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

原告张赖皮诉被告张建新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月25日 案由: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 当事人:张建新 张赖皮 案号:(2012)汝民初字第1225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汝南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张赖皮,男,46岁。

委托代理人张春梅,女,49岁。

被告张建新,男,43岁。

诉讼记录

原告张赖皮诉被告张建新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赖皮及委托代理人张春梅、被告张建新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张赖皮诉称:原告于2012年6月在被告处购买9袋除草剂。6月14日,原告对自己的9亩玉米进行喷施该除草剂,三天后,原告发现玉米开始干枯,停止生长,有的出现死亡。原告到汝南县种子农药管理站咨询,原告购买的除草剂不是用于玉米的除草。经驻马店市农业专家田间鉴定,原告玉米出现干枯死亡的原因就是喷施除草剂导致的。原告的玉米因此损失90%。原告多次找被告交涉,被告不予赔偿。请求被告赔偿原告损失9000元。

被告张建新辩称:(1)、原告称6月份在被告处购袋装草甘膦与事实不符。原告提供的袋装草甘膦,被告在2011年就已经售完。被告今年5月20日才购进的是瓶装的“好收成”草甘膦(有进货台账和发票为证),从此以后就一直销售瓶装草甘膦,因此,原告就不是在被告处购买的草甘膦;(2)、被告免费提供电动喷雾器,农民购买被告农药时,只要登记,就可使用,并有记录,而且被告有时还善意提醒使用,但被告处却没有原告使用记录,也说明原告没有购买被告的农药;(3)、原告诉称也不符合实际。今年夏播期大旱,农民播种玉米时间不一,就是浇水的地块,6月14日,玉米苗才1-3个叶不等,而草甘膦是在玉米60cm以上、8个叶以后,顺垄定向喷雾。所以,没有哪个经销商会在6月14日销售给他草甘膦。因此,如果按原告所说,他们6月14日施药,那么20天左右,田里不会有一颗活苗;(4)、草甘膦内吸传导除草剂,吸收后要3-5天才能均匀传导至各个部位,逐渐积累导致死亡,开始破坏蛋白质的合成。正常情况下,7天左右到叶尖,叶缘失绿变黄,12天左右枯萎,20天左右枯死。而原告所述,施用草甘膦后,三天开始干枯,玉米停止生长,有的出现死亡现象,原告提供的照片所呈现的玉米苗没有失绿变黄,而是青枯失水,卷似牛尾状,叶心不能正常展开,生长受到抑制,这些症状恰恰是含烟嘧磺隆的除草剂药害所致,而不是原告所诉的购买被告草甘膦除草剂所致;(5)、原告提供的鉴定结论只是说明原告的玉米是药害所致,并没有确定为草甘膦所害;(6)、原告爱人是在7月17日拿着草甘膦包装袋和一颗青枯卷叶失水的玉米苗到被告处咨询,被告好心给她进行了解释。之后原告几次到被告处咨询,直到7月22日才说药是在被告处买的,被告告诉原告,被告没有销售袋装草甘膦,而且原告的玉米苗也不是草甘膦中毒。7月25日,农业局执法大队来询问被告,后又送来鉴定报告,被告以此事与被告无关拒绝签收。因此,原告购买的不是被告的农药,原告的玉米苗也不是草甘膦中毒,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被告张建新在汝南县汝宁街道东大街马道口经营一“植物医院”。2012年6月14日,原告妻子张春梅购买除草剂草甘膦9袋,当天下午,张春梅用喷雾器将其全部喷洒在自己种植的9亩玉米地里。三天后,原告发现玉米苗开始干枯。后张春梅到被告张建新处咨询。之后原告以购买的是被告经销的农药为由,要求被告赔偿,被告张建新以所辩理由拒绝。原告又到汝南县种子农药管理站反映,经有关方面调处未果,为此成讼。

诉讼中原告提供的一份“田间鉴定报告”,结论是“鉴定地块所出现异常现象为药害”。

庭审中,原、被告均同意以下数据:原告当年的玉米产量按每亩500公斤计算,2012年玉米市场价格按每公斤2.06元计算、原告2012年玉米共收获850公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被告间系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诉讼中原、被告对原告2012年玉米亩产、收获以及玉米当年市场价格达成一致意见,本院予以确认,由此可以认定原告2012年玉米损失7519元。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原告的损失,被告是否应当赔偿。本院认为,原告的请求不能得到支持。理由是:(一)、原告不能证明原、被告之间的草甘膦除草剂买卖合同成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规定“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的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原告主张购买的是被告张建新经销的除草剂草甘膦,被告并不认可,因此原告对买卖合同的成立应当承担举证责任。为此,原告申请证人张欣花出庭证明她和原告妻子张春梅一块到被告处购买的草甘膦除草剂,而张欣花证明的内容与原告及张春梅的陈述及实际情况矛盾很大:(1)原告及张春梅一再表示,他们家玉米种的晚,是在2012年过了农历五月端午后种的,即阳历的6月23以后;经本院再三释明,证人一直很肯定的证明原告之妻张春梅购除草剂的日期是农历五月十八或十九,即阳历的7月6日或7日,而此时,原告即使种了玉米,也和实际情况以及原告提供的自己玉米生长情况的照片不相符。(2)、原告的诉状及其妻张春梅的陈述表明,原告爱人购药和施药的日期是6月14日,该日期无论是农历还是阳历,均与证人证明的不一致。(3)、证人张欣花系原告张赖皮的姐姐,该证据系单一证据。故原告不能证明其购买了被告的草甘膦除草剂。(二)、原告所诉的几个关键时间相互矛盾,原告不能相互印证: (1)、原告诉状称购除草剂的时间是2012年6月14日,其妻张春梅明确表示她在购药的当天下午就向玉米喷施了除草剂,原告称三天后发现异常,找被告要求赔偿,并随即向汝南县种子农药管理站反映,但是,原告提供的“田间鉴定报告”显示,报告的落款日期是8月5日,报告记载原告向原告方面反映的时间是8月1日(农历6月14日)。原告也不能说明6月14日是指农历还是阳历。如果是阳历,此时,原告还没有种玉米,如果是农历,则原告没有施药就到有关部门去反映。而证人证明原告购药的时间是7月6日或7日,显然这些时间出入较大,经本院释明,原告对此即不能说清楚,也不能提供证据证明。(2)、原告提供的“田间鉴定报告”不显示是什么机构作出的鉴定报告,且结论为“地块所出现异常现象为药害”,并没有直接反映出是否因为喷施草甘膦所致。

综上,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购买的草甘膦除草剂是被告经销的,也不能证明其受到的损失与被告有因果关系。原告请求被告赔偿损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根据上述理由及法律规定,另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张赖皮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0元,由原告张赖皮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逾期不上诉,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

文尾

审 判 长  姚汝生

审 判 员  郭旗

人民陪审员  乔威

二0一三年一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王明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