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水上运输人身损害责任纠纷

巫某、黄长妹等与张礼鸿水上运输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5月27日 案由:水上运输人身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张礼鸿 黄长妹 余某 巫某 案号:(2018)闽0702民初957号 经办法院: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巫某,女,汉族,1988年7月21日出生,住顺昌县。

原告:黄长妹,女,汉族,1944年2月19日出生,住南平市延平区。

原告:余某,男,汉族,2010年10月24日出生,住南平市延平区。

法定代理人:巫某,女,系余某母亲,住顺昌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蔡坤荣,福建九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卢雪娇,福建九越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礼鸿,男,汉族,1949年9月12日出生,住南平市延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锦贵,男,系张礼鸿儿子,1972年4月6日出生,汉族,住南平市延平区。

诉讼记录

原告黄长妹、巫某、余某与被告张礼鸿水上运输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2月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巫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蔡坤荣、卢雪娇(亦是原告黄长妹、余某的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原告黄长妹、余某未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张礼鸿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黄长妹、巫某、余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决张礼鸿赔偿黄长妹、巫某、余某经济损失453835.7元;2.判决张礼鸿承担本案诉讼费。事实和理由:2017年3月20日18时40许,中国南平籍“闽南平货4572”船装载细沙,从南平市延平区来舟镇蛟湖水域开往沙溪口电站坝上砂石料码头,20时02分许,航经来舟镇城门东航段来福饭店附近水域时(概位26º3453.12″N,118º1′40.04″E),与一艘无证捕鱼船发生碰撞,造成无证捕鱼船上张礼鸿、余世建落水,其中张礼鸿获救、余世建落水溺亡,构成一般等级水上交通事故。2017年5月24日,南平市延平区地方海事处作出《水上交通事故调查处理结论书》认定无证捕鱼船承担事故的对等责任,闽南平货4572船承担事故的对等责任。为维护合法权利,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如所请。

张礼鸿辩称:1.张礼鸿对南平市延平区海事局的调查报告及责任认定不服,其责任认定有失公正,请求延平区法院判定对南平市延平区海事局作出的调查报告及责任认定不予采信;2.张礼鸿不应赔落水人余世建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事实和理由:事故发生当晚,水面雾气大,能见度很差,闽南平货4572船没有探照灯,只有一只头灯,没有装喇叭,没有鸣笛。张礼鸿的渔船当时沿着靠近316国道一侧约50米正常航行,闽南平货4572船违反航道通行规则,占用张礼鸿正常航行航道,事故责任完全在闽南平货4572船,南平地方海事处作出的《碰撞事故调查报告》中说张礼鸿的渔船“横越”航行违规,完全不符合事实。像闽南平货4572船这类船只,按规定必须有两人操作驾驶,但事故发生时该船上只有一人操作并疲劳驾驶,导致操作不当,发生事故。同时,张礼鸿当时有闻到闽南平货4572船驾驶人身上有酒味,据了解该驾驶员平时也好酒,但当天并没有按程序规定进行酒精检测,海事部门的调查报告中也没有进行认定。所以事故责任完全在闽南平货4572船一方,张礼鸿对南平市延平区海事局的调查报告及责任认定不服。张礼鸿的捕鱼船没有上牌照是因为渔船是作为沿江村民的生活工具,去有关部门申请,有关部门不给上牌照,况且渔船在张礼鸿自家门前正常航行并未违反相关法律规定。张礼鸿不应赔偿因余世建死亡造成的损失,因为张礼鸿与余世建系合伙打渔关系,张礼鸿出捕鱼船,余世建投资电鱼机、电瓶等工具,双方口头约定打的鱼双方各一半,这是事实,街坊邻居都知道。打鱼在夜间,视线不好,按惯例必须一个人坐船头观察情况看方向,另一个开船掌舵,事故发生当晚,余世建坐在船头,没有认真指挥,在玩手机,打捞出水时手机还抓在手上,同时余世建还缺乏安全意识,不会游泳还谎称会游,事故的发生是余世建不认真麻痹大意造成的。张礼鸿出于人道主义已为余世建家人办理丧事开支6000多元和给予100000元作为补偿,事故的发生与张礼鸿无关,请法院驳回黄长妹、巫某、余某的请求,公正判决。同时针对黄长妹、巫某、余某提出的赔偿数额及费用,张礼鸿认为: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应当按农村标准和延平区标准计算;对办理丧葬事宜误工费、住宿餐饮费、交通费共计10299.66元无异议;精神抚慰金数额过高。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黄长妹、巫某、余某提交的户口薄复印件及《关于来舟车站扩建工程征地拆迁安置方案批复》,证明:(1)黄长妹系死者余世建母亲,巫某系余世建妻子,余某系余世建儿子,三人具备原告主体资格;(2)余世建及黄长妹、巫某、余某是城镇户口,死亡赔偿金及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按城镇标准计算。张礼鸿质证认为黄长妹、巫某、余某的主体资格没有异议,但余世建原本是农村户口,城镇户口是在发生事故后变更的。本院认为《关于来舟车站扩建工程征地拆迁安置方案批复》能证明福建省人民政府同意来舟大队327人从农业户口转为城镇户口,余世建及黄长妹、巫某、余某户口薄登记为来舟镇新建居民,且张礼鸿未能提供证据证明余世建是在事故发生后由农村户口更改为城镇户口,故本院对该组证据予以采信;2.黄长妹、巫某、余某提交的《碰撞事故调查报告》、《水上交通事故调查处理结论书》,张礼鸿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无异议,对合法性有异议,认为南平市地方海事处欺负弱者,认定张张礼鸿承担的责任过重,本院认为《碰撞事故调查报告》、《水上交通事故调查处理结论书》是由南平地方海事处对本案水上交通事故发生的时间、经过、事故原因、责任分配及处理结果的认定,该报告及结论书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本院予以采信;3.黄长妹、巫某、余某提供的《2017年“3·20”捕鱼木质机动船与南平闽南平货4572轮船碰撞事故导致人员溺亡不进行遗体尸检的协议》,张礼鸿未发表质证意见,本院认为该协议是由闽南平货4572轮船主陈时东、捕鱼木质机动船船主张礼鸿、遇难者余世建家属巫某三方自愿达成,认同余世建确系船舶发生碰撞导致落水溺亡为唯一原因,该协议能作为认定余世建在本案水上交通事故中落水溺亡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4.黄长妹、巫某、余某提交的余世建驾驶证、行驶证,张礼鸿对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余世建已经很久没有开车,不能认定其生前从事运输工作,本院认为证明余世建生前从事运输工作与本案没有实际联系,且张礼鸿提出异议,故本院对该组证据不予采信。5.张礼鸿提供的由李富兴、胡水旺、张森伟出具的《证明》、余金伙、郭财俤、徐恭良《证明》,本院认为李富兴等证人未到庭接受法庭及当事人询问,同时黄长妹、巫某、余某对该组证据的客观性、真实性、合法性均提出异议,故本院不予采信。6.证人宋某1、宋某2的证言,本院认为经过法庭及双方当事人的质询,可以印证张礼鸿与余世建曾几次一起捕鱼,但不能证明余世建与张礼鸿之间是合伙捕鱼关系,故本院对该组证人证言可以证实的部分予以采信,不能证实的部分不予采信。7.张礼鸿申请法院调取的四份“3·20”渔货船碰撞事故调查笔录以及一份调查现场的录音用于证明余世建和张礼鸿系合伙捕鱼关系,事故发生当天是余世建叫张礼鸿去的,且余世建谎称会一点游泳;黄长妹、巫某、余某对该组证据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该证据不能证明证明对象,因为《水上交通事故调查处理结论书》已经对无证捕鱼船发生本案事故的直接原因(张礼鸿操作不当)和间接原因(船舶不适航、无证、未经渔政部门检验等)及最后的责任认定(无证捕鱼船承担对等责任)作出认定。本院认为调查笔录仅能证明事故发生当天余世建与张礼鸿一起捕鱼,不能证明余世建和张礼鸿系合伙捕鱼关系,另张礼鸿提供的录音的证明内容与本案事故责任认定没有关联性,故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7年3月20日18时40许,中国南平籍“闽南平货4572”船装载细沙,从南平市延平区来舟镇蛟湖水域开往沙溪口电站坝上砂石料码头,20时02分许,航经来舟镇城门东航段来福饭店附近水域时(概位26º3453.12″N,118º1′40.04″E),与一艘无证捕鱼船发生碰撞,造成无证捕鱼船上张礼鸿、余世建落水,其中张礼鸿获救、余世建落水溺亡,构成一般等级水上交通事故。2017年5月24日,南平市延平区地方海事处作出《水上交通事故调查处理结论书》认定无证捕鱼船承担事故的对等责任,闽南平货4572船承担事故的对等责任。事故发生后,黄长妹、巫某、余某、闽南平货4572船船主陈时东、无证捕鱼船船主张礼鸿于2017年4月13日自愿达成协议:不对余世建的遗体进行尸检,认同余世建确系船舶发生碰撞导致落水溺亡为唯一原因。黄长妹、巫某、余某于2017年7月6日与闽南平货4572船陈时东、李大伟以355000元达成调解,承诺不再以任何借口和理由向陈时东、李大伟主张任何诉求。黄长妹、巫某、余某与张礼鸿进行调解,张礼鸿给了黄长妹、巫某、余某100000元,但双方未能达成最终的调解协议。巫某等人为维护合法权利,特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如所请。

同时查明,黄长妹系余世建的母亲,巫某系余世建的妻子,余某系余世建的儿子。张礼鸿系无证捕鱼船船主,事故发生当天余世建与其一同捕鱼。余世建生前曾几次和张礼鸿一起乘坐张礼鸿所有的无证渔船捕鱼。

本院认为:一、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起事故中,余世建确系因闽南平货4572船与张礼鸿所有的无证捕鱼船碰撞导致其落水溺亡,闽南平货4572船船主陈时东与无证捕鱼船船主张礼鸿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同时,因余世建死亡,张礼鸿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与余世建为合伙捕鱼关系,故对张礼鸿主张其不应赔偿因余世建死亡造成的损失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二、根据由南平市延平区地方海事处作出的《水上交通事故调查处理结论书》认定闽南平货4572船承担事故对等责任,无证捕鱼船承担事故对等责任,且张礼鸿虽提出对南平地方海事处作出的处理结论书不服,但未向相关部门提起行政复议或诉讼,故本院对张礼鸿提出的主张不予认定该处理结论书的请求不予支持,该结论书可作为当事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依据。

三、根据黄长妹、巫某、余某和张礼鸿的陈述及证人证言可知,余世建生前与张礼鸿几次一起乘坐张礼鸿的渔船捕鱼,余世建应当知道张礼鸿渔船的情况,渔船上并无救生设备,且事故发生在夜间,余世建又坐于船头,加剧了危险性,余世建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将自己置身于危险境地,也具有一定的过错,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为此本院酌定余世建承担20%的责任,陈时东、张礼鸿承担80%的责任。同时,黄长妹、巫某、余某与闽南平货4572船船主达成调解,承诺不再以任何理由和借口追究闽南平货4572船的责任,故对黄长妹、巫某、余某主张由张礼鸿承担此次事故赔偿责任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黄长妹、巫某、余某主张赔偿的项目及数额应合理合法,本院确定如下:

黄长妹、巫某、余某主张丧葬费按照2017年度福建省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为30986.5元(61973元/年÷2),余世建户籍显示为来舟镇新建居委会居民,故对黄长妹、巫某、余某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2.黄长妹、巫某、余某主张的死亡赔偿金按照2017年度福建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计算为780020元(39001元/年×20年),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3.关于黄长妹、巫某、余某主张按2017年度福建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25980元/年计算儿子余某的生活费,按2017年度福建省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14003.4元/年计算母亲的生活费的主张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余某出生于2010年,余世建死亡时其为6周岁,结合余某还有另一抚养人的情况,计算余某的生活费为155880元[(25980元/年×(18-6)÷2)];黄长妹出生于1944,余世建死亡时其为73周岁,结合黄长妹另有三个儿子作为抚养人的情形,计算黄长妹的生活费为24505.25元(14003元/年×7÷4),被抚养人生活费合计为180385.25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黄长妹、巫某、余某主张的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交通、餐饮、住宿费合计10299.66元,张礼鸿无异议,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黄长妹、巫某、余某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0元,张礼鸿在余世建水上交通事故落水溺亡事件中存在过错,巫某等人主张精神抚慰金,本院予以支持,但张礼鸿认为80000元金额过高,本院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0元。

综上所述,本案的赔偿数额共计1061691.41元。张礼鸿应承担是的赔偿金额为424676.56元(1061691.41×50%×80%),扣除已支付的100000元,张礼鸿还应向巫某等人赔偿324676.56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九条、第十条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张礼鸿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一次性赔付黄长妹、巫某、余某324676.56元。

二、驳回黄长妹、巫某、余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874元,由张礼鸿负担3100元,由巫某、黄长妹、余某负担77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林敏华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  陈冬晴

附件

本案依据的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六条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二十七条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第二十八条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

第二十九条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八条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但未造成严重后果,受害人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一般不予支持,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形判令侵权人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

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第九条精神损害抚慰金包括以下方式: (一)致人残疾的,为残疾赔偿金; (二)致人死亡的,为死亡赔偿金; (三)其他损害情形的精神抚慰金。

第十条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 (一)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二)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 (三)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四)侵权人的获利情况; (五)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 (六)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

法律、行政法规对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等有明确规定的,适用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执行申请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九条第十条第八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第十七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