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申请变更监护人

黄少琼、伍伟东申请确定监护人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5月18日 案由:申请变更监护人 当事人:黄少琼 伍伟东 案号:(2017)粤1802民初1841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申请人:黄少琼,女,1972年11月20日出生,汉族,住清远市清新区,

被申请人:伍伟东,男,1976年8月30日出生,汉族,住清远市清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少斌,广东定海针(佛山)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申请人黄少琼申请变更监护人一案,本院于2017年4月18日立案后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申请人称,因伍庆辉(身份证号:)被鉴定为二级精神残疾病人,清远残疾人联合会指定的监护人本为伍庆辉的母亲陈奕霞,但陈奕霞已于2016年3月14日死亡。后来在2016年10月份,被申请人伍伟东以伍庆辉的残疾人证丢失为由,到清远残疾人联合会补办了伍庆辉的残疾人证,并把监护人更换为被申请人伍伟东。之后被申请人于2017年1月份持新补办的伍庆辉残疾人证,以伍庆辉监护人的身份,代表伍庆辉到清远国信公证处公证继承了其母陈奕霞去世后所遗留下的银行帐户的所有财产,并经公证处公证,分别到中国银行和农业银行领取了其母亲陈奕霞在上述两间银行托管的保险箱内所有物品(箱内物品有伍庆辉名下银行帐户的银行密码)。在取得伍庆辉名下银行帐户的密码后,被申请人分多次取出了伍庆辉银行帐户里的所有资金。伍伟东以伍庆辉监护人的名义在取得伍庆辉应继承自其母亲遗留下的资金和伍庆辉名下银行帐户的资金后,并没有尽到监护人保管被监护人资产的责任,被申请人所取得被监护人伍庆辉的资金现已去向不明,很可能已被被申请人用于吸食毒品。而被申请人身为吸毒人员,已多次因吸毒被公安机关拘留。除了是吸毒人员外,被申请人也与伍庆辉在继承其母亲陈奕霞的遗产上有利害关系,并已有很明显的侵害被监护人伍庆辉的资产及权益的行为,所以被申请人很明显并不适合作为被监护人伍庆辉的监护人。被监护人伍庆辉虽然因为精神疾病,被认定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但依然有行使民事权利的义务,伍庆辉的儿子伍焯杨为未成年人,现年只有11岁,伍庆辉依然有抚育其子女的义务,其民事行为理应由原监护人伍伟东行使。但自2014年4月9日伍庆辉被鉴定为××人后直至申请人提交监护权变更申请书当天共3年时间里,行使伍庆辉监护权的监护人陈奕霞、伍伟东也只是在2017年3月份分两次共只给伍焯杨的抚养费3000元。3年只有3000元抚养费明显是不够的,伍焯杨作为伍庆辉唯一的儿子,也是未来的合法监护人以及伍庆辉财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被监护人的资产理应留给其儿子伍焯杨作为在成年前的抚养费及以后合法继承的资产。现监护人伍伟东理应尽到保管和合理使用被监护人的资产,而不是侵害和占有被监护人的资产。被监护人伍庆辉在与申请人离婚后并没有再婚配,所以并没有配偶,伍庆辉的母亲陈奕霞、继父伍宜均已去世,亦无成年子女(只有一个未成年的儿子伍焯杨),近亲属只有被申请人伍伟东(而伍伟东是吸毒人员)。被监护人伍庆辉再没有任何可以指定成为监护人的近亲属了。现申请人是伍庆辉的前妻,并作为被监护人伍庆辉儿子伍焯杨的母亲及监护人,为维护伍焯杨与伍庆辉的合法利益和行使民事行为能力,根据《民法通则》第十七条(五)、第十八条、《民法总则》第三六条第(三),向法院提出申请:1、撤销被申请人伍伟东作为伍庆辉的监护人资格;2、变更申请人黄少琼为伍庆辉的监护人。

被申请人伍伟东称,一、答辩人曾经吸毒的行为比较轻微,不属于可以撤销监护人资格的范围。答辩人确实曾经吸毒,但是属于情节比较轻微的情况。根据《禁毒法》的规定,如果属于比较严重的情况,应该直接由公安机关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而不可能只是责令答辩人接受社区戒毒。而且没有因为监护人曾经吸毒就应该予以撤销监护人资格的任何法律规定。二、答辩人不存在侵害伍庆辉财产的行为,被答辩人要求撤销答辩人监护人资格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被答辩人认为答辩人侵害伍庆辉财产的指控没有任何事实依据,事实上,自答辩人母亲2016年3月份去世后,伍庆辉就一直由答辩人监护照顾,答辩人为伍庆辉支出的各项费用有:给黄少琼抚养费3000元(有单据2张)、给黄少琼帮伍庆辉看病费用8500元(无单据)、伍庆辉代黄少琼支费用1000元(有单据1张)、伍庆辉支零用钱1450元(有单据8张)、母亲保管箱开箱公证费用4244元中4位继承人每人应负担1061元(有单据5张)、母亲住院费用自费部分1800元中4位继承人每人应负担450元(单据遗失)、伍庆辉银行保管箱费用148元(有单据1张)、伍庆辉父子清明拜山须分摊费用140元(无单据)、伍庆辉中国银行保管箱开箱公证费用2825元(单据遗失,其中2份委托公证600元、开箱公证1200元、证据保存文件装订费425元)、伍庆辉药费2400元(按一年计算,每月200元)、伍庆辉香烟费2400元(按一年计算,每月200元)、伍庆辉水电费1200元(按一年计算,每月100元)、伍庆辉电信收视费用556元(按一年计算,每月139元,伍庆辉分摊1/3)、伍庆辉生活必须的伙食9600元,合计为34730元,也就是说答辩人一年来实际上为伍庆辉支出了34730元,显然根本不存在侵害伍庆辉财产的任何问题。三、被答辩人没有资格担任伍庆辉的监护人。《民法通则》第十七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由下列人员担任监护人:(一)配偶;(二)父母;(三)成年子女;(四)其他近亲属:(五)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愿意承担监护责任,经××人的所在单位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同意的。被答辩人只是伍庆辉的前妻,已经与伍庆辉没有任何关系,不在上述规定的可以担任伍庆辉监护人的范围之内,所以其根本没有资格担任伍庆辉的监护人。综上所述,被答辩人要求变更监护人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应该予以全部驳回其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申请人黄少琼与被监护人伍庆辉(男,1971年10月8日出生,汉族,住清远市清城区××清中路××房,公民身份号码)原为夫妻关系,其二人于2006年12月21日生育有儿子伍焯杨,双方于2013年5月15日登记离婚。伍庆辉的母亲为陈奕霞(于2016年3月19日因病死亡),陈奕霞的配偶是伍宜(2008年1月7日办理死亡注销),陈奕霞与伍宜是再婚夫妻,伍宜与前妻麦焕秀生育有伍树荷、伍树添两个子女,麦焕秀于1973年6月死亡。陈奕霞与其前夫生育有伍庆辉一个儿子,陈奕霞与伍宜结婚后生育有伍伟东一个儿子。2014年4月9日,清远残疾人联合会向伍庆辉核发了残疾人证,认定伍庆辉为二级精神残疾并指定其监护人为陈奕霞。陈奕霞死亡后,伍伟东向当地残疾人联合会提出申请,清远残疾人联合会于2016年再次核发了伍庆辉的残疾人证,指定监护人为伍伟东。伍伟东依据该残疾人证作为伍庆辉的监护人并连同伍树荷、伍树添于2017年1月11日向广东省清远国信公证处申请对陈奕霞的遗产进行继承权公证。广东省清远国信公证处于2017年1月24日作出(2017)粤清国信第163号公证书,查明了陈奕霞遗留的银行存款账户共计29个,并证明陈奕霞的该银行存款及其利息由其儿女伍伟东、伍树荷、伍树添、伍庆辉四人共同继承。2017年3月28日,清远残疾人联合会再次向伍庆辉核发残疾人证,此次指定伍庆辉的监护人为其儿子伍焯杨。陈奕霞的遗产除了广东省清远国信公证处在(2017)粤清国信第163号公证书中所查明的外,还有登记在其本人名下的商铺一间(位于清远市清城××西××之一,套内面积16.96平方米,1992年5月18日新建)及登记在伍宜名下的商铺一间(位于清远市清城××西××之二,套内面积16.96平方米,1992年5月18日新建)。对于该两间商铺,陈奕霞认为属于陈奕霞与伍宜的夫妻共同财产,其与伍宜各占50%。2015年1月19日,陈奕霞立下遗嘱并进行了公证,决定将该两间商铺其所占份额及继承所得份额由其儿子伍庆辉及伍伟东二人共同继承,各占二分之一。

申请人黄少琼申请更换伍庆辉的监护人的主要理由是其认为伍伟东是吸毒人员,会将伍庆辉可继承的财产挥霍殆尽,而且伍伟东已经实施了侵害伍庆辉财产的行为。其认为伍庆辉的母亲陈奕霞生前已立下遗嘱将两间商铺由伍庆辉及伍伟东共同继承,该两间商铺的租金足以支付伍庆辉的日常生活开支,但伍伟东却还将伍庆辉银行账户内的存款取走,侵害了伍庆辉的财产。申请人为此提供了社区戒毒决定书一份、伍庆辉的一本建设银行存折以及广东清远农村商业银行的账户明细查询。社区戒毒决定书由清远市公安局清城区分局于2017年3月21日作出,查明了伍伟东于2017年3月19日晚上在其住处吸食了冰毒,于2017年3月21日10时许被公安机关查获。因此,公安机关决定责令伍伟东接受社区戒毒三年(2017年3月21日至2020年3月20日);建设银行存折显示自2016年12月31日至2017年1月24日不到一个月时间内,伍庆辉建设银行银行账户内的资金被支取了16000元左右。伍伟东承认该存折内的资金是由其带着伍庆辉去银行取出,但认为取出的资金均是用于伍庆辉的生活开支;银行账户明细查询(2016年9月21日—2017年4月28日)显示伍庆辉的银行账户内每月的补助款约200元均被取走,伍伟东承认该补助款也是其取走,但认为也是用于伍庆辉的日常开支。被申请人为证明其没有侵害伍庆辉的财产,提供了若干张收据、公证费发票、医疗费发票。收据显示伍伟东于2017年3月间代伍庆辉向黄少琼支付了3000元的小孩(伍焯杨)抚养费,其余收据时间均为2016年至2017年间,收款项目为零用钱,收款单位处写有伍庆辉的姓名,金额共为1450元;公证费发票显示伍树荷支付了财产继承、继承委托的公证费共计4244元;医疗费发票显示陈奕霞于2016年3月13日至2016年3月19日期间在清远中医院住院治疗产生医疗费11772.41元,其中个人缴费2568.52元。

申请人黄少琼为证明其具有担任伍庆辉监护人的主体资格,其庭后补充提交了一份关于落实伍庆辉监护问题的《清城区精神障碍患者管控协议》,该协议由清远清城区凤城街麦围社区居民委员会(监管单位)与黄少琼(监护人)签订,协议约定监护人对精神障碍患者(伍庆辉)负直接监护的责任、负责精神障碍患者日常生活的照料和看管。对于该协议本院工作人员已电话通知被申请人的代理人前来质证,被申请人的代理人口头表示庭后补充的证据不予质证,由法院对该证据进行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我国《民法通则》的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由下列人员担任监护人:(一)配偶;(二)父母;(三)成年子女;(四)其他近亲属;(五)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愿意承担监护责任,经××人的所在单位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同意的。监护人的监护职责主要是保证被监护人的身体健康,照顾被监护人的生活,管理和保护被监护人的财产,代理被监护人进行民事活动,对被监护人进行管理和教育,在被监护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或者与人发生争议时,代理其进行诉讼等。为无民事行为能力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设定监护人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被监护人的利益。伍伟东作为与伍庆辉同母异父的兄弟在被当地残联指定为伍庆辉的监护人后,从事了吸食毒品的违法行为而被公安机关决定接受戒毒。众所周知,吸毒后人体容易对毒品形成依赖并吸食成瘾,成瘾后吸毒者会穷尽一切办法筹集毒资,同时吸毒会对吸毒者身体造成毒性作用并伴有机体的功能失调和组织病理变化、导致精神障碍(幻觉、思维障碍)等一系列身体危害。显然,伍伟东担任伍庆辉的监护人存在侵害伍庆辉财产权益的较大潜在风险,同时其也会因吸食毒品的行为影响其自身身体健康,不能很好地履行照顾看护被监护人的职责。此外,伍庆辉母亲陈奕霞遗留的29个银行存款账户内的存款尚未在四名继承人之间进行分割,伍伟东和伍庆辉一样,也是继承人之一。在财产继承分割问题上,伍伟东与伍庆辉存在利害冲突关系。综合以上两点,伍伟东并不适合担任伍庆辉的监护人。对于被申请人提出的认为即使法院认为其不适合担任监护人,也应该由伍庆辉的其余两名兄弟姐妹(伍树添、伍树荷)担任的观点,首先,伍树添、伍树荷与伍庆辉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不同父也不同母,被申请人也无证据证明伍树添、伍树荷与伍庆辉之间形成了抚养教育的关系,双方之间并没有形成法律上的兄弟姐妹关系;其次,伍树添、伍树荷与伍庆辉一样,也是陈奕霞遗留的29个银行账户存款的继承人之一,在财产继承分割问题上,与伍庆辉存在利害冲突,不利于伍庆辉财产权益的保护。故,伍树添、伍树荷亦不适合担任伍庆辉的监护人。反观黄少琼,其已就伍庆辉的监护问题与当地居委会签订了一份《清城区精神障碍患者管控协议》,约定了伍庆辉的监护人为黄少琼,该协议足以认定当地居委会已同意由黄少琼担任伍庆辉的监护人。黄少琼虽然已在2013年与伍庆辉离婚,但是由于当地居委会同意由其担任伍庆辉的监护人,其因此可以取得监护人主体资格。黄少琼作为与伍庆辉共同生活过多年的前妻,身体健康,没有不良嗜好,具备履行监护职责的身体条件,且其二人共同育有一子伍焯杨。由申请人担任伍庆辉的监护人有利于代其履行好抚育伍焯杨的法定抚养义务,从这个角度考虑,申请人为了伍焯杨的利益必然会积极地保护好伍庆辉的财产权利免受他人侵害,因为保护好了伍庆辉的财产,伍焯杨的利益就能较好地得到保障。此外,伍焯杨已经达到10周岁,已经具备了一定的事物辨别能力,其作为伍庆辉的亲生儿子,平时与母亲黄少琼一起生活,应该不容许黄少琼发生不照顾看护伍庆辉甚至虐待伍庆辉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对黄少琼担任监护人履行监护职责起到一定的监督作用,可以较大地降低黄少琼不照料看管伍庆辉虐待伍庆辉等不履行监护职责的风险。因此,综合以上因素考虑,黄少琼较为适合担任伍庆辉的监护人,有利于被监护人伍庆辉权益的保障。申请人黄少琼申请变更伍庆辉的监护人为其的诉讼请求,依据充足,本院予以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五)项、第十八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4条第1款、第21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伍伟东为伍庆辉的监护人的资格;

二、指定黄少琼为伍庆辉的监护人。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员  潘金桥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八日

书记员  余晓燕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十七条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由下列人员担任监护人:

(一)配偶;

(二)父母;

(三)成年子女;

(四)其他近亲属;

(五)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愿意承担监护责任,经××人的所在单位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同意的。

对担任监护人有争议的,由××人的所在单位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在近亲属中指定。对指定不服提起诉讼的,由人民法院裁决。

没有第一款规定的监护人的,由××人的所在单位或者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担任监护人。

第十八条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除为被监护人的利益外,不得处理被监护人的财产。

监护人依法履行监护的权利,受法律保护。

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责任;给被监护人造成财产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的申请,撤销监护人的资格。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八条依照本章程序审理的案件,实行一审终审。选民资格案件或者重大、疑难的案件,由审判员组成合议庭审理;其他案件由审判员一人独任审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14条人民法院指定监护人,可以将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二款中的(一)、(二)、(三)项或者第十七条第一款中的(一)、(二)、(三)、(四)、(五)项规定视为指定监护人的顺序。前一顺序有监护资格的人无监护能力或者对被监护人明显不利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对被监护人有利的原则,从后一顺序有监护资格的人中择优确定。被监护人有识别能力的,应视情况征求被监护人的意见。

监护人可以是一人,也可以是数人。

第21条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了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民法通则第十六条、第十七条规定的其他有监护资格的人或者单位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或者要求变更监护关系。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

第二十一条第十四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五)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