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防卫过当损害责任纠纷

鞠天贵、孟庆荣与王洋、王利防卫过当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10月19日 案由:防卫过当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王利 鞠天贵 孟庆荣 王洋 案号:(2016)辽05民终1361号 经办法院:辽宁省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鞠天贵,男,1939年6月7日出生,汉族,现住辽宁省桓仁满族自治县。

上诉人(原审原告):孟庆荣,女,1945年3月7日出生,满族,现住辽宁省桓仁满族自治县。

二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大勇,辽宁兴桓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洋,男,1966年9月22日出生,满族,现住辽宁省桓仁满族自治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利,男,1958年9月22日,满族,现住辽宁省桓仁满族自治县。

诉讼记录

上诉人鞠天贵、孟庆荣因与被上诉人王洋、王利防卫过当责任纠纷一案,不服辽宁省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6)辽0522民初88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8月1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之规定,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鞠天贵、孟庆荣上诉请求: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或改判王洋、王利赔偿经济损失234206.1元。事实及理由: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我们诉讼没有超过诉讼时效。我们是2015年7月6日收到桓仁县检察院的书面复函,收到复函后我们才有权利提起赔偿,否则法院不予受理。因此,未超时效。且王洋、王利在一审审理时对诉讼时效没有提出抗辩,法院不应主动适用。

王洋辩称:公安机关已认定我是正当防卫,对时效问题我不清楚。一审判决正确,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王利未予答辩。

鞠天贵、孟庆荣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王洋、王利赔偿鞠某1的死亡赔偿金5816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74492元、丧葬费24555元,合计780687元的百分之三十,即234206.1元。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鞠天贵、孟庆荣系夫妻关系,王洋、王利系兄弟关系。1991年8月6日凌晨1时许,鞠某1伙同从某、陈某前往王洋家盗窃时,被王洋发现,王洋便手持扎枪与王利追赶鞠某1等人,鞠某1等人在逃窜过程中将盗窃物品丢弃,从某、陈某钻进玉米地跑掉了,王利将物品捡回,王洋继续追赶鞠某1,追至原梨树沟村胡砬子下面河边时,鞠某1突然停下,捡起石头打王洋,但没有打中,之后鞠某1转身又跑,王洋继续追赶,追出10多米后,鞠某1又停下来,王洋问:“谁”。鞠某1没有回答,而是向王洋靠近,王洋用扎枪乱刺,将鞠某1刺伤,造成鞠某1左髂总动脉破裂,抢救无效死亡。事发后,王洋向公安机关自首,桓仁县公安局于1991年8月7日以王洋涉嫌故意伤害罪予以刑事拘留,后经公安机关侦查,认为王洋的行为系正当防卫,于1991年8月14日将王洋释放。鞠天贵自述王洋案发后全家搬迁下落不明,10余年后王洋全家搬回原住址,嗣后,其多次上访。2009年3月份,鞠天贵上访到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院于2009年10月份作出王洋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致死),属防卫过当,但已过追诉期限的结论。同时将该结论告知鞠天贵。鞠天贵、孟庆荣于2016年3月14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王洋、王利赔偿鞠某1的死亡赔偿金58164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74492元、丧葬费24555元,合计780687元的百分之三十,即234206.1元。另查明,1991年至今,王洋一直在桓仁满族自治县某某村居住。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的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延长诉讼时效期间。”该法条规定的二十年实际是对民事权利的最长保护期间,该期间不得中止、中断,但可以延长。另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69条的规定:“权利人由于客观的障碍在法定诉讼时效期间不能行使请求权的,属于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的特殊情况”。本案中,鞠某1盗窃时被王洋刺死之日,即1991年8月6日,应视为鞠天贵、孟庆荣的权利被侵害之日,1991年距2016年鞠天贵、孟庆荣提起诉讼已有二十五年之久,已超出了二十年的最长保护期间。另外,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于2009年10月份告知鞠天贵,王洋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致死),属防卫过当时,距鞠某1死亡时间为十八年,尚未超出二十年的最长保护期间,故本案也不存在客观的障碍在法定诉讼时效期间不能行使请求权的情况,故对鞠天贵、孟庆荣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原告鞠天贵、孟庆荣的诉讼请求。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鞠天贵、孟庆荣主张王洋、王利因防卫过当致鞠某1死亡应赔偿相应经济损失,应举证证明王洋、王利存在防卫过当之行为,而对于是否存在防卫过当应由刑事侦查机关启动相关法律救济程序予以确认。鞠天贵、孟庆荣提交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的答复函用以证明存在防卫过当的事实,但该函系桓仁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控告申诉检察科作出的答复,并非认定存在防卫过当事实的生效法律文书,且该函只提及王洋,并未涉及王利,故鞠天贵、孟庆荣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王洋、王利存在防卫过当之事实。因此,鞠天贵、孟庆荣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鞠天贵、孟庆荣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主动适用诉讼时效不当,二审予以纠正,但一审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四千八百一十三元,由上诉人鞠天贵、孟庆荣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张艳玲

审判员  李 颖

审判员  李羿霏

二〇一六年十月十九日

书记员  张 阔

附件

附:本案所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对没有提出新的事实、证据或者理由,合议庭认为不需要开庭审理的,可以不开庭审理。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三十四条: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或者适用法律虽有瑕疵,但裁判结果正确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可以在判决、裁定中纠正瑕疵后,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予以维持。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三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