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固体废物污染责任纠纷

张丽珍诉杨彦明固体废物污染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4月28日 案由:固体废物污染责任纠纷 当事人:杨彦明 张丽珍 案号:(2013)玉红环民初字第2号 经办法院:云南省玉溪市红塔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张丽珍,女,1969年11月15日生。

委托代理人景芋衡,云南安正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授权代理。

被告杨彦明,男,1967年8月13日生。

诉讼记录

本院于2013年10月29日立案受理了原告张丽珍与被告杨彦明固体废物污染责任纠纷一案,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4年4月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丽珍及其委托代理人景芋衡,被告杨彦明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张丽珍诉称,2010年底,张丽珍向钟XX租了位于黑村一组(杨彦明出租给钟XX)的耕地投资30余万元种植玫瑰花,杨彦明为获得暴利,把张丽珍所租耕地旁边的耕地改变用途,用废土、废渣填高1米左右后租给詹XX生产空心砖和自己堆放铁矿粉,且整块场地没有设置排水沟,无奈张丽珍自己在场地上修了一条简易排水沟。2011年9月底的一场大雨,将杨彦明场地上的铁矿粉、水泥粉和石粉的污水全部冲进了张丽珍的家里和玫瑰田里,后玫瑰花慢慢变黄,花由黑红色变成粉红色。2011年10月6日报110和农业局,丽都花卉和研和农职院的领导、专家、技术员分析都认为花根吸收了有毒物质导致的物理性质改变,在其指导下采取多种措施,玫瑰花经多次杀菌、消毒、用生根肥和营养液挽救根系,但玫瑰花最后还是全部枯萎死亡。故诉至法院要求杨彦明赔偿其因固体废物污染造成10亩玫瑰花卉死亡的损失费132万元,由杨彦明恢复10亩玫瑰花污染前原状,并由杨彦明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杨彦明辩称,张丽珍所陈述的固体废物污染自己不清楚。现租给詹XX使用的土地是自己跟黑村一组承租的,该地也是黑村一组填高的,杨彦明租地给张丽珍的时候和现状一样,而且周围都种着烤烟,不存在污染,自己也没有在租给詹XX的场地上堆放过铁矿粉,故张丽珍的诉讼请求无据,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张丽珍的诉讼请求。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张丽珍针对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法庭提供以下证据加以证明:

一、照片十六张,证明玫瑰花被污染后受侵害的情况。

二、李XX、姜X丽出具说明各一份,证明玫瑰花被污水污染后会死亡的事实。

三、李XX、唐XX当庭作证,证明证人参加挖沟,场地被填高,玫瑰花被水淹死,土地被淹后什么都种不出来,是经过多次挽救才种出现在的花。

上述证据经被告杨彦明质证认为:对第一组证据不认可,照片是何时拍的不清楚,原告租地种什么,种的好坏是原告自己的事情;对第二组证据不认可,原告所栽的花得病请人看与被告无任何关系;对第三组证据不认可,原告门口那里原来就是斜着下去的,现在用砖砌起来,看上去比以前肯定是感觉高了一点。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被告杨彦明针对自己的答辩主张,未向法庭提交证据。

本院在审理过程中,因需要对张丽珍主张的其栽种的玫瑰花受到损失的大小进行司法鉴定,本院于2013年12月11日通过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技术处委托相关司法鉴定机构进行司法鉴定,在鉴定过程中,因张丽珍诉詹XX固体废物污染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对张丽珍主张的其栽种在玉溪市红塔区春和街道黑村社区居委会一组的红塔区梦想之家花卉基地的玫瑰花受到的损害与詹XX开办的红塔区启云空心砖厂产生的固体废物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以及张丽珍栽种的玫瑰花受到损失的大小进行司法鉴定,于2013年12月11日、2013年12月31日通过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技术处委托相关司法鉴定机构进行司法鉴定,经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云南乾盛司法鉴定中心鉴定,2014年2月18日,云南乾盛司法鉴定中心函告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技术处,其出具的(2013)玉中法委鉴字第63号和64号委托书,其委托鉴定事项因存在技术性问题,经该中心相关司法鉴定人反复论证,认为该项鉴定无法完成,出具了云乾(2014)第13号无法鉴定情况说明。经原、被告双方质证均无异议。

本院认为:对云南乾盛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云乾(2014)第13号无法鉴定情况说明双方当事人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对原告提交的第一组证据,照片没有拍照时间,且庭审中原告陈述2011年9月份其种植的玫瑰花被水淹后于2012年2月全部清除重新栽种,现原告提交的照片不能排除原告在其他时间段内所拍,故本院不予认定。对原告提交的第二、三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的主张,本院不予认定。

综上所述,本院认定本案事实如下:杨彦明向玉溪市红塔区春和街道黑村社区居委会一组承包了位于彩虹路以南大沟片区的土地,其中部分土地转租给詹XX开办红塔区启云空心砖厂,一部分土地杨彦明种大棚蔬菜,之后杨彦明将其栽种大棚蔬菜的土地承包给张丽珍栽种玫瑰花。张丽珍栽种玫瑰花的北面与詹XX开办的红塔区启云空心砖厂南面相邻,张丽珍栽种玫瑰花大棚地低于詹XX开办的红塔区启云空心砖厂场地。2013年10月29日,张丽珍以固体废物污染责任纠纷向本院起诉,要求杨彦明赔偿其因污染造成10亩玫瑰花死亡的损失50000元,审理中张丽珍变更了诉讼请求,要求杨彦明赔偿玫瑰花死亡损失132万元(33万支×4桩×1元),并将玫瑰花恢复至污染前的原状。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为了查明案件事实,需对张丽珍栽种的玫瑰花受到的损害与杨彦明堆放的铁矿粉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以及张丽珍主张的玫瑰花损失大小进行司法鉴定。经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云南乾盛司法鉴定中心鉴定,2014年2月18日,云南乾盛司法鉴定中心函告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技术处,其出具的(2013)玉中法委鉴字第63号和64号委托书,其委托鉴定事项因存在技术性问题,经该中心相关司法鉴定人反复论证,认为该项鉴定无法完成,出具了云乾(2014)第13号无法鉴定情况说明。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六十六条规定,因污染环境发生纠纷,污染者因当就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及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第四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由加害人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及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本案张丽珍主张杨彦明堆放在场地上的铁矿粉被雨水冲刷后的污水流到其种玫瑰花的地里将其栽种的玫瑰花污染,导致玫瑰花枯萎死亡,但张丽珍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杨彦明在租给詹XX的场地上堆放过铁矿粉,也不能证明杨彦明堆放铁矿粉的污水冲刷到其栽种玫瑰花的地里和造成损失的大小。虽然张丽珍栽种的玫瑰花枯萎与杨彦明堆放铁矿粉的固体废物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举证责任在杨彦明,但因要确定这一因果关系是否存在涉及专门性问题,需要进行司法鉴定,虽经委托但鉴定鉴定机构回复该项鉴定无法完成,致使张丽珍栽种的玫瑰花枯萎死亡的原因无法确定,故张丽珍要求杨彦明赔偿玫瑰花的损失132万元并将玫瑰花恢复到污染前原状的请求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四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张丽珍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6680元免交,原告张丽珍已预交的525元退还原告张丽珍。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长  桂丽华

审判员  申 巍

审判员  李美珍

二〇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梁舰文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四条第一款第(三)项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十六条第六十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