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非法占有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

姜俊德与杨洪铎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2月3日 案由:非法占有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姜俊德 杨洪铎 案号:(2015)大民一终字第213号 经办法院: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杨洪铎,农民。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姜俊德,农民。

委托代理人:王丽颖,系辽宁莲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审原告姜俊德与原审被告杨洪铎因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辽宁省普兰店市人民法院于2014年5月7日作出(2014)普民初字第1270号民事判决,杨洪铎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杨洪铎、被上诉人姜俊德的委托代理人王丽颖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原告姜俊德一审诉称:2013年6月,原告儿子在自家门口玩耍,被一条藏獒咬伤,原告过去将狗赶跑,并认出了该狗系邻居杨洪铎所养,于是领着孩子找被告理论,结果快走到被告家时,该狗又朝原告冲了过来,将原告胸部、大腿、手等多处咬伤。被告事发后,仅为原告及儿子注射了狂犬疫苗后,就不闻不问,态度极其恶劣,原告后因伤口处疼痛难忍,只能自行到普兰店市安波理疗医院治疗。该事件发生后,对原告及其儿子伤害极大,加之伤口疼痛。原告晚上入睡困难,听到狗叫声都会发抖,现双方无法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故原告不得不诉至人民法院,请依法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伤后损失如下:医疗费3216.84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0.00元/天×9天=450.00元,误工费200.00元/天×30天=6000.00元,护理费80.00元/天×30天=2400.00元,营养费50.00元/天×30天=1500.00元,交通费2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合计15766.84元。

原审被告杨洪铎一审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是被我家的狗咬伤的,狗先给原告的儿子咬伤了,原告过去后,又把原告咬伤了。咬伤后,我已经为原告扎狂犬疫苗等花了890元,对原告的赔偿明细均不认可,对原告的误工损失无法估计,但是原告肯定是有误工损失的,其他的听从法院判决。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6月,原告儿子在自家门口玩耍,被被告家的狗咬伤,后原告领着孩子找被告理论,该狗又将原告胸部、大腿、手等多处咬伤。事发后,被告为原告及其儿子注射了狂犬疫苗。原告伤后在大连安波理疗医院住院治疗9天,花费医疗费3216.84元。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受法律保护。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本案中原告姜俊德的受伤及伤后损失是由被告杨洪铎所饲养的狗造成的,被告杨洪铎作为饲养人应当对原告姜俊德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而被告杨洪铎又无证据证明该损害是由原告姜俊德的故意或者过失造成的,因此被告杨洪铎应当承担原告姜俊德的全部合理损失。原告所主张的医疗费为3216.84元,经本院核实与被告的质证,予以支持;原告所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50.00元/天×9天=450.00元,本院认为合理,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误工费200.00元/天×30天=6000.00元,虽然原告未提供完整的证据证明其收入状况,但鉴于因该事件原告大棚种植的柿子确有损失,且被告也承认原告有损失,本院对原告每天200元的误工损失予以支持,至于误工天数,考虑到原告被狗咬伤后确需休息,因此对原告主张的误工天数亦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护理费80.00元/天×30天=2400.00元,本院认为应按照大连市2012年度农民人均纯收入计算为15990.00元/年÷365天/年×30天=1314.25元较为合理;原告所要求的营养费的主张,因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告所主张的交通费虽然没有正规发票,但可认为是合理花销,本院予以支持;原告所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因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原告因本次事件造成的合理的经济损失为:1、医疗费3216.84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9天×50.00元/天=450.00元;3、护理费15990.00元/年÷365天/年×30天=1314.25元;4、误工费200.00元/天×30天=6000.00元;5、交通费200元,以上合计11181.09元。故判决:一、被告杨洪铎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姜俊德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合计11181.09元;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诉讼费194.00元,减半收取97.00元,由被告杨洪铎承担。

杨洪铎上诉的理由及请求是:一审法院对事实认定不清,被上诉人住院原因不明,不能排除因其他原因导致住院医疗情况。即使是上诉人饲养的狗把被上诉人咬伤住院,上诉人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误工费护理费和交通费的赔偿依据,一审法院认定的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数额也是错误的,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者发回重审。

姜俊德二审答辩意见为: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请求维持原判。一身提供的照片和病志及证人都证明了被上诉人受伤是上诉人饲养的狗咬伤导致的,一审判决的护理费和误工费是完全合理的,护理标准按照农村人均收入的标准是非常低的,误工费的标准是应为被上诉人是从事大棚种植的工作,季节性非常强,被狗咬伤导致的损失远远不止6000元,护理天数和误工天数是法院酌情判决是符合法律依据的,都是被上诉人的合理损失。

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属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八条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者减轻责任。本案上诉人饲养的狗咬伤被上诉人这一事实上诉人予以认可,据此对被上诉人所遭受的损失,上诉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上诉人饲养的狗咬伤被上诉人的时间是2013年6月,被上诉人提供住院病志记载其住院时间是2013年6月19日,医院病志载明被上诉人住院原因系被狗咬伤,上诉人认为被上诉人住院可能与其狗咬伤无关,但上诉人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是其他原因住院治疗,也无证据否定医院的诊断,因此,本院对上诉人的该陈述意见不予采信。被上诉人住院9天,上诉人在一审庭审中明确表示被上诉人误工事实成立,在本次庭审中上诉人称被上诉人受伤期间由其家人帮助被上诉人干活,被上诉人对此不予认可,上诉人也没有提供证据佐证,因此本院对上诉人的不给付误工费的请求也不能支持。至于被上诉人的误工损失,上诉人称误工费最高损失额度为每天100元,同样没有提供证据,被上诉人要求误工费最高额200元也未能提供证据,结合上诉人陈述其种植樱桃损失估计为每天1000元,被上诉人种植的是柿子,其请求误工损失为每天200元当属合理,鉴于上诉人在一审庭审中表述听从法院判决,据此一审法院酌情认定被上诉人的损失为每天200元并无不当。上诉人称被上诉人不存在误工30天,没有证据,被上诉人提供证人当庭证实被上诉人30天没有出工,在上诉人无据认定被上诉人没有出工的情况下,对上诉人的请求本院也不予支持。被上诉人提出的护理费请求,一审法院按照当地农民人均纯收入计算属于合理。被上诉人提供了交通费的收据,上诉人也无据否定,因此对上诉人不支付交通费的请求本院无法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94元,由上诉人杨洪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吕风波

审判员  孙皓

审判员  阎妍

二〇一五年二月三日

书记员  李彩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