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不明抛掷物、坠落物损害责任纠纷

陈启军与呼图壁县开明物业服务有限责任公司、马红成、马全平、潘进玉、陈西庚、冯向林不明抛掷物、坠落物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12月14日 案由:不明抛掷物、坠落物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潘进玉 陈西庚 冯向林 呼图壁县开明物业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马红成 陈启军 马全平 案号:(2015)呼民初字第1507号 经办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呼图壁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陈启军,男,汉族,1974年12月22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蒋玉红,新疆新蓝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启兵,男,汉族,1974年12月22日出生。

被告:呼图壁县开明物业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呼图壁县东风路82号。

法定代表人:赵海军,经理。

委托代理人:甘润民,男,汉族,1962年4月8日出生。

被告:马红成,男,回族,1987年11月27日出生。

被告:马全平,男,回族,1975年8月29日出生。

被告:潘进玉,女,汉族,1942年6月19日出生。

被告:陈西庚,男,汉族,1980年1月31日出生。

被告:冯向林,男,汉族,1975年8月6日出生。

诉讼记录

原告陈启军与被告呼图壁县开明物业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开明物业公司)、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不明抛掷物、坠落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7月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张钰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8月2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启军及其委托代理人蒋玉红、被告开明物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甘润民、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到庭参加诉讼。因本案案情复杂,裁定转为普通程序审理,由代理审判员朱丽萨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张钰、人民陪审员于敏芳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0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启军及其委托代理人陈启兵、被告开明物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甘润民、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冯向林到庭,被告陈西庚经本院依法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缺席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陈启军诉称:2013年11月10日,原告陈启军与张天勇等4人在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楼下安装天然气管道时,原告陈启军被高空抛下的重物砸伤头部。原告的伤情经新疆天诚司法鉴定所鉴定为重型颅脑损伤,遗留轻度智力缺损,日常生活有关的活动能力部分受限,为八级伤残。部分颅骨缺损,为十级伤残。原告受伤后经呼图壁县园户村镇派出所调查,确认事发时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只有被告马全平及被告潘进玉家有装修工人施工,其他房屋尚未装修入住。被告开明物业公司系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的物业服务公司。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423016.49元(医疗费31655.79元、残疾赔偿金270836.7元[残疾赔偿金144094.2元(23214元/年×20年×31%)、被抚养人生活费126742.5元﹤(17685元×11年÷3人)+(17685元×7年÷2人)﹥]、住院伙食补助费6000元(240天×25元/天)、误工费37024元(260天×142.4元/天)、护理费66000元、营养费6500元、交通费5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辩称:对原告陈启军在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楼下被高空抛下的物体砸伤头部的事实没有异议。被告开明物业公司只负责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的公共服务,原告陈启军主张被告开明物业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无法律依据,被告开明物业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马红成辩称:对原告陈启军在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楼下被高空抛下的物体砸伤头部的事实没有异议。被告马全平是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xxxx室房主,其雇佣被告马红成为该房屋装修。原告陈启军诉称其被楼上扔下的重物砸伤,事发时被告马全平家已贴完瓷砖,已没有重型建筑垃圾。如果原告陈启军是被13楼扔下的重物砸伤,应该不止是重伤。原告陈启军受伤地点并非原告陈启军安装天然气管道的施工地点,原告陈启军私自到该楼的南面被砸伤,且施工过程中未带安全帽,其被砸伤自身也有一定过错,其应自担部分责任。

被告马全平辩称:对原告陈启军在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楼下被高空抛下的物体砸伤头部的事实没有异议。被告马全平是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xxxx室房主,被告马红成是被告马全平雇佣的装修工,双方之间签订了装修合同。被告马红成叮嘱其他装修工不要从13楼往下扔建筑垃圾,所以被告马红成不会往楼下扔建筑垃圾。

被告潘进玉辩称:对原告陈启军在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楼下被高空抛下的物体砸伤头部的事实没有异议。被告潘进玉是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xxx室房主,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是被告潘进玉雇佣的装修木工。事发时,被告潘进玉家瓷砖已贴完,房屋的建筑垃圾已清理至楼下指定堆放地点。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没有往楼下扔建筑垃圾,故被告潘进玉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陈西庚辩称:对原告陈启军在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楼下被高空抛下的物体砸伤头部的事实没有异议。被告潘进玉是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xxx室房主,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是被告潘进玉雇佣的装修木工。被告陈西庚没有往楼下扔建筑垃圾,原告陈启军受伤和被告陈西庚无关,故被告陈西庚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冯向林辩称:对原告陈启军在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楼下被高空抛下的物体砸伤头部的事实没有异议。被告潘进玉是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xxx室房主,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是被告潘进玉雇佣的装修木工。被告冯向林没有往楼下扔建筑垃圾,原告陈启军受伤和被告冯向林无关,故被告冯向林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为证实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1、住院发票9张,证实原告陈启军此次受伤产生医疗费158280.79元,除医保报销126625元外,其自行承担31655.79元。

经质证,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因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效力予以确认。 2、新疆天诚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1份,证实原告陈启军两处伤残,分别是八级和十级、误工期评定为260日、护理期评定为210日、营养期评定为260日的事实。

经质证,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因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效力予以确认。 3、美辰燃气财务部证明1份、工资发放单13张,证实原告陈启军自2012年12月至2013年11月期间日平均工资为142.4元。

经质证,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被告马全平、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被告马红成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认可,提出原告需提交工资表,被告潘进玉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认可,提出原告陈启军2013年11月10日受伤,美辰燃气财务部出具的证明显示原告陈启军2013年11月的工资为4073.2元,不符合常理。美辰燃气财务部证明系美辰燃气公司出具,并加盖该公司财务专用章,且和发放表相互印证,故本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4、护理费收据8张,证实原告住院240天由陈利护理,按每天275元标准计算,共产生护理费66000元。

经质证,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被告潘进玉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认可,均提出护理费标准过高。被告马红成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认可,提出原告需提交银行打款记录。被告马全平、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本院结合本案的其他证据对该证据综合认定。 5、李生香的户口本、身份证及残疾证,陈嘉钰的户口本各1份,证实原告陈启军的母亲李生香四级残疾,需要原告抚养11年,原告陈启军的女儿陈嘉钰需要原告抚养7年的事实。

经质证,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因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效力予以确认。

被告开明物业公司为证实其抗辩意见,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1、告知书2张、照片3张,证实被告开明物业公司已通过在单元门前张贴告知书及温馨提示的方式,向业主告知禁止高空抛物。

经质证,原告陈启军提出该证据系被告开明物业公司出具,应由被告陈述是否见过该证据,原告对该证据不发表质证意见。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因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效力予以确认。 2、物业服务委托合同1份,证实被告开明物业公司在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从事物业管理的身份及管理事项、范围。

经质证,原告陈启军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认可,对关联性不认可。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冯向林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被告陈西庚未到庭,视为其放弃质证权利。因原告陈启军、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冯向林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被告马红成未提交证据。

被告马全平为证实其抗辩意见,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1、家庭居室装饰装修工程施工合同1份,证实被告马全平雇佣被告马红成为其所有的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xxxx室装修,双方之间签订有装修合同。

经质证,原告陈启军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认可,对关联性不认可。被告马红成、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被告潘进玉、被告冯向林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被告陈西庚未到庭,视为其放弃质证权利。因原告陈启军、被告马红成、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被告潘进玉、被告冯向林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被告潘进玉为证实其抗辩意见,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1、被告马红成的讯问笔录3份,证实被告马红成分别于2014年3月28日、2014年5月23日、2015年3月26日在呼图壁县园户村镇派出所民警讯问时承认在原告陈启军受伤时,其从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xxx室南边客厅窗户往下扔建筑垃圾。 2、张天勇询问笔录1份、徐海明询问笔录1份,证实张天勇、徐海明与原告陈启军均为呼图壁县美辰燃气公司职工,原告陈启军受伤后,张天勇、徐海明在事发现场看见4号楼三单元xxxx室南边客厅窗户有人往下扔建筑垃圾。

经质证,原告陈启军对以上证据的真实性认可,提出该组证据仅是当事人在公安机关的自述。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因原告陈启军、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未提交证据。

本院依职权调取呼图壁县园户村镇派出所马红成过失致人重伤案刑事侦查卷宗,并当庭出示《呼图壁县公安局补充侦查报告书》[呼公(园)补侦自(2014)001号、呼公(园)补侦自(2014)002号]。呼图壁县公安局侦查结果为原告陈启军受伤当日,事发地点只有4号楼3单元xxxx室装修工马红成向楼下扔过装修垃圾(水泥块、瓷砖条、水泥包装袋等),经该局侦查排除其他人员从楼上扔东西,马红成的行为与陈启军受伤存在因果关系。

经质证,原告陈启军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认可。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被告马红成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认可,提出对该证据证明只有其往楼下扔东西不认可。因原告陈启军、被告开明物业公司、被告马红成、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对该证据的真实性认可,故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根据上述已认定证据、当事人陈述,本院查明以下事实:

原告陈启军系呼图壁县美辰燃气有限公司职工。2013年11月10日,原告陈启军在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楼下安装天然气管道时,被高空抛下的物体砸伤头部。事发后,原告陈启军分别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2013年11月10日-2013年11月22日)、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医医院住院(2013年11月22日-2014年1月28日、2014年2月8日-2014年3月12日)、在呼图壁县中医医院住院(2014年3月13日-2014年4月11日、2014年4月11日-2014年5月9日、2014年5月9日-2014年5月20日、2014年5月20日-2014年5月27日)、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2014年5月27日-2014年6月6日),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职业病医院住院治疗(2014年6月6日-2014年7月17日),以上住院天数合计为240天,共产生医疗费158280.79元,除去医保报销126625元外,个人自付医疗费31655.79元。2014年9月22日,新疆天诚司法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对原告陈启军的伤残程度评定为:1、重型颅脑损伤,遗留轻度智力缺损,日常生活有关的活动能力部分受限,为八级伤残;2、左侧额、颞、顶部分颅骨缺损,为十级伤残。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时限分别评定为从受伤之日起260日、210日、260日。

呼图壁县园户村镇派出所就原告陈启军在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楼下被砸伤一事于2014年1月15日决定对马红成过失致人重伤案立案侦查,并于2014年5月26日移送审查起诉。呼图壁县人民检察院先后2次将该案退回,补充侦查。呼图壁县公安局分别于2014年8月8日、10月21日出具补充侦查报告书,结论为“1、经我局侦查排除其他人员从楼上扔东西,当日只有4号楼3单元1301室装修的马红成向楼下扔过装修垃圾(水泥块、瓷砖条、纸箱壳、红色塑料打包装袋、水泥包装袋),与在楼下工作的被害人陈启军的受伤存在因果关系……6、因犯罪嫌疑人马红成不承认误将被害人陈启军致伤,也无目击证人在场,无法查实能够证实犯罪嫌疑人过失致人重伤的直接证据。”

另查明,被告马全平系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1301室房主,被告马红成系被告马全平家的装修工人。被告潘进玉系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4号楼三单元xxx室房主,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系被告潘进玉家的装修木工。被告开明物业公司系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的物业公司。

再查明,原告陈启军的母亲李生香1946年8月17日出生,四级残疾。李生香生育了三个子女(陈启兵、陈利及原告陈启军)。原告陈启军的女儿陈嘉钰2005年3月14日出生。

本案争议焦点:1、六被告对原告的各项损失应否承担赔偿责任?2、原告的诉讼请求是否合理合法?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受法律保护。

对原告陈启军的损失,比照法庭辩论终结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014年度统计数据确认如下: 1、医疗费31655.79元,本院对医疗费31655.79元予以确认。 2、残疾赔偿金270836.7元[其中:残疾赔偿金为144094.2元(23214元/年×20年×31%),被抚养人生活费为126742.5元﹤(17685元×11年÷3人)+(17685元×7年÷2人)﹥],根据新疆天诚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书,原告陈启军伤情构成一处八级伤残,一处十级伤残。按2014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城镇居民家庭年人均可支配收入23214元/年标准计算,本院对原告主张残疾赔偿金144094.2元予以确认。原告主张被抚养人生活费以2014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城镇居民家庭年平均消费性支出17685元/年标准计算,结合原告提交的被抚养人身份证、户口本等证据,本院对此标准予以确认,但原告主张被抚养人生活费计算方式有误。被抚养人李生香(1946年8月17日出生)、陈嘉钰(2005年3月14日出生)事故发生时的年龄分别为67岁、8岁,按照相关法律规定,被抚养的年限分别为13年、10年。原告陈启军分别应当负担李生香、陈嘉钰的抚养费为23756.85元(17685元/年×31%÷3人×13年)、27411.75元(17685元/年×31%÷2人×10年),本院对被抚养人生活费确定为51168.6元(23756.85元+27411.75元)。 3、住院伙食补助费6000元(240天×25元/天),本院综合考虑原告陈启军住院天数,并结合当地生活水平,对住院伙食补助费6000元予以确认。 4、误工费37024元(260天×142.4元/天),根据新疆天诚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书,原告误工期评定为260天,六被告亦认可,原告主张按142.4元/天为标准计算误工费,未超过2014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岗职工日平均工资149.06元/天,故本院对原告陈启军误工费确认为37024元(260天×142.4元/天)。 5、护理费66000元(240天×275元/天),原告陈启军提交收条中写明护理费和生活费为275元/天,无法反映出护理费的实际金额。故本院根据原告陈启军住院天数及受伤情况,参照2014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岗职工日平均工资149.06元/天,对护理费确认为35774.4元(240天×149.06元/天)。 6、营养费6500元(260天×25元/天),根据新疆天诚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书,原告营养期评定为260天,六被告亦认可。结合当地生活水平,本院对营养费确认为6500元(260天×25元/)。 7、交通费5000元,交通费应根据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护人员因就医或者转院治疗实际发生的费用计算。本案中,原告虽未提交交通费票据,但结合原告提交的住院票据等相关证据,交通费是必然发生的费用,故本院综合考虑原告就医的路途远近、伤情及就诊次数,本院对就医及复查产生的交通费酌定为2000元。 8、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根据侵权行为造成原告陈启军一处八级伤残、一处十级伤残的后果,本院确认精神损害抚慰金为4000元。

综上所述,对原告陈启军的各项损失本院确认为318216.99元。

关于六被告对原告的各项损失应否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本院认为,首先,被告开明物业公司作为呼图壁县统建房小区的物业管理公司,已对房屋装饰装修中的禁止行为和注意事项以张贴告知书、温馨提示等方式告知业主,且被告马全平、被告马红成、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均认可见到过被告开明物业公司张贴的告知书、温馨提示,故被告开明物业公司已履行了告知义务,其在原告陈启军受伤过程中无过错,原告主张被告开明物业公司承担侵权责任,于法无据,故本院对此不予支持。其次,被告马红成承认事发当日其从南面窗户往楼下扔建筑垃圾,呼图壁县公安局经侦查结论为可以排除其他人员从楼上扔东西的事实,故被告马红成抛掷建筑垃圾的行为与原告受伤具有高度的盖然性,因此被告马红成应对原告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根据呼图壁县公安局侦查结论,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未实施向楼下扔建筑垃圾的行为,故原告要求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承担赔偿责任,于法无据,本院对此不予支持。最后,被告马全平虽是4号楼3单元1301室房主,但原告受伤时其不在房内,且被告马全平提交的其与被告马红成签订的《家庭居室装饰装修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对装修工程地点、工程内容、工程承包方式、质量、材料的提供、工程期限、价款、工程验收和保修等条款做了明确约定。该合同属于承揽合同,故被告马全平与被告马红成之间实际是承揽关系,而非被告马全平和被告马红成陈述的雇佣关系。原告要求被告马全平承担赔偿责任,于法无据,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马红成辩称原告陈启军施工过程中未带安全帽,其被砸伤自身也有一定过错,应自担部分责任的辩解意见。本院认为,原告陈启军在天然气管道施工过程中未佩戴安全帽的行为,并不必然导致损害的发生。但是其在施工过程中未按相关规定佩戴安全帽,无形中加重了损害的后果。故本院对被告马红成的以上辩解意见予以采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故本院综合考虑本案案情,原告陈启军应自行承担10%的责任,即31821.70元(318216.99元×10%),被告马红成对原告陈启军的各项经济损失承担90%的赔偿责任,即286395.29元(318216.99元×90%)。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八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由被告马红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陈启军各项经济损失286395.29元;

二、被告呼图壁县开明物业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被告马全平、被告潘进玉、被告陈西庚、被告冯向林在本案中不承担赔偿责任;

三、驳回原告陈启军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7645元,邮寄送达费310.80元,合计7955.80元,由原告陈启军负担1970.80元,被告马红成负担5985元,被告马红成负担部分与上述案款一并给付原告陈启军。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朱丽莎

代理审判员  张 钰

人民陪审员  于敏芳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谢元元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八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二条第十八条第二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二十二条第八十七条第二十六条第六条第十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