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申请为失踪人财产指定、变更代管人

陈贻芬与程金英保管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9月28日 案由:申请为失踪人财产指定、变更代管人 当事人:程金英 陈贻芬 案号:(2017)闽0121民初3052号 经办法院:福建省闽侯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陈贻芬,女,1950年12月14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闽侯县。

委托代理人:徐承辉,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被告:程金英,女,1981年11月30日出生,汉族,住福建省闽侯县。

委托代理人:郑圣印,福建三山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陈贻芬与被告程金英申请为失踪人财产指定、变更代管人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27日立案受理,依法适用普通简易程序,于2017年8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徐承辉,被告程金英委托代理人郑圣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陈贻芬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请求依法变更原告为失踪人郑秀榕的财产代管人;二、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失踪人郑秀榕与程由瑞是夫妻关系,原告是程由瑞的侄媳。1992年11月4日,程由瑞在闽侯县公证处申请办理了遗嘱公证。公证遗嘱书中明确说明,被告程金英不是其女儿,仅是将户口寄在其名下,与程由瑞、郑秀榕夫妻二人没有收养关系,互相间没有权利义务关系,程由瑞的遗产与程金英无关,并指定原告陈贻芬作为遗嘱执行人,该公证遗嘱书也经失踪人郑秀榕盖章确认。

程由瑞于1992年11月27日病故。程由瑞去世后不久,郑秀榕便长期离家,1995年前,偶尔有回到甘蔗镇大元村短住。但失踪人郑秀榕一直未与原告进行遗产交接,程由瑞的房产也至今也一直由原告及程由瑞的侄子程明金代为管理及修缮。 2017年4月底,被告以福建省闽侯县人民法院(2017)闽0121民特3号《民事判决书》指定其为财产代管人为由,要求程明金将程由瑞的房产交由被告处置,原告等人才知晓闽侯县人民法院指定被告为失踪人郑秀榕的财产代管人。

原告认为程由瑞生前立下公证遗嘱,指定原告为遗嘱执行人,郑秀榕对此也予以盖章确认,目的就是要原告在其去世后,将其遗产完整的交付至失踪人郑秀榕手中,并防止其夫妻名下财产被程金英所侵占。因此,原告对于程由瑞、郑秀榕夫妻的遗产具有合法的代管权,且至今原告未与郑秀榕进行财产交接。

但被告私下通过法院指定其为失踪人郑秀榕的财产代管人,因被告不是程由瑞夫妻二人的子女或者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其与程由瑞夫妻之间并无来往,其利用挂户口的关系,申请为郑秀榕的财产代管人明显意图侵占程由瑞夫妻名下的财产,明显违背诚信及公序良俗原则,严重侵害了程由瑞、郑秀榕夫妻二人的财产权益。

鉴此,原告作为程由瑞夫妻二人的财产代管人,特依法向贵院提出诉讼,恳请贵院判上列诉请。

被告程金英辩称,一、原告主体不适格,应当驳回原告的起诉。原告仅是程由瑞遗嘱执行人,而程由瑞与郑秀榕在甘蔗仅一处住处并没有其它的财产,程由瑞于1992年11月27日病故,而郑秀榕在程由瑞病故后也一直住在郑秀榕与程由瑞的房屋中直到1995年才离开,因此程由瑞唯一的财产早已由失踪人郑秀榕继承,作为程由瑞遗嘱执行人的原告不具有代管郑秀榕财产的权利,因此原告在本案中主体不适格。二、1992年11月4日原告提供的遗嘱并不是程由瑞真实的意思表示。1、程由瑞在早在1992年1月就已病重卧床,在1992年11月27日就病故。1992年11月4日时,程由瑞已病重根本无法辩认自已行为,因此此时程由瑞已无民事行为能力,此遗嘱并不是程由瑞真实的意思表示;2、此遗嘱是原告自行书写后,勾结公证处的公证员,违反制作,因此,此遗嘱公证不但在遗嘱公证程序上还是在遗嘱公证内容上都违反了《遗嘱公证细则》的规定,因此,此遗嘱不能认定为程由瑞意思的表示。三、原告称:“程由瑞于1992年11月27日病故。程由瑞去世后不久,郑秀榕便长期离家,1995年前,偶尔回到甘蔗大元村短住。但失踪人郑秀榕一直未与原告进行遗产交接,程由瑞的房产也至今也一直由原告及程由瑞的侄子程明代为管理及修缮。”这不是事实。理由;程由瑞与郑秀榕在甘蔗就一处房屋,程由瑞生前就与郑秀榕及答辩人一直居住在此房屋中,程由瑞过逝后郑秀榕与答辩人也是居住在此房屋中,1995年郑秀榕离家后,因答辩人尚小,房屋被程明金等人占用,出租盈利。四、答辩人系程由瑞抱养的女儿,程由瑞与郑秀榕结婚后,答辩人由程由瑞与郑秀榕共同扶养,因此贵院原确定答辩人为郑秀榕失踪财产管理人是正确的,而目前,并没有出现任何在贵院确定答辩人为失踪人后,需要变更失踪人的情形,因此贵院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五、原告对郑秀榕财产没有继承权。原告仅是程由瑞的侄媳妇,而程由瑞先于郑秀榕过逝,因此程由瑞的所有财产由郑秀榕继承,而郑秀榕与原告及大元村的所有人之间不存在继续法上规定的可以继承郑秀榕财产的关系,因此原告对郑秀榕财产不享有继承权。

原告陈贻芬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证据一:闽侯县公证处《公证书》,证明对象1程由瑞于1992年11月4日在闽侯县公证处办理了遗嘱公证,遗嘱书中声明被告程金英不是其夫妻的女儿,也没有收养关系,其遗产与被告程金英无关,并指定原告为其遗嘱执行人,失踪人郑秀榕对此也予以盖章确认。2、原告受程由瑞、郑秀榕的委托,对于其二人的财产具有合法的代管权。证据二:《证明》及证人的身份证件,证据三:闽侯县甘蔗街道大元村村民委员会《证明》证据二、三共同证明:1、甘蔗街道大元村村民证明被告程金英并不是程由瑞夫妻的女儿,也不存在收养关系,被告程金英与程由瑞夫妻之间没有抚养关系,两家人之间没有来往。2、证明程由瑞于1992年11月27日病故,程由瑞的财产在其去世后,便由原告和程由瑞的侄子程明金长期代为管理与修缮。3、被告程金英不是程由瑞、郑秀榕的女儿,也不是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依法不能担任失踪人郑秀榕的财产代管人。证据四:福建省闽侯县人民法院(2017)闽0121民特3号民事判决书(未提供原件)证明对象:被告程金英被闽侯县人民法院(2017)闽0121民特3号民事判决书指定为失踪人郑秀榕的财产代管人。

被告程金英对原告陈贻芬提供的上述证据质证意见如下:证据一、真实性有异议,从原告提供的该证据共6页,但实际上原件只有3页,并没有遗书及村委会证明,且遗书及村委会证明也没有原件,故该证据相互矛盾,公证证明书上的内容只能证明章及手印是程由瑞的,并不能证明遗嘱是否有念给程由瑞听(程由瑞不认识字),也不能证明遗嘱是谁代书,这些情况处于不明状态,而且程由瑞按手印时的精神状态也没有陈述,规范的公证书书对精神状态是有说明的,故该份公证书是有问题的,原告把不是公证书的内容混在一起;对证据三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证据二、三的证明对象有异议,及证据的二的真实性有异议。证人证言证人必须到庭作证,但今天证人没有到庭作证,而且证明上名字的人也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对证据二明显是证人证言,证明上的名字都是与本案有利害关系的;对证据四真实性、及证明对象没有异议,但是此判决书认定事实部分确认郑秀榕与被告是母女关系。

本院对原告陈贻芬提供的上述证据认证意见如下:对原告提供的证据一公证书及证据四民事判决书本院予以认可,其他证据与本案无关,故本院不予认定。

被告程金英未支持其答辩意见,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1、户口簿、村委会与街道计生办共同出具的证明,证明现郑秀榕只有一个女儿即程金英;2、查询档案证明、村报户口底册,证明程金英被程由瑞抱养;3、大元村民委员会,证明郑秀榕于1995年离家至今未归。

原告陈贻芬对被告程金英提供的上述证据质证意见如下:证据一,户口簿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关联性有异议,因为被告程金英与程由瑞之间仅是寄挂户口的关系。对村委会及街道出具的证明的真实性、及合法性均有异议,该证明只有盖章没有负责人的签名,依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115条的规定,不能作为规定使用,该证据不具有证明力,两份证据不能证明被告程金英与程由瑞之间有抚养或抱养关系。证据二查询档案证明、村报户口底册,真实性及合法性均有异议,该证明只有盖章没有负责人的签名,依据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115条的规定,不能作为规定使用,该证据不具有证明力;证据三大元村民委员会的证明,对该证据没有异议。

本院对被告程金英提供的上述证据认证意见如下:因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一、三真实性没有异议,故本院予以认定;对原告提供的证据二与本案有关联,故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经审理认定的事实如下,被告程金英于1982年被程由瑞抱养,程由瑞于1987年3月18日与郑秀榕结婚。程由瑞于1992年11月4日在闽侯县公正处办理遗嘱公正,《公正书》内容为:“本村陈小明因超计划生育,于1982年抱养他人一女孩,名字程金英并将其户口寄在我户口本内。户主关系称女,其实质是寄居关系,程金英不是我夫妇的女儿,也没有收养关系,互相间没有权利义务关系。我与郑秀榕于1987年3月18日结婚后,没有生育有子女,我也没有收养过其他人子女。我病故后只有我妻子郑秀榕有继承我的遗产的权利,与程金英无关,故今特立遗嘱为凭,并申请公证。本遗嘱执行人由陈贻芬执行”。程由瑞于1992年11月27日病故,郑秀榕于1995年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被告于2017年2月14日向本院申请其为郑秀榕财产代管人,本院于2017年4月7日作出(2017)闽0121民特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内容:“指定申请人程金英为失踪人郑秀榕的财产代管人”。现原告向本院申请变更原告为失踪人郑秀榕的财产代管人。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院于2017年4月7日作出(2017)闽0121民特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内容:“指定申请人程金英为失踪人郑秀榕的财产代管人”。而根据公证书所记载的内容,原告陈贻芬仅是程由瑞的遗产执行人,现陈贻芬要求作为失踪人郑秀榕财产代管人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故对陈贻芬的诉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二十一条,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陈贻芬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100元,由陈贻芬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张 峰

人民陪审员  程天池

人民陪审员  林修凑

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林燕艳

附件

附:

本案适用主要法律条文和申请执行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二十一条:失踪人的财产由他的配偶、父母、成年子女或者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代管。代管有争议的,没有以上规定的或者以上规定的人无能力代管的,由人民法院指定的人代管。

失踪人所欠税款,债务和应付的其他费用,有代管人从失踪人的财产中支付。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二十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