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

黄新吐、黄根花与国网浙江浦江县供电公司、何新兴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0月29日 案由: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国网浙江浦江县供电公司 黄新吐 黄根花 何新兴 案号:(2013)金浦民初字第514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浦江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黄新吐。

原告:黄根花。

两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徐承肖。

被告:国网浙江浦江县供电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国成。

委托代理人:章清祥、王鑫波。

被告:何新兴。

委托代理人:汪君瑞。

诉讼记录

原告黄新吐、黄根花诉被告国网浙江浦江县供电公司(以下简称浦江供电公司)、何新兴触电人身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7月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9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黄新吐、黄根花及其委托代理人,被告浦江供电公司委托代理人,被告何新兴及其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并作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黄新吐、黄根花诉称:黄超系黄新吐、黄根花之子。2013年6月9日下午16时30分左右,黄超与其同学等六人前往浦江县西张村下朱宅村何新兴的鱼塘钓鱼,被鱼塘上的高压线电击,经抢救无效于当日约19时40分死亡。浦江供电公司系该高压线路的所有人及受益人,其明知高压线下的鱼塘有人钓鱼,却未设立任何警示标志。该高压线于1972年架设,电线下垂,有严重安全隐患,故浦江供电公司应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何新兴经营鱼塘,对所钓之鱼按斤收费,应保证钓鱼人员的人身安全,何新兴疏于管理,也应承担一定的赔偿责任。故黄新吐、黄根花诉讼至法院要求判令浦江供电公司、何新兴共同赔偿死亡赔偿金691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丧葬费25407元、误工费2000元,交通费2000元、赡养费204160元,共计964567元的80%,计771653.6元,并互负连带责任;本案诉讼费用由浦江供电公司、何新兴承担。

为证明上述事实,原告黄新吐、黄根花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证据1,居民户口簿复印件一本、证明一张,证明黄新吐、黄根花系黄超父母。

证据2,学生证一本,证明黄超系在校学生。

证据3,死亡医学证明书一份,证明黄超死亡的事实。

证据4,申请证人徐某出庭作证。证人在庭审中陈述:我和黄超等七、八个人一起去钓鱼,黄超的鱼竿长4.5米,准备回家时我听到一倒地的响声,发现黄超触电了;钓鱼的时候没发现有警示牌,鱼塘老板也未讲过安全事项,黄超送往医院后,我支付给鱼塘老板88元钱,第二天去现场时才发现有两块警示牌,其中一块倒在草丛中。

证据5,申请证人孙某出庭作证。证人在庭审中陈述:在钓鱼过程中我们没有看到鱼塘老板,也没有看到警示标志,黄超触电时我不在现场。

被告浦江供电公司辩称:本案事故所在线路10KV宋溪324线桃源口分支大塘沿村支线2号至3号电线杆之间的高压线路安全距离达到相应国家标准。何新兴及西张村委会也未向本公司提出整改申请。本公司在事故发生前就在触电事故现场及附近设立了写有“高压线下,禁止钓鱼”的警示牌,现场警示牌倒在地上明显系人为毁损所致,本公司已按国家规定进行日常巡视与维护。黄超在钓鱼过程中,何新兴曾两次明确告知黄超注意高压线,并要求其到远离高压线处钓鱼,而黄超仍未能注意自身安全,在收取鱼竿时没有小心谨慎,而是高举长达4.5米的鱼竿行走,从而导致本案触电事故的发生,故黄超具有明显过错,应承担事故主要责任。何新兴作为鱼塘承包人,明知鱼塘上方有高压线,仍以营利为目的允许他人钓鱼,故何新兴除应承担一般管理责任外还应承担作为经营者的安全保障责任。黄超的八名同行人员因对黄超未尽到一定安全提醒义务及能力范围内的保护义务,也具有一定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本公司与何新兴所应承担的侵权责任性质完全不同,何新兴所实施的侵权行为系其独自作出,且能确定双方责任的大小,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黄新吐、黄根花所主张的部分赔偿项目及费用不符合法律规定。综上,本公司认为,本公司并无触发本案事故发生的行为,且已尽到了相应的管理责任,故本公司应在其他主体承担赔偿责任之外承担一定的辅助赔偿责任。

为支持其辩称,被告浦江供电公司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证据6,调解备忘录复印件一份、收条一张,证明经浦南街道办事处、花桥乡政府三次调解,对黄超善后事宜达成一致意见,浦江供电公司通过浦南街道办事处张中伟支付善后处理费50000元。

证据7,现场照片打印件六张,证明本案事故现场情况,鱼塘西侧塘塍靠近2号杆线路下方(触电地点正对面)、相邻鱼塘东侧靠近3号杆线路下方分别立有“高压线下,禁止钓鱼”的警示牌及触电地点高压线离地距离超过六米的事实。

证据8,浦江县公安局浦南派出所对徐某、吴井峰、何新兴所作的三份谈话笔录,证明何新兴两次告知黄超注意高压线,该鱼塘实行收费钓鱼,何新兴应尽管理责任。

被告何新兴辩称:本案事发高压线2号至3号电线杆之间线路离地最低距离只有4.65米,不符合国家标准。浦江供电公司在事发地设立的警示牌或扔在地上,或被杂草掩盖,黄超和证人均不可能看到警示牌,故起不到警示作用。在何新兴和西张村委会多次反映线路存在安全隐患的情况下,浦江供电公司仍未整改,是导致本案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本案是一种特殊侵权责任,适用无过错责任,浦江供电公司作为事发高压电线的产权人和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黄超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应当预见拿鱼竿经过高压线可能产生的危险,且何新兴已多次提醒其注意高压线,但黄超因主观上的疏忽大意导致本案的发生,自身应承担主要责任。何新兴作为鱼塘的管理人,在黄超开始钓鱼时和钓鱼过程中多次提醒其注意高压线,并在黄超到有高压线的鱼塘钓鱼时进行了劝阻,事发后对黄超及时进行了抢救,故何新兴已尽到了充分管理义务,不应对黄超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针对诉讼请求,精神损害抚慰金偏高,误工费、交通费没有相应的凭证,应不予认定,赡养费没有法律依据。

为支持其辩称,被告何新兴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证据9,收条一张,证明经浦南街道办事处调解,何新兴已支付黄超善后处理费10000元。

证据10,照片六张,证明高压线到地面的最低垂直距离达不到国家标准,安全警示牌设置也不规范。

证据11,证明一份,证明高压线路存在安全隐患,西张村委会曾多次要求浦江供电公司进行整改的事实。

证据12,申请证人陈某出庭作证,证人在庭审中陈述:事发当天,我从下午二、三点钟开始也在何新兴的鱼塘钓鱼,我没有看到现场有警示牌,我听到何新兴提醒黄超注意高压线,不要站在高压线下钓鱼。

为查明本案事实,本院还出示了浦南派出所现场所拍的六张照片。

根据庭审举证、质证情况,本院对证据作如下认定:

对证据1、证据2、证据3,浦江供电公司、何新兴质证均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认定。

对证据4、证据5,浦江供电公司质证认为警示牌确实立在鱼塘边,证人没有看到是因为其心理原因。何新兴质证认为证人证言不客观,没有和老板讲好计价方式等就开始钓鱼不符合常理。黄新吐、黄根花对何新兴曾提醒黄超等人注意高压线的事实无异议,故两证人证言不客观真实,本院不予以认定。

对证据6,黄新吐、黄根花对调解备忘录没有异议,对收条不知情,其至今未领取该笔款项。何新兴没有异议。本院对该证据依法予以认定。

对证据7,黄新吐、黄根花有异议,认为该些照片采用技术手段所拍,且拍照时间选在高压线绷得紧一些的雨天,所拍警示牌也是立在另外的池塘边,故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何新兴对照片的真实性、合法性没有异议,但对关联性有异议,认为该些照片恰恰可以证明浦江供电公司设置警示牌不规范,高压线最低离地距离小于国家标准。本院对照片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对证据8,黄新吐、黄根花质证认为不能达到其证明目的。何新兴认为按13元/斤收费是事实,该笔录可以证明何新兴已经对黄超进行两次警示,事发后也对黄超进行了抢救。该三份笔录系派出所事发后近时间内对现场人员所作的询问笔录,本院依法予以认定。

对证据9,黄新吐、黄根花对收条本身没有异议,但认为浦南街道办事处至今未通知其领款。浦江供电公司质证无异议。本院对该证据依法予以认定。

对证据10,黄新吐、黄根花没有异议。浦江供电公司质证认为其架设电线是符合规范的,且何新兴已提醒黄超注意高压线。本院对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定。

对证据11,黄新吐、黄根花没有异议。浦江供电公司对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西张村委会并未实地考察,2010年发生事故的高压线也并不是本次事故发生的高压线。该证明虽加盖有村委会公章,但未有书写人的签名,其形式不合法,本院依法不予以认定。

对证据12,黄新吐、黄根花质证认为证人证言不客观,黄超到现场后直接开始钓鱼。浦江供电公司认为证人没有注意到警示牌,并不能证明现场就没有设置警示牌。该证人证言与张井峰的陈述基本吻合,本院依法予以认定。

对本院出示的六张照片,原、被告质证均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认定。

经审理,本院认定事实如下:黄超系黄新吐、黄根花之子,浙江建设职业技术学院在校学生。2013年6月9日下午4时左右,黄超、徐某等人前往何新兴个人经营的浦江县双峰渔场钓鱼。在钓鱼过程中,何新兴曾提醒黄超等人注意鱼塘上方高压线。7时左右,黄超收鱼竿时,因鱼竿碰到鱼塘上方的高压电线,被电击伤,后经浦江县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何新兴经营的鱼塘系2004年土地整理后在承包田上形成的几个坑。2007年,何新兴将坑改建成鱼塘并进行渔业养殖。黄超触电后,徐某按每斤鱼13元,支付了人民币88元。

该10KV宋溪324线桃源口分支大塘沿村支线由浦江供电公司于1972年架设,本案事故发生在2号至3号电线杆之间。本院于2013年9月18日,组织原、被告双方到事故现场勘查,并选取发生本案事故的2号至3号电线杆之间的五个点,测量了高压线到地面的垂直距离,分别为:黄超触电处为6.22米,事发鱼塘西侧塘塍为6.43米,3号电线杆支点处为6.8米,2号电线杆支点10米处为5.19米,事发鱼塘西侧处为3.79米。浦江供电公司在鱼塘边设立了两块写有“高压线下,禁止钓鱼”的警示牌,其中一块翻倒在黄超触电塘塍的对面塘塍,另一块在另一鱼塘边。

本案事故发生后,经浦南街道办事处、花桥乡政府多次调解无果。后浦江供电公司向浦南街道办事处交纳了人民币50000元,何新兴向浦南街道办事处交纳了人民币10000元,用于办理黄超身后事宜,但黄新吐、黄根花至今未予以领取。浦江供电公司向花桥乡政府交纳的人民币100000元,庭审后黄新吐、黄根花已予以领取。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应受法律保护。黄超触电身亡,黄超的法定继承人黄新吐、黄根花有权请求侵权人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误工费等经济损失。黄超系在校大学生,其死亡赔偿金应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计算,即691000元(34550元/年×20年)。黄新吐、黄根花为处理本案事故及黄超的身后事宜,有误工产生,本院酌定其误工费为2000元。本院确定黄新吐、黄根花的合理经济损失为:死亡赔偿金691000元、丧葬费25407元、误工费2000元,合计人民币718407元。

黄超钓鱼过程中,何新兴曾提醒其注意鱼塘上方高压线,但黄超在收钓鱼竿时,仍未注意自身安全,疏忽大意导致本案的发生。故本院认为,黄超对本案的发生也有过错,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院酌定由黄超自负30%的责任。

黄超触电点到地面的垂直距离符合线路设计规范,但本案事故发生路段,即2号至3号电线杆之间的高压线离地最短垂直距离仅为3.79米,远远低于设计规范要求的3KV-10KV线路在人口稀少地区导线与地面的最小距离为5.5米的要求。虽高压线路的架设早于鱼塘的形成时间,但浦江供电公司作为该线路的所有人和管理人,有义务根据相应的国家规定执行日常巡视与维护工作。何新兴已开始渔业养殖多年,但浦江供电公司并未对存在安全隐患的线路进行相关管理,仅在鱼塘边设置了警示牌,且也未对警示牌进行日常维护,致使警示牌起不到明显警示作用,故浦江供电公司对本案事故的发生负有过错。本案事发高压线路于1972年架设,而何新兴直至2007年才将土地平整形成的坑改造成鱼塘进行养殖,故高压线路架设在前,鱼塘形成在后。何新兴明知高压线路存在危险,但仍在高压线下经营渔场,并以赢利为目的允许黄超等人钓鱼。何新兴虽曾提醒黄超注意高压线,但仍未尽到保障黄超人身安全的义务,对本案的发生负有过错。浦江供电公司、何新兴分别实施的侵权行为,造成黄超触电身亡的损害后果,浦江供电公司、何新兴应按自身责任大小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院根据过错大小,酌定浦江供电公司承担30%的赔偿责任,即赔偿人民币215522.1元(718407元×30%),何新兴承担40%的赔偿责任,即赔偿人民币287362.8元(718407元×40%)。黄超的死亡给黄新吐、黄根花造成很大的精神损害,本院考虑浦江供电公司、何新兴的过错程度,酌定由浦江供电公司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由何新兴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7000元。

黄新吐、黄根花要求赔偿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诉讼请求,因黄新吐、黄根花未达法定退休年龄,也未提供其已丧失劳动能力的证据,故本院不予以支持。黄新吐、黄根花要求赔偿交通费2000元的诉讼请求,因其未提供相关凭证,故本院不予以支持。浦江供电公司、何新兴分别实施的侵权行为,都不足以造成全部损害,故黄新吐、黄根花要求浦江供电公司、何新兴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以支持。

鉴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七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由被告国网浙江浦江县供电公司赔偿原告黄新吐、黄根花合理经济损失215522.1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合计人民币230522.1元,扣除已支付的100000元,还应赔偿人民币130522.1元。

二、由被告何新兴赔偿原告黄新吐、黄根花合理经济损失287362.8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7000元,合计人民币304362.8元。

三、驳回黄新吐、黄根花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赔偿款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1516元,由原告黄新吐、黄根花承担3534元,被告国网浙江浦江县供电公司承担3440元,被告何新兴承担454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11516元,上诉受理费汇至金华市财政局法院诉讼费专户;开户银行:中国农业银行金华市分行;汇入账号:19699901040008737,或直接交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大厅收费室)。

文尾

审 判 长  楼竟伟

审 判 员  楼天兰

人民陪审员  蒋约苟

二〇一三年十月二十九日

代 书记员  潘灵芝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二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十二条第十八条第二十六条第六条第十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