10月12日在海淀区西北旺派出所将刘×上报为走失人口,2012年10月16日走失年满两年之后,刘淑珍向海淀法院申请宣告失踪,海淀法院以(2013)海民特字第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该刘×为失踪人口,同时指定刘淑珍为其的财产代管人,刘淑珍取得代管人资格后,一直在尽职维护刘×的财产权益,并通过向海淀区法院提起诉讼的方式,来保证刘×财产权益,因此,到目前为止,不存在任何法定的刘淑珍违反财产代管人的事实,更不存在刘淑珍侵犯失踪人的财产利益,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的诉讼请求无事实与法律依据,因此请求驳回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诉求。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刘宝贵、刘进东、刘向东系刘×1与邱×之子,刘淑珍系杨×之女,1967年刘×1与杨×结婚,二人均系再婚,二人婚后育有一子一女,分别是子刘×、女刘桂珍。2010年10月12日,刘淑珍报案称刘×与杨×于2001年8月15日离家出走,至今未归。后刘淑珍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宣告刘×失踪并指定其为财产代管人,2013年4月18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作出了(2013)海民特字第3号民事判决书,宣告刘×为失踪人并指定刘淑珍为失踪人刘×的财产代管人。

庭审过程中,针对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要求撤销刘淑珍为失踪人财产代管人的诉讼请求,经法院释明,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表示其诉讼请求为变更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为刘×的财产代管人;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称刘淑珍从唐家岭村村民委员会领走了刘×的农龄补偿款,为此其提供了该村委会的2015年5月19日开具的证明内容为“杨×农龄32年金额98944元;刘×农龄20年金额61840元;共计160784元。2014年3月已被刘淑珍领走”并质疑刘淑珍挪作他用,刘淑珍对该证明表示认可,并称该笔款项目前存放于家中;刘淑珍称作为刘×的财产代管人积极履行代管人的义务,为此其提供了(2015)一中民终字第4950号民事判决书予以证明;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称要求变更其为财产代管人的理由是刘淑珍取得财产代管人的目的不是为了保护失踪人的财产权益而另有其他目的,且保管财产的方式不利于失踪人的财产安全,有可能危及其他继承人的合法权益,刘淑珍对此不予认可,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未就此提供证据予以证明。

另,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已向海淀法院申请宣告刘×死亡,目前该案件在审理过程中。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失踪人的财产由他的配偶、父母、成年子女或者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代管。代管有争议的,没有以上规定的人或者以上规定的人无能力代管的,由人民法院指定的人代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证明,否则就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刘宝贵、刘进东、刘向东要求变更其三人为刘×的财产代管人,但未就其要求变更的理由向法庭提供充分确实的证据予以证明,故对其诉讼请求,依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据此,原审法院于2015年11月判决如下:驳回刘宝贵、刘进东、刘向东的诉讼请求。

判决后,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不服原审判决,持原审诉讼理由上诉至本院,请求撤销原判,将本案发回重审或予以改判。刘淑珍同意原审判决,不同意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上诉意见。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一致,本院在此予以确认。

上述事实,有村委会证明、(2013)海民特字第3号民事判决书及案件证据材料、(2015)一中民终字第4950号民事判决书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刘×的财产代管人是否应当予以变更。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生效判决已经确认刘淑珍为刘×的财产代管人,现刘宝贵、刘进东、刘向东要求变更其三人为刘×的财产代管人,但未就其要求变更的理由向法院提供充分确实的证据予以证明。虽然在原审审理期间,刘宝贵、刘进东、刘向东提交了村委会开具的证明,但该证明仅能说明刘淑珍曾代替刘×领取了相应款项,但并不能证明刘淑珍具有不履行代管职责或损害失踪人财产利益等不宜继续作为刘×财产代管人的情形。因此,刘宝贵、刘进东、刘向东要求变更刘×的财产代管人的诉讼请求,依据不足,原审法院予以驳回,处理是正确的。

综上,刘向东、刘宝贵、刘进东提出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35元,由刘宝贵、刘进东、刘向东共同负担(已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70元,由刘宝贵、刘进东、刘向东共同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林存义

代理审判员  程磊

代理审判员  杨夏

书 记 员  陈萌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