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

任普定、张玲玲等与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上海铁路局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8月29日 案由: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任普定 张玲玲 任依依 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 任小萍 上海铁路局 案号:(2013)浙台民终字第485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峰。

委托代理人:鲍明伟。

委托代理人:陈芳妍。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任普定。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玲玲。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任小萍。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任依依。

四被上诉人共同委托代理人:吴智敏。

原审被告:上海铁路局。

法定代表人:郭竹学。

委托代理人:陈伯武。

委托代理人:吕铖。

诉讼记录

上诉人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因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2013)台路民初字第93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鲍明伟,被上诉人任普定、张玲玲、任小萍及四被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吴智敏,原审被告上海铁路局的委托代理人陈伯武、吕铖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审理认定,2013年3月31日上午9时半左右,任东初在台州市路桥区小稠村一池塘钓鱼,因钓竿不慎碰触到池塘上方的高压线,当场被高压电击中,经抢救无效死亡。被告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系涉案高压线(10KV)的实际产权人,对该电力设施拥有支配权并享受其运行利益。被告上海铁路局系被告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的法人投资者之一。事发后,被告上海铁路局下属单位杭州供电段支付给原告任普定50000元。另查明,任东初的第一顺序法定继承人为原告任普定、张玲玲、任小萍和任依依。任东初还有一姐姐任丹萍。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公民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三条规定: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本案中,涉案线路为10KV高压线路,被告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系涉案高压线的实际产权人,对该电力设施拥有支配权并享受其运行利益,其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触电事故是受害人任东初故意或不可抗力造成的,故被告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不具有法定的免责事由。同时被告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虽称已按相关规定对电力设施保护区设置警示标志,但其仅将一块警示标志牌设置在014号电线杆的杆体上,鉴于该电线杆所处池塘的位置及警示牌形状,同时该高压电线路架设外形和普通低压电线路架设较为相似,尚不能起到足够的警示作用,故被告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应对任东初因触电死亡造成的损害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被告上海铁路局系被告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的法人投资者,并接受被告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的委托实际管理涉案电力设施,并非本案的责任主体。受害人任东初系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其在钓鱼过程中对周围可能存在的不安全因素缺乏必要的注意,致使钓竿不慎触碰到池塘上方的高压线触电身亡,自身存在一定的过失,可以依法减轻被告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的责任。根据本案实际酌情确定由被告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承担60%的赔偿责任。对于原告主张的各项赔偿额,确定如下:1、死亡赔偿金为14552元/年×20年=291040元;2、丧葬费为40087元/年÷2=20043.5元;3、被抚养人生活费为10208元/年×14年+10208元/年×4年÷2=163328元;4、受害人家属参加处理事故所需误工费、交通费等,根据实际处理事故时间、地点等情况酌情确定为1600元;5、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本地的平均生活水平、侵权行为造成的后果等因素综合考虑,酌情确定为50000元。综上,原告因此次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各项损失共计526011.5元,被告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应赔偿原告损失为526011.5元×60%=315606.9元。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条、第二十六条、第七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三款、第十八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任普定、张玲玲、任小萍和任依依人民币315606.9元(款汇:户名,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执行款专户,开户银行:浙江泰隆商业银行,帐号:×××0089)。鉴于被告上海铁路局已实际支付原告50000元,赔偿款中应支付原告任普定、张玲玲、任小萍和任依依265606.9元,支付被告上海铁路局50000元。二、驳回原告任普定、张玲玲、任小萍和任依依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则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人民币9380元,依法减半收取4690元,由原告任普定、张玲玲、任小萍和任依依负担2690元,由被告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负担2000元。

宣判后,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加重上诉人的责任,判决对上诉人严重不公。理由如下:第一、就涉案电力设施的建设与管理而言,上诉人已经按照法律规定尽到了管理和保护电力设施运行安全的义务。不存在违法或不当的建设行为。1、涉案高压线为10kv,根据《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第10条之规定,10kv线路保护区为5米,而本案中高压线离鱼塘有6米多,完全达到建设要求。2、《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第19条规定“电力企业应当加强安全管理”,第53条规定“对电力设施保护区设立标志”’。就本案而言,上诉人已经在涉案的鱼塘2米处的014号电线杆的杆体上,设立了“高压危险,上有高压线,附近禁止钓鱼”等明显的警示标志,足以说明上诉人已经履行了法定的安全管理义务。原审判决以“鉴于该电线杆所处池塘的位置及警示牌形状,同时该高压电线路架设外形和普通低压电线路架设较为相似,尚不能起到足够的警示作用”为由,认定上诉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上诉人认为,该认定不能成立,首先该电线路架设外形完全有别于普通的或民用电路设施,现场架设完全得以印证,原审该说辞不成立。电线杆所处池塘的位置及警示牌形状,上诉人不可能做到类似于广告牌那样立体式及全方位的告示,只能架设固定的只能朝一个方向的警示标志。原审法院应当根据常理及常识,比对其它高压电路设施设置安全警示标志的情况,不能就个案无理加重对上诉人的责任承担。也就是说,一旦原审该判决观点成立,那么意味着,包括上诉人在内的全国诸多电力企业的安全警示设置都不符规范,都要重新建设,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故原审的认定无疑是不能成立的。第二、原审认为受害人任东初只存在一定过失,如此认定错误,理由如下:1、基于6米高的高压线的安全建设高度,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发生触电事故。上诉人认为,受害人钓鱼竿触碰高压线,此举完全违反了《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第14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向导线抛掷物体”之禁止性规定,也就是说,在电力设施保护区范围内钓鱼是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李国光主编的《解读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一书指出“在电力设施保护区钓鱼是一种法律法规所禁止的行为,这实际上是一种间接故意”。据此,依照侵权责任法第73条的规定,上诉人对涉案事故无需承担责任。退一步讲,即使原审法院出于人性关爱或偏护弱者的道德考量,就算认为上诉人无需承担责任的观点存疑或不成立。那么,原审法院认为受害人任东初只存在一定过失,显然也是不正确的,上诉人认为,受害人在高压线保护区内钓鱼起码是存在重大过错,这很显然。综上,上诉人请求重新审理本案,重新界定事故责任。上诉人在原审庭审阶段一再表明了本方的立场,鉴于案情实际,上诉人可以接受在一定范围内的补偿,但最高限额是不能超过总额的40%。否则,这样的判决既是对上诉人的不公,也是对事实与法律的不尊重。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之第一项,并予改判。

任普定、张玲玲、任小萍、任依依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审判程序合法,判决结果公正。本案发生现场的水塘,早在上诉人架设高压线之前就已经存在,是当地村民的一个生产场所,上诉人架设高压线应该考虑到对村民的生产造成何种影响。作为专业机构,同样知道应当采取何种相应的措施,避免影响村民的生产和生活,但是上诉人仅仅采取简单而且不能起到实际作用的方法来推卸自己的责任,实际上是对村民的生产和生命安全的漠视。答辩人不否认上诉人在某些地方放置了所谓的警示标志,但是该标志放置的位置不能起到警示作用,上诉人架设的高压线与民用电线没有明显的区别。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恳请法庭驳回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上海铁路局述称:同意上诉人的上诉理由,认为一审判决要求上诉人承担60%的赔偿比例过高,有违现行的一般司法实践,要求在二审中予以改判。

本院经审理认定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对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各方当事人对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双方争议的是原审法院确认的责任比例是否适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三条规定: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受害人任东初钓鱼时因钓竿不慎触碰到10KV高压线,造成死亡后果,不是受害人的故意行为所致,也不属于不可抗力造成的。上诉人将一块警示标志“高压危险,上有高压线,附近禁止钓鱼”设置在014号电线杆的杆体上,受害人任东初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未尽注意义务,进入高压电力线路保护区钓鱼,不慎触碰上空高压线身亡,对损害结果的发生存有过失,可减轻上诉人的责任,原审法院判决上诉人承担6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380元,由上诉人沿海铁路浙江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陈文杰

审判员  牟伟玲

审判员  王文兴

二〇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沈杭萍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七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