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紧急避险损害责任纠纷

宋少娥因与被上诉人谢世格紧急避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的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6月16日 案由:紧急避险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宋少娥 谢世格 案号:(2016)琼97民终567号 经办法院:海南省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宋少娥,女。

委托代理人黄燕飞,临高县法律援助处法律工作者。

委托代理人曾现发,男。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谢世格,男。

诉讼记录

上诉人宋少娥因与被上诉人谢世格紧急避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海南省临高县人民法院(2015)临民一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5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宋少娥的委托代理人黄燕飞、曾现发和谢世格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8月10日15时许,谢世格驾驶一辆车牌号为琼01-C0597的拖拉机行驶至临高县新盈镇新盈墟团结路时,因其所驾车辆刹车失灵,致使拖拉机撞到王不二的房屋造成交通事故。临高县交警大队接到报案后,当天到现场作了处理,于2013年8月20日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谢世格负事故的全部责任,王不二无责任。宋少娥因摔伤于2013年8月10日至12月2日在海口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14天,发生医疗费126189.46元,已报销57377.41元,自负68812.05元。经鉴定,宋少娥的身体构成十级残疾。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宋少娥摔倒受伤的损害结果与谢世格驾车发生交通事故的行为是否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宋少娥于2013年8月10日因伤住院治疗,事实清楚,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宋少娥的受伤是否因谢世格所驾车辆造成交通事故而紧急避险所致,处理交通事故的交警人员没有作第一时间现场记录,宋少娥也在本案原审第一次开庭时陈述是在事故发生后一个多月才报警,且在本案重审开庭时,对现场的描述、讲述损害发生的经过均与证人陈孟江、倪祝喜对交警的陈述相矛盾,可信度低,因此,对宋少娥主张其因为谢世格所驾车辆造成交通事故而紧急避险造成损害的事实,一审法院不予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即承担民事侵权责任的行为人必须具有违法行为,而该违法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本案宋少娥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其摔倒受伤的损害结果与谢世格驾车发生交通事故的行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故宋少娥要求谢世格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宋少娥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55元,由宋少娥负担。

上诉人宋少娥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本案临高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的勘查表已载明宋少娥是因躲闪谢世格的拖拉机摔倒受伤。公安机关的调查笔录能够证明宋少娥是因避险而摔伤的,一审法院不予采信其调取的证据显然不当。宋少娥是因避险发生的伤害,符合紧急避险的法律规定。综上,宋少娥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谢世格赔偿宋少娥医疗费68812.0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000元,误工费46368元,残疾赔偿金45858元,护理费73600元,鉴定费2100元。

被上诉人谢世格答辩称,宋少娥因紧急避险所造成的伤害与谢世格无因果关系,谢世格因刹车失灵撞到王不二的房柱,属于交通事故,交警部门作出责任认定,该认定书中没有人报告说该交通事故致人伤害。宋少娥时隔八个多月才到一审法院起诉要求赔偿,与谢世格没有因果关系。宋少娥的医疗报销说明其不属于紧急避险所造成的,否则医疗部门是不给报销医疗费的。从病历诊断来看,宋少娥的病不是紧急避险造成的皮外伤。综上,谢世格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驳回上诉。

经审理查明,二审法院确认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另查明,2013年8月10日,临高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现场勘查表中载明:谢世格的拖拉机装拉一车砖,因车的刹车失灵,造成拖拉机撞到王不二的房角,造成拖拉机和房子不同程度损坏,宋少娥因躲闪拖拉机跑离现场时摔倒受伤。2013年9月26日,临高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不予受理告知书载明的主要内容:2013年8月10日15时许,谢世格驾驶拖拉机,因制动失效,所驾车辆撞到王不二的房屋,造成王不二房屋损坏的交通事故,在王不二房屋边摆摊卖东西的宋少娥在避让失控的拖拉机过程中摔倒受伤。事故发生后,该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因拖拉机未与宋少娥有直接接触,不属于公安交通管理部门管辖范畴,谢世格、宋少娥之间经济损害赔偿事宜可根据法律规定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是:1.宋少娥的摔伤与谢世格驾车撞到王不二房柱的交通事故行为是否具有因果关系;2.谢世格是否应向宋少娥承担赔偿责任以及赔偿数额如何确定。

首先,关于宋少娥的摔伤与谢世格驾车撞到王不二房柱的交通事故行为是否具有因果关系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对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事实而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法律对于待证事实所应达到的证明标准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本案中,从宋少娥的陈述及其提供入住海口市人民医院的证据来看,其住院的时间为2013年8月10日晚21:59分,结合临高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的勘查表和不予受理告知书,以及临高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对事故现场人员陈孟江和倪祝喜的调查笔录的相关内容,能够证实2013年8月10日下午15时许,谢世格驾驶拖拉机因刹车失灵撞到王不二的房柱,宋少娥在王不二的房角边摆摊期间,为躲闪谢世格驾驶拖拉机发生的交通事故而跑离现场时摔倒受伤。谢世格虽辩称宋少娥不在事故现场以及宋少娥受伤与其无关,但谢世格并未提供充分有力的证据予以反驳,故对谢世格的辩解,本院不予采信。据此,宋少娥的伤害是因其躲避交通事故所致,即宋少娥的摔伤与谢世格驾车撞到王不二房柱的交通事故行为具有因果关系。一审判决认定宋少娥的摔伤与谢世格驾车撞到王不二房柱的交通事故行为没有因果关系错误,本院予以纠正。

其次,谢世格是否应向宋少娥承担赔偿责任以及赔偿数额如何确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因紧急避险造成损害的,由引起险情发生的人承担责任。如果危险是由自然原因引起的,紧急避险人不承担责任或者给予适当补偿。紧急避险采取措施不当或者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紧急避险人应当承担适当的责任。”本案中,宋少娥因在王不二房角边,其为躲避拖拉机撞到房柱发生的高度危险,其及时逃离现场致伤。谢世格驾车撞到房柱的行为,是一种对他人人身安全存在极度危险的行为,宋少娥为保护自身安全,躲避此种危险的行为符合紧急避险的构成要件,但宋少娥因其自身的原因,在逃离现场时采取的措施不当,造成不应有的损害。宋少娥主张其紧急避险所致伤害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综合全案案情,对宋少娥紧急避险造成的损害,宋少娥应自负主要责任,即承担80%责任,谢世格负次要责任,即承担20%责任。宋少娥系非农业户口,参照《关于2014-2015年度海南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项目和计算标准的通知》的有关规定,本院确认宋少娥的各项经济损失:医疗费68812.05元,护理费6612元(58元/天×114天=661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700元(50元/天×114天=5700元),宋少娥系65岁,其伤害构成十级伤残,残疾赔偿金34393.5元(22929元/年×10%×15年=34393.5元),鉴定费2100元,宋少娥系65岁的老人,其未提供因本案纠纷而实际减少收入的相关证据,故对宋少娥主张误工费,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宋少娥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17617.55元。谢世格应向宋少娥赔偿经济损失23523.51元(117617.55元×20%=23523.51元)。谢世格在庭审中称其车辆已投保交强险,其可向所投的保险公司协商处理。谢世格辩称其不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没有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适用法律有误,处理结果不当,本院予以改判。宋少娥的上诉请求有理部分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撤销海南省临高县人民法院(2015)临民一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

被上诉人谢世格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上诉人宋少娥赔偿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3523.51元;

驳回上诉人宋少娥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455元,由宋少娥负担364元,谢世格负担91元;二审案件受理费455元,宋少娥免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孔凡勇

审判员  吴慧明

审判员  龙蜀娟

二〇一六年六月十六日

书记员  王慧琳

附件

附适用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三十一条因紧急避险造成损害的,由引起险情发生的人承担责任。如果危险是由自然原因引起的,紧急避险人不承担责任或者给予适当补偿。紧急避险采取措施不当或者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紧急避险人应当承担适当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零八条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

对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事实而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

法律对于待证事实所应达到的证明标准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一百零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第三十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