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铁路运输财产损害责任纠纷

哈尔滨铁路局与呼伦贝尔市天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王立青、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呼伦贝尔市分公司铁路运输财产损害责任纠纷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6月30日 案由:铁路运输财产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呼伦贝尔市天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 王立青 哈尔滨铁路局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呼伦贝尔市分公司 案号:(2014)哈铁中民终字第8号 经办法院:哈尔滨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哈尔滨铁路局,住所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西大直街51号。

法定代表人何元,该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志刚,哈尔滨铁路局海拉尔工务段副段长。

委托代理人赵福民,哈尔滨铁路局海拉尔工务段办公室副主任。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呼伦贝尔市天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鄂温克族自治旗巴镇二居门市。

法定代表人邵先亮,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孟繁华,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正阳街道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王立青。

委托代理人孟繁华,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正阳街道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反诉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呼伦贝尔市分公司,住所地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阿里河路34号。

负责人张星海,该分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曙光,该分公司法律顾问。

诉讼记录

上诉人哈尔滨铁路局因与上诉人呼伦贝尔市天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鸿汽车公司)、上诉人王立青,原审反诉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呼伦贝尔市分公司(以下简称呼伦贝尔保险分公司)铁路运输财产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海拉尔铁路运输法院(2013)海铁民初字第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4月8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5月5日、2014年6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哈尔滨铁路局的委托代理人李志刚、赵福民,王立青及其委托代理人孟繁华,天鸿汽车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孟繁华到庭参加诉讼,呼伦贝尔保险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曙光第一次庭审到庭参加诉讼,第二次庭审经本庭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12月31日2时35分,王立青所有的蒙E37600大货车(牵引车、低平板半挂车)核定载重36吨,实际载重78.22吨,行驶至铁路滨洲线495km679m铁路监护道口时,因该道口为坡道,王立青的大货车进入道口后,前车车轮轧上铁路线路上行线时车轮打滑,无法前进。此时,道口监护人员在道口房内接到C28041次列车司机道机联控后,回答道口正常,随后出场接车时发现道口中间有一辆大货车在铁路线路上无法前行,立即上前告知大货车驾驶员,有列车通过,要求倒车,因驾驶员操作不当,致使大货车刹车没有气压,刹车系统自动抱死,大货车车头停在铁路道口下行线线路处。道口监护人员这时才去按预警,通知机车司机停车,C28041次列车与王立青的大货车相撞。该车经呼伦贝尔市价格认证中心鉴定为车辆报废,事故前价格为236600元(其中损失l96750元,汽车残值为39850元)。该车被撞后,车上原木脱落在道口西侧,将公路堵塞。C28041次货物列车的机车(和谐号0274)排障器破损、左侧风档玻璃碎裂、左侧前车梯及路徽掉落。现场无人员伤亡。哈尔滨铁路安全监督管理办公室作出《铁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蒙E37600大货车司机龙跃东对该起事故负全部责任。天鸿汽车公司及车主王立青不服,诉至原审法院,要求哈尔滨铁路局赔偿损失535220元。哈尔滨铁路局反诉天鸿汽车公司及王立青赔偿哈尔滨铁路局152872元。

原审法院认为,发生事故的铁路道口属铁路线路的安全保护区域,哈尔滨铁路局将该道口设置为监护道口,并由专人监护,疏导交通,但监护人员未按照规章制度和标准化作业程序提前出场接车,在道口出现情况时,仍与列车司机联控,通知道口正常,违章作业发现危险情况时,没有及时采取有效的安全防护措施,从而造成王立青的车辆在通过该道口时与火车发生碰撞,哈尔滨铁路局对保护区内监护道口的安全未尽到相应保障义务,是本案损害后果发生的原因之一,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王立青的车辆驾驶人具有专业驾驶技能,熟知交通运输法规,明知超载货车不得上路行驶,仍然驾车上路,且在驾驶车辆通过铁路道口时,应当注意观察,正确操纵车辆。却在通过铁路道口时对车辆操纵不当,致使刹车系统自动抱闸,所驾车辆停留在铁路道口无法移出,也是导致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纵观全案,根据本案双方的过错责任大小,酌定各承担50%的民事责任。王立青的车辆在此次事故中被撞报废,无法修复,车辆重置费用、施救费、鉴定费等合理费用112375元(车辆重置费用l96750元×50%=98375元,车辆施救26000元×50%=13000元,车辆鉴定费2000元×50%=1000元,合计ll2375元)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王立青提出的车辆合理停运损失500000元,因王立青当庭提交的运输合同没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并且未向法庭提供车辆的平均利润、运营成本及运营能力的有关证据,无法确认其合理损失数额,对王立青的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因汽车残值部分价值39850元,由王立青实际占有,对于其要求将车辆残值交哈尔滨铁路局所有,并要求哈尔滨铁路局承担车辆残值的70%的责任,不予支持。蒙E37600大货车车主王立青在反诉被告呼伦贝尔保险分公司购买了交通强制保险及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呼伦贝尔保险分公司应在保险责任范围内对哈尔滨铁路局承担保险责任,但哈尔滨铁路局当庭提交的证据中,未提供有效证据,其自行做出的损失数额证明效力不足。因此,不能证明其所受损失情况,对哈尔滨铁路局的反诉请求,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二)、(三)项、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哈尔滨铁路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呼伦贝尔市天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王立青经济损失112375元;二、驳回呼伦贝尔市天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王立青其他诉讼请求;三、驳回哈尔滨铁路局的诉讼请求。

哈尔滨铁路局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本起事故的发生是因大货车超载并操作不当,滞留铁路道口引起,货车通过道口时也未按照规定提前申报,应改判天鸿汽车公司及王立青对该起铁路交通事故负全责,损失自行承担;2、本起事故造成的铁路设备损失费共计152872元,应由天鸿汽车公司及王立青承担;3、一、二审案件诉讼费用由天鸿汽车公司及王立青负担。

天鸿汽车公司及王立青答辩称:1、事故的发生是由于哈尔滨铁路局未及时清理道口积雪,没有进行安全防护义务,道口管理人没有按照章程操作导致的,所以哈尔滨铁路局应该负主要责任;2、一审庭审中,哈尔滨铁路局变更反诉请求、提供的票据和陈述都是虚假的,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哈尔滨铁路局的反诉请求是正确的;3、蒙E37600大货车投保了第三者责任险,哈尔滨铁路局没有要求呼伦贝尔保险分公司赔偿,说明其已经放弃了该项诉讼请求。

天鸿汽车公司、王立青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该起事故的发生是因为道口员违章作业造成的,哈尔滨铁路局应承担主要责任,原审法院判决各承担50%的责任是错误的;2、停运损失及车辆残值部分损失原审法院未支持是错误的,应该支持;3、诉讼费由哈尔滨铁路局承担。

哈尔滨铁路局答辩称:1、哈尔滨铁路局对王立青与根河林杉木材加工厂签订的运输合同有异议,认为合同内容不全,不具有真实性;2、哈尔滨铁路局道口员通知火车道口正常时,蒙E37600大货车还没有进入道口,随后,蒙E37600大货车进入道口并停在线路上。司机倒车时操作不当致使车辆刹车气管爆裂,以及车辆状态不良导致事故发生,不存在道口员放任事故发生的情形。

二审庭审时,天鸿汽车公司及王立青为证明自己的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齐齐哈尔市宏盛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根河市项目部2012年5-6月支出明细一份,拟证明蒙E37600大货车曾月收取运费90149.10元和79724.50元。

证据二、蒙E37600大货车司机龙跃东及四份货车车主出具的证言,内容为自己的货车每月收益及支出情况,拟证明蒙E37600大货车的预期利益为每月50000元。

呼伦贝尔保险分公司对上述证据未发表质证意见。

哈尔滨铁路局对证据一的真实性提出异议,认为没有提交出证公司的相关资质和经营项目,该公司是否存在不清、收益是否真实不清;对证据二的真实性提出异议,认为证人均未出庭作证,无法证明证言是真实的。

本院认为,证据一的内容为蒙E37600大货车2012年5-6月收取齐齐哈尔市宏盛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根河市项目部的运费金额,但仅提交2个月的运费收入,无法证明平均利润,且该证据只有收入,无运营成本等相关内容,无法证明其事故发生后的预期可得利益。证据二的五份证言,证人均未出庭,无法核实证言的真实性,对上述证据本院不予确认。

哈尔滨铁路局、呼伦贝尔保险分公司在二审中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经哈尔滨铁路局申请,本院依法对王立青原审提交的证明停运损失为每月50000元的租车合同进行了调查,经调查取得了如下证据:

证据一、根河林杉木材加工厂副厂长刘彦煜调查笔录一份。在该份笔录中,刘彦煜自述并不认识王立青,该厂找车都是现用现找,按车结算,不会按月租车,该厂没有那么大的业务量。

证据二、莫尔道嘎林业局出具的证明一份。内容为“莫尔道嘎林业局与根河林杉木材加工厂或该厂法定代表人孙刚在2012年初至2013年末均没有木材运输业务往来”。

证据三、根河林杉木材加工厂孙刚调查笔录一份。其自述与王立青签订的运输合同是真实的,后期因价格问题,并未在莫尔道嘎发货,即使王立青的车没被撞毁,合同也无法履行,合同没有要求如果违约需要赔付对方损失的条款。

哈尔滨铁路局认为根河林杉木材加工厂刘彦煜与孙刚两人说法不一,无法证明合同是否真实存在。天鸿汽车公司认为合同是真实存在的,孙刚不履行就是违约,副厂长不知道并不影响合同的真实性。王立青认为副厂长不是法人,所以说的不正确,他的损失应该得到赔偿。

本院认为,天鸿汽车公司、王立青在原审提交与根河林杉木材加工厂签订的租车合同,拟证明蒙E37600大货车月停运损失为50000元,该合同内容为根河林杉木材加工厂租用王立青的货车,月租车款50000元,往返于莫尔道嘎林业局及根河林杉木材加工厂拉运木材。但该合同没有约定具体的业务量,也体现不出运营成本及运营利润,经调查也不能实际履行,无法证明货车的停运损失数额。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存在以下争议焦点:1、原审法院认定的责任比例是否适当;2、货车停运损失是否应当支持及汽车残值部分损失应由谁承担;3、哈尔滨铁路局的反诉请求是否应当支持。

关于原审法院认定的责任比例是否适当问题。本院认为,蒙E37600大货车驾驶员龙跃东在铁路公安派出所的调查询问笔录中自认,通过道口时由于车辆超载导致汽车前轮打滑,再向后倒车时由于操作不当致使刹车抱死,车辆停留在滨州线下行线路上,与通过的火车相撞,并在公安人员询问事故原因时确认,车辆超载是此次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因此,对本起事故的发生天鸿汽车公司、王立青有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事发时铁路道口设有监护人员,道口员范成元、张宝君在公安派出所的询问笔录中均承认违反规章制度和标准化作业程序,没有先预警后处理,导致该起事故发生。因此,道口监护人员违反规章制度和标准化作业程序,未及时有效履行防护职责也是本起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哈尔滨铁路局对该起事故的发生,亦存有过错,亦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过错程度,原审法院判令双方各自承担50%的责任适当。本院对上诉人哈尔滨铁路局、上诉人天鸿汽车公司、王立青请求调整责任比例的上诉均不予支持。

关于货车停运损失是否应当支持及汽车残值部分损失应由谁承担的问题。王立青在一、二审法院审理中提交的运输合同等证据,均无法证明蒙E37600大货车的运营能力、运营成本及运营利润,本院对其主张500000元停运损失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由于事故发生后,王立青已经雇车将报废汽车拉走并实际占有,雇车的费用原审法院以车辆施救费判决哈尔滨铁路局与天鸿汽车公司、王立青按比例承担。现天鸿汽车公司、王立青主张汽车残值损失部分与哈尔滨铁路局按比例承担无法律依据,因此,本院对于天鸿汽车公司和王立青的该项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哈尔滨铁路局的反诉请求是否应当支持的问题。根据《铁路交通事故应急救援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事故调查处理,需要委托有关机构进行技术鉴定或者对铁路设备、设施及其他财产损失状况以及中断铁路行车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进行评估,事故调查组应当委托具有国家规定资质的机构进行技术鉴定或者评估。……”哈尔滨铁路局在事故发生后未委托具有国家资质的相关机构进行评估,仅以其下属单位出具的损失报告和发票来证明其存在的损失,证据不足。故本院对哈尔滨铁路局的该项上诉请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哈尔滨铁路局、呼伦贝尔市天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及王立青的各项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2509元,由呼伦贝尔市天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王立青负担9152元,哈尔滨铁路局负担3357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崔 震

代理审判员  董欣舟

代理审判员  刘天沐

二〇一四年六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吴 寒

法条

《铁路交通事故应急救援和调查处理条例》

第二十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