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

上海某毅机械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某杰衡器有限公司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一案

结案日期: 案由: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上海某毅机械有限公司 上海某杰衡器有限公司 案号:(2012)宝民二(商)初字第1842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上海某毅机械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宝山区罗店镇某村某路6612弄16号,法律文书送达地上海市某路1288弄83号501室。

法定代表人周某,总经理。

被告上海某杰衡器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某经济小区(崇明县某公路某段290号429室),法律文书送达地上海市某东路100弄18号101室。

法定代表人孙某,经理。

委托代理人林某,上海市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王某,女,1989年8月8日生,汉族,住浙江省某县某镇某村石界012号。

诉讼记录

原告上海某毅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毅公司)与被告上海某杰衡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杰公司)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10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谭映红独任审判,于2012年11月27日、2013年1月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某毅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某、被告某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林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某毅公司诉称:2011年3月,原告与被告存在定作合同纠纷,为防止原告转移财产,被告于3月15日向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宝山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宝山法院依法冻结了原告的银行账户。但该案审理中,原告发现被告用于申请财产保全的书面合同是被告伪造的,故于7月5日向宝山法院提交了异议申请书。宝山法院在财产保全执行期间以财产保全情况告知书的方式通知被告:财产保全期限为6个月,至2011年9月30日届满,申请人应当在保全期限届满前7日内向执行保全措施的人民法院提出书面续保申请,否则保全期限届满后保全措施自动解除。该情况告知书由被告委托代理人林某签收。但被告未按时提出续保,虽然续保申请书落款日期为2011年9月30日,被告实际在10月1日交邮,宝山法院收到被告的续保申请后受误导,于10月12日再次冻结了原告的银行账户。因截至2011年9月30日原告在银行存款余额为人民币478,756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近首次冻结金额的5倍,而原告在10月8日又收到了解冻机关为宝山法院的账户解冻通知书,故原告根据业务需要向客户开出了数张付款票据,但10月下旬其中两张支票被银行以账户被冻结为由退票。因发生两次签发无法承兑的空头支票属于违法行为,银行将原告列入黑名单诚信征管系统,停止了原告在开户银行的全部支付结算业务,造成原告信誉及经济上无法挽回的损失。被告两次财产保全错误,使原告的银行账户被冻结达一年之久,造成原告资金链断裂,严重影响原告经营。原告被迫停工停产达一个半月之久,期间仅支付的员工工资损失就达40,000元,而因账户冻结影响到业务的开展,合同被迫取消,业务订单丢失,经济损失在100,000元以上。被告财产保全申请错误,应赔偿原告的上述经济损失。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因财产保全申请错误造成原告名誉损失给予书面赔礼道歉并以适当方式肃清原告在银行和税务部门的负面影响、判令被告因财产保全申请错误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60,000元(其中40,000元为停工停产期间支付给员工的工资,20,000元为客户取消合同给原告造成的损失)、诉讼费由被告承担。审理中,原告明确适当的方式即指被告向原告书面赔礼道歉。

被告某杰公司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请。1、原告诉请无事实依据。被告在(2011)宝民二(商)初字第444号(以下简称第444号)案件中提出的财产保全申请不存在错误,被告在该案诉讼程序终结后获得胜诉判决,意味着财产保全申请并无不当。原告称被告伪造书面合同,理由是被告未在合同上签名盖章,但根据法律规定,合同签名盖章之前,当事人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而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且该合同的效力已经在生效文书中得到认定。2、原告的诉请无法律依据。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主要适用于名誉权、隐私权等人格权益,不适用于财产纠纷,而本案属于财产类纠纷。3、被告申请财产保全的范围为96,000元,未超出双方争议的财产范围,且被告申请财产保全与原告的经济损失之间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被告的行为并不必然导致原告的损失。

原告某毅公司就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设计制造合同及异议申请书,证明被告庭审中出示的双方盖章的合同是伪造的,但因该合同被告未交付原告,故原告现无法出示。 2、2011年10月8日的中国农业银行解冻通知书,证明银行通知原告:之前被法院查封的账户已于9月30日到期被依法解冻,恢复了正常使用功能。 3、EMS邮件详情单,证明由林某去邮局办理的续保申请书的收件日期为2011年10月1日,邮局邮戳的实际交邮时间为2011年10月1日上午11点,被告超过法律规定的财产续保申请的最后期限2011年9月30日才将诉讼文书交寄邮局。 4、财产保全情况告知书,证明法院已告知被告书面申请财产保全的最后期限为2011年9月30日,期限届满后保全措施自动解除,该告知书由林某签收。被告未按期申请续保,丧失了申请续保权。 5、财产保全续保申请书,证明该申请书落款日期为2011年9月30日,但实际由林某于10月1日上午起草。 6、中国农业银行对账单,证明在首次财产保全期间原告账户余额为478,756元,并不存在原告转移财产、需要继续采取财产保全措施的情况。 7、支票使用法规提示,证明因原告不知账户被查封故开具了支票,原告开具的支票遭退票导致原告一年内不能使用支票,并致使原告银行账户无法使用。 8、退票通知,证明被告错误申请财产保全造成原告的支票两次被退票,原告开具支票时不知账户被保全,直至2011年11月1日才知道。 9、移送执行书,证明第二次续保措施是依据被告申请而采取的。 10、通知书、告知书,证明被告错误申请财产保全后,原告银行账户被冻结,影响了原告正常经营业务的展开,上海某衡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衡公司)、上海某翔实业公司(以下简称某翔公司)等单位取消了订单、终止了合同的履行。 11、员工工资支款凭证,证明原告停工期间继续发工资。 12、原告与某衡公司签订的合同,证明由于被告申请查封原告的银行账户造成合同无法履行,原告客户取消合同。 13、原告与某翔公司签订的合同,证明由于被告申请查封原告的银行账户造成合同无法履行,原告客户取消合同。 14、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二中院)的民事裁定书、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高院)的民事裁定书,证明财产保全的诉讼请求不是与原案基于同一事实和法律关系,所以二中院裁定驳回原告在第444号案件中的反诉请求,要求原告另案起诉。

被告某杰公司对原告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中合同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内容不认可,原告通过传真发给被告合同,原稿上被告未盖章,但被告公司档案里的合同是加盖了被告公章的;对异议申请书有异议,被告未见过。对证据2、3、4、5、6、9、14无异议。对证据7、8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与本案无关。对证据10、11、12、13的真实性不认可,且与本案无关。

被告某杰公司就其主张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宝山法院的民事判决书、二中院的民事判决书,证明原、被告之间的有关争议已得到法院认定,是合法有效的,被告在第444号案件中对原告的财产保全是正确的。 2、移送执行书,证明被告续保未超出范围,在第444号案件中因本案原告申请法官回避,延迟了开庭时间,故被告不得不申请续保。被告寄出续保申请书是有延误,但被告申请后由法院批准续保,该案当时尚未结案故法院批准了续保。

原告某毅公司对被告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宝山法院的判决书中对财产保全问题也进行了处理,但二中院的判决书认为应另案起诉,故裁定驳回该部分诉请,高院则坚持了二中院的观点,故原告另案起诉。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已写明移送原因是“原告申请”。

经审理查明: 1、某杰公司于2011年3月30日在本院起诉某毅公司,认为某杰公司与某毅公司之间具有定作合同关系,请求判令解除制造合同、判令某毅公司返还某杰公司预付款32,000元并支付违约金64,000元、诉讼费。本院立案为第444号案件。审理中,某毅公司提出反诉,请求判令某杰公司支付某毅公司合同余款46,340元及违约金64,000元、赔偿某毅公司因财产保全错误而造成的经济损失60,000元并给予书面赔礼道歉,以挽回某毅公司在税务主管部门及开户银行遭受的负面影响。11月11日,本院出具民事判决书,判决解除双方的合同、由某毅公司返还某杰公司预付款32,000元并支付该款自2009年11月7日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损失(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对某杰公司的其余诉请及某毅公司的反诉诉请均不予支持。一审判决后某毅公司上诉,二中院立案为(2011)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1338号(以下简称第1338号案件)。二中院在审理中认为某毅公司反诉请求某杰公司赔偿因财产保全错误而造成的损失及书面赔礼道歉的主张不属于反诉内容,故出具第1338号民事裁定书撤销了本院判决书中的相关条款、驳回了某毅公司的该部分诉请。2012年3月14日二中院出具民事判决书,维持本院对本诉的处理结果,对某毅公司已被裁定驳回之外的其余反诉请求均不予支持。某毅公司因不服第1338号民事裁定书,申请高院再审,高院立案为(2012)沪高民二(商)申字第98号,高院审理后驳回了某毅公司的再审申请。 2、在第444号案件审理过程中,某杰公司申请财产保全,申请冻结某毅公司银行存款96,000元或查封、扣押同等价值的财产,并提供了担保,本院根据某杰公司申请冻结某毅公司银行账户内的款项96,000元,采取保全措施后,本院告知某杰公司:某毅公司的银行账户冻结至2011年9月30日届满,某杰公司应在届满前7日内提出续保申请,否则届满后保全措施自动解除。截至9月30日,某毅公司银行账户共有478,756元。9月30日前某杰公司未申请续保,10月8日银行通知某毅公司银行账户中96,000元因到期被解冻。因10月1日某杰公司向本院申请续保,本院依其申请再次冻结某毅公司银行账户内的款项96,000元,冻结期限至2012年4月11日届满。 3、因银行账户遭冻结,某毅公司开具的两张金额为407元、4,578.40元的支票于2011年10月24日、10月26日遭退票。 4、某毅公司与某衡公司签订合同,约定由某毅公司向某衡公司提供简体组件。某衡又出具通知书,表示原与某毅公司签订的合同,因某毅公司资金不足,未按期交货,且未有力恢复加工业务,故决定终止与某毅公司之间的合同。

某毅公司与某翔公司签订合同,约定由某毅公司向某翔公司供应轴承座。某翔公司又出具告知书,表示某毅公司因与某杰公司的纠纷,已被法院冻结银行账户,工厂处于半停产状态,故取消原安排某毅公司加工的1,000套轴承座。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某毅公司与某杰公司之间的定作合同关系已经得到生效法律文书的认定,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某杰公司凭此在本院提起第444号案件的诉讼,诉讼过程中提出财产保全申请,提供担保且保全数额在诉请范围内,其申请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作出的财产保全并无错误。此后,在案件未了结时某杰公司申请续保,本院依法处理也无过错。某毅公司主张某杰公司申请续保已超过法定期限,但本院认为,财产保全情况告知书告知了申请人保全的截至期限,目的在于督促申请人及时行使自己的权利,即过期申请续保有可能导致被冻结账户自动解封、被冻结款项被转移的不利后果。是否按期申请续保是申请人的权利而非义务,过期申请续保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只代表保全申请人有可能将自行承担相应不利的后果。故对某毅公司的该主张本院难以采信。从第444号案件一审及二审的结果来看,某杰公司起诉某毅公司并无恶意、虚假诉讼及过当,某杰公司申请保全及续保并无过错。

某毅公司主张,因续保期间两次开具支票遭银行退票,被银行列入黑名单且银行账户不能使用,在银行及税务部门均形成负面影响,但对此某毅公司未足以举证证明,故本院对某毅公司的该主张不予采信。某毅公司主张其损失包括续保期间的工人工资及合同被迫取消,但本院认为,某毅公司账户被冻结与合同被取消及停工停产之间并无必然联系,某毅公司凭此要求某杰公司赔偿工资及订单损失,本院亦不予采信。

综上,对某毅公司的诉请本院均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对原告上海某毅机械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均不予支持。

本案受理费减半收取为650元由原告负担(已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并按不服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预缴上诉案件受理费,缴至上海市宝山区代理法院收费专户(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友谊支行,账号:033319-050301011842326),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