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责任纠纷

李丽芳与北京丰台医院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7月16日 案由: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责任纠纷 当事人:北京丰台医院 李丽芳 案号:(2015)丰民初字第12469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李丽芳,女,1980年8月15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陈旭峰(系原告之夫),1980年4月10日出生,汉族。

被告北京丰台医院,住所地丰台区西安街甲1号。

法定代表人惠永明,院长。

委托代理人杨志娟,女,1967年5月16日。

委托代理人张文生,北京市京翰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李丽芳与被告北京丰台医院(以下简称丰台医院)侵害患者知情同意权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郑娟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丽芳及其委托代理人陈旭峰、被告丰台医院的委托代理人杨志娟、张文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李丽芳诉称:2014年12月29日,原告在被告丰台医院(北院)分娩,分娩之前被告询问原告胎盘是医院处理还是原告自行带走,原告表示要自己带走并签字。分娩当天,医院并未将胎盘给原告。次年1月2日,原告出院,原告丈夫去取胎盘,医院告知当时处于放假期间,让上班后再去取。上班后,原告丈夫再次去产房要求取回胎盘,医院给付的系他人胎盘,并让原告等护士长上班之后再找护士长解决此事。原告找到护士长后,护士长明确告知原告胎盘已由胎盘公司处理无法找回。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要求:一、被告向原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及胎盘损失2000元;二、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丰台医院辩称:不同意原告李丽芳的诉讼请求,理由如下:一、原告因妊娠期糖尿病、脐带绕颈、G2POG39+4周于2014年12月26日入住我院,2014年12月29日11时57分剖宫产一男婴,母子平安。二、我院在原告入院时向其进行入院常规告知,介绍了住院事项、医院规章制度。产前就生产的相关问题对原告进行了专门告知,并提示胎盘归产妇所有,产后应及时取走或交医院处置,如在48小时内不及时取走,我院将按规定处置,原告表示自行取走并签字。三、2014年12月29日原告产后,我院工作人员通知家属取走胎盘,但家属没有及时取走,故我院根据卫计委的规定及我院胎盘管理规定处理胎盘。2015年1月2日产妇家属到产房要求取走胎盘,此时已是婴儿出生96小时后,已超过卫生部及我院规定的保存期限,因此对于胎盘的处置,我院没有任何侵权行为,不应承担侵权责任。四、根据我院统计,在我院生产的产妇绝大多数要求由院方处置胎盘,很少遇到要自行带走的特殊情况,因此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不是被社会认可的,不应当得到支持。胎盘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的具有人格象征意义的特定纪念物品。综上我院对原告胎盘的处置行为并未侵犯原告对胎盘的所有权,而是基于原告的放弃行为,同时也没有对原告造成精神损害,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经审理查明:2014年12月26日,原告李丽芳因妊娠期糖尿病、脐带绕颈收入被告丰台医院住院待产。同日,李丽芳签署《阴道分娩知情同意书》,并在该同意书上注明胎盘带走。同月29日,李丽芳在丰台医院分娩一男婴。2015年1月5日,李丽芳之夫陈旭峰到丰台医院要求取回胎盘时被告知因超过48小时的保管时间,胎盘已由医院按照规定处置,无法找回。

庭审中,被告丰台医院提交《入院告知》及《胎盘管理规定》,拟证明丰台医院已向原告李丽芳告知胎盘在医院的储存时间为48小时,逾期由医院统一处理。李丽芳对此不予认可,表示《入院告知》上并未有胎盘保管时间的告知,且丰台医院从未向其出示过《胎盘管理规定》,亦未口头告知过相关事项。《胎盘管理规定》第三条规定:“产妇在住院后由医生与产妇本人或者家属签署胎盘处理的知情同意书,并签字”,法庭询问丰台医院是否与李丽芳签署胎盘处理的知情同意书,丰台医院答复:若胎盘由医院处置,医院会与产妇签署该知情同意书,若胎盘由产妇带走则不签署该知情同意书。

被告丰台医院的证人刘×出庭作证,陈述:原告李丽芳系我收入住院的病人,我向其交待了病情,并让其签署了委托书、《入院须知》、《阴道分娩知情同意书》,在签署《阴道分娩知情同意书》时,我询问李丽芳胎盘是带走还是由医院处置,李丽芳说带走,我在该知情同意书上写了“胎盘”两个字,李丽芳签写“带走”两个字,我嘱咐她不管是顺产还是剖宫产,记得去产房要胎盘,如果不要胎盘不能随便丢弃。法庭询问证人:“是否向李丽芳告知过胎盘的保存时限?”证人回答:“说的是及时取走,不然医院会处理,我应该说了是两天。”

被告丰台医院的证人王×出庭作证,陈述:2014年12月29日原告李丽芳因为妊娠期糖尿病在手术室剖宫产,生育一男婴,我们在手术室对新生儿进行了常规检查后把新生儿推到手术室门口,呼唤李丽芳家属查看新生儿性别、外观,包裹好新生儿,告知家属尽快到产房拿胎盘,如未及时拿走按医院规定统一处理,但家属说要问家里人要不要带走胎盘。把新生儿推至产房,做完交接后,我们回去测量胎盘大小,放入器皿。法庭询问证人:“如何向家属交待取胎盘的事?限制时间了吗?”证人回答:“就让他尽快到产房取胎盘,如未及时取走由医院统一处理。没有限制时间。”

上述事实,有阴道分娩知情同意书、入院须知、胎盘管理规定、出生医学证明、证人证言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未尽到相关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被告丰台医院作为医疗机构,应当举证证明其是否向原告李丽芳告知胎盘管理的相关规定,特别是医疗机构保管胎盘时限的规定,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主张的,应自行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就此,丰台医院提交《入院须知》、《阴道分娩知情同意书》、《胎盘管理规定》及证人证言拟证明其尽了相应的告知义务,但《入院须知》、《阴道分娩知情同意书》均未记载胎盘的管理规定,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丰台医院向李丽芳出示过《胎盘管理规定》或告知过相关内容。证人刘×对是否告知李丽芳胎盘保管期限回答不明确,证人王×陈述仅告知李丽芳家属要及时取走胎盘,未告知胎盘保管期限,且两位证人均系丰台医院职员,与丰台医院有利害关系,其证言不足以证明丰台医院向李丽芳告知了胎盘管理的相关规定。

关于胎盘价值一节,胎盘系禁止买卖的物品,其价值不宜用金钱进行衡量,故原告李丽芳要求被告丰台医院赔偿胎盘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一节,我国确有部分地方存在埋葬胎盘的风俗习惯,现因被告丰台医院未向原告李丽芳告知医院保管胎盘的时限,导致李丽芳的胎盘因超过48小时未取而被医院处置无法找回,无法按照其家乡风俗处理胎盘,给李丽芳造成了一定的精神损害,应予以赔偿,但李丽芳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数额过高,本院酌定为2000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北京丰台医院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原告李丽芳精神损害抚慰金二千元;

二、驳回原告李丽芳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能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二十五元,由被告北京丰台医院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代理审判员  郑娟

二〇一五年七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张娜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五十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