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放射性污染责任纠纷

张晓可与国家电网公司东北分部、辽宁省送变电工程公司放射性污染责任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10月24日 案由:放射性污染责任纠纷 当事人:国家电网公司东北分部 辽宁省送变电工程公司 张晓可 案号:(2017)辽01民终8645号 经办法院: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晓可,男,汉族,住址新民市陶家屯。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艳菊(张晓可母亲),汉族,住址新民市陶家屯。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福旭,辽宁名熙(通辽)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国家电网公司东北分部(原东北电网有限公司),营业场所:沈阳市浑南新区。

负责人:张建坤,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邹欣,辽宁申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辽宁省送变电工程公司(原东北电业管理局送变电工程公司),住所地沈阳市铁西区。

法定代表人:陈显伟,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改生,法律顾问。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颖,辽宁成功金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张晓可因与被上诉人国家电网公司东北分部(简称国家电网东北分部)、辽宁省送变电工程公司(简称辽宁送变电公司)放射性污染责任纠纷一案,不服辽宁省新民市人民法院(2016)新民民一初字第1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张晓可上诉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支持我方诉讼请求,理由:我方对鉴定持异议。

国家电网东北分部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依法维持原判。

辽宁送变电公司辩称,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依法维持原判。

张晓可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辽宁送变电公司在1999年至2008年期间为国家电网东北分部施工,在张晓可居住房屋东西两侧铺设高达50万伏的高压输电线路。线路铺好运营后,经常发出刺耳的电流声,并且时常在雨天张晓可居住房屋的墙体附带不同程度的静电。后分别经新民市环保局、沈阳市环保局有关部门检测,围绕张晓可房屋东西两侧形成的电磁辐射严重超标。自从铺设高压输电线路后,张晓可出现不同程度的耳聋、耳鸣,并且造成较大的精神压力。高压输电线路已对张晓可起居及日常生活造成严重影响,张晓可曾多次找到国家电网东北分部协商未果,于2011年提起诉讼,后撤诉。张晓可认为,国家电网东北分部系高压输电线路的所有者和管理者,辽宁送变电公司系高压输电线路的施工者,二公司在张晓可房屋东西两侧铺设高压输电线路已对其造成电磁辐射等不良影响,现张晓可依据《民法通则》、《物权法》等法律规定诉至法院。诉讼请求:1、国家电网东北分部、辽宁送变电公司连带承担停止侵害、排除妨碍,并赔偿医疗费3000元的法律责任。2、如不能停止侵害排除妨碍,则要求国家电网东北分部、辽宁送变电公司按照回迁价值赔偿经济损失。3、诉讼费及鉴定费由国家电网东北分部、辽宁送变电公司共同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张晓可系新民市陶家屯乡羊草沟村村民,其与父母共同居住的房屋原为该村生产队办公用房,生产队解体后该房屋由张晓可一家购买。2000年4月,张晓可一家在原址翻建房屋并取得所有权证。 1998年2月,经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批复建设辽长吉哈500千伏输变电工程,由原东北电力集团公司作为项目法人,负责工程的建设、经营管理及贷款的偿还。1998年5月7日,辽长吉哈500千伏输变电工程总指挥部与东北电业管理局送变电工程公司(简称东电送变电公司)签定《输电工程施工合同》,由东电送变电公司承包建设辽长吉哈500千伏输变电工程。该工程于1998年7日开工建设,2000年11月20日初步竣工验收,2001年5月6日投产运营,2001年10月22日经辽长吉哈佳500千伏输变电工程启动验收委员会正式竣工验收。2007年9月,东电送变电公司承包建设500千伏康平-沈北输变电工程送电线路第Ⅱ标段工程,该工程于2009年7月29日投入运营。上述两条输变电线路分别从张晓可家左右两侧通过,其中辽长吉哈500千伏输变电线路位于正房左侧,500千伏康平-沈北输变电线路位于正房右侧。关于导线垂直距离及导线与正房之间的水平距离,经核实各方均同意按如下标准确定:辽长吉哈500千伏输变电线路距离正房最近弧垂点处的导线与地面间的垂直距离为19米,边导线与正房之间的最小水平距离为14米;500千伏康平-沈北输变电线路边导线与张晓可家的水平距离约为70-80米。

线路运营后,张晓可多次反映其家院内有感电现象发生,但未得到圆满解决而产生纠纷。2011年7月12日,张晓可起诉要求东电送变电公司消除因电磁辐射造成的影响,后申请撤诉,法院以(2011)新民民一初字第03338号民事裁定准予撤诉。 2012年9月4日,张晓可再次提起诉讼,要求东北电网公司及辽宁送变电公司消除因架设高压输电线路产生的电磁辐射造成的影响;如无法消除影响,由对其异地安置。原审诉讼中东北电网公司向法院提供其单方委托由东北电力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于2012年10月出具的《沈阳超高压局蒲梨2号线71-72号铁塔间电磁环境测试报告》,用以证明张晓可居住环境的电磁辐射符合国家标准。法院原审认为,东北电网公司建设并经辽宁送变电公司承建的500千伏康平-沈北输变电工程送电线路第Ⅱ标段工程,线路边导线与张晓可房屋距离大于5米,该距离应适用《110-550KV架空送电线路设计技术规程》第16.0.4-3的技术要求,且符合该项技术指标,线路产生的工频电磁场强度、工频磁感应强度、无线电干扰场强符合相应技术规程要求,并未发生损害事实和存在严重危险,张晓可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线路电磁辐射对其人身及财产造成损害的事实,故张晓可要求消除因架设高压输电线路产生的电磁辐射的影响及如无法消除则请求对其异地安置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2013年9月2日,法院作出(2012)新民民一初字第4698号民事判决,驳回张晓可的诉讼请求。张晓可不服判决,上诉至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东北电力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对工程的工频电磁场强度、工频磁感应强度、无线电干扰场强进行监测,并于2012年10月30日作出编号SC-HBS-023-2012测试报告,为被上诉人单方委托。报告作出后,上诉人张晓可不予认可,并要求鉴定。原审法院应向当事人释明并依法委托相关鉴定部门进行鉴定,以确定是否给上诉人张晓可造成损害后再作裁判。2014年6月11日,沈阳中院以(2013)沈中民一终字第2331号民事裁定将案件发回重审。

重审诉讼中,张晓可对东北电力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出具的编号为SC-HBS-023-2012的《环境测试报告》提出异议,认为该《环境测试报告》属于单方委托,故不予认可,法院也不应采信。根据法律规定应当由国家电网东北分部、辽宁送变电公司申请司法鉴定;国家电网东北分部抗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明确规定“自行鉴定”属于当事人举证的合法形式,张晓可对该鉴定结论不予认可,应当由张晓可申请司法鉴定,即举证责任在张晓可。现因张晓可没有足够证据推翻该鉴定结论,法院应予采信。经审查,《环境测试报告》存在以下瑕疵:程序方面。1、《环境测试报告》系单方委托,张晓可不予认可。经庭审核实,国家电网东北分部、辽宁送变电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检测时通知张晓可并将检测结果向张晓可现场告知;报告作出后,测试单位亦未向张晓可送达。2、《环境测试报告》本身存在测试(受托)主体与报告出具主体不相符的问题。报告载明委托主体为辽宁省电力有限公司检修分公司,受托的测试主体为辽宁省电力有限公司电力科学研究院环保所,但报告出具主体却为东北电力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该报告存在严重瑕疵,且报告所涉主体辽宁省电力有限公司检修分公司、辽宁省电力有限公司电力科学研究院环保所及东北电力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均隶属于国网辽宁省电力有限公司,三家单位虽各自独立,但因行业间存在牵连关系,无法回避当事人对报告的客观公正性产生合理质疑。实体方面。《环境测试报告》所涉数值没有张晓可签字确认的原始记录,测试机构亦未提供现场测试的影像资料,因此作为鉴定结论依据的相关数值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无法确定。基于此,法院向国家电网公司东北分部、辽宁省送变电工程公司释明举证责任,国家电网东北分部申请对张晓可家的电磁辐射环境司法鉴定,法院委托辽宁辐洁环保技术咨询有限公司进行工频电磁场监测。2017年4月1日,本院组织各方当事人及监测机构现场检测,选取监测点位时张晓可未提出任何异议,检测后当事人均在现场测量记录表上签字确认。2017年4月5日,辽宁辐洁环保技术咨询有限公司出具辽辐洁监字(2017)011号《监测报告》。《监测报告》载明:1、监测依据。《交流输变电工程电磁环境监测方法》(试行)(HJ681-2013);《电磁环境控制限值》(GB8702-2014)。2、仪器设备及检定有效期。HJ-3604型美国产工频电磁场测量仪;监定证书编号:J201701117096-0004;监定有效期至2018年1月22日。3、有关说明。线路:500KV蒲梨2#线,弧垂处线高14.10米。监测环境条件:天气睛,气温80C,东北风3-4级,湿度42%。监测地点:新民市陶家屯镇羊草沟村。4、监测结果。张晓可家的工频电磁场现状监测结果为:工频电场强度在0.00081V/m-1.91kV/m,工频磁感应强度在1.843μT-4.60μT。蒲梨2#线塔衰减断面的工频电磁场监测结果为:工频电场强度在0.592kV/m-2.29kV/m,工频磁感应强度在0.947μT-4.90μT。张晓可家位置及蒲梨2#线72-73号塔衰减断面工频电磁场监测结果均符合国家标准《电磁环境控制限值》(GB8702-2014)中关于工频交流输变电项目标准限值工频电场强度4KV/m和工频磁感应强度100μT标准限值的要求。经庭审质证,国家电网东北分部及辽宁送变电公司对《监测报告》均没有异议;张晓可对《监测报告》提出异议并申请监测人员出庭,法院依法通知监测人员出庭接受质询,监测人员对《监测报告》及张晓可的异议作合理解释说明,张晓可仍存在如下异议:1、《监测报告》适用的检测方法标准为《交流输变电工程电磁环境监测方法》(试行)(HJ681-2013),而经行政机关批准的检测方法标准为《高压交流架空送电线路、变电站工频电场和磁场测量方法》(DL/T988-2005),《监测报告》未适用批准的检测方法标准而另行适用其它标准,该报告应不予采信。2、监测机构只在睛天环境下监测,未在阴雨天及大风天气环境下监测对张晓可不利,应当在三种环境下分别监测才是科学合理的。3、监测机构对边导线最近垂直高度测量有误。

重审另查明:1、庭审中当事人对翻建房屋与建设输变电线路的先后关系存在争议:张晓可主张输变电线路建设前已长期居住,房屋于2000年4月翻建,输变电线路于2000年末建设完成,有房屋在先,输变电线路建设完成在后;国家电网东北分部、辽宁送变电公司主张蒲梨2号线输变电线路于1999年10月26日架设完成,张晓可于2000年4月在原址翻建房屋,架设线路在先,翻建房屋在后。2、关于张晓可的房屋是否属于拆迁范围问题。张晓可主张根据《电力法》及《电力设施保护条例》规定,房屋属于拆迁范围;国家电网东北分部、辽宁送变电公司主张《电力法》和《电力设施保护条例》所规定的电力设施保护区是对电力设施的保护,不适用拆迁问题。关于拆迁范围应适用电力行业标准《110-500KV架空送电线路设计技术规程》第16.0.4-3条规定,张晓可房屋不属于拆迁范围,不存在异地安置问题。3、重审诉讼中张晓可没有提供本人与妻子及子女因电磁辐射造成身体损害的相关证据,但提供其父母于高压输变电线路建成后的健康体检报告以及医院门诊病志等证据材料,用以证明同住家属患有相应疾病。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六十六条规定:因污染环境发生纠纷,污染者应当就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及其行为与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条第一款(三)项规定:因环境污染引起的损害赔偿诉讼,由加害人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及其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环境侵权解释)第一条第一款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不论污染者有无过错,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污染者以排污符合国家或者地方污染物排放标准为由主张不予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上述法律及司法解释共同确立了环境侵权纠纷案件的基本规则:环境侵权纠纷属于特殊侵权,适用无过错归责原则,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只要因污染环境造成他人损害事实成立,污染者即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污染者达标排放不属于其免责事由。环境侵权纠纷虽为严格责任,但根据《环境侵权解释》第六条“被侵权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规定请求赔偿的,应当提供证明以下事实的证据材料:(一)污染者排放了污染物;(二)被侵权人的损害;(三)污染者排放的污染物或者其次生污染物与损害之间具有关联性”的规定,被侵权人亦应承担一定的举证责任。该案系因建设运营的高压输变电线路产生电磁辐射引起的环境侵权纠纷,国家电网东北分部、辽宁送变电公司应就电磁辐射与张晓可的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证明责任;但张晓可亦有义务证明损害后果与电磁辐射之间存在关联性,即张晓可应证明其父母在排污前无相应疾病而在排污后才患病的事实。重审诉讼中国家电网东北分部、辽宁送变电公司申请司法鉴定,经委托辽宁辐洁环保技术咨询有限公司依法出具了《监测报告》,《监测报告》证明排污行为符合国家标准,但因张晓可未履行先行举证义务,即提供证明损害后果与电磁辐射之间存在关联性及支出费用的相关证据,故对其诉求均不予支持,张晓可待证据充分后另行主张权利。国家电网公司东北分部支付的监测费,应由张晓可承担。

关于张晓可对《监测报告》提出的异议问题。首先,《监测报告》虽然未适用经行政机关批准的《高压交流架空送电线路、变电站工频电场和磁场测量方法》(DL/T988-2005)电力行业监测方法标准,实际适用《交流输变电工程电磁环境监测方法》(试行)(HJ681-2013)监测方法标准,但因该监测标准系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部颁布的国家环境保护标准,属于现行有效的最新标准,相对于电力行业标准对监测环境的要求更严格更具体,且两种标准对监测环境的要求本质相同,即均没有要求必须在阴雨天及大风等天气环境下进行监测;其次,监测报告所记载的弧垂处线高14.10米是指铁塔间整条线路最低弧垂点与地面之间的垂直距离,该最低弧垂点与距张晓可正房最近处的弧垂点并非完全吻合。综上,法院对张晓可不予采信《监测报告》的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当事人争议的翻建房屋与建设输变电线路的先后关系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二条规定,张晓可在该村只能拥有一处宅基地,且翻建房屋前张晓可长期居住于此,因此无论翻建房屋在先或在后,对解决环境侵权纠纷没有实质意义,环境侵权行为是否成立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故对当事人的争议不予确认。

关于张晓可主张房屋拆迁问题。输变电线路建设前对拆迁问题已处理,且不属于民事案件受理范围,故对该诉求不予审理。

一审法院判决:一、驳回张晓可的诉讼请求;二、张晓可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国家电网公司东北分部监测费10000元;如当事人未按判决指定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张晓可承担。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属于环境污染责任类纠纷,被侵权人至少应提出初步的或盖然性的证据,证明环境污染及加害人的存在,并能够建立环境污染行为与自身所受损害间的初步联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的规定,被侵权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规定请求赔偿的,应当提供证明以下事实的证据材料:(一)污染者排放了污染物;(二)被侵权人的损害;(三)污染者排放的污染物或者其次生污染物与损害之间具有关联性。张晓可一审时主张新民市环保局和沈阳市环保局曾对他家周围的电磁辐射予以检测,结论是电磁辐射超标,但其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证明该主张,且其亦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本人因电磁辐射遭受身体损害的相关证据,故张晓可未能完成其作为被侵权人的举证责任,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张晓可对监测报告的异议。该报告系原审法院依据国家电网东北分部的申请而委托辽宁辐洁环保技术咨询有限公司对张晓可家的电磁辐射环境进行工频电磁场监测。监测时,各方当事人及监测机构均到场,并依据张晓可选取的监测点位予以监测,检测后张晓可亦在现场测量记录表上签字确认。辽宁辐洁环保技术咨询有限公司及其监测人员具备相关资质,且监测程序符合法律规定和相关要求,张晓可未能提供充分证据推翻该监测报告,故本院对张晓可的该项主张不予支持。张晓可要求在阴天、雨天、风天及恶劣天气时分别监测没有法律依据,而其主张垂直距离不符合安全防护距离,但监测报告所记载的垂直距离是铁塔间整条线路最低弧垂点与地面间的垂直距离,而该最低弧垂点与距张晓可正房最近处的弧垂点并非完全吻合,故张晓可的主张没有依据,故本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张晓可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张晓可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姜 元 科          

审判员  郭 净            

审判员  范             猛

二〇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王天秀本案判决所依据的相关法律

附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侵权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六十五条第六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