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航空运输人身损害责任纠纷

张正清、张吉华、张吉富、张吉贵、张洁荣与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航空运输人身损害赔偿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5月21日 案由:航空运输人身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张正清 张洁荣 张吉贵 张吉华 张吉富 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 案号:(2015)双流民初字第1839号 经办法院:四川省双流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张正清,男,1940年8月27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梓潼县。

原告张吉华,男,1966年7月25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梓潼县。

原告张吉富,男,1968年12月2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梓潼县。

原告张吉贵,男,1974年12月2日出生,汉族,住广东省东莞市万江区。

四原告委托代理人张洁荣,男,1964年10月3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

原告张洁荣,男,1964年10月3日出生,汉族,住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

被告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海南省海口市。

法定代表人辛笛,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珂均,女,1989年3月3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涪陵区,现住海南省海口市。

委托代理人王明明,男,1983年2月13日出生,汉族,住陕西省扶风县,现住海南省海口市。

诉讼记录

本院立案受理原告张正清、张吉华、张吉富、张吉贵、张洁荣诉被告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航空”)航空运输人身损害赔偿责任纠纷一案后,依法由审判员刘宇飞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正清、张吉华、张吉富、张吉贵的委托代理人张洁荣、原告张洁荣,被告海南航空的委托代理人王明明和刘珂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张正清、张吉华、张吉富、张吉贵、张洁荣诉称,王春秀与张正清系夫妻,系原告张吉华、张吉富、张吉贵、张洁荣之母。2014年6月4日下午,张正清、张吉华、张吉贵和王春秀乘坐被告HU7751航班从深圳宝安机场前往成都双流机场。四人就坐后,因王春秀告知张吉贵其胸闷、头晕,张吉贵也发现王春秀气色不好,遂要求乘务员提供氧气。但被告知氧气不能随便使用。之后,王春秀更感难受,烦躁和不安,呼吸明显不顺,直至死亡。期间,张吉贵数次按下呼叫器,要求提供氧气,但被拒绝。被告乘务员取来氧气和向其他乘客请求救援,也是在王春秀停止挣扎时进行,但已为时已晚。该航班机组人员态度淡漠,消极作为是导致王春秀死亡的原因。因此,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提起诉讼,请求判令:1、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282000元,办理丧葬事宜的必要开支81300元;2、被告赔付原告张洁荣、张吉华、张吉贵为办理丧葬事宜所产生的往返交通费和住宿费等必要的实际开支15000元;3、被告赔付原告张洁荣、张吉华、张吉富和张吉贵因办理丧葬事宜所产生的误工损失60033元;4、被告赔付五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各100000元;5、被告赔礼道歉。

被告海南航空辩称,根据死亡医学证明书,造成王春秀死亡的原因是其自身疾病突发所引起的昏迷,本司在整个事件中未实施侵权行为,反而尽力实施救助。航班机组人员在得知王春秀情况不好的情况后,一方面在机舱内广播寻求专业医护人员,提供氧气。寻求到专业医护人员(该乘客系护士)后,积极配合,打开急救箱,量血压,一直高举氧气瓶,鼓励王春秀。另一方面,向机长报告,并告知家属,可到距离最近的机场备降,但遭拒绝。在家属拒绝的情况下,机组人员积极联系目的地机场。王春秀死亡后,本司极力协助其家属处理丧葬事宜。因此,本司已经完全履行了救助义务,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故请求驳回五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王春秀与张正清系夫妻,二人共育有四子:张吉华、张吉富、张吉贵、张洁荣。2014年6月4日下午15时30分,王春秀与张正清、张吉华、张吉贵乘坐被告HU7751航班从深圳宝安机场飞往成都双流机场。在登机前,因王春秀行动不变,其家属张吉贵申请了特殊旅客登机预约,要求到达后提供轮椅服务,并保证王春秀的健康适合乘机,承诺如因健康问题而引起的乘机意外事件,机场和承运人不承担任何责任。乘机时,被告提供了轮椅服务,张吉贵将王春秀推进机舱,并与乘务员协调,将二人的座位号进行调换。就坐后不久,王春秀出现胸闷、头晕、烦躁等异常,张吉贵遂呼叫乘务员,要求提供氧气。后该航班乘务员提供了氧气,在机舱内广播寻求医护人员。在得知该航班上一徐姓旅客系护士后,积极配合,打开急救箱,为王春秀测量血压。同时,向机长报告,并告知王春秀的随行人员可以备降,但遭拒绝。机组人员遂联系了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告知其王春秀的情况,联系地面救护。而此时,王春秀陷入深昏迷状态。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医疗救护中心于当日18点0分接到通知,在航班降落后对王春秀进行了长达42分钟的抢救,但无效。尔后宣布其临床死亡。

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医疗救护中心出具的出诊记录和死亡医学证明书上均载明王春秀为“心跳呼吸骤停,COPD急性发作?”。

另查明,王春秀自2007年起,随张吉贵居住于广东省东莞市万江区江滨花园1期26座2B生活,系该小区常态居民。

庭审中,原告陈述王春秀生前患有慢性支气管炎。

以上事实,有子女生育证明、居住证明、死亡医学证明书、登机牌、深圳机场特服旅客乘机通知书、应急医疗设备和药品使用知情同意书、出诊记录和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告是否及时采取了对王春秀的救助措施和王春秀死亡的原因是否系自身健康状况造成。

本案中,原告陈述张吉贵数次按下呼叫器,要求被告乘务员提供氧气而被多次拒绝的事实,提交了由“杨梦滢”书写的《证明》和自身书写的情况说明拟证明。但其提交的情况说明为原告自己书写,不具备证据的形式要件,属于当事人的陈述,故本院对由原告书写的上述情况说明不予采信。“杨梦滢”书写的《证明》,其上并未载明王春秀的随行人员连续三次呼叫乘务员均要求提供氧气而被拒绝的情况,本院对该份证据不予采信。因此,本院对五原告主张的数次要求被告提供氧气却被拒绝的意见不予支持。被告在王春秀出现身体异常情况时,已经采取了提供氧气、在机舱内广播寻求专业医护人员、使用急救箱、告知其随行人员可以备降,并在其随行人员拒绝备降的情况下,与目的地机场联系了地面救护等措施。被告并非专业医疗机构,其在航班飞行途中的特殊环境中所实施的救助行为受到该环境的限制,机组人员的救助能力也不能达到专业急救人员的水平。并且,其救助行为不是治疗行为,是帮助行为,故本院认为其对王春秀所采取的上述救助措施上已经完全尽到了承运人应有的救助义务。

死亡医学证明书载明王春秀的死因为“心跳呼吸骤停,COPD急性发作?”,COPD是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英文缩写,该种疾病是一种常见的呼吸系统疾病,会严重危害患者的健康。与“心跳呼吸骤停”一样,该疾病同样可以导致患者死亡。即使COPD是否为王春秀的死亡原因还需进一步检查后才能明确,但心跳呼吸骤停仍然可以产生死亡后果,该后果的产生并不必然以是否吸氧为前提条件。又因被告未对王春秀实施侵权行为,航班上也没有他人对王春秀实施侵权行为,故本院认为王春秀的死亡完全系自身健康状况造成,被告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第一百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张正清、张吉华、张吉富、张吉贵、张洁荣的全部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6592元,由原告张正清、张吉华、张吉富、张吉贵、张洁荣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刘宇飞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苏小洋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第一百二十四条因发生在民用航空器上或者在旅客上、下民用航空器过程中的事件,造成旅客人身伤亡的,承运人应当承担责任;但是,旅客的人身伤亡完全是由于旅客本人的健康状况造成的,承运人不承担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

第一百二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