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

(2013)永中法民二终字第220号,上诉人胡某祥与被上诉人李某祥、莫某娥、莫某燕、李某杰、李某宇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0月20日 案由: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 当事人:李某祥 李某宇 胡某祥 莫某娥 莫某燕 李某杰 案号:(2013)永中法民二终字第220号 经办法院: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胡某祥。

委托代理人戴某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某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莫某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莫某燕。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某杰。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某宇。

法定代理人莫某燕,系李某杰、李某宇之母。

委托代理人曾某国(特别授权)。

诉讼记录

上诉人胡某祥与被上诉人李某祥、莫某娥、莫某燕、李某杰、李某宇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3)华法民一初字第2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0月11日在本院第七审判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胡某祥委及托代理人戴某江,被上诉人李某祥、莫某燕及委托代理人曾某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查明,李某祥、莫某娥系夫妻关系,生育二个子女,即李某志、李某军(均成年);李某志与莫某燕系夫妻关系,生育长子李某杰,次子李某宇。其中,李某志、李某杰、李某宇系非农业户口。2010年1月27日,胡某祥在江华瑶族自治县沱江镇长征路107号开办江华瑶族自治县期华农机经销部,系个体经营,从事农机及配件批发、零售。2011年10月10日,胡某祥从湖南双峰县五里牌农机市场(系沈春莲个体经营)购进镇江市大港某某电机厂生产的FDM—Z150型星星牌磨浆机三台。2012年3月22日,原告李某祥在被告胡某祥处以价款1,250元购买了一台FDM—Z150型星星牌磨浆机,但胡某祥未给付李某祥产品说明书。2012年8月16日9时30分,李某志在使用该磨浆机时触电死亡。经湖南省质量检验协会鉴定,涉案磨浆机系劣质电机,电机绝缘电阻为0,外壳带电;没有接地装置,无接地保护。经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李某志系电击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2012年8月18日,李某祥与胡某祥在江华瑶族自治县沱江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下就李某志死亡一案达成协议,约定(一)、胡某祥预支20,000元给李某祥,作为死者的丧葬费用,待鉴定结果出来后,属产品质量问题从厂商赔偿款中扣除预支款,属李某志自身原因死亡,则李某祥退还胡某祥预支款20,000元;(二)、鉴定结果出来后,确属产品质量问题引发的死亡,胡某祥应主动联系厂商,处理该事故。协议签订后,胡某祥预付了20,000元给李某祥,作为李某志的丧葬费。为鉴定李某志死亡原因,李某祥等原告花费电机产品质量鉴定费9,200元,花费交通费918元。

另查明:2012年—2013年湖南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为(一)、死亡赔偿金可参照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18,844元计算;(二)、被扶养人生活费可参照城镇居民年人均消费性支出13,402.9元、农村居民人均年消费性支出5,179元计算;(三)、丧葬费可参照职工月平均工资2,960元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原判认为,原告李某祥、莫某娥、莫某燕、李某杰、李某宇因李某志在使用FDM—Z150型星星牌磨浆机时触电死亡,要求该产品销售者即本案被告胡某祥承担赔偿责任,本案应定性为产品销售者责任纠纷。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对被告胡某祥销售的FDM—Z150型星星牌磨浆机存在产品缺陷,李某志在使用该缺陷产品时触电死亡,原告李某祥、莫某娥、莫某燕、李某杰、李浩宁因李某志死亡而取得赔偿请求权的基本案件事实并无异议。本案的争执焦点是:原告李某祥、莫某娥、莫某燕、李某杰、李某宇要求被告胡某祥承担本案赔偿责任的事实和理由是否成立。原告李某祥、莫某娥、莫某燕、李某杰、李某宇认为:胡某祥系缺陷产品的销售者,在使用缺陷产品过程中造成人员死亡的,销售者理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胡某祥认为:作为产品销售者,胡某祥在销售过程中并无过错,且原、被告双方在协议中约定,如因产品质量问题,原告方应向产品生产者请求赔偿,被告胡某祥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四十三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三条之规定,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人身、他人财产损害的,受害人可以向产品的生产者要求赔偿,也可以向产品的销售者要求赔偿。销售者赔偿以后,可向产品生产者依法追偿。因此,原告李某祥、莫某娥、莫某燕、李某杰、李某宇因李某志在使用被告胡某祥销售的缺陷产品中死亡,造成原告经济损失,从而要求被告胡某祥承担赔偿责任,于法有据,该院予以支持。被告胡某祥在销售缺陷产品给李某祥时,没有将产品说明书一并交付给李某祥,胡某祥在销售过程中存在过错,因此,被告胡某祥辩称其在销售过程中没有过错的证据不足。2012年8月18日,李某祥与胡某祥就李某志死亡一案达成协议,协议中原、被告一方面约定了“属产品质量问题从厂商赔偿款中扣除预付款”,另一方面又约定了“确属产品质量问题引发的死亡,乙方(即胡某祥)应积极主动联系厂商,处理该事故”。该二项约定并不矛盾,第一项约定只能说明扣除预付款的前提条件是厂商已经进行了赔偿,并不能解释为原告只能向产品生产者请求赔偿,放弃了对产品销售者的赔偿请求权;第二项约定进一步明确了被告胡某祥负有处理本案产品质量责任事故的义务。因此,被告胡某祥辩称在本案中不承担赔偿责任的证据不足,理由不充分。该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四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四十四条、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和《2012年—2013年湖南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之规定,该院确定原告李某祥、莫某娥、莫某燕、李某杰、李某宇的经济损失为(一)、死亡赔偿金为376,880元(18,844元/年×20年);(二)、丧葬费17,760元(2,960元/月×6个月);(三)、关于扶养费,自2012年8月16日至2022年8月15日,莫某娥、李某杰、李某宇的扶养费为134,029元(13,402.9元/年×10年),2022年8月16日至2029年8月15日,莫某娥、李某宇的扶养费为65,036.65元[(5,179+13,402.9)元/年×7年÷2],2029年8月16日至2032年8月15日,莫某娥的扶养费为7,768.5元(5,179元/年×3年÷2),合计扶养费为206,834.15元;(四)、精神损害抚慰金,五原告因其亲人李某志死亡,遭受精神痛苦,造成精神损害,该院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0,000元;(五)、鉴定费和交通费为10,118元;(六)、磨浆机价款1,250元。上述六项经济损失共计622,842.15元,该经济损失理应由被告胡某祥负责赔偿。但被告胡某祥预付的赔偿款20,000元,应从总经济损失予以抵减原告李某祥、莫某娥、莫某燕、李某杰、李某宇主张要求被告胡某祥赔偿经济损失671,569.15元,该诉请数额超过了该院依法确定的赔偿数额,超过部分该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四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四十三条、第四十四条第一款,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一、限被告胡某祥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内赔偿原告李某祥、莫某娥、莫某燕、李某杰、李某宇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扶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鉴定费、交通费、磨浆机价款共计经济损失602,842.15元;二、驳回原告李某祥、莫某娥、莫某燕、李某杰、李某宇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10,515元,由原告李某祥、莫某娥、莫某燕、李某杰、李某宇负担1,075元,被告胡某祥负担9,440元。

判决后,原审被告胡某祥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追加沈春莲为共同被告、改判其不承担销售过错责任并对一审判决中确定的扶养费重新核算。其上诉理由主要为:磨浆机系从沈春莲处购进;原判认定其未给付李某祥产品说明书的事实错误,其在销售过程中没有过错;莫某娥的扶养义务人应按三人计算,被上诉人李某杰、李某宇的扶养费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

被上诉人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判决正确,应予维持。

被上诉人在二审中当庭提供了四张被注销的原户口登记薄,拟证实李某志、李某杰、李某宇是城镇户口。

上诉人对以上证据无异议,该证据来源合法,内容真实,与本案有关联,本院依法予以采信。

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没有提供新的证据。

除被上诉人李某祥在上诉人胡某祥处购买磨浆机后,胡某祥是否将产品说明书一同交给了李某祥的事实双方都没有证据证实外,原审认定的其它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李某志因使用上诉人胡某祥销售的缺陷产品而死亡,胡某祥应与产品的生产者承担不真正连带赔偿责任。故被上诉人李某祥、莫某娥、莫某燕、李某杰、李某宇有权向销售者胡某祥要求赔偿。关于胡某祥提出应当追加其供货人沈春莲为共同被告的上诉理由,因被上诉人未对沈春莲提起诉讼,沈春莲也非本案必要共同诉讼人,本院认为不应当以职权追加其参加诉讼。关于胡某祥提出在销售产品的同时将产品说明书交予了被上诉人李某祥,其销售过程中不存在过错的上诉理由,经查,胡某祥在销售该产品时,是否将说明书一同交付,现仅有双方各自陈述为证,不能认定,但受害人已选择向销售者胡某祥要求赔偿,胡某祥在销售过程中无论是否有过错,均应先承担赔偿责任,其与产品生产者的责任分担不属本案审理范围。关于胡某祥提出莫某娥的扶养义务人应按三人计算,被上诉人李某杰、李某宇的扶养费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的上诉理由,经查,莫某娥育有二个子女,一审中将其扶养义务人确定为二人于法有据。另被上诉人当庭提供的证据证实李某志、李某杰、李某宇均是城镇户口,上诉人对此并无异议。综上所述,上诉人胡某祥提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其要求追加沈春莲为共同被告,并对一审判决中确定的扶养费重新核算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判认定事实基本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诉讼费2,900元,由上诉人胡某祥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唐军杰

审 判 员  谭兴伟

代理审判员  彭卫民

二〇一三年十月二十日

代理书记员  张玲慧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