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水污染责任纠纷

上诉人沈阳宏达纸业有限公司与上诉人沈龙哲、沈龙熙水污染责任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8月21日 案由:水污染责任纠纷 当事人:沈龙熙 沈龙哲 沈阳宏达纸业有限公司 案号:(2014)沈中民三终字第00620号 经办法院: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沈阳宏达纸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沈阳市东陵区古城子镇古城子村。

法定代理人:刘国庆,该厂厂长。

委托代理人:施福昌,男,汉族,1951年4月4日出生,该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住沈阳市东陵区。

委托代理人:董立颖,女,汉族,1969年6月9日出生,该公司工作人员,住沈阳市东陵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沈龙哲,男,朝鲜族,1962年11月11日出生,住沈阳市东陵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沈龙熙,男,朝鲜族,1966年6月25日出生,住沈阳市东陵区。

诉讼记录

上诉人沈阳宏达纸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达公司)因与上诉人沈龙哲、沈龙熙水污染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沈阳市高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2011)沈高民初字第125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6月16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徐扬担任审判长,由代理审判员王大禹主审,与代理审判员马晨光共同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自2002年起,沈龙哲、沈龙熙在沈阳市浑南新区东湖街道牛相社区沈龙成、沈龙和、沈龙熙承包的土地上种植五七香槐17.1亩,宏达公司未予该地块的东部,中间仅有大约0.5米宽的灌溉沟,本案所涉标的物在该沟的西侧大约3.1亩。2011年3月份,沈龙哲、沈龙熙发现临近宏达公司厂房排水沟处的树木已经死亡。后沈龙哲、沈龙熙向沈阳市环境保护局东陵分局提出对宏达公司排放的污水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报告单现实宏达公司前口排放的工业污水中化学需氧量超过检出限429,后口化学需氧量超过检出限66。根据2011年4月30日在沈阳电视台直播生活栏目中播放的视频及沈龙哲、沈龙熙提供的照片可以看出,沈龙哲、沈龙熙土地中的污水是宏达公司是沈龙哲、沈龙熙排放的污水在灌溉沟中渗漏进去的。沈龙哲、沈龙熙申请对死亡树木的价值进行评估,经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摇号选定沈阳市价格认证中心进行价格鉴定,该鉴定中心因沈龙哲、沈龙熙未能提交有效的质量、技术等检测、鉴定报告,退回鉴定委托。后原审法院查询得知辽宁省林业厅种苗站(即辽宁省林木种子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有鉴定本案所涉苗木损失的资质,征求双方是否同意由该所进行鉴定,且在法院给定的时间内,双方均未提出异议。后经辽宁省林木种子质量监督检验中心鉴定并作出20130517001号苗木样品质量检验证书,检验结果为:1、在沈龙哲、沈龙熙承包的牛相村土地上种植树木品种为五七香花槐、梨树、白榆、柳树、杨树;其中靠近宏达公司厂房外围墙的种植面积为3.1亩,柳树、杨树、梨树和白榆正常生长,五七香花槐树种已经全部死亡或顶部死亡,形成不了商品。2、五七香花槐树龄的解剖年龄为7年,初植株行距0.5×1.0米,7年保存率为初植密度的50%,应该保存数量2,064株,五七香花槐单价按2005-2009年市场价格为每株100-130元计算,总损失价格为20-27万元。3、种植树木损失量20-27万元。该案件的鉴定费人民币10,000元。另查明,沈龙哲、沈龙熙因树木被人盗伐曾向沈阳市公安局东陵(浑南新区)分局东湖派出所报案,该派出所已经立案,并对被砍伐的3,928棵树木的价值进行了鉴定,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经查,本案所涉标的物与该刑事案件的标的物不是同一标的物。

原审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六十六条规定,因污染环境发生纠纷,污染者应当就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及其行为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即环境污染受害人对污染行为和损害结果承担举证责任,污染者对污染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沈龙哲、沈龙熙对宏达公司排放的污水的检验报告中已经检测为化学需氧量超标,宏达公司排放的污水渗透到沈龙哲、沈龙熙的土地,致其树木受损,且通过鉴定对受损的树木价值进行鉴定,故沈龙哲、沈龙熙完成了应当承担的举证责任。但宏达公司未对就法律规定的免责事由及污染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举证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宏达公司应当对沈龙哲、沈龙熙的树木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对于赔偿标准,辽宁省林木种子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作出20130517001号苗木样本质量检验证书的检验结论,该损失为人民币20-27万元,结合本按实际情况,该树木损失额以人民币220,000元为宜。对于宏达公司在2013年12月5日提交的要求对树木死亡原因的鉴定申请,因超过举证期限,故其该项申请,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对于宏达公司抗辩称,本案所涉标的物沈龙哲、沈龙熙已经通过刑事程序立案,系重复诉讼。经过现场查看、2011年提交的照片及在刑事案件中的照片可以看出,沈龙哲、沈龙熙被砍伐的树木大多留有树桩,而在本案所涉的地块无被砍伐的树桩,且经询问该刑事案件办案人,得知本案所涉标的物与刑事案件中的标的物不是同一标的物。故宏达公司该项抗辩意见,原审法院不予采信。对于宏达公司提出提出本案所涉树木系沈龙哲、沈龙熙管理不善造成的抗辩理由,在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报告中,对于树木的保存率已经作出结论。对于沈龙哲、沈龙熙主张宏达公司应停止排放污水的诉讼请求,因宏达公司该处的排污口已经堵上,故不存在继续排污的事实,故对沈龙哲、沈龙熙的该项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六款、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沈阳宏达纸业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原告沈龙熙、沈龙哲经济损失人民币220,000元;二、驳回原告沈龙熙、沈龙哲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550元,鉴定费人民币10,000元由被告沈阳宏达置业有限公司承担。

宣判后,上诉人沈龙熙、沈龙哲不服原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法院认定被污染土地3.1亩与事实不符,应为4.1亩;二、宏达公司租用耕地违建厂房;三、要求宏达公司赔偿土地复垦费5万元及三年的误工费及后期治疗费;四、应按照损失计算的上限确定赔偿数额。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决,维护上诉人合法利益。

被上诉人宏达公司答辩称,一、沈龙哲、沈龙熙土地位于我公司西侧,我公司在该位置没有排污口,二人林地被淹与我公司无关;二、一审鉴定结论是应由种植技术要求的密度确定的株数,不能代表实际损失;三、沈龙熙、沈龙哲的损失主要是由放弃管理造成的。

上诉人宏达公司不服原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沈龙哲、沈龙熙不是本案适格原告;二、沈龙熙、沈龙哲土地上除五七香槐外还有其他树种;三、沈阳市环境保护局东陵分局的检验报告不能说明沈龙熙、沈龙哲的树木死亡与水污染有直接的因果关系。经实地查看,树林由于无人管理、虫咬、砍伐等多种原因造成此状况;四、辽宁省林木种子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现场没有进入林地,仅在外围听取了沈龙熙、沈龙哲的陈述,鉴定的价格过高;五、关于沈龙熙、沈龙哲树木被盗伐一事,已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且从刑事案卷中可见刑事案件标的物与本案标的物是同一个;六、原审将沈阳电视台直播生活的视频作为定案依据,是不合法的;七、关于对“污染者对污染行为和损害结果承担举证责任”的法律规定的初衷是能够确认污染的事实为前提,就本案而言,沈龙哲、沈龙熙没有合法的证据能够证明其林地是由于污染造成了损失,宏达公司向提供了沈阳市环境保护局东陵分局的“三同时”验收书等环保合格材料,同时提出了沈龙熙、沈龙哲树木死亡的真正原因,尽到了法定的举证责任,法院应就树木死亡原因进行鉴定。

被上诉人沈龙哲、沈龙熙答辩称,宏达公司厂长亲自说过其排放的污水渗漏淹了我们的地,现在对方的排污口已经弃用;刑事案件中的土地是把被淹的地除外的;第二轮承包时,我方就申请的是种植树木。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相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因污染环境造成损害的,污染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第六十六条规定,因污染环境发生纠纷,污染者应当就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及其行为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沈阳市环境保护局东陵分局对宏达公司排放的污水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报告单显示宏达公司前口排放的工业污水中化学需氧量超过检出限429,后口化学需氧量超过检出限66,能够证实其所排污水超过排放标准,存在污染的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六条的规定,沈龙熙、沈龙哲已经按照法律规定证实宏达公司存在污染行为,且证实其毗邻宏达公司的林木存在死亡的事实,已完成法定的举证责任。

关于沈龙熙、沈龙哲提出的一审法院认定被污染土地3.1亩与事实不符,应为4.1亩的上诉理由。经查,辽宁省林木种子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在检验现场经沈龙熙、沈龙哲指引对污染受损的土地面积进行评估,沈龙熙、沈龙哲亦在原审中对这一事实进行了确认。现沈龙哲、沈龙熙对说污染土地面积予以否认,因无正当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沈龙熙、沈龙哲提出的宏达公司租用耕地违建厂房的上诉理由。因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沈龙熙、沈龙哲提出的要求宏达公司赔偿土地复垦费5万元及三年的误工费及后期治疗费的上诉理由。经查,沈龙熙、沈龙哲已于一审阶段撤回土地复垦费的诉讼请求,且并未提出误工费及后期治疗费的诉讼请求,故对此部分请求本院依法不予审理。

关于沈龙熙、沈龙哲提出的应按照损失计算的上限确定赔偿数额的上诉理由。经查,沈龙熙、沈龙哲并未对其该项上诉请求举证证实。原审法院按照评估结果依法确定赔偿数额,并无不当。故对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宏达公司提出的沈龙哲、沈龙熙不是本案适格原告的上诉理由。经查,沈龙熙、沈龙哲提交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及村委会出具的情况说明,能够证实该二人为实际使用本案所涉土地种植树木的当事人,为适格的诉讼当事人。故对宏达公司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宏达公司提出的沈龙熙、沈龙哲土地上除五七香槐外还有其他树种及辽宁省林木种子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现场没有进入林地,仅在外围听取了沈龙熙、沈龙哲的陈述,鉴定的价格过高的上诉理由。经查,辽宁省林木种子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检验报告已对本案所涉土地上的各种树种予以载明,且该报告载明其他树种正常生长,五七香花槐已经全部死亡或顶部死亡。并对五七香花槐按照合理的株距及成活率进行了评估,并无不当。故对宏达公司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宏达公司提出的沈阳市环境保护局东陵分局的检验报告不能说明沈龙熙、沈龙哲的树木死亡与水污染有直接的因果关系。经实地查看,树林由于无人管理、虫咬、砍伐等多种原因造成此状况、原审将沈阳电视台直播生活的视频作为定案依据,是不合法的及关于对“污染者对污染行为和损害结果承担举证责任”的法律规定的初衷是能够确认污染的事实为前提,就本案而言,沈龙哲、沈龙熙没有合法的证据能够证明其林地是由于污染造成了损失,宏达公司提供了沈阳市环境保护局东陵分局的“三同时”验收书等环保合格材料,同时提出了沈龙熙、沈龙哲树木死亡的真正原因,尽到了法定的举证责任,法院应就树木死亡原因进行鉴定的上诉理由。经查,沈阳市环境保护局东陵分局的检验报告证实的是宏达公司排放污水超标的事实;沈阳电视台直播生活的视频证明的是沈龙熙、沈龙哲种植的树木受到损害的事实。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六条的规定,污染者应当就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及其行为损害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即污染受害人无须证实污染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证实存在污染行为及损害结果即完成其举证责任。另,宏达公司提供的沈阳市环境保护局东陵分局的“三同时”验收书,仅能证实其在该次检验时达到了环保要求,并不能够证实损害发生时其排放达标。且宏达公司在法定的举证期限内并未提出鉴定申请,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本院对其上述三项上诉理由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宏达公司提出的关于沈龙熙、沈龙哲树木被盗伐一事,已经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且从刑事案卷中可见刑事案件标的物与本案标的物是同一个的上诉理由。经查,原审经现场查看并询问刑事案件的办案人员,已确认刑事案件标的物与本案标的物并非统一标的物。故本院对其该项上诉理由不予采纳。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3,100元,上诉人沈龙熙、沈龙哲承担6,550元,上诉人沈阳宏达纸业有限公司承担6,5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徐 扬

代理审判员  王大禹

代理审判员  马晨光

二〇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卢智慧

附件

本案判决所依据的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规定: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十六条第六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