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地面施工、地下设施损害责任纠纷

张祥军、徐凤与安昌镇清风桥居民委员会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1年12月1日 案由:地面施工、地下设施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张祥军 安昌镇清风桥居民委员会 徐凤 案号:(2011)绍民初字第3397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绍兴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张祥军。

原告:徐凤。

上述两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范兰英。

被告:安昌镇清风桥居民委员会。

法定代表人:陈雅珍。

委托代理人:赵金法。

诉讼记录

原告张祥军、徐凤诉被告安昌镇清风桥居民委员会地下设施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10月1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冯春盛独任审判,于2011年11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祥军、徐凤及其共同委托代理人范兰英,被告安昌镇清风桥居民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赵金法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张祥军、徐凤共同诉称:2010年10月19日,两原告的婚生子杨鑫(出生于2008年3月),不慎掉进池塘溺水死亡。涉案池塘位于被告管辖范围内,虽然其四周砌有围墙,但仅有一个埠头供村民使用,池塘周围也未设置警示标志,故被告疏于管理与维护的行为是造成杨鑫死亡事故的原因。据此,两原告作为杨鑫的近亲属,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诉讼请求为:一、要求被告赔偿两原告因杨鑫死亡产生的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近亲属为丧事产生的交通费、误工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合计190763.38元。

被告安昌镇清风桥居民委员会辩称:对杨鑫在位于被告辖区内池塘溺水死亡的事情,我居委会对此并不清楚。涉案池塘为历史遗留物,非被告在负责管理,该池塘周围建有围墙,是牢固且醒目的。由于两原告对于杨鑫监护不利才导致其溺水死亡,我居委会对此不存在过错,两原告向我居委会主张赔偿,不予同意。综上,请求法院驳回两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认定以下事实:两原告为来绍务工人员,双方系夫妻并于2008年3月生育一子,名杨鑫。2010年10月19日下午,两原告疏于监管,致杨鑫脱离监护独自外出,后该小孩被原告徐凤发现落水于绍兴县安昌镇清风桥附近的一个池塘内。15时许,杨鑫被送至绍兴县中心医院,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次日上午,两原告向绍兴县公安局安昌派出所报警,该所对事发现场进行勘验,后对杨鑫的尸体进行了鉴定,两原告对杨鑫系正常溺水死亡无异议。

另认定,涉案池塘现位于被告居委会管辖区域内。该池塘原系钱家大户私产,已有100多年历史,平时供周边住户洗涤使用。2006年,经被告反映,由绍兴县安昌镇海盐村委主任朱水根及时任安昌镇集镇管理委员会主任牵头出资,在该池塘的四周砌了围墙,并留出一个河埠头供使用人进出。

以上事实,由两原告提供的绍兴县公安局安昌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死亡医学证明书、遗体火化证明、死亡注销证明,结婚证、户口簿、出生医学证明、照片、暂住证、居住人口登记表、门诊病历、医疗费收据,被告申请调取并提供的(2011)绍民初字第914号案卷中的民事判决书、庭审笔录、绍兴县公安局安昌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人口登记表、本院调查情况说明以及当事人在庭审中所作的陈述等证据予以证明。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两原告之子杨鑫因掉入涉案池塘而溺水死亡的损害事实清楚,可以认定。现两原告作为死者杨鑫的近亲属,其提起诉讼,主体适格。本案的焦点在于:被告是否应对杨鑫的死亡承担侵权责任。本院对此作以下评判分析:

首先,从两原告主张的本案请求权基础及归责原则分析,两原告认为,被告作为池塘管理人,疏于管理和维护,未在涉案池塘四周设置任何警示标志,该过错行为是造成杨鑫死亡的原因,故应承担侵权责任,并主张其法律依据为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九十一第二款“窨井等地下设施造成他人损害的,管理人不能证明尽到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并认为该类型侵权行为的归责原则为一般过错推定原则。本院认为,所谓请求权基础,是指能够据此支持一方当事人向他方当事人有所主张的法律规范。两原告以其请求权基础而提出的诉讼请求系启动诉讼程序的基础,作为法院必须予以充分尊重。我国侵权责任法的上述规定明确了窨井等地下设施致人损害的侵权责任的承担问题,对于窨井等地下设施致人损害适用的是一般过错推定原则,窨井等地下设施的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是管理人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窨井等地下设施致人损害属于公共公有设施致害的范围,在我国公共公有设施一般是指行政机关或其特许的公务法人基于公众共同利益的需要,为增进人民福址,设置或者管理供公众使用的各类有体物或者附属于该物的相关设施,包括公路、桥梁、码头、堤防、下水道、公有垃圾场、公有屠宰场、公有行道树等。事实表明,涉案池塘并非被告所建造的人工设施,而是历史遗留产物,并不属于侵权责任法上述法条规定的窨井等地下设施范畴。据此,两原告以被告为涉案池塘管理人,要求被告承担侵权责任,于法不符,本院不予支持。

其次,从侵权行为适用法律的方面分析,本院认为,我国侵权责任法采用“一般条款加大部分类型化”的立法模式,认定侵权行为的成立,如果系特殊侵权行为,则应当按照特殊侵权行为规定适用法律,否则即适用一般条款规定的一般侵权行为,且不适用规定特殊侵权行为的具体法律规定。一般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是四个,即违法行为、损害事实、因果关系和主观过错,缺少任何一个要件都不构成侵权责任。按照上述规则,本院认为两原告仍不能充分举证证明被告构成侵权,故本院对于两原告的诉讼请求难予支持。事实表明,杨鑫仅为一个不到三周岁的幼儿,属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应由监护人即两原告履行监护职责,以保护杨鑫的人身安全。现两原告疏于监管,导致杨鑫脱离监护进而溺水死亡,两者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应由两原告自行承担由此产生的不利后果。

综上,两原告仅能证明本案损害发生的事实,但其主张被告构成侵权,法律依据不足,故其诉讼请求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九十一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张祥军、徐凤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115元(申请缓交),减半收取2057.50元,由张祥军、徐凤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7日内先预缴上诉案件受理费4115元,款汇至绍兴市预算外资金财政专户,帐号:09×××27,开户行:绍兴市商业银行业务部。逾期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判员  冯春盛

二〇一一年十二月一日

书记员  谭钰婷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九十一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