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产品仓储者责任纠纷

王想与刘畅、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3月18日 案由:产品仓储者责任纠纷 当事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 王想 刘畅 案号:(2014)大民一终字第164号 经办法院:辽宁省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想。

委托代理人宋大勇,系辽宁见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

负责人:杨万武。

委托代理人:郭焱萍,系辽宁丰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审原告王想与原审被告刘畅、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于2013年12月2日作出(2013)中民初字第3675号民事判决,王想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王想及委托代理人宋大勇,被上诉人刘畅,被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郭焱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王想一审诉称:2012年7月15日18时许,原告刘畅驾驶大众牌小轿车在修竹附近将原告撞伤,该车在第二被告处投保。交警部门认定刘畅负事故全责,原告不负责。原告伤后入院治疗。现原告诉至法院。为此,要求判令二被告给付原告住院伙食补助费2050元(每天50元×41天),营养费1500元(每天50元×30天),护理费7350元(150元×49天),误工费27945.6元(42503元÷365天=每天116.44元×240天),伤残赔偿金35800.7元(27539元×13年×10%),交通费38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万元。

被告平安财险一审辩称:对原告所述的事实没有异议。对原告要求的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无异议;对于护理费原告要求的每天150元的标准过高,我们同意按照每天80元给付,对于原告要求的护理费的天数没有异议;对于伤残赔偿金,我们认为应该自定残之日起起算,应该计算12年。社区证明和面馆的证明均不能证明原告在事故发生前在大连居住超过一年,所以我认为原告按照城市标准来计算数额不合理,我们计算的标准是15990元×12×0.1;我们不同意赔偿原告的误工费,证人与原告存在利害关系,证人的证明力差;对于精神损害抚慰金,我们同意按照十级伤残赔付5000元。

被告刘畅一审辩称:事故发生的经过没有异议,合理损失同意赔偿。原告第一次和第二次住院的医疗费、住院陪护费、鉴定费已由我垫付。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1、2012年7月15日18时05分许,刘畅驾驶小型轿车沿修竹街由南向北行驶至无名巷口时违反操作规范忽视安全驾驶,与沿修竹街由南向北行走的行人王想相刮碰,造成一车受损及行人王想受伤。该事故,经大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中山大队作出的大公交(中)认字(2012)第20120037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刘畅负此事故全部责任,王想无责任。2、原告王想于2012年7月15日至2012年8月14日、2012年9月22日至2012年10月3日先后在大连市友谊医院住院治疗共计41天,医疗费已由被告刘畅垫付。3、经大连市中山区人民法院委托,大连中山司法鉴定中心于2013年11月11日出具中山司法鉴定中心(2013)中司临鉴字第0369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已由被告刘畅支付。

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王想构成X级伤残,建议合理休治时间为伤后至240日,建议伤后90日1人陪护,建议伤后30日适当增加营养,目前无后续治疗指征,针对本次损伤按医嘱及处方用药属合理。4、原告王想于1945年2月10日出生,系农民;2012年7月18日,原告王想在被告平安财险的询问笔录认可自己无工作单位,事故发生时才到大连20余天。原告王想向本院提供的大连市中山区人民路街道修竹社区的证明,证明原告王想自2012年7月1日起居住在其辖区修竹街82-1-1号。5、大连市沙河口区小李子老汤拉面馆马兰店的经营者系孙文秋;大连市公安局沙河口区分局富民路派出所证明贾金华自2005年起经营老汤拉面管至今;贾金华证明原告王想自2011年6月末在其拉面管工作,每月工资2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原告主张的各项赔偿项目及数额如何认定。综合本案的案情及相关法律规定,该院作出如下分析判定:1、原告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2050元、营养费1500元,二被告对此均无异议,结合司法鉴定意见,本院予以支持。2、护理费,鉴定意见原告伤后90日1人陪护,原告住院41天期间护理费已经由被告刘畅垫付,原告主张护理费7350元(每天150元×49天),根据大连市工资收入水平,结合原告的年龄、生活自理能力及伤情所需要的护理程度,本院认为护理费标准120元/天合理,即护理费应为5880元(120元/天×49天)。被告平安财险抗辩认为护理费80元/天,标准过低,本院不予支持。3、误工费,原告主张误工费27945.6元(42503元÷365天×240天),对原告主张其在老谈拉面管工作一节,本院认为原告王想事故发生时已满67岁,且其已在被告平安产险的询问笔录上认可自己无工作单位,事故发生时来连旅游20余天,其提供的大连市中山区人民路街道修竹社区证明亦证明其在2012年7月1日开始在大连居住,故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在大连已经居住一年以上。原告王想为农村户口,因此应按2012年大连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故原告伤残赔偿金应为19188元(15990元×12年×0.1),原告的主张,本院部分予以支持。5、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根据司法鉴定意见书,原告构成十级伤残,综合考虑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害行为造成的后果、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以及大连市平均生活水平,本院认为精神抚慰金的赔偿数额应为10000元,原告的主张,本院部分予以支持。6、交通费,原告主张交通费386元,结合原告的伤情、原告住所地与就诊医院的距离及就诊次数,本院全部予以支持。上述各项费用,(1)原告王想的住院伙食补助费2050元、营养费1500元,共计3550元,应全部由被告平安财险在交强险医疗限额内赔偿。(2)原告王想的护理费5880元、交通费38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伤残赔偿金19188元、共计35454元,应全部由被告平安财险在交强险死亡伤残限额内赔偿。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机动车交通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王想住院伙食补助费2050元、营养费1500元、护理费5880元、交通费38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伤残赔偿金19188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二、驳回原告王想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100元,由原告王想负担1100元,由被告刘畅负担1000元。

王想的上诉理由及请求是: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王想认为其长期在城市打工,应当支付王想误工费并按照城市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原审支持1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过低,被上诉人保险公司提供的询问笔录不是上诉人真实意思表达,因此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二被上诉人给付上诉人伙食补助费2050元、营养费1500元、护理费5880元、交通费38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残疾赔偿金33046元、误工费16000元,合计78862元,二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诉讼费用。

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二审答辩认为:上诉人王想户籍性质为农业户口,结合社区出具的暂住证明原审按照农业户口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并无不当,上诉人在一审提供的证人证言与社区证明内容相矛盾,因此原审未支持误工费并无不当。

刘畅二审答辩认为:同意上诉人的上诉意见。但其对一审判决并未提起上诉。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事实属实。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应按自己的主张向法院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关于残疾赔偿金的计算标准一节,上诉人王想系农村户口,其主张按照城市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应当具备在事故发生前在城市连续居住满一年以上的条件。为此上诉人在一审时提供了人民路街道修竹社区出具的居住证明。该证明的内容为,据社区所了解的情况,王想大约从2012年7月1日起随在该辖区打工的其女儿贾艳花暂时居住在该辖区,该证明的出具时间为2013年9月4日。该证据不能证明上诉人在案涉事故发生时即2012年7月15日其在大连已经居住一年以上。二审时,上诉人向法庭提供了《关于王想同志暂住地的证明》,但该证明是由一个叫祝萍的个人出具的,该人并未出庭对此情况予以作证;人民路街道修竹社区虽然也在该证明上盖章,但社区在该证明上注明了该次证明是根据祝萍个人所提供的信息而出具的,并且此次证明内容与该社区之前提供的证明内容相矛盾。因此对该证明本院不予采信。针对上诉人王想在大连居住时间问题,被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一审时向法庭提供了伤者询问笔录,其中关于上诉人在大连居住时间的记载与上诉人在一审中所提供的社区证明的内容吻合。上诉人女儿在二审中认可该笔录中的签名是其所为,其称对笔录内容并不知晓,但并无证据可以证明。综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中关于证据的审核认定的规定,上诉人在本案中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认定其于事故发生前在大连连续居住时间超过一年,因此原审适用农村标准计算其残疾赔偿金并无不当。

关于误工费一节,上诉人提供证人以证明其在案涉事故发生前的工作情况,但该证明在时间上与上诉人在大连居住时间证明内容不一致,并且与保险公司提供的对伤者询问笔录中的工作单位及收入情况以及大连工作时间等内容相矛盾;另外,上诉人提供的富民路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是对贾金华经营拉面馆情况的证明,与本案上诉人是否因案涉事故产生误工情况之间不存在必然联系。综上原审对上诉人的误工费不予支持并无不当。

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一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害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侵权行为造成的后果、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确定。本案上诉人王想系因交通事故而受伤构成十级伤残,根据上诉人的伤残程度、被上诉人刘畅的过错以及大连地区的平均生活水平等情况,一审法院确定精神损害赔偿金为10000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770元,由上诉人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汪 潇

审 判 员  肖国辉

代理审判员  苏 娓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徐蕴清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