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固体废物污染责任纠纷

张文迁、帖翠兰诉与王占文、天桥岭镇人民政府固体废物污染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3月23日 案由:固体废物污染责任纠纷 当事人:帖翠兰 天桥岭镇人民政府 张文迁 王占文 案号:(2015)汪法民一初字第158号 经办法院:吉林省汪清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张文迁,男,汉族,现住汪清县。

委托代理人张国强,男,汉族,现住汪清县。

委托代理人魏昌岭,吉林林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帖翠兰,女,汉族,现住汪清县。

委托代理人魏昌岭,吉林林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王占文,男,汉族,现住汪清县。

被告天桥岭镇人民政府,住所汪清县天桥岭镇。

法定代表人宋永哲,镇长。

委托代理人张成森,天桥岭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诉讼记录

原告张文迁、原告帖翠兰诉被告王占文、被告天桥岭镇人民政府固体废物污染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文迁的委托代理人张国强、魏昌岭,原告帖翠兰及其委托代理人魏昌玲,被告王占文,被告天桥岭镇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张成森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张文迁、帖翠兰诉称:我们夫妻居住在天桥岭镇天平村最南处靠养牛为生已13年。2014年秋末,被告王占文开始使用距我住处只有100多米的草甸子,该区域属于我们散养放牧区域。被告王占文与被告天桥岭镇人民政府协商后,被告天桥岭镇人民政府将天桥岭镇的生活垃圾等杂物堆放到草甸子上。因为二被告对堆放的垃圾没有及时掩埋,导致我家3头即将产仔的母牛因为误食了被告堆放的塑料袋等垃圾而死亡。我们多次找到二被告要求解决,但二被告拒不赔偿。故我请求判令二被告向我们赔偿财产损失63700元(2.5万元×3头牛-售卖牛肉收益12200元+杀牛人工费500元+2月5日和2月6日误工2天×误工费100元/天×2人)。

被告王占文辩称:原告所述不属实,我不应当向原告进行赔偿。一、草甸子区域是我的私有财产,我有权利进行占有使用,且我在草甸子四周设立了护栏。二原告未经我的许可进入我的私人区域,是违法行为。二、二原告的牛应当进行圈养,但却散养,是原告自己没有尽到管理责任。三、原告无证据证明牛是吃了我的草甸子处的垃圾而死亡的。故应当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请。

被告天桥岭镇人民政府辩称: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一、原告所述与事实不符,其没有证据证明损失是我单位导致的,不存在因果关系。二、我方处理废弃物的行为并未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的相关规定。三、原告饲养的牛应当拴养或者圈养,如果进行散养应当有人进行看护。原告散养牛的死亡是其未尽到管理责任导致的,其经济损失应当自行承担。

原告张文迁、帖翠兰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 1、二位原告身份证复印件各一份,证明二位原告身份。 2、照片16张,证明草甸子处生活垃圾的堆放现状,以及该处垃圾导致原告所有的牛分别于2月5日死亡两头,2月15日死亡1头。 3、光盘二份,证明死亡牛的数量,牛死亡后胃里是生活垃圾,及2015年2月5日上午10点左右被告天桥岭镇人民政府将生活垃圾填平。 4、天桥岭镇兽医站证明一份,证明原告所有的牛死亡原因是食用生活垃圾导致胃积食。 5、原告的7位邻居出具的证明一份,证实多次看到原告放牧的牛到被告王占文的草甸子处食用生活垃圾,原告曾多次驱赶,及2月5日原告的牛死亡。 6、原告的7位邻居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自2014年10月至2014年12月下旬被告天桥岭镇人民政府将生活垃圾开始堆放到草甸子上,每星期运送2-3天,草甸子距离最近居民大约100米。 7、账单一份,证明原告将死去的牛肉部分已售卖,共计收益12200元。 8、证人金明珍出庭陈述,证实其看到原告的牛到二被告堆放垃圾处食用垃圾,堆放垃圾处没有任何警示牌,证人去帮忙驱赶过几次,及看到牛死亡后牛胃里有塑料袋等生活垃圾。 9、证人陈德出庭陈述,证实其亲眼看到牛死亡后胃里有塑料袋。

被告王占文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 1、承包合同书复印件一份,位置图纸一份,证明被告王占文承包了讼争的草甸子区域土地。 2、图片两张,证明倾倒垃圾地点四周有护栏。

被告天桥岭镇人民政府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经庭审质证,原告的提交1号、9号证据,二被告未提出异议,本院对上述证据予以采信。被告王占文提交的1号证据,二原告、被告天桥岭人民政府未提出异议,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原告提交的2号证据,二被告有异议,主张只能证明原告的牛死亡的事实,无法证明是因为被告堆放的垃圾导致的。本院认为,该证据仅为客观事物的反映,仅能证明被告王占文占有、使用的草甸子上堆放垃圾的现状及原告的牛死亡的事实。故本院仅对该证据真实性予以采信。

原告提交的3号证据,二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该照片只能证明牛死亡的时间,不能证明死亡原因。本院认为该证据证明内容并未提及牛死亡原因,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原告提交的4号证据,二被告有异议,认为兽医站只是一个职能部门没有资质证明,不具备证明力。本院认为,兽医站属于专业诊治牛等牲畜健康等身体状况的部门,其可以认定牛的死亡原因。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原告提交的5号证据,二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该证据只能证明政府在掩埋垃圾的时间,不能证明原告的牛是由于吃了生活垃圾所导致的死亡。本院认为,结合原告提交的4号证据,可以认定牛是因为食用生活垃圾导致的,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原告提交的6号证据,二被告有异议,与事实不符,天桥岭镇内的垃圾有一部分是运输到林业局,并没有全都运输到西山养猪场,因此每星期运送2-3天与事实不符,且天桥岭镇政府只向草甸子处运送不到20车。因二被告不认可,且证人未出庭接受质证,原告亦无其他证据对该内容予以佐证,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

原告提交的7号证据,二被告有异议。本院认为,该证据仅为原告家庭内部的手记账本,并无证明力,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

原告提交的8号证据,二被告有异议,认为证人证言前后矛盾,不应采信。本院认为,该证人证言内容合理,亦对其知道的事情做出了合理解释,故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被告王占文提交的2号证据,被告天桥岭镇人民政府无异议。二原告有异议,认为该照片并未显示出垃圾场全貌,在原告住处附近的垃圾堆放位置无护栏。本院认为,该证据仅显示了草甸子一角,并非全貌,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

本院根据庭审质证采信的证据,结合当事人的陈述,综合认定如下事实:

原告张文迁、帖翠兰夫妻一家居住在天桥岭镇天平村最南处靠养牛为生已13年。每年春、夏、秋三季将牛放到山上养殖,冬季时回村进行散养。2014年9月份,二原告将自家牛带回村内进行散养。因被告王占文需要种植木耳,欲将其占有、使用距离原告家150米左右的草甸子填平,便与被告天桥岭镇人民政府协商用生活垃圾进行填埋。2014年11月起,被告天桥岭镇人民政府开始向草甸子处堆放镇内需要处理的生活垃圾。2015年2月5日及2月14日,原告散养的牛先后死亡3头。经兽医站查看后认为是误食塑料袋等生活垃圾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在环境侵权诉讼中,受害人应当首先提出证据证明环境污染的事实及有明确的加害人。本案中,原告应当初步举证证明二被告堆放垃圾的行为与其损害事实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且该举证达到盖然性的程度的情况下,方能进一步适用关于环境侵权诉讼的举证责任倒置规则。牛等大型牲畜在生活区进行养殖时应当予以圈养或者拴养,但本案原告却在生活区进行散养,本案仅能认定王占文、天桥岭镇人民政府有堆放垃圾的行为及二原告家牛因食用塑料袋等生活垃圾行为死亡的事实,然而在居民生活区塑料袋等生活垃圾出现的场所不具有固定性,原告未能举证证明牛食用的即为被告堆放的垃圾,且二被告堆放垃圾的地点属于被告王占文合法占有、使用的处所,并未超出其合法占有的处所。原告张文迁、帖翠兰并未能提出相关证据证明被告王占文、天桥岭镇人民政府堆放垃圾的行为即为侵权行为,故原告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至于原告提出对其牛死亡导致的损失价值进行鉴定的申请,因其未完成初步举证责任,故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张文迁、帖翠兰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800元,由原告张文迁、帖翠兰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葛立新

代理审判员  刘明月

人民陪审员  崔君洙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靳诗雨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