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铁路运输财产损害责任纠纷

沈阳铁路局苏家屯车辆段诉海城市华夏运输有限公司、刘志明、辽宁省海岫地方铁路局、刘振东铁路运输财产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8月13日 案由:铁路运输财产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辽宁省海岫地方铁路局 刘振东 沈阳铁路局苏家屯车辆段 海城市华夏运输有限公司 刘志明 案号:(2014)沈铁民初字第00014号 经办法院:沈阳铁路运输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沈阳铁路局苏家屯车辆段,住所地: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山丹街3号。

负责人:任德龙,段长。

委托代理人:朴明哲,辽宁汇安康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白丹,辽宁汇安康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海城市华夏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海城市毛祁镇南毛祁居委会。

法定代表人:张志红,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卜德良,辽宁日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志明,男。

被告:辽宁省海岫地方铁路局,住所地:辽宁省海城市田水委。

法定代表人:赵广生,局长。

委托代理人:庞海峰,该局安监室主任。

被告:刘振东(原名刘强),男。

诉讼记录

原告沈阳铁路局苏家屯车辆段诉被告海城市华夏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夏公司)、刘志明、辽宁省海岫地方铁路局(以下简称海岫铁路局)铁路运输财产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月1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李喆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陈冰、张哲组成合议庭审理。2014年3月6日,本院依法通知刘振东(原名刘强,下称刘振东)作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并于2014年4月2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朴明哲,被告华夏公司委托代理人卜德良,海岫铁路局委托代理人庞海峰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刘志明、刘振东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13年5月10日,海岫铁路局的铁路机车牵引原告的货车运行于四道河站至王家堡站间72公里+100米处无人看守道口时,与付继发驾驶的分别归属华夏公司、刘志明的辽C35672号汽车、辽C8068号挂车相撞,造成原告4辆货车破损及铁路运行中断18小时的后果,经鉴定该货车损失价格为309560元。原告认为,被告共同致原告损害,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故请求判令所诉被告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309560元,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华夏公司辩称:一、刘振东是牌号为辽A35672号欧曼牵引车的实际车主,2008年9月27日刘振东与我公司签订了挂靠车辆协议,将该车挂靠在我公司,挂靠期限为3年,协议签订后,刘振东即失去联系,既未向我公司交纳任何费用,又未为该车办理年检及营运保险等相关手续,直至挂靠协议期满。二、该挂靠车辆已于2013年1月24日被海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强制注销,并已办理注销登记,此后该车前后号牌、行车证已作废,车辆所有人仍为刘振东,该车与我公司已无任何关系。三、事故当日付继发驾驶该车并非我公司雇佣和安排。综上,我公司在本案中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海岫铁路局辩称:一、事发地为铁路无人看守道口,警示及停车标志齐全,路政部门也在该铁路道口警示标志前设有明显的注意火车警示标志,我方列车通过道口时速为每小时25公里,并未超出规定时速。二、事故完全是货车司机付继发在通过道口前没有加强瞭望,超速行驶造成的。这一点从肇事车辆撞至通过道口的列车第18节车辆的事实已可印证,从付继发肇事后逃逸也充分说明其违章驾驶、逃避处罚的事实。三、车主刘振东对付继发违章驾驶的事实完全认同,并与我方达成赔偿协议,同意分期赔偿我方损失6.5万元(已履行3万元)。基于以上事实,我方在本起事故中没有任何责任,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同时事故也使我方受到损失,经鉴定损失为84718元(含垫付的鉴定费14111元),故向刘振东及相关责任人申请追要赔偿余款54718元。

被告刘志明、刘振东既未参加诉讼,亦未提交答辩意见。

原告在庭审中出示的证据有:一、事故情况证明,证明事故客观存在及事故的发生经过及后果;二、价格鉴定结论书,证明原告的实际损失数额;三、机车驾驶证两份,证明机车司机的驾驶资格及他们供职单位是海岫铁路局;四、机动车登记信息两份,证明辽C35672号汽车和辽C8068号挂车分别属于海城市华夏运输有限公司和刘志明。

华夏公司对原告出示的事故情况证明、价格鉴定结论书及机动车登记信息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事故情况证明因没有经办人签字而缺少要件,价格鉴定结论书应由各方当事人共同选择委托单位;对机车驾驶证提出因不是原件而无法核对真实性且2005年以后未进行年检的质疑;对机动车登记信息没有异议。

海岫铁路局对原告出示的证据均无异议。

华夏公司在庭审中出示的证据有:一、挂靠车辆协议书一份,证明辽C35672号货车实际车主为刘振东,该车自2008年9月27日至2011年9月26日挂靠于华夏公司,挂靠期间华夏公司未收取任何费用,现挂靠期限已满;二、证明一份,证明挂靠协议签订后刘振东即与华夏公司失去联系,挂靠协议到期时也未办理年检及其它各项营运手续;三、机动车注销证明书一份,证明辽C35672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已于2013年1月24日注销,注销后发生的交通事故与华夏公司无关;四、机动车行驶证一份,证明辽C35672号重型半挂牵引车挂靠华夏公司时办理的行驶证。

原告对华夏公司出示的挂靠车辆协议书中“刘强”签名的真实性及“刘强”身份是否真实提出质疑,且认为即使挂靠协议是真实的,由于协议期满后协议仍处于延续状态,华夏公司仍应承担连带责任;对华夏公司出示的证明认为该证明属于当事人陈述,不具有证明效力;对华夏公司出示的机动车注销证明书和机动车行驶证没有异议。

海岫铁路局对华夏公司出示的证据均无异议。

海岫铁路局在法庭上出示的证据有:一、现场照片13张,证明事发道口警示标志齐全;二、讯问笔录一份,证明刘振东对事故责任认可;三、赔偿协议一份,证明刘振东就事故损失与海岫铁路局达成赔偿协议,刘振东已支付给海岫铁路局赔偿款3万元;四、价格鉴定结论书及鉴定费发票,证明海岫铁路局因事故所受损失为70607元,并支付鉴定费14111元;五、会议签到簿一份,证明沈阳铁路局有关人员对事故的相关情况进行了现场确认。

原告对海岫铁路局所出示证据的真实性未表异议,但认为讯问笔录没有提到具体事故的时间地点及车辆牌号,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赔偿协议由海岫铁路局与刘振东私自达成,不具有法律效力,且无法确认刘振东身份及刘振东与刘强是否为一人;价格鉴定结论书及鉴定费发票因海岫铁路局在本案中未请求该项损失,故与本案没有关联。

华夏公司对海岫铁路局出示的证据均无异议。

基于双方当事人的上述举证、质证意见,本院经审查对未存争议的证据予以确认,对存有争议的证据认证如下:

一、原告出示的证据。事故情况证明由沈阳铁路安全监督管理办公室出具,该办公室为行政管理机构,有无经办人签字不影响证明效力,应予确认;价格鉴定结论书系经沈阳铁路安全监督管理办公室委托由沈阳市价业价格鉴证服务中心作出,沈阳铁路安全监督管理办公室作为行政机关授权的铁路交通事故调查处理部门,有权就铁路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委托鉴定机构进行评估,且作出鉴定结论的沈阳市价业价格鉴证服务中心具有合法的资质证书,故该价格鉴定结论书应予确认;机车驾驶证虽然不是原件,但原告出示该证据旨在证明相关人员操纵的机车是在为海岫铁路局从事运输作业时与机动车发生的碰撞,而华夏公司、海岫铁路局对此均予认可,故该份证据亦应确认。

二、华夏公司出示的证据。挂靠车辆协议书系书证,原告对其中“刘强”签名的真实性及“刘强”身份提出质疑,但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且未在本院规定的期限内申请笔迹鉴定,故应予确认;华夏公司单方出具的证明,不具有证明效力,不予确认。

三、海岫铁路局出示的证据。讯问笔录系海岫铁路局公安科工作人员于2013年5月12日询问“刘强”的记录,其中记载了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肇事货车的牌号及车主、肇事司机等情况,与本案存在关联,应予确认;赔偿协议由海岫铁路局与刘振东之间达成,可以证明事故的发生、肇事车辆、车主、肇事司机及刘振东即刘强等情况,应予确认;价格鉴定结论书可以证明事故造成的全部损失,与本案事实具有关联,亦应确认。

本院依据所确认的证据,认定本案事实如下: 2013年5月11日,海岫铁路局DF4B型7746号机车担当其管内岫岩站至三里站间40022次货物列车牵引作业,列车于20时16分由岫岩站开出后,以每小时25公里的速度运行到四道河站至王家堡站间72公里+100米无人看守道口处,恰逢付继发驾驶辽C35672号重型半挂牵引车拖带挂车(号牌辽C8068)由南向北行于此地,由于付继发在道口前未减速停车且忽视瞭望,当其发现有铁路货物列车通过道口时停车不及,致使其驾驶的机动车与行进中的40022次货物列车机后第18辆货车相撞,导致第18辆货车颠覆,第17、19、20辆货车脱线。事后,付继发弃车离开现场,现下落不明。经救援,该铁路线路于次日15时40分开通。经沈阳市价业价格鉴证服务中心鉴定,事故给4辆铁路货车的产权单位沈阳铁路局苏家屯车辆段造成损失为309560元。

另查明,辽C35672号重型半挂牵引车实际车主为刘振东,驾驶该车的付继发为其雇佣的司机。2008年9月27日刘振东与华夏公司签订挂靠车辆协议,将该车挂靠于华夏公司名下,挂靠期限3年,挂靠期满日为2011年9月26日。2013年1月4日,该车被海城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车辆管理所强制注销,且办理了注销登记,但未能收回机动车前后号牌、行驶证及登记证书,该车所有人仍登记在华夏公司名下。辽C35672号重型半挂牵引车拖带的辽C8068号挂车所有人为被告刘志明。

还查明,事发铁路无人看守道口产权单位为海岫铁路局,道口设置的警示标牌、停车标志齐全完备。经鉴定,海岫铁路局因本起事故遭受损失70607元。2013年5月18日,刘振东与海岫铁路局达成赔偿协议,承认对事故负全责,双方约定刘振东就事故所造成的损失分期赔偿海岫铁路局6.5万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一是刘振东与刘强是否为一人及辽C35672号牵引货车车主问题,二是被告是否应共同承担赔偿责任问题。

关于焦点一,刘振东未到庭参加诉讼,现有与其姓名和身份相关的证据有:1.华夏公司出示的挂靠车辆协议书,由刘强与华夏公司签订,协议指向的牌照为辽C35672号的挂靠车辆产权归刘强所有;2.海岫铁路局出示的由海岫铁路局公安科制作的讯问笔录,被讯问人为刘强,其中涉及事故的相关情况与本案事故发生的过程相符,并且刘强承认其是辽C35672货车的车主,司机付继发为其所雇佣;3.海岫铁路局出示的赔偿协议,由刘振东与海岫铁路局签订,协议除约定了赔偿事项以外,还对事故过程和责任承担予以确认,涉及的内容亦与本案事故相符,而且,协议中两处涉及刘振东名字之后均标注为“(原名刘强)”。以上3份证据所指向的车辆均为辽C35672货车,由此可以确认,刘振东即刘强,且为辽C35672号货车实际车主。

关于焦点二,本案系铁路运输财产损害责任纠纷案件,应适用过错责任归责原则。本院确认的证据足以证明,造成本起铁路交通事故的直接原因为辽C35672号牵引货车司机付继发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铁路道口管理暂行规定》的相关规定,驾驶机动车通过铁路道口时既未减速也未停车瞭望,因停车不及而与正常运行中的铁路货车发生碰撞,由此,付继发应负全部事故责任。

产权人为刘振东的辽C35672号牵引货车因挂靠关系而登记在华夏公司名下,虽然该车登记手续已于本起事故发生前被车辆管理部门强制注销,但挂靠期满后双方未办理解除挂靠手续,该车所有人仍登记在华夏公司名下,表明双方之间仍属挂靠关系。在此情形下,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华夏公司应对该货车违法上道造成的损害承担连带责任。

事故发生时,海岫铁路局担当牵引作业的机车按规定速度正常通过铁路无人看守道口,在操作上并未违反相关技术规程;道口设施、警示标志齐全完备,符合铁路无人看守道口设置的相关规定,由此表明,海岫铁路局在本起事故中没有过错,并且也是受侵害一方,不属于共同侵权行为人,故不应承担事故损失的赔偿责任。对于海岫铁路局提出的追偿刘振东给其造成的损失的请求,因不属本案审理范围,且其已与刘振东自行和解,故不予支持。

综上,付继发驾驶辽C35672号货车拖带辽C8068号挂车违法通过铁路无人看守道口造成事故,导致牵引车和挂车共同侵犯了原告的财产权益,付继发系刘振东雇佣的司机,其造成的后果应由实际车主刘振东承担赔偿责任。刘志明作为辽C8068号挂车所有人,华夏公司作为被挂靠人,应对事故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刘振东赔偿原告沈阳铁路局苏家屯车辆段货车损失309560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付清;

二、被告华夏公司、刘志明对前项损失款、延付利息及案件受理费负连带清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沈阳铁路局苏家屯车辆段其它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367.68元,由被告刘振东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沈阳铁路运输中级法院。

文尾

审判长  李 喆

审判员  陈 冰

审判员  张 哲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三日

书记员  管晓彤

附件

本案判决所依据的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九条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方式计算。

第三十五条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六条机动车通过铁路道口时,应当按照交通信号或者管理人员的指挥通行;没有交通信号或者管理人员的,应当减速或者停车,在确认安全后通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三十五条第十九条第六条第一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四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