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

中住佳展地产(徐州)有限公司,福建省闽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2月14日 案由: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中住佳展地产(徐州)有限公司 福建省闽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案号:(2013)苏商终字第0237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中住佳展地产(徐州)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聂远,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茂通,江苏茂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姜培,江苏茂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福建省闽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邱仅生,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魏春富,该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杨莉,江苏彭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中住佳展地产(徐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住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福建省闽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闽南公司)因申请诉中财产保全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徐商初字第005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1月19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2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中住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茂通、姜培,被上诉人闽南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魏春富、杨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中住公司一审诉称:2010年5月12日,闽南公司以中住公司拖欠其工程款为由将中住公司诉至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中住公司给付拖欠工程款5507.3015万元,同时查封了中住公司价值5019.43万元的房产。经法院一审审理作出(2010)徐民初字第2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中住公司应付工程款金额为1271.0769万元,闽南公司超标的查封4200余万元。由于闽南公司超标的查封导致中住公司正在销售的房产不能销售,至案件结束时被查封房产价值已下降20%多,给中住公司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以及利息损失1400余万元。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由于闽南公司的过错给中住公司造成的经济损失闽南公司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故提起诉讼,要求闽南公司承担超标的查封的赔偿责任。请求判令:1.闽南公司赔偿中住公司查封物降价损失及利息损失12871797.1054元。其中降价损失:(5019.43-1271.0769)×降价比例24%=899.6万元,利息损失:(5019.43-1271.0769)×查封时间22个月×0.47%(1-3年银行贷款利率为5.6%,月利率即为0.47%)=3875797.1054元。2.诉讼费及其他合理费用由闽南公司承担。

闽南公司一审辩称:1.根据已经生效的(2010)徐民初字第28号民事判决书,证明中住公司拖欠闽南公司工程款是客观事实。2.闽南公司在保全中尽了合理谨慎的注意义务,房产具有不可分割性,价值会随市场波动,个体对市场价值的认知也存在不同,按查封当时的价格予以统计,闽南公司申请保全的金额没有超过诉请金额,对于查封的房产是与本案有关的财物,同时闽南公司为保全申请也提供了相应的财产担保并经法院审查裁定予以准许,完全符合法律要求。中住公司也并未对(2010)徐民初字第28号民事裁定书提出复议。3.对于工程款的结算、违约责任的承担、损失赔偿的计算以及是否需要调整需法院通过审理后才能予以认定,而不能苛求当事人在起诉时计算出精确的起诉金额。申请财产诉讼保全的目的是为了保障其依法生效的裁决能够顺利得到全面执行,闽南公司主观上并无恶意。相关案件目前仍在执行中,利息及迟延履行金还在不断增加,具体数额还不能最终确定,故不能确定是超标的查封。综上,中住公司提出的财产损害赔偿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

原审法院查明: 2010年,闽南公司因与中住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诉至原审法院。闽南公司诉称:2007年7月19日,闽南公司以99786280元中标中住公司泉山一期工程,2007年8月16日,双方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2007年8月18日工程全面开工。2009年6月13日,闽南公司向中住公司提交了一期工程结算书,结算金额为149808520元(其中合同价99786280元,变更洽商增量工程款50024207元),中住公司接到结算书后未按合同约定在90日内审核完毕并且未通知闽南公司对此结算有异议。2009年9月25日,一期工程全部竣工备案。中住公司总计付款87245079元,至起诉时,仍欠工程款55073015元。综上,中住公司行为严重违反合同法、建筑法等法律规定以及双方合同约定,侵害了闽南公司的合法权益。请求判令:1.中住公司支付工程款55073015元;2.诉讼费用由闽南公司全部承担。2011年8月25日,原审法院作出(2010)徐民初字第28号民事判决:中住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5日内给付闽南公司工程款1271.0769万元。案件受理费317165元、鉴定费170000元,合计487165元,由闽南公司负担310299元,中住公司负担176866元,案件保全费5000元由中住公司负担。该判决已生效。

另查明,原审诉讼期间,闽南公司于2010年7月向原审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要求查封中住公司价值4600万元的财产并提供了担保。后原审法院于2010年7月22日作出(2010)徐民初字第28号民事裁定书并实际查封了中住公司的房屋及土地。后,闽南公司因两担保人向银行贷款需要提供该财产抵押,请求对两担保人的担保财产解除查封。原审法院于2012年1月17日裁定解除对该两位担保人财产的查封。由于解除担保财产查封的同时应依法对原查封财产予以相应解封,且闽南公司申请解封的财产评估价值为1329.365万元,同年3月12日原审法院依法作出(2010)徐民初字第28-3号民事裁定,解除了对中住公司价值1329.365万元财产的查封。(2010)徐民初字第28号民事判决生效后,依闽南公司申请,该案已进入强制执行,现正在执行期间,中住公司对判决确定的付款义务尚未履行完毕。 2013年3月,中住公司诉至原审法院,认为闽南公司超标的申请保全具有过错,要求判如所请。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因诉中财产保全而引发的损害赔偿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条、第一百零五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的案件,可以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作出财产保全的裁定。申请有错误的,申请人应当赔偿被申请人因保全所遭受的损失。本案中,(2010)徐民初字第28号闽南公司诉中住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原审法院的生效判决对闽南公司的诉讼请求予以部分支持,闽南公司申请保全的金额超出判决实际支持的金额,中住公司据此认为闽南公司申请保全系错误的保全行为,由保全造成的房屋价值下降损失应当由闽南公司赔偿。原审法院认为,此类纠纷应属以过错责任为归责原则的一般侵权行为。根据法律规定,构成一般侵权行为,应同时具备行为的违法性、损害事实的存在、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行为人主观有过错四个要件。结合本案分析,原审法院认为,中住公司的诉讼主张不具备上述要件,其诉讼请求不应当得到支持。理由如下:

首先,诉讼保全是民事诉讼中的一个程序,其目的是为了保障依法生效的裁决能够顺利得到执行,不同于实体审理,更不是对实体权利义务的终局确认。在该案中,闽南公司的诉讼请求是要求支付工程款,尽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的计价方式的包死价,但由于存在变更增加的工程量且双方对此存在很大争议,导致工程款总额无法确定,闽南公司在审理过程中申请对已变更的工程量委托审计,该鉴定结果最终被确定为定案依据。因此,鉴于闽南公司在起诉时难以准确预测鉴定结果,而事实上闽南公司的诉讼请求也部分得到了支持,故不能确认其主观恶意。

其次,中住公司分别以2010年8月13日和2012年7月6日为估价时点对该时点的房屋预期能够成交的最好价格进行了评估,不仅与房地产价格评估追求真实、客观、合理的价格这一原则相违背,同时也是案外人单方委托评估,评估报告亦缺项漏项,形式不合法,因此估价报告不能作为定案依据。而且,该报告只是估价分析,房屋的价格还会随市场行情不断变动,不能反映出被查封房屋实际出售时的价格,更不能以此证明其实际损失。即便中住公司申请原审法院重新估价,也因上述原因而没有评估价值。

综上,由于中住公司所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闽南公司的保全申请行为具有违法性、主观上有过错且实际造成了中住公司经济损失,故其要求闽南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中住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6766元,由中住公司负担。

中住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判决认定闽南公司在诉讼保全中没有过错是错误的。闽南公司是特级建筑资质企业,拥有完善的管理体制和专业核算人员,对涉案工程量应当有核算;每次上报工程量请求给付工程进度款时,中住公司都会按照合同约定的计算方法和付款比例核定后放款,闽南公司对完成的工作量是明知的,却背离约定故意抬高价款,导致中住公司财产被超额查封,主观恶性明显;本案所涉建筑工程是一期工程,在二期工程诉讼中起诉金额也是5000多万,但又主动变更为1500多万,存在主观故意虚报工程款;建筑行业惯例是涉及到设计变更的都会虚报工程款;(2010)徐民初字第28号案判决应付工程款为1200余万元,也能印证闽南公司诉请的5500余万工程款没有事实依据;在本案所涉工程价款诉讼之前,双方就一期工程价款进行过协商,闽南公司提出1500余万元,我方审核是1000万元,未达成协议。2.降价损失客观存在,闽南公司应当赔偿。中住公司提供的房产评估报告并未要求作为案件裁判依据,只是作为起诉金额和判决的参考,如果原审法院不认可评估报告,中住公司也申请了重新评估,但是原审法院没有委托,是审判环节缺失,不是中住公司责任,闽南公司恶意超标的查封造成的损失是客观存在的。3.超额查封财产的部分解封,不能否定闽南公司超标的诉讼的过错,不能否定巨额降价损失的客观存在,不影响闽南公司对超标的查封责任的承担。综上,中住公司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或者发回重审,诉讼费用及其他合理费用由闽南公司负担。

闽南公司辩称:闽南公司主观上没有过错,诉讼保全只是临时性的应急措施,中住公司拖欠工程款的事实也是清楚的。闽南公司申请保全是行使民事诉讼法赋予的权利,不具有违法性。由于近年来房价上涨很快,中住公司也没有财产损失。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中,中住公司提交涉案部分房产的销售情况表以及相应的认购书(共七份)。认为从销售情况来看,涉案房产降价销售,能够证明中住公司的主张。该认购情况在徐州市房产网也能查到相应的认购信息。闽南公司质证称,1.中住公司提交的都是复印件且为单方制作,不具有客观性、真实性。2.闽南公司申请查封是在2010年,中住公司提交了2007年7月16日认购书,用已经出售的房产主动置换被查封的银行账户,这显然具有欺诈性和恶意。在认购书涉及的房产中,有很多是被查封的房产,至今尚未解封,该查封是本案解封后又因其他案件被查封,所以中住公司提供这些认购书显然是虚假的。

为了查明2010年至2012年徐州地区商品房价格的情况,本院依法向江苏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进行了调查,该厅于2014年1月13日向本院出具证明及附件“2010-2012年徐州市商品房成交均价”,证明2010年至2012年期间,徐州市及徐州市铜山区商品房成交均价、商品住宅成交均价同比均处于上涨态势。

对本院调查的证据,中住公司质证称:对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证据反映的是均价,远高于中住公司案涉房产实际销售的价格,应当根据实际情况裁判。闽南公司质证称:对真实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反映了房价上涨的客观事实。

本院认为,中住公司提供的证据均为复印件,在无法核实原件的情况下,本院不予采信。本院调取的证据,双方对真实性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准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中住公司主张由闽南公司承担因恶意超标的保全而造成的损失有无事实和法律依据。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

一、闽南公司申请保全,并无过错。

首先,设立财产保全制度的目的在于保障将来生效判决的执行。原审法院(2010)徐民初字第28号民事判决已经生效,该判决查明并认定了中住公司欠闽南公司工程款等1200余万元,包括固定价方式约定的工程款和变更增量部分设计的造价。

其次,财产保全的数额一般应与原告主张的诉请标的金额相当,然原告的具体诉求是否能够得到支持,需经法院审理认定。在双方当事人存在争议的情况下,仅凭原告诉请标的金额与经法院审理后判决的金额不一致,不足以认定原告超标的查封,除非原告存在虚假诉讼或恶意诉讼的情况。但中住公司并无证据证明闽南公司在原审法院(2010)徐民初字第28号追索工程款的案件中存在虚假或恶意诉讼。

二、涉案房产被查封,中住公司并无损失。中住公司主张房屋被查封后不能销售,自2010年至2012年房产价值下降逾20%,故要求赔偿降价损失。但从本院向江苏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调查了解的情况,该期间涉案房产所在地徐州市及徐州市铜山区商品房和商品住宅成交均价都呈上涨趋势,故中住公司并无证据证明其存在降价损失。

综上,中住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106766元,由中住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邹 宇

代理审判员  杨 艳

代理审判员  孔 萍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王雪梅

附件

附录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零二条保全限于请求的范围,或者与本案有关的财物。

第一百零五条申请有错误的,申请人应当赔偿被申请人因保全所遭受的损失。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