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遗失、抛弃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

原告余某某与被告刘小娟抛弃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5月6日 案由:遗失、抛弃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 当事人:刘小娟 余某某 案号:(2015)泾民初字第56号 经办法院:甘肃省泾川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余某某(未到庭)

法定监护人余涛(未到庭)

委托代理人余永生,系原告祖父,代理权限为特别代理。

被告刘小娟 委托代理人单志春,系被告丈夫,代理权限为特别代理。

诉讼记录

原告余某某与被告刘小娟抛弃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月4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刘智轩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管楠、人民陪审员刘兆林组成合议庭,书记员吴奋强担任法庭记录。原、被告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委托代理人诉称:2014年7月13日18时许,我孙子(原告余某某)在被告家门口玩耍时,拾起一红色塑料袋,拆开并吃了里面的粉末,我发现是老鼠药后找被告理论,被告承认是其家购买的,把用剩余的老鼠药扔了。当天晚上,我孙子出现中毒症状,被紧急送往泾川县人民医院后转院到平凉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9天,诊断为:药物中毒、支气管肺炎,花去医药费3994.38元,病情好转后出院。同年8月1日晚上,我孙子病情再次复发,出现高烧,被紧急送往平凉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9天,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花去医药费3078.3元。出院后,在玉都卫生院门诊治疗一次,花去医药费141元。综上,被告非法购买国家禁止的灭鼠药,又将其弃至路边,留下了安全隐患,致我孙子(原告余某某)健康受到损害,应承担赔偿责任,故我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承担原告受伤所花医药费7213.68元、护理费126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20元、营养费360元、交通费1280元、后续治疗费2000元、精神抚慰金3000元。

被告委托代理人辩称:我根本就不知道原告是怎么中毒的,原告委托代理人是诬告,原告在垃圾堆里拾的是不是我家里扔的还不一定,再说我家又不经营老鼠药。2014年9月,玉都派出所询问我和被告,未能调解。被告没有过错,赔偿没有法律根据,法院应依法不予受理该案。

本院根据案情需要依法调取泾川县公安局玉都派出所询问笔录4份(17页)、甘肃省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住院(以下简称“农合”)补偿凭证1份(补偿金额为1111元),用以证明被告抛弃溴敌隆灭鼠药被原告误食后中毒的事实及原告住院农合补偿金额。

原告委托代理人在当庭质证中对该项证据予以认可,被告委托代理人对该项证据不予认可。

庭审中原告委托代理人为证明原告余某某的主张,向法庭提交了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平凉市人民医院X线诊断报告单复印件2张,住院病案复印件2份(5页/份),住院费用明细复印件2份(2页/份),住院费用结算单复印件2张、金额分别为3915.92元、2785.9元,用以证明原告中毒的事实及在平凉市人民医院诊断治疗情况以及所花费用; 2.交通费票据45张、金额1288元(其中20张交通费票据日期为2014年6月3日12:36至同年7月13日12:36,金额为340元,2张交通费收据为个人书写,金额为500元),用以证明为原告治病所产生的交通费用。

被告委托代理人在当庭质证中对原告委托代理人提交的证据1、2均不予认可。

庭审中被告委托代理人未向法庭提交证据。

根据双方当事人的举证和质证情况,本院对本案的证据审核认定如下:

被告委托代理人对泾川县公安局玉都派出所询问笔录不予认可,经审查,派出所询问笔录前后一致,相互印证,被告委托代理人否认被告及其本人曾陈述该笔录内容,但未提交证据予以反驳,故对被告抛弃溴敌隆灭鼠药被原告误食后中毒的事实予以确认;被告委托代理人对农合补偿金额1111元不予认可,认为报销金额不应该如此低,被告委托代理人要求延长举证时限出示新证据,但举证时限逾期后未出示,本院对农合补偿金额1111元予以认可;原告委托代理人提交的证据1、2被告委托代理人不予认可,经审查,原告在医院诊断主要症状为药物中毒,与被告抛弃溴敌隆灭鼠药被原告误食中毒的事实相印证,其它诊断为支气管肺炎,原告中毒当天,是在玩耍的过程中捡拾后误食所致,不能排除非中毒所致,原告出院十天后第二次以上呼吸道感染入院,不能排除非病情复发所致,且被告委托代理人未提交证据予以反驳,故对原告在平凉市人民医院两次住院治疗的事实及花费的医疗费予以认可;证据2中包含有20张2014年6月3日12:36至同年7月13日12:36的交通费票据、金额为340元,与原告中毒的时间存在出入,无法排除合理怀疑,故对该20张交通费票据不予认可;证据2中2张个人手写交通费收据,根据当地的交通状况、原告中毒发作的时间、前往泾川县人民医院及平凉市人民医院的时间均为夜晚,租用私家车辆符合实际情况,故对此予以认可。

根据上述有效证据和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查明如下事实: 2014年7月13日18时许,原告和几位小伙伴在被告门前马路玩耍时,原告捡拾并误食了被告打扫房间时抛弃在马路边的溴敌隆灭鼠药致原告中毒,被送往泾川县人民医院紧急处理后,前往平凉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9天,诊断为:药物中毒、支气管肺炎,花去医药费3915.92元,病情好转出院10天后再次入住该院住院治疗9天,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花去医药费2785.9元,原告住院医药费被农合报销1111元。原告住院后,原告委托代理人多次找被告及其委托代理人协商处理未果,原告委托代理人报警,泾川县公安局玉都派出所介入处理未果。2015年1月4日,原告诉至本院要求如诉处理。

另外,庭审中原告委托代理人放弃追索农合报销1111元的诉讼请求。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问题是:1.本案应如何定性;2.本案的赔偿责任应如何承担。 1.关于本案的定性问题。庭审中,被告委托代理人认为抛弃“老鼠药”不是高度危险物,对本案定性问题持有异议。被告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应当知道鼠药对人的危害,并妥善使用和保管,但却在打扫房间时把鼠药抛弃在马路边,致使原告误食中毒,其行为属于高度危险行为,应承担高度危险侵权责任,结合本案当事人诉争的法律关系性质,确定本案案由为抛弃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比较妥当。 2.关于本案的赔偿责任承担问题。原告误食中毒时刚满五周岁,该年龄段的未成年人无法分辨捡拾的鼠药是否可以食用,超越了其行为能力。本案中原告法定监护人未充分履行其法定监护职责,疏于照顾原告,致使原告误食毒鼠强,存在过错,故应承担与之相适应的过错责任即次要责任。被告抛弃毒鼠强明知有可能造成社会危害后果而未进行妥善处理,违反有关安全规范,本身有过错,被告应承担高度危险责任,即无过错责任。原告误食中毒后,原告委托代理人积极救治,其过失只是在监护原告的过程中未尽到注意义务,故可适当减轻被告的责任,并无法定的减轻或免除责任情况出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四条“遗失、抛弃高度危险物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所有人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被告拥有并抛弃该高度危险物,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庭审中原告委托代理人放弃追索农合报销部分诉讼请求,本院尊重其诉讼权利,予以确认,故在本案中不再处理。

对原告的合理损失,本院确认如下: 1.医疗费:根据治疗医院出具的医疗费发票、住院病历、诊断证明确定为5590.82元; 2.护理费:原告主张1269元,根据原告住院治疗情况以及庭审陈述,应予支持; 3.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主张720元,参照当地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出差补助标准,应予支持; 4.营养费:原告主张360元,根据法律规定是否支持该项请求应结合医嘱进行确定,原告未提交该项证据,故对其不予支持; 5.交通费:原告主张1280元,本院审查有效票据,结合其住院治疗情况及当地交通开支状况,酌定为900元; 6.后续治疗费:原告主张2000元,但未提交相关证据亦未证明该项支出的必要性,故不予支持; 7.精神抚慰金:原告主张3000元,考虑到原告的中毒程度等因素,本院酌情确定为1000元。

原告以上损失合计为9479.82元。致使本次中毒的发生是数个行为人基于不同的行为造成的同一损害结果,各行为人应当按责任大小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故对原告的损失被告应承担70%的赔偿责任,剩余损失由原告法定监护人自行承担。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条、第十六条、第七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原告余某某各项损失9479.82元,由被告刘小娟赔偿6635.87元,剩余损失由原告法定监护人余涛自行承担;(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96元,其中原告法定监护人余涛承担59元,被告刘小娟承担13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平凉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刘智轩

代理审判员  管 楠

人民陪审员  刘兆林

二〇一五年五月六日

书 记 员  吴奋强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七条第七十四条第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五十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