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用人单位责任纠纷

上诉人重庆宏荣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龙登梅、联伟汽车零部件(重庆)有限公司工伤损害赔偿纠纷

结案日期:2009年4月15日 案由:用人单位责任纠纷 当事人:重庆宏荣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龙登梅 联伟汽车零部件(重庆)有限公司 案号:(2009)渝五中民终字第829号 经办法院: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重庆宏荣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蒋荣华,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邹和平,该公司法律顾问。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龙登梅,女。

委托代理人余国林,重庆市江津区柏林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联伟汽车零部件(重庆)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杜平,董事长。

诉讼记录

上诉人重庆宏荣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荣公司)因与被上诉人龙登梅、联伟汽车零部件(重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伟公司)工伤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2008)中区法民初字第0355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04年12月18日上午7时30分,龙登梅在从渝北区两路工业园区前往宏荣公司承建的联伟公司的厂房工地上班途中行至渝北区尖山庙段的公路边时,被陈杨驾驶的渝B52098号轿车撞伤,当日,龙登梅即被送往重庆市北部新区高新园人民医院抢救,该院诊断为:1、损伤性失血性休克;2、左胫骨中段开放性粉碎性骨折;3、右胫腓粉碎性骨折;4、头皮血肿。龙登梅在北部新区高新园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15天,2005年4月11日出院。出院医嘱为“每月定期到院复查X片;建议休息1月,修养期间避免负重活动;加强双下肢功能锻炼;择期行“双下肢内固定物取出术”,手术费用预计八千至一万元人民币。”2004年12月28日,交警十六支队出具《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陈杨和龙登梅负此次事故的同等责任。事后,陈杨承担了龙登梅住院期间的全部医疗费。2005年8月16日,龙登梅向重庆市渝中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申请工伤认定,重庆市渝中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于2005年10月10日作出《工伤认定决定书》(渝中劳社伤险认决字[2005]497号),认定龙登梅受伤性质属于工伤。2005年11月25日,龙登梅向重庆市渝中区劳动鉴定委员会申请劳动能力等级鉴定,重庆市渝中区劳动鉴定委员会于2005年12月19日作出《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书》(渝中劳鉴字[2005]408号),鉴定结论为伤残捌级,龙登梅为此支付劳动能力鉴定费200元和放射费237.6元,龙登梅收到该通知书后,没有在规定时限内申请再次鉴定。2006年7月17日,龙登梅向重庆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诉,重庆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发出《受理案件通知书》,通知龙登梅交纳受理费20元、预交处理费4536元。由于龙登梅在规定时间内未交纳仲裁费用,重庆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06年7月15日作出《仲裁决定书》(渝劳仲定字[2006]第181号),决定对龙登梅的申请按自动撤诉处理。2006年9月27日,龙登梅向重庆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诉,重庆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认为其“申诉请求已在本委审理终结。”,当日作出《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渝劳仲不字[2006]第28号)。龙登梅不服,于2006年9月28日向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宏荣公司按工伤的伤残等级八级赔偿工伤保险待遇,要求联伟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在渝北区人民法院审理期间,宏荣公司对重庆市渝中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渝中劳社伤险认决字[2005]497号)不服,于2007年2月13日向重庆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申请行政复议,重庆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于2007年3月29日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渝劳社复决字[2007]69号),决定“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书》(渝中劳社伤险认决字[2005]497号)认定第三人龙登梅受伤性质属于工伤的具体行政行为。”宏荣公司不服市劳动局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向渝中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渝中区人民法院于2007年7月11日作出(2007)中区行初字第66号行政判决,判决“维持重庆市渝中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渝中劳社伤险认决字[2005]497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宏荣公司仍不服,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于2007年10月8日作出(2007)渝五中行终字第185号《行政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后龙登梅向渝北区法院撤回了诉讼。2007年12月25日,龙登梅再次向重庆市渝中区劳动鉴定委员会申请劳动能力鉴定,2008年1月25日,重庆市渝中区劳动鉴定委员会作出《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结论通知书》(渝中劳鉴字[2007]443号),鉴定结论为伤残捌级,无护理依赖。龙登梅和宏荣公司均没有申请再次鉴定。龙登梅为此再次支付劳动能力鉴定费200元。2008年3月,龙登梅以宏荣公司、联伟公司为被诉人向重庆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申诉,后龙登梅又于2008年5月26日申请自愿撤诉,重庆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决定书》[渝劳仲案字(2008)第229号],决定同意龙登梅撤诉。2008年6月4日,龙登梅以宏荣公司和联伟公司为被告,直接向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宏荣公司支付工伤保险待遇253840.4元,要求联伟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渝北区法院审理后认为龙登梅的请求未经过仲裁程序,于2008年7月1日作出《民事裁定书》[(2008)渝北法民初字第4333号],裁定驳回原告龙登梅的起诉。2008年7月9日,龙登梅再次向重庆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诉,重庆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经审查后认为“你的申诉,本委曾于2008年3月7日受理,并已于2008年5月26日处理完毕[渝劳仲案字(2008)第229号]”,故该委于2008年7月9日作出《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渝劳仲不字(2008)第67号],龙登梅不服重庆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决定,起诉至法院。

另查明,龙登梅为了查询宏荣公司和联伟公司的基本情况而支付工商查询费100元。2004年度重庆市职工年平均工资14357元,2007年度重庆市职工年平均工资为23098元。《重庆市市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差旅费开支规定》中规定:“出差人员的伙食补助费,每人每天市内12元,市外15元。”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为:1、宏荣公司是否应当承担工伤保险赔偿责任?2、龙登梅请求的各项工伤保险待遇是否有充分的事实及法律依据?3、联伟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依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进行分析、评判如下:

关于宏荣公司是否应当承担工伤保险赔偿责任的问题。《劳动法》第七十三条规定“劳动者在下列情形下,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一)退休;(二)患病、负伤;(三)因工伤残或者患职业病;(四)失业;(五)生育。”《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各类企业、有雇工的个体工商户(以下简称用人单位)应当依照本条例规定参加工伤保险,为本单位全部职工或者雇工(以下称职工)缴纳工伤保险费。”第六十条规定“……未参加工伤保险期间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劳动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规定“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在本案中,龙登梅虽不是宏荣公司直接招用的劳动者,但龙登梅是在去宏荣公司施工工地上班途中发生车祸,龙登梅所受伤害性质经重庆市渝中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因此,宏荣公司作为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用人单位应当依法承担工伤赔偿责任。由于宏荣公司没有为龙登梅办理工伤保险,因此,宏荣公司应当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向龙登梅支付工伤保险待遇,龙登梅要求享受工伤保险待遇,符合法律规定,应当予以支持。

关于龙登梅请求的各项工伤保险待遇是否有充分的事实及法律依据的问题。

(一)、关于龙登梅住院治疗期间的伙食补助费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职工住院治疗工伤的,由所在单位按照本单位因公出差伙食补助标准的70%发给住院伙食补助费。”由于宏荣公司没有提供其因公出差伙食补助标准,因此,龙登梅住院期间的伙食补助费参照《重庆市市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差旅费开支规定》计算,每天为12元×70%=8.4元,龙登梅住院治疗的天数是115天,故龙登梅住院期间的伙食补助费为8.4元/天×115天=966元。龙登梅要求每天按12元计算,与法规规定不符,不予支持。

(二)、关于龙登梅住院治疗期间的护理费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一条第三款规定“生活不能自理的工伤职工在停工留薪期需要护理的,由所在单位负责。”龙登梅伤情较严重,住院期间确需专人护理,由于宏荣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支付了护理费,故宏荣公司应当向原告支付住院115天期间的护理费,每天按30元计算,共计3450元(115天×30元/天=3450元)。龙登梅要求按每天90元计算,没有充分的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三)、龙登梅要求宏荣公司支付住院期间的营养费,而营养费不属于用人单位应当赔偿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因此,龙登梅的该项请求于法无据,不予主张。

(四)、关于停工留薪期待遇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一条规定“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所在单位按月支付。……工伤职工评定伤残等级后,停发原待遇,按照本章的有关规定享受伤残待遇。”龙登梅为证明其工资为每日85元,举示了广州富利建筑安装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但该《证明》的内容是证明龙登梅在广州富利建筑安装有限公司工作期间的日工资情况,不是证明龙登梅在被告宏荣公司工作期间的日工资情况,且该《证明》加盖的章是“重庆博众水电建设有限公司龙头寺保利花园项目部”,因此,本院认为该证据不能作为认定龙登梅工资的证据,对该《证明》不予采信。由于龙登梅与宏荣公司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没有约定月工资标准,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一条第三款“本条例所称本人工资,是指工伤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前12个月平均月缴费工资。……本人工资低于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60%的,按照统筹地区职工平均工资的60%计算。”的规定,龙登梅在2004年12月受工伤,故龙登梅的月工资应以2004年度全市职工月平均工资的60%即718元(14357元/年÷12个月×60%=718元)作为计算其停工留薪期待遇及其他工伤保险待遇的工资基数。根据《重庆市工伤职工停工留薪期分类目录》的规定,龙登梅应享受的停工留薪期为6个月,因此,宏荣公司应当支付相当于6个月工资的停工留薪期待遇4308元(718元/月×6个月=4308元)。

(五)、关于龙登梅要求宏荣公司支付停工留薪期满至2008年1月25日第二次劳动能力鉴定期间的生活津贴(病假工资)及拖欠工资的赔偿金问题。《重庆市工伤职工停工留薪期管理办法》第九条规定:“停工留薪期满或停工留薪期终止,应当进行劳动能力鉴定。在进行劳动能力鉴定期间,停发停工留薪期待遇,未能上班的由用人单位按月发给生活津贴,其标准不得低于因病医疗期内的病假工资。从评定伤残等级的次月起,按照《条例》和《实施办法》的规定享受伤残待遇。”本院认为,根据上述规定,龙登梅停工留薪期满后,宏荣公司本应为龙登梅安排工作,但自龙登梅停工留薪期满至2005年11月25日第一次申请劳动能力鉴定期间,宏荣公司都没有安排龙登梅工作,故宏荣公司应当向龙登梅发放生活津贴。后龙登梅依据渝中区劳动鉴定委员会第一次作出的伤残等级鉴定结论向市级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诉和向渝北区人民法院起诉,在申诉和渝北区人民法院审理过程中,宏荣公司又对工伤认定提出异议,使龙登梅无法及时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因此,在原告申诉和人民法院审理期间,宏荣公司应继续向龙登梅发放生活津贴至2007年10月8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关于工伤认定的《行政判决书》时为止。根据《重庆市企业职工病假待遇暂行规定》(渝府发[2000]47号)第五条的规定,连续工龄不满10年的,病假工资的标准为本人工资的60%,则龙登梅应领取的每月生活津贴的标准是718元×60%=431元。龙登梅的停工留薪期在2005年4月到期,则从2005年5月至2007年10月,宏荣公司应当向原告发放共计30个月的生活津贴,总计431元/月×30个月=12930元。

(六)关于龙登梅请求解除双方劳动关系,要求宏荣公司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五条规定“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七级至十级伤残的,享受以下待遇:1、从工伤保险基金按伤残等级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标准为:……八级伤残为10个月的本人工资。……2、劳动合同期满终止或者职工本人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的,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伤残就业补助金。具体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现龙登梅提出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予以准许。由于宏荣公司没有为龙登梅办理工伤保险,因此,根据上述规定,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应由宏荣公司承担,金额718元/月×10个月=7180元。同时,宏荣公司还应当向龙登梅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根据《重庆市工伤保险实施暂行办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以全市上年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数计发,其中八级为6个月。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以全市上年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数计发,其中八级为12个月。《重庆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关于贯彻执行〈工伤保险条例〉有关问题处理意见的通知》(渝劳社办发[2004]211号)第七条规定“《实施办法》第二十八条、二十九条规定的全市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是指工伤职工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时或职工死亡时的上年度全市职工月平均工资。”龙登梅在本案中提出与宏荣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因此,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应以2007年度全市职工月平均工资计发。经查,2007年度全市职工年平均工资为23098元,故宏荣公司应支付给龙登梅的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为11549元(23098元/年÷12个月×6个月=11549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为23098元(23098元/年÷12个月×12个月=23098元)。

(七)、关于后续医药费问题。龙登梅举示的医药费收据等均无一份是病历、处方、收据三合一的,因此,龙登梅请求宏荣公司支付后续医药费的证据不充分,不予支持。

(八)、关于交通费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二十九条规定“经医疗机构出具证明,报经办机构同意,工伤职工到统筹地区以外就医的,所需交通、食宿费用由所在单位按照本单位职工因公出差标准报销。”龙登梅受工伤后,没有证据证明龙登梅经工伤经办机构同意到统筹地区以外就医,故其请求宏荣公司支付交通费,不予支持。

(九)、关于两次劳动能力鉴定费的问题。《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规定“用人单位未在本条第一款规定的时限内提交工伤认定申请,在此期间发生符合本条例规定的工伤待遇等有关费用由该用人单位负担。”《重庆市工伤保险实施暂行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按本办法第十七条规定的范围所产生的劳动能力鉴定(确认)费用,参加工伤保险的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鉴定(确认)结果为疾病与工伤无关联、供养亲属未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以及再次鉴定(确认)或复查鉴定的结论没有变化所产生的鉴定(确认)费用由申请者承担。未参加工伤保险或未足额缴纳工伤保险费期间发生的鉴定(确认)费用由用人单位承担。”龙登梅在2005年11月25日第一次申请劳动能力鉴定,经鉴定为伤残捌级,为此支出劳动能力鉴定费200元、放射费237.6元和工商档案查询费100元,应由宏荣公司承担。龙登梅在2007年12月25日第二次申请劳动能力鉴定,经鉴定其伤残等级仍为八级,鉴定结论并没有变化,因此,龙登梅因第二次鉴定而产生的鉴定费等费用不应由宏荣公司承担。

(十)、龙登梅要求宏荣公司支付另取钢板的手术费误工费等(预计)15000元,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关于联伟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二条规定“劳动者在用人单位与其他平等主体之间的承包经营期间,与发包方和承包方双方或者一方发生劳动争议,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的,应当将承包方和发包方作为当事人。”本案中,联伟公司与宏荣公司之间不是承包经营关系,联伟公司与龙登梅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因此,龙登梅要求联伟公司承担工伤保险待遇的连带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五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一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的规定,判决:一、终止龙登梅和重庆宏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和工伤保险关系。二、重庆宏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应当向龙登梅支付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966元。三、重庆宏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应当向龙登梅支付住院期间护理费3450元。四、重庆宏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应当向龙登梅支付停工留薪期待遇4308元。五、重庆宏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应当向龙登梅支付生活津贴12930元。六、重庆宏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应当向龙登梅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7180元。七、重庆宏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应当向龙登梅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11549元。八、重庆宏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应当向龙登梅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23098元。九、重庆宏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应当向龙登梅支付工商查询费100元、劳动能力鉴定费和检查费437.6元。以上第二项至第九项共计人民币64018.6元,重庆宏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立即向龙登梅一次性付清。十、驳回龙登梅的其它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元,由重庆宏荣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负担。

宏荣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被上诉人的请求已超过60天的仲裁时效,且其请求未经过仲裁程序,一审法院进入实体审理并进行判决,导致事实认定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龙登梅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恳请维持。

联伟公司二审中未提供答辩意见。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相同。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龙登梅在去宏荣公司施工工地上班途中发生车祸受伤,其受伤性质经重庆市渝中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认定为工伤,并经法院终审判决予以认定。因此,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上诉人宏荣公司应当按照相应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被上诉人龙登梅相关费用。上诉人提出被上诉人的请求已超过60天的仲裁时效,且其请求未经过仲裁程序,一审法院进入实体审理并进行判决不当的上诉理由与事实不符,被上诉人龙登梅从发生工伤事故后,一直在通过申诉、申请仲裁、提起诉讼等方式要求解决其工伤赔偿问题,且至今未处理完毕,因此,不存在超过时效的情形。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判决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重庆宏荣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肖琴

代理审判员  申威

代理审判员  于利

二00九年四月十五日

书 记 员  张坤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