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因申请诉前证据保全损害责任纠纷

欧介仁与佛山市南海区雍兴门业有限公司因申请诉前证据保全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9月30日 案由:因申请诉前证据保全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欧介仁 佛山市南海区雍兴门业有限公司 案号:(2017)沪民终141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欧介仁,男,1971年5月25日出生,汉族,住址广东省。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旭烽,河南科技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佛山市南海区雍兴门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松岗龙头村和塘角工业区。

法定代表人:伍四兵,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黔峰,广东三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欧介仁因与被上诉人佛山市南海区雍兴门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雍兴公司)因申请诉前证据保全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上海知识产权法院(2016)沪73民初54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5月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欧介仁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旭烽、被上诉人雍兴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黔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欧介仁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雍兴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是:一、本案系申请诉前证据保全损害赔偿责任纠纷,应依据侵权责任法适用“过错归责原则”来确定侵权人是否承担侵权损害的赔偿责任,原判简单地以诉讼请求是否最终得到法院支持为判断标准,依据“无过错归责原则”来确定损害赔偿责任,属于适用法律错误。本案中,被控侵权产品外观部分与上诉人专利权对应部分相同,上诉人申请在展会上保全被控侵权产品具有必要性和正当性,主观上不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二、原判判决上诉人赔偿被上诉人人民币(以下币种同)62,240元缺乏依据。理由是:1、保全当天的展会费是被上诉人必然花费的费用,与上诉人申请保全行为并无必然关联;2、被保全产品并非参展的唯一产品,其他产品通过参展获得交易机会的可能性没有丧失,原判将被保全产品未全程参展对应的展会费等同于全部产品对应的展会费无事实和法律依据;3、被控侵权产品因被拆解无法返还被上诉人,主要是因为在法院采取保全措施时,被上诉人拒不配合法院进行拆卸,其主观上存在过错,应由被上诉人自己承担损失。

雍兴公司辩称:一、原判适用“无过错归责原则”来确定损害赔偿责任并无不当;二、上诉人事前没有调查,没有进行比对,就申请采取诉前证据保全措施,主观上有过错;三、因为被保全产品是否侵权有待司法判决确认,所有参展产品的订货合同没有实施,被上诉人损失很大,实际支出10万余元。同意原审判决。

雍兴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一、被告因诉讼保全查封原告参展产品错误,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72,474元及其他合理费用227,526元,共计500,000元;二、判令被告向原告在广州日报上赔礼道歉,消除影响。事实和理由是:2015年6月2日至5日,原告应邀参加中国(上海)建博会,因被告起诉称原告制造、销售、许诺销售的产品侵犯了被告的实用新型专利权和外观设计专利权,并申请诉前证据保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于6月5日下午查封了原告参展产品。后经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理,原告产品并未侵犯被告专利权。被告在没有任何事实证据的情况下提起诉讼,并申请查封原告参展产品的行为,给原告的商业活动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使得原告中止了参展活动,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故向法院起诉,请求维护合法权益。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 2015年6月4日,被告以原告在第20届中国国际建筑贸易博览会(2015上海建博会)(参展时间为2015年6月2日至5日)上展出的移门涉嫌侵犯其XXXXXXXXXXXX.4实用新型专利权为由,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出诉前证据保全申请并提供了5万元现金担保,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于当日作出(2015)沪知民保字第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查封或扣押了原告在上述博览会上展出的移门一扇。2015年6月5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判人员赴上述博览会的原告展位处,现场查封并扣押了原告用于参展的移门一扇,经工作人员拆卸,将有关的移门主体部分运至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为被告后续起诉的证据。 2015年6月26日,被告依据上述证据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原告停止生产、销售、许诺销售侵犯被告专利权的侵权产品,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55万元。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立案受理后,相关案件分别为(2015)沪知民初字第426号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2015)沪知民初字第427号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和(2015)沪知民初字第428号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 2015年11月25日,被告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出撤诉申请,请求撤回对(2015)沪知民初字第426号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2015)沪知民初字第428号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的起诉。2015年12月21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出(2015)沪知民初字第426-2号、(2015)沪知民初字第428-2号民事裁定书,准许被告撤回对原告的起诉。 2015年12月26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出(2015)沪知民初字第427号民事判决,驳回被告的全部诉讼请求。根据该判决书记载,法院认定原告产品(也即诉前证据保全的实物产品)未落入被告涉案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原告的行为未侵害被告享有的涉案专利权,无需承担相应的侵权民事责任,对被告的全部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后,被告不服提起上诉。2016年6月27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沪民终13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根据中国对外贸易广州展览总公司为原告开具的增值税普通发票显示,原告参加展览会支出的参展费为228,960元;上海华程西南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开具的统一发票、航空公司打印的航班信息等显示,原告为参加展览会支出机票及报销费为11,702元;餐饮发票、送货单等显示,原告参展期间支出的餐饮费为6,560元;机场空港发票、道路客运随车发票等显示,原告支出的交通费为1,203元;上海瑞荣百货提供的收据显示,原告支出的水费为194.5元;上海仙庭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提供的发票显示,原告参加展会期间支出的住宿费为11,595元;地税发票、国税发票等显示,原告参展期间支出的其他杂费、运输费、托运费、药品、生活费用1,220元;芙洛拉园艺公司收据显示,原告支出的展馆植物租赁费1,040元,上述费用共计262,474元;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原告称被保全的移门因保全时拆卸无法销售损失的费用为10,000元。关于其他合理费用227,526元,原告提供了律师费发票,金额为50,000元,剩余费用均无证据予以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在于:一、被告就提起(2015)沪知民保字第5号诉前证据保全申请的行为是否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二、本案的赔偿数额。

一、关于被告就提起(2015)沪知民保字第5号诉前证据保全的申请行为是否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一条第二款、第一百条以及第一百零五条之相关规定,因情况紧急,在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利害关系人可以在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前向证据所在地、被申请人住所地或者对案件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保全证据。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可以责令申请人提供担保,申请人不提供担保的,裁定驳回申请。申请有错误的,申请人应当赔偿被申请人因保全所遭受的损失。本院认为,申请诉前证据保全是法律赋予专利权人提升自身诉讼能力的临时措施,法律也要求当事人提供担保,以平衡这种临时措施对正常的商业经营秩序可能造成的危害。此外,由于该临时措施并不是专利权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必要手段,因此,当事人申请采取上述临时措施时应当更加审慎,做好承担更大风险和义务的准备,这种风险责任并不以当事人的主观是否存在恶意为前提,如果最终的诉讼请求没有获得支持,则关于上述临时措施的申请即应认定为申请有错误,当事人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在本案中,被告申请了(2015)沪知民保字第5号诉前证据保全,并提供了5万元担保,后以保全的证据为依据提起的三起诉讼案件,其中两起诉讼案件系由被告主动撤诉,一起诉讼案件被法院以侵权指控不成立为由判决驳回全部诉请,并最终被二审判决维持。因此,一审法院认定,被告属于申请诉前证据保全错误,应当依法赔偿被申请人也即原告因保全遭受的损失。

二、关于本案赔偿数额的问题。

在本案中,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以及合理费用,其中经济损失包括参展费用以及证据实物的费用,合理费用则包括案外人为本案支出的律师费用以及其他费用。

关于参展费用。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原告为参加第20届中国国际建筑贸易博览会(2015上海建博会)共支付了展位费228,960元。一审法院认为,参加展会获得交易机会是原告享有的合法权益,原告因被告诉前证据保全申请行为未能完成全部展览,其未能参展的时间所对应的展会费用属于因保全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鉴于博览会的参展期间为2015年6月2日至5日,法院查封扣押原告展品的时间为2015年6月5日,也即展会的最后一天,因此,一审法院酌情确定被告向原告赔偿参展费用损失57,240元。关于原告参展人员的机票和保险费、餐费、车费以及其他杂费等其他部分经济损失,鉴于前述费用为参加展会所必须支出的费用,且被保全证据也并非原告唯一参展产品,即使被告未向法院申请诉前证据保全,原告仍需要支出前述费用,因此一审法院对原告这一部分的经济损失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证据实物费用。原告为证明移门实物价格提供了证据,一审法院因无法核实其真实性未予采信,但该证据实物确因被告的诉前证据保全行为被法院扣押,并在后续诉讼中拆解无法还原,给原告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因此,一审法院酌情确定被告向原告赔偿实物损失费用5,000元。

关于合理费用。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律师费发票的内容,支付律师费的主体是案外人广州市广闻工艺玻璃有限公司并非原告,即使该笔律师费确系第三人代缴,根据原告当庭陈述,该笔律师费也是针对本案诉讼支出的,与被告申请诉前证据保全措施之间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一审法院对该项诉请不予支持。关于其他费用,原告也未提交相应证据予以证明,一审法院对此不予支持。

关于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原告虽称其因被告的诉前证据保全申请行为在展会、行业以及社会上产生了不良影响,破坏了企业形象,但在案件审理中,原告并未提供相关证据对其所称主张予以证明,因此,对于该项诉讼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一审法院判决:一、被告欧介仁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佛山市南海区雍兴门业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共计62,240元;二、驳回原告佛山市南海区雍兴门业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原告佛山市南海区雍兴门业有限公司负担3,852元,被告欧介仁负担4,948元。

二审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对原审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且均未提交新证据。本院据此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判相同,予以确认。

综合双方当事人在二审庭审中的诉辩意见,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一、原判认定上诉人申请错误,应当赔偿被上诉人因诉前证据保全所遭受的损失是否于法有据?二、原判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合理?现结合法院查明的事实和相关法律依据,评判如下:

一、关于原判认定上诉人申请错误,应当赔偿被上诉人因诉前证据保全所遭受的损失是否于法有据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八十一条第二款、第一百条以及第一百零五条之规定,因情况紧急,在证据可能灭失或者以后难以取得的情况下,利害关系人可以在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前向证据所在地、被申请人住所地或者对案件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申请保全证据。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可以责令申请人提供担保,申请人不提供担保的,裁定驳回申请。申请有错误的,申请人应当赔偿被申请人因保全所遭受的损失。本案上诉人在(2015)沪知民保字第5号案件中,以涉案移门一旦撤展,证据无法取得为由向原审法院申请了诉前证据保全,并以被保全的涉案移门为证据提起了三起专利侵权诉讼案件,后经法院审理和比对,上诉人自行撤回两起案件诉请,一起案件被法院驳回诉请。原审据此认定上诉人申请诉前证据保全错误,应当依法赔偿被上诉人因保全遭受的损失,并认为申请诉前证据保全并不是专利权人维权的必要手段,当事人申请诉前证据保全应当承担更大的风险和义务;且这种风险责任并不以当事人的主观是否存在恶意为前提,如果最终的诉讼请求没有获得支持,则诉前证据保全的申请即应认定为申请有错误。在二审庭审中,上诉人对诉前证据保全客观结果错误亦无异议,主要强调申请诉前证据保全损害赔偿责任纠纷,应依据侵权责任法适用“过错归责原则”来确定侵权人是否承担侵权损害的赔偿责任,上诉人不存在故意或重大过失,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于2011年2月18日发布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将“367、因申请诉前证据保全损害责任纠纷”案由归入“三十、侵权责任纠纷”之中,说明该类纠纷属于侵权责任法规制的范畴。而过错归责原则是侵权责任法的基本归责原则,适用于一般侵权行为,只有在法律有特别规定的情况下,才适用无过错责任。因申请诉前证据保全导致的损害责任并不在侵权责任法规定的无过错责任之中,且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五条规定的“申请有错误的”亦不等同于“申请人败诉的”,故原判不考虑申请人的主观过错,以最终诉讼请求有无获得支持作为判断申请是否错误的裁判观点于法相悖,本院不予认同。上诉人提出的“应依据侵权责任法‘过错归责原则’来确定申请人是否承担赔偿责任”的上诉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同时,本院与一审法院同样认为,诉前证据保全是法律赋予当事人提升自身诉讼能力的一项临时措施。由于诉前证据保全具有紧急性,法院无法通过辩论程序听取双方当事人意见,故难以有效保障被申请人的合法权益。为平衡双方当事人的利益,法律要求申请人提供担保,以警示申请人采取审慎态度申请临时措施。在(2015)沪知民保字第5号案件中,上诉人认为涉案移门一旦撤展,证据即无法取得。但事实上,涉案移门在展会上用于展览销售,上诉人完全可以通过购买方式固定涉案移门;且双方当事人住所地均在广东,上诉人亦可以在广东当地提起诉讼,通过实地证据保全的方式固定涉案移门。现上诉人在诉讼前未经认真调查,径直采取诉前证据保全措施,既不具有现实的紧急性,又徒增双方当事人维权的诉讼成本,有违审慎的注意义务。故本院认为,上诉人申请诉前证据保全主观上存在过错,属于申请错误,应当赔偿被上诉人因保全所遭受的损失。原审法院裁判观点不当,但责任确定无误,本院予以维持。

二、关于原判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合理的问题。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判确定的赔偿数额由两部分组成:一是一审法院根据证据保全当日所对应的展位费酌定的损失金额57,240元;二是一审法院酌定的移门实物因拆解而损失的金额5,000元。由于被上诉人支付展位费是为了通过参加展会,获得更多的市场交易机会,而这种市场期待因上诉人的保全行为不能完全如愿,理应由上诉人对此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且尽管涉案移门并非展出的唯一产品,但系展出产品的同类产品,其在博览会上被上诉人申请保全并作为专利侵权诉讼的证据,不仅对被上诉人的商业信誉可能造成损害,而且客观上也影响了被上诉人同类移门产品的正常经销。上诉人提出展位费是被上诉人必然需要支出的费用,与上诉人申请保全行为无必然关联和被保全产品并非参展的唯一产品,其他产品获得交易机会的可能性没有丧失的意见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此外,根据双方当事人在一、二审庭审中的陈述,涉案移门是否构成专利侵权需要拆解后才能确定。在上诉人提起三起专利侵权诉讼案件后,法院基于专利侵权比对之需必然要拆解涉案移门,由此造成的损失应由上诉人承担。现上诉人将涉案移门拆解,无法返还被上诉人的后果归责于被上诉人拒不配合法院保全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认同。综上,原判确定的赔偿数额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上诉人欧介仁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裁判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356元,由上诉人欧介仁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唐 震

审 判 员  朱佳平

代理审判员  孔立明

二〇一七年九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陈健淋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