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购买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罗椿年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购买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8月30日 案由: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罪 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购买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 当事人:古某甲 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 罗椿年 范某 案号:(2015)东刑初字第361号 经办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田东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田东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单位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单位地址为百色市中山二路尾百色镇信用社大楼,原法定代表人、实际控制人被告人罗椿年。

诉讼代表人罗文斌,于福建省南平市。系被告××××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被告人罗椿年,男,1970年8月11日出生于福建省南平市,身份证号码352101197008115516,汉族,高中文化,户籍所在地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青秀区桂春路15号一区滴翠轩3—803号,现住百色市右江区中山二路。系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广西前进煤炭贸易有限公司、广西金创业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三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及控制人。因涉嫌犯伪造公司印章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4年10月12日被田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9日被逮捕。

辩护人黄雪,广西××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覃信发,广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范某,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横县。因涉嫌犯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4年11月8日被横县公安局六景派出所抓获,同年11月11日被田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9日被田东县公安局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逮捕,于2015年11月10日由田东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被告人古某甲,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马山县。因涉嫌犯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4年11月4日被田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9日被田东县公安局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逮捕,于2015年11月10日由田东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辩护人唐霭涛,广西××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广西壮族自治区田东县人民检察院以东检刑诉(2015)30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单位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告人罗某甲年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伪造公司印章罪,被告人范某、古某甲犯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5年11月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田东县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梁绍宇出庭支持公诉,被告单位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诉讼代表人罗文斌、被告人罗某甲年及其辩护人黄雪、覃信发、被告人范某、被告人古某甲及其辩护人唐霭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已依法办理了延期审理手续。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广西壮族自治区田东县人民检察院指控: 1、2009年6月1日至8月11日,被告单位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南公司)在明知与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没有购销业务、没有货物交易的情况下,开具了37份、价税合计3572551.15元人民币、发票代码均为4500084140,发票号码为(№00994796—00994802、№00999404—00999411、№01016324—01016330、№01016320--01016323、№01018379—01018389),购进单位为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

其中,发票代码均为4500084140,发票号码为(№00994796一00994802、№00999404—00999411、№01016324-01016330、№01016321-01016323、№01018379-01018389)共36份,价税合计3462551.15元人民币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是被告人古某甲与被告人范某事先商量后并由古某甲向范某提供了开票所需的金某纸业公司相关信息,由范某找到东南公司实际控制人罗某甲年商量,并给予罗某甲年和东南公司一定利益后,罗某甲年授意东南公司会计以东南公司的名义开具的。范某得票后由古某甲拿给金某纸业公司用于抵扣。 2、2013年9月5日,东南公司与贵州省兴义市四方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四方公司)为了增大公司交易资金,以获得银行更多贷款,在没有购销业务、没有货物交易的情况下,开具9份、价税合计1000万元人民币、发票代码均为45000133140,发票号码(№00845873—00845874、№01135031-01135037)的广西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四方公司(另案处理),虚开的发票已经被四方公司抵扣。这9份发票是四方公司为了增加公司银行账户交易量,提高银行授信贷款额度,公司法人代表李某甲(另案处理)、总经理岳某(另案处理)和副总经理苏某丙(另案处理)协商,由苏某丙寻求其他公司合作走账和开票,李某甲和岳某在公司协助。2013年9月前后,苏某丙与结识多年的东南公司实际控制人罗某甲年商量后,东南公司与四方公司以购销焦炭为名进行走账和开票合作。 3、2013年10月10日,罗某甲年为了帮助其控制下的东南公司取得中国建设银行百色分行(下称百色建行)2000万元的贷款,伪造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印章和仿冒该公司财务总监周某的笔迹在一份银行发给东泥公司编号为:45067000100002381110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部分)》回执栏上加盖公司印章和签名,并提供给银行作为授信凭据,骗取银行放贷。

对指控的犯罪事实,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交了书证、辨认笔录、证人证言、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等证据证实。公诉机关认为,被告单位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在没有发生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的税款数额达1357.2551万元,虚开的税款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罗某甲年作为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同时,被告人罗某甲年为了获取银行贷款伪造公司印章并使用,其行为又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二款之规定,构成伪造公司印章罪。被告人范某、古某甲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其二人的行为均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八条之规定,构成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特提起公诉,请本院依法惩处。

被告单位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诉讼代表人罗文斌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没有意见,提出自己只是挂名而已,公司的实际经营状况其不懂。

被告人罗某甲年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亦无异议。

辩护人黄雪、覃信发提出:一、对伪造公司印章罪无异议。二、公诉机关指控百色东南公司及其罗某甲年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给金某纸业公司的罪名不成立。理由是:1、东南公司与金某纸业公司存在真实货物贸易,范某与罗某甲年达成口头协议,由范某挂靠东南公司,以东南公司的名义供煤给金某纸业公司;2、东南公司与金某纸业公司于2009年4月10日签订了《柴煤购销合同》,该合同由金某纸业公司提供,金某纸业公司会计报表上至今仍对东南公司的3462551.15元煤款作应付未付款项处理;3、证人古某乙、古某丙、陈某甲、黄某乙的证言及金某纸业公司的证明与本案的处理结果有利害关系,不排除他们为免除东南公司的煤款而作出对东南公司不利的证言。三、公诉机关指控东南公司与四方公司虚开1000万元部分,也不能成立。理由是:1、东南公司与四方公司存在购销业务,采用货权转移的形式,有购销合同、货款转账银行流水等证据佐证;2、四方公司的股东岳某、李某甲、苏某丙声称与东南公司无实际交易,但三人对虚开发票的操作描述不一致,不能相互印证,不应作为定案依据。综上,不应认定东南公司及罗某甲年构成虚开增值税发票罪。

被告人范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没有意见。

被告人古某甲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没有意见。

被告人古某甲的辩护人唐霭涛提出:1、被告人古某甲系初犯,认罪、悔罪;2、古某甲购买税票仅是为了领取自己的合法税款,主观恶性小;3、案发后,金某公司已向田东县国税局补交了税金。综上,请求法庭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

一、2009年6月1日至8月11日,被告单位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南公司)在明知与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广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某纸业公司)在没有购销业务、没有货物交易的情况下,开具了37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3572551.15元,其中货物金额为3053462.49元,税额为519088.66元。发票代码均为4500084140,发票号码为(№00994796—00994802、№00999404—00999411、№01016324—01016330、№01016320--01016323、№01018379—01018389),购进单位均为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

其中,发票代码均为4500084140,发票号码为(№00994796一00994802、№00999404—00999411、№01016324-01016330、№01016321-01016323、№01018379-01018389)共36份,价税合计3467517.2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是被告人古某甲与被告人范某事先商量后,由被告人古某甲向被告人范某提供了开票所需的金某纸业公司相关信息,后由被告人范某找到东南公司实际控制人被告人罗某甲年商量,并给予罗某甲年和东南公司一定利益后,被告人罗某甲年授意东南公司会计以东南公司的名义开具的。被告人范某虚开得专票后由被告人古某甲拿给金某纸业公司。另有一份发票代码为4500084140,发票号码为№01016320的发票,价税合计105033.95元(其中货款89772.61元,税款15261.34元)系林某(另案处理)提供给金某纸业公司。金某纸业公司接受上述的37份专票后于当年向田东县国家税务局纳税申报时申报抵扣税款519088.63元。

另查明,案发后,被告人范某于2014年11月7日主动到横县公安局六景派出所投案,并如实供述。被告人古某甲于2014年11月4日主动到田东县公安局投案,并如实供述。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一、书证、物证 1、被告人古某甲在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开设账户及其所开设卡号为60×××48的邮政储蓄卡的交易明细:证实了邮政储蓄账号60×××48(对应卡号62×××01)、账号60×××62(对应卡号62×××85)均为古某甲所开,均未销户。尾号为9948的储蓄卡从2008年6月25日到2009年12月21日的交易情况。 2、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转账付款凭条:证实了(1)在2009年7至8月份期间,从陈某甲个人账号95×××35转账付款到被告人古某甲个人账号60×××96的情况,共计付款2000000元。(2)在2009年5月至7月期间,从陈某甲个人账号95×××35转账付款到被告人古某甲个人账号60×××48的情况,共计付款2178431元。 3、中国农业银行转账支付单:证实了田东县荣升废纸回收有限公司于2009年8月13日分两次向某正烈转账109759.90元 4、广西增值税专用发票一张:证实了由证人林某提供给田东县金某纸业公司的,由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开给田东县金某纸业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情况,其中发票代码为4500084140,发票号码№01016320,价税合计105033.95元,货款89772.61元,税款15261.34元。 5、增值税专用发票及记账凭证:证实了由东南公司开给金某纸业公司,发票代码均为4500084140,其中:

第一组发票号码:№00994796--00994802,共7份,均于2009年6月1日出票,对应金某纸业公司记账凭证为2009年6月30日。价税合计468332.95元,其中货物金额为400284.57元,税额为68048.38元。该组发票对应东南公司的记账凭证为2009年6月1日。

第二组发票号码:№00999404--00999411,共8份,均于2009年6月24日出票,对应金某纸业公司记账凭证为2009年8月31日。价税合计770320.6元,其中货物金额为658393.66元,税额为111926.94元。该组发票对应东南公司的记账凭证为2009年6月24日。

第三组发票号码:№01016320--01016330,共11份,均于2009年8月7日出票,对应金某纸业公司记账凭证为2009年9月30日。价税合计1102836.3元,其中货物金额为942595.15元,税额为160241.15元。该组发票对应东南公司的记账凭证为2009年8月7日。

第四组发票号码:№01018379—01018389,共11份,均于2009年8月11日出票。价税合计1231061.3元,其中货物金额为1052189.11元,税额为178872.19元。该组发票对应东南公司的记账凭证为2009年8月11日。

以上共计37份发票,价税合计3572551.15元人民币,其中货物金额为3053462.49元,税额为519088.66元。这些发票均有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盖章及公司会计许某签字,并经被告人范某指认,金某纸业公司确认。对应发票已经由金某纸业公司用以抵扣税款共计519088.63元。 6、甲方为金某纸业公司、乙方为东南公司的,签订于2009年4月10日的《柴煤购销合同》复印件:证实了该合同经被告人罗某甲年确认不是其所签,但上面所盖的公章是东南公司的;同时金某纸业公司亦否认签过该份合同。 7、卢某向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缴款凭证:证实了卢某缴款给该公司的情况,款项来源为代金某纸业公司付购煤款。 8、广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答复函:证实了该公司与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没有直接的煤炭购销业务,原煤是古某甲个人提供给该公司,并由古某甲提供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 9、税收完税证明:证实了广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在田东县国税局核查发现其2009年6-8月接受的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不符合规定后,己经补交完税款。 10、广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了该公司于2009年6月至8月间从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取得的37份广西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3572551.05元,其公司已按规定抵扣。该37份发票中,有36份是古某甲提供,1份由林某提供,对应货款已经支付给古某甲和林某。 11、金某纸业公司文件一份:证实了黄某乙自2009年4月16日起负责该公司财务部门的全面管理工作;罗某乙负责公司生产部门的全面管理工作。 12、广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证实了该公司设立的基本情况。 13、抓获经过:证实了被告人范某于2014年11月7日主动到横县公安局六景派出所投案。 14、田东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到案情况说明:证实了被告人古某甲的到案经过。 15、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于2009年6月份及12月份的工资发放表:证实了该工资表没有被告人范某的名字。

二、辨认笔录 1、被告人范某辨认被告人罗某甲年笔录:证实经辨认,被告人范某辨认出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罗某丙”就是被告人罗某甲年。 2、被告人范某辨认被告人古某甲笔录:证实经辨认,被告人范某辨认出2009年6至8月份和其一起合伙向金某纸业提供原煤的人就是被告人古某甲。 3、被告人古某甲辨认范某笔录:证实经辨认,被告人古某甲辨认出向其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人就是被告人范某。 4、证人许某辨认范某笔录:证实经辨认,许某辨认出来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向其拿走罗某甲年授意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人就是被告人范某。

三、证人证言: 1、证人杨某的证言:证实了其系广西金某纸业公司会计。2009年6月至8月间,古某甲和林某两人总共拿37份由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广西金某纸业限公司,其中,古某甲36份,林某1份,公司已用来抵扣税款。古某甲与林某提供原煤给金某纸业,金某纸业未向出票单位东南公司支付货款,而是由公司职工陈某甲私人转账给古某甲和林某。 2、证人陈某甲的证言:证实了其在广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的财务部任出纳,财务部由副总经理黄某乙负责。古某甲自2008年开始以个人名义向金某纸业公司供应原煤。公司用其个人的邮政储蓄账户和农业银行个人账号及金某纸业有限公司下属的田东县荣升废纸回收有限公司的农业银行账号转款给古某甲在邮政储蓄银行和农业银行的个人账户。其的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个人账号,户名陈某甲,账号95×××35;农业银行个人账号,户名陈某甲,账号95×××18;田东县荣升废纸回收有限公司账号是农业银行的,账号61×××46;古某甲的邮政储蓄银行个人账号60×××96,农业银行个人账号:62×××16。因为古某甲是以个人名义卖煤给我们金某纸业,无法用公司的对公账户付款给古某甲个人,所以只能以其出纳的个人账户转款。至于田东县荣升废纸回收有限公司账号,因为这个公司是向个人或者公司收购废纸的,是可以转账给个人账号的,只能以这个公司收购废纸的名义结算煤款给古某甲。有时也是由田东县荣升废纸回收有限公司账号转给其的个人账号,然后其再转给古某甲。 3、证人古某丙的证言:证实了广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古某乙,其是总经理,财务部主任是黄某乙。2008年起古某甲开始供煤给金某纸业公司,到现在一直有原煤业务往来。 4、证人方某甲的证言:证实了2013年5月开始其负责金某纸业公司原煤采购工作。在其工作期间,供应原煤的个人客户只有古某甲,与个人购销业务没有产品购销合同和报价函等手续。由公司财务与古某甲核对结账。 5、证人许某:证实了其于2007年7月到2012年4月在百色市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工作,之后请假回家生小孩,到了2013年9月开始又回到该公司工作至今。公司的法人代表是罗文斌、实际控制人是罗某甲年、其和李某乙是公司会计、出纳是苏某乙、文某甲是韦某等人。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是罗某甲年实际操控的,罗文斌是罗某甲年的侄子,罗文斌只是挂着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法人而已。其在公司主要负责会计审核,负责开增值税发票。一般的开票程序是对方公司发结算单到公司,然后其拿到结算单就去找罗某甲年汇报,经过罗某甲年同意其才会去开的,具体开多少是根据那份结算单上面的数额来开具。还有一种情况是没有结算单的时候,由罗某甲年通知我们开具增值税发票,具体的开票数额和吨数都是罗某甲年交代好的,罗某甲年就给其一个号码,这样其就根据这个号码联系那家公司要那些公司的资料,这样就可以开具增值税发票了。在2009年6月份,有一个叫做范某的人来找罗某甲年,要求我们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开具增值税发票给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其当时也根据罗某甲年的要求陆续开具了357万多的增值税发票给范某。范某不在百色市东南工贸有限公司,也不是公司的业务员。 6、证人苏某乙的证言:证实了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罗文斌,实际控制人是罗某甲年,会计是许某和李某乙,出纳是其,文某甲是韦某。 7、证人罗文斌的证言:证实了2006年的时候,其叔叔罗某甲年成立了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是罗某甲年的名字。2007年他又成立了一个广西金创业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也是他的名字,后来他说一个人不能拥有两个法人公司,所以他就在2007年把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姚某,2012年时又把公司法人变更为其的名字罗文斌,让其挂靠做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实际控制人仍是罗某甲年。其在公司没有什么实权,只是挂名而已,基本不参与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业务经营活动,但有时候需要其的签字的,其还是要去签。

罗某甲年是实际控制人全权负责公司一切,许某是公司会计,苏某乙是出纳,宁某和韦某是公司办事员。其在公司就是挂个名头而已,有需要时去签字就去公司晃一下,因此公司的事情其不懂。 8、证人陈某乙的证言:证实了其曾介绍林某与煤老板相认识,合作提供原煤给金某纸业公司。 9、证人卢某的证言:证实了其因为欠范某的钱而帮范某向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付了几笔款。当时其与范某有煤炭购销业务,其欠他的货款,他又欠东南公司,他让其付款给东南公司,其与东南公司没有业务。他还交代其在银行现金缴款单注明是代金某纸业付购煤款。 10、证人林某的证言:证实了2008年初至2010年初其在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帮老总古某乙、古某丙开车。2009年,其曾让陈某乙以其的名义供煤给金某纸业公司。他们供了几车,约300吨煤,但厂里化验说煤质不符合要求,就停供。供应部门核算所供煤款是10万多元,其就找财务结账,财务主管黄某乙说要开增值税发票给财务入账,方某乙款。之后,黄某乙提供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机构代码、购销货物品名、开户行及账号等开票资料给其,其就把这些资料交给陈某乙去找人帮开,过后他拿一张价税合计10万多元的广西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其,其拿去给黄某乙。过几天后,公司财务把钱汇入其的账户,其就把煤款转给陈某乙了。由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于2009年8月7日开具给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的广西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代码为4500084140,发票号码为№01016320,价税合计105033.95元,上面有古某乙签名“财务核实后付款”,落款日期2009年8月11日。这份发票是其提供的。其用个人农业银行账户接收煤款,账号是62×××18,对于会计凭证在付煤款单据上注明是付其所供废纸款,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写,反正其从没给金某纸业公司供应废纸过。其不懂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在什么地方,从没有什么业务往来。陈某乙如何去找来这张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开的增值税发票也不清楚。 11、证人古某乙的证言:其系广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2009年6月至8月其公司与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没有原煤购销业务。其也没有让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罗某甲年为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 12、证人黄某乙的证言:其系广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财务部副总经理。金某纸业公司在2009年6月至8月与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没有原煤购销业务。其没有介绍范某、古某甲、林某去找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广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

四、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 1、被告人范某的供述与辩解:2009年初其贩煤,想供煤进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后找到古某甲一起合伙供煤给金某纸业公司。其首先通过报关从防城港市购来越南高卡数的优质煤,接着拉回到田东县思林镇的一处煤场,跟古某甲从贵州、右江矿务局购进的低热量的原煤一起混合,然后销售给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我们销售这些原煤进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后,公司财务要求开增值税发票给财务入账才付煤款。由古某甲提供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机构代码、购销货物品名、过磅单、开户行及账号等开票资料给其。其就去找以前做煤生意认识的一个叫罗某丙(被告人罗某甲年)的人,他在百色市开了一家叫“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公司,有煤炭经营许可证,可以虚开增值税发票。其就跟罗某丙商议好,其在防城港购买煤炭是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把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到罗某丙的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进项税。然后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就按其的要求虚开发票给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这中间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和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并没有什么实物交易,只是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罗某丙为了赚取一些利益而虚开发票给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而已。

其在防城港虚开的增值税发票给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要按每吨5元的手续费给罗某丙,然后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按其的要求虚开给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增值税发票,多出的那部分按9%算手续费给罗某丙。比如说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在其从防城港虚开的进项100万的货物,但是我们要求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虚开销项150万给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罗某丙就把在防城港虚开的100万减出来,多出的50万那部分就要按9%的手续费给罗某丙。所谓的按其的要求就是其和古某甲把两种煤混好供给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的数量,我们可以赚其中的差价。其拿开好的增值税发票给古某甲,由他去跟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财务结账,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把煤款打到古某甲的账上。最后古某甲提现金来交给其,我们两人五五分账。 2009年到2010年我们大概跟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购买了3次增值税专用发票,数额三百多万元人民币。其去东南公司购买发票第一次经过罗某丙,其他两次都是其自己去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位于百色市中山二路信用社二楼的办公室,由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那几个女的财务人员开票给其。罗某丙应该每次都懂得的。其没跟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有业务往来。2009年5月份,其曾以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名义到防城港交海关税。并把《防城港海关进口关税专用缴款书》交给罗某甲年进行抵扣税款。后因为《防城港海关进口关税专用缴款书》不能抵扣税款,其还通过卢某给钱给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用于补交税款。其不是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业务员,也没有与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签订劳动用工合同和委托办理业务等事项。其认识罗某甲年就是借助他公司作平台进行交易,条件是每吨5元给东南公司。其以百色东南公司跟防城港进出口公司购进的煤供给金某纸业公司时,并没有以东南公司名义支付煤款,而是以其的个人账户转账给对方。我们供煤给金某纸业结账时,该公司直接付款给古某甲,没有通过东南公司。其没有以东南公司名义与金某纸业签订过购销煤炭合同或协议。古某甲向广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提供、用以结账的发票代码均为4500084140,发票号码№00994796-00994802、№00999404-00999411、№01016324-01016330、№01016321-01016323、№01018379-0101838增值税专用发票是其向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罗某甲年购买的,后交给古某甲拿到广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结账。上述发票36份,价税合计300多万,涉及煤炭14000多吨,以每吨5元手续费计算,罗某甲年收取其7万多元手续费,缴纳购销差额部分的增值税金85000元左右,全部交给罗某甲年了。古某甲结账后将钱交给其,其有时是领取现金交给罗某甲年,有时通过银行转账。2、被告人古某甲的供述与辩解:2009年初其在右江矿务局购买煤炭转卖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范某的横县男子。在2009年上半年,其当时去右江矿务局购买原煤到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销售,其要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到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因为其是个体的要去税务部门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后范某主动找到其,说能够帮助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而且手续简单,其只要提供销售方公司的基本材料和每百万元就给9万元的手续费就可以了。其就到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找到财务人员,问要了包括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税证、机构代码、银行账号等材料,以及其出售给他们的原煤过磅后的数量。拿到这些资料之后就交给范某,范某就先后三次开给其广西增值税专用发票,这些发票总共数额有350万左右。最后其拿这些发票到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结账了,这些发票是一家叫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开具出来的。

按照正常的交易程序,应该是其在煤矿公司购得煤炭之后就要到国税部门报税,并开出相应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然后将煤拉到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销售,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就会根据其所开具的发票来结账给其,之后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再将这些发票到国税部门抵扣税款。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和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这两家并没有什么交易,只是在这些增值税专用发票体现而已,并没有真实的货物交易。因为开具这种增值税专用发票是要向国税部门交税的,按照当时的税率是17%,但是范某开具这个票给其,其只要给他9%就可以了,这样其不用去找国税部门开具,而且又比正常交税少了8%,所以其才会和范某购买的。其每次都是付现金给范某,就是根据他开给其发票数总额的9%来付钱给他。其购买、提供给田东县金某纸业的那些增值税专用发票只是按照其磅单数,用钱跟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低价购买的,他们两家公司没有资金往来。 3、被告人罗某甲年的供述与辩解:其是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东南公司2009年6月1日1号记账凭证、6月24日31号记账凭证、8月7日11号、12号记账凭证、8月11日22号记账凭证分别反映:2009年6月1日开具7份、6月24日开具8份、8月7日开具11份、8月11日开具11份,共计37份广西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3572551.15元给金某纸业公司,发票代码均为4500084140,发票号码:№00994796—00994802、№00999404—00999411、№01016320—01016330、№01018379—01018389。上述发票都是其所开的。

落款于2009年4月9日的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与田东县金某纸业有限公司签订的《柴煤购销合同》并非其所签,但合同盖的是其公司的章。

二、2013年9月份期间,贵州省兴义市四方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方公司)由于资金运作困难,需要银行贷款。为了增加公司银行账户交易量,提高银行授信贷款额度,公司法人代表李某甲(另案处理)、总经理岳某(另案处理)和副总经理苏某丙(另案处理)经协商,由苏某丙寻求其他公司合作走账和开票,李某甲和岳某在公司协助。2013年9月前后,苏某丙与结识多年的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南公司)及广西前进煤炭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进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被告人罗某甲年商量后,由东南公司与四方公司、四方公司再与前进公司分别以购销焦炭为名进行走账和开票合作。 2013年9月5日,东南公司在没有购销业务、没有货物交易的情况下,开具了9份广西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1000万元人民币、其中货款金额为8547008.56元、税款金额为1452991.44元。发票代码均为45000133140,发票号码(№00845873—00845874、№01135031-01135037)给四方公司。四方公司取得东南公司开具的9份发票后,于2013年10月10日向兴义市国家税务局申报抵扣税款1452991.44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一、书证、物证 1、证人岳某与罗某甲年、宁某之间短信联系的照片:证实了岳某与被告人罗某甲年手机号码为133××××7777的信息来往,双方互相提供公司账号的情况;罗某甲年公司员工宁某提供东南公司地址给岳某、并回复发票已收到的情况。 2、贵州省兴义市四方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的章程、股权转让协议、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煤炭经营资格证、税务登记证、股东变更:证实了该公司经多次变更,案发时的股东为李某甲、岳某,法定代表人为李某甲。 3、扣押决定书、扣押笔录、扣押清单:证实了公安机关已依法扣押了贵州省兴义市四方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财务专用章、公章。 4、《焦炭购销合同》二份:(1)证实了四方公司与前进公司于2013年7月25日签订了主要内容为,四方公司以每吨1240元、每月供10000吨煤炭供给前进公司的、有效期为一年的《焦炭购销合同》。(2)证实了四方公司与东南公司于2013年8月1日签订了主要内容为,东南公司以每吨1200元、每月供10000吨煤炭给四方公司的、有效期为一年的《焦炭购销合同》。 5、被告人罗某甲年控制的广西前进煤炭贸易有限公司(工商银行百色分行,账号21×××10)付款给四方公司(广东南粤银行民治支行的对公账户,账号21×××86)的转账凭证:证实了该前进公司于2013年9月11日汇款给四方公司共500万元;2013年9月12日分两次汇款给四方公司共500万元。总共汇款1000万元的事实。 6、四方公司(广东南粤银行民治支行的对公账户,账号21×××86)于2013年9月12、13日分别两次向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广西北部湾银行百色分行,账号80×××89)付款500万元总共1000万元的凭证:证实了东南公司收到四方公司汇款1000万元的事实。 7、东南公司开给四方公司的广西增值税专用发票:证实了东南公司所开的发票代码为:4500131140、发票号码为№00845873-00845874、№01135031-01135037,均于2013年9月5日开具的共9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总额共10000000元,其中货款金额为8547008.56元,税款金额为1452991.44元。 8、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发票交接单:证实了百色市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已交给贵州省兴义市四方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发票号码为№00845873-00845874、№01135031-01135037的增值税发票共9份。 9、黔西南州国家税务局出具的税务稽查案件协查报告:证实了贵州省兴义市四方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已经将从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取得的9份、价税合计10000000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进行了抵扣进项税额。

二、辨认笔录 1、岳某辨认笔录:证实了经辨认,证人岳某辨认出被告人罗某甲年本人。 2、苏某丙辨认笔录:证实了经辨认,证人苏某丙辨认出被告人罗某甲年本人。

三、证人证言 1、证人岳某的证言:证实了其系贵州省兴义市四方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2013年6、7月份间,公司法人李某甲和股东苏某丙为了解决公司资金困难,跟其商量,计划在广东南粤银行贷款。公司在银行开户后,就得有大量的资金交易,以交易量作贷款授信依据。后来,李某甲跟其说苏某丙有一笔1000万元焦炭购销业务,需要其利用四方公司配合,让其按苏某丙的要求办理资金过账和开增值税票业务,其同意了。2013年7月25日前后,苏某丙就带罗某甲年过来,其听从李某甲和苏某丙的安排,以四方公司名义与罗某甲年安排的东南公司签订焦炭购销合同;以四方公司的广东南粤银行账户操作与东南公司资金往来;以四方公司名义接受东南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和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前进公司。苏某丙让其以四方公司与东南公司签订焦炭购销时,他说购销业务由他负责,对于如何购进焦炭、购进多少、如何提货、如何运输等其都不知道,公司的其他工作人员也不知道。东南公司在没有向四方公司提出要相关的验货结算单的情况下,罗某甲年让其用手机发送四方公司开票信息给他。后东南公司就按其提供的四方公司的开票信息开具9份、价税合计1000万元的发票给四方公司,并以邮寄的方式送达。寄发票过来时,也把四方公司与前进公司的购销合同、结算单据一起寄过来了,罗某甲年让其在合同书签字,并让其按结算单据交代会计罗某丁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前进公司,其交代罗某丁开发票,她要求东南公司提供进出货磅单,没有磅单是不能开票的,其问罗某甲年要进出货磅单,他说过后补上,让会计先开票给他。开票给前进公司后,其还打电话给罗某甲年让他补磅单,但他一直没有提供。由于这样的走账开票,其和罗某丁认为四方公司因此多交几千元的印花税,就问苏某丙。苏某丙说就按罗某甲年的开票和走账要求办。罗某甲年提供进项票公司和销项票公司的名称分别是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和广西前进煤炭贸易有限公司。罗某甲年于2013年9月11日用他的手机133××××7777打电话给其,让其提供四方公司在广东开户的账号给他,他汇1000万元进账户,之后,又让四方公司把这笔钱转到他提供的东南公司在广西北部湾银行百色分行开户的账上。这笔1000万元汇进四方公司账户后,其就交代公司出纳吴某于2013年9月12、13日分两笔、每笔500万元通过网上银行转账给东南公司。2013年9月18日罗某甲年让其开具四方公司价税合计1000万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前进公司,并安排一个叫宁某的人跟其联系。宁某提供了购货单位前进公司的开票信息给其,其就让会计罗某丁按罗某甲年的要求开票,然后把发票寄给前进公司的宁某。对方以2013年9月24日发信息给其说收到。2、证人苏某丙的证言:证实了四方公司股份中,岳某占49%,其占18%,李某甲占33%。公司法人是李某甲、总经理是岳某、其是副总经理。2013年,公司法人李某甲想在广东南粤银行贷款5000万元。但公司并没有那么大的业务量,必须要有几笔大的业务来往,银行才会相信并放贷给我们。我们商量以四方公司的名义与其他的公司走账,好在财务报表体现出贸易往来。其之前认识的罗某甲年跟其谈过想通过四方公司走账,增大公司交易资金,以获得银行更多贷款。这样,其就联系了罗某甲年,罗某甲年也答应了。其跟岳某说罗某甲年有一笔价税1000万元的焦炭业务要跟我们公司做,由罗某甲年跟他联系公司之间的走账及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事情。四方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给罗某甲年后,岳某曾经问过其要购销焦炭的过磅单、对账单等单据给会计入账。但因为四方公司与罗某甲年的东南公司、前进公司并没有真实交易,所以其没有向岳某提供。不过,曾因为岳某催要购销焦炭的过磅单、对账单等单据给会计入账的事,其就让罗某甲年想办法把这笔业务的进出货磅单提供给岳某。我们四方公司与罗某甲年的公司有业务往来,但只是在账面资金的流转,并没有实际的货物交易,我们走账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公司的资金交易量,提高银行贷款授信额度。 3、证人李某甲的证言:证实了其系贵州省兴义市四方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其没有听说过百色市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和广西前进煤炭有限公司,也不认识罗某甲年。2013年四方公司想要在广东南粤银行贷款5000万元。但当时银行方面说公司没有什么大的业务量,必须要有几笔大的业务来往,银行才会相信并放贷给我们。其把情况跟苏某丙和岳某说了,由他们去操作。2013年9月12日、13日分别有两笔500万元的汇款汇到四方公司在广东南粤银行民治支行的对公账户,账号21×××86。根据之前其和岳某、苏某丙的约定,第二天其又安排公司员工陈某丙将汇款转回原来的汇款账户。这样做纯粹就是为了增加四方公司的银行流水走账向银行贷款。其也不是很清楚苏某丙和岳某去哪里弄得1000万元。 4、证人罗某丁的证言:证实了其系贵州省兴义市四方煤业有限责任公司的会计。2013年9月18日岳某给其提供:“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发票交接单”一份,及发票代码为4500131140、发票号码为№00845874-00845875、№01135031-01135037的发票联及抵扣联共9份给其,其看这些材料显示我们贵州省兴义市四方煤业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5日从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购进焦炭8333.3333吨,价税合计1000万元人民币,已经抵扣进项税1452991.44元,对方公司的交接人是李某丙,我们公司的接收人是岳某。岳某提供给其这些材料,是让其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广西前进煤炭贸易有限公司,他说已经把购进的焦炭按含税单价每吨1220元销售给广西前进煤炭贸易有限公司了。其问他怎么没有过磅单和银行回单等材料,他回答说过后补给其。其就按岳某的授意,按销售焦炭含税单价每吨1220元的数,开具了发票代码为5200114140,发票号为№00663157-00663165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联及抵扣联共9份给广西前进煤炭贸易有限公司,价税合计1000万人民币,销项税1452991.43元。票开好后就交给岳某自己去处理了。过了十来天,公司出纳吴某交给其六张银行的回单做账,其中两张是贵州省兴义市四方煤业有限公司付给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1000万人民币的银行回单,日期是2013年9月13日,另外四张是贵州省兴义市四方煤业有限公司收到广西前进煤炭贸易有限公司的100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回单,日期是2013年9月12日。其没见过销售合同、过磅单等,不晓得他们公司之间是否存在真实的焦炭交易,岳某告诉其交易都是在广西交易的。正常情况下开具增值税发票要有购销合同、进项过磅单、银行回单等,但岳某一直没有给其相关的购销合同、过磅单、运输合同等材料。5、证人李某乙的证言:证实了其系广西前进煤炭有限公司的会计。一般开具增值税发票要根据购销合同、货物过磅单据、对账单据等资料进行开票。前进公司从贵州兴义四方公司取得的9份价税合计1000万元发票后,只有支付货款单据,不见过磅单、合同,也没有磅单入账。这笔业务是罗某甲年做的,他没有提供资料给其。 6、证人许某的证言:证实了东南公司分别于2013年10月23日、10月29日、11月26日共从广西前进煤炭有限公司取得了三批增值税专用发票折扣联,共232份,购销20705.59吨焦炭,价税合计26955000元。对这三批进项票其没见过磅单、也没见过实物,也不知道实物在什么地方。 7、证人宁某的证言:证实了其于2012年2月20日至2013年12月31日在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广西前进煤炭贸易公司和广西金创业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工作。三家公司的办公地点都在百色市右江区中山二路百色市右江区农村信用社二楼,老板都是罗某甲年。百色东南工贸公司法人代表虽然是罗文斌,但是实际控制人还是罗某甲年。因为三家公司都是在同一个地点同一个老板,所以三家公司的事情其都一起做,公司其他的职员也都是如此。

四、被告人罗某甲年的供述和辩解: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和贵州省兴义市四方煤业有限公司有销售煤炭的业务往来,在东南公司是由其来负责联系的,而贵州省兴义市四方煤业有限公司是谁联系其记不得了。对于前进公司与四方公司、东南公司与四方公司签订的两份《焦炭购销合同》,罗某甲年承认前进公司的那份是自己签的,东南公司的那份不知道是谁签的,合同是通过邮寄的方式相互寄给对方签的。

三、2013年10月10日,被告人罗某甲年为了帮助其控制下的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南公司)取得中国建设银行百色分行(以下称百色建行)2000万元的贷款,伪造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登高集团)印章和仿冒该公司财务总监周某的笔迹在一份银行发给登高公司编号为45067000100002381110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部分)》的回执栏上加盖公司印章和签名,并提供给银行作为授信凭据,骗取银行放贷。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一、物证、书证: 1、报案材料:证实了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就该公司印章和签名被人伪造报案的情况。 2、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及公司公章印某甲:证实了该公司设立的情况及公司公章的样式。 3、扣押决定书及扣押清单:证实了公安机关从登高集团处扣押了涉案的百色建行通知书、东南公司授权委托书、被告人罗某甲年身份证复印件、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 4、调取证据通知书、调取证据清单:证实了公安机关从百色建行调取了编号为45067000100002381110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部分)》,调取件与原件相符。 5、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公章印某甲及证明:证实了经百色百联优力印章制作有限公司鉴定,登高集团“公章”(编号4526230001474)及“合同专用章(1)”(编号4526230002864)的印某甲系经百色市公安局审批并在该公司雕刻,系真实印章。 6、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答复函:证实了罗某甲年伪造该公司印章没有给其公司造成直接的经济损失,而且该公司与东南公司的煤炭购销业务往来已结算清楚。 7、中国建设银行百色分行文件:证实了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在百色建行的贷款已结清,已无债权债务关系。

二、鉴定意见 1、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2014)文某乙第32号文书检验鉴定意见书:证实了送检的回执落款日期为2013年10月10日,有(买方/付款人)签章:“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4526230002864”公章印文、法定代表人(或授权代理人):“周某”签名的编号为45067000100002381110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部分)》上“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4526230002864”公章印文与本案送检的样本l、样本2的印某乙不是同一枚印章所盖。 2、鉴定意见通知书:证实了上述意见已告知了各方当事人。

三、证人证言: 1、证人覃某的证言:证实了其系登高集团公司的办公室主任。2014年元月27日,我们公司收到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百色分行的一份催促还款的通知书,当时我们也莫名其妙,后来银行就提供了一些“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授权委托书、建设银行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的材料复印件,之后我们才发现在银行提供的一份“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的回执上有我们公司的盖章和公司的授权代理人“周某”的签名,后来我们拿出公司的公章进行对比之后发现,那份通知书上的公章和我们公司的编号是不一样的,而且经过周某的确认,法定代表人或者授权代理人一栏所签的“周某”也不是她亲自签的。后来我们就报案了。 2、证人宁某的证言:证实了其于2012年2月20日至2013年12月31日在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广西前进煤炭贸易公司和广西金创业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工作。其于2012年到公司上班后,接手苏某乙移交的百色市东南工贸有限公司跟建设银行百色分行申请保理贷款的材料。当时2012年7月东南公司已经跟百色建行申请得两千万人民币的保理贷款,其负责整理公司贷款到期重新申请保理贷款的材料,材料中就有用东南公司跟田东登高集团之间购销煤炭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作为抵押的材料。其一般是根据百色建行的信贷员段某的要求提供材料去申请贷款的,收集好材料后就交给段某,贷款每期时限为6个月,金额两千万人民币。其在2013年1月和2013年7月两次整理材料送百色建行信贷部段某申请贷款。申请贷款的材料中有一份是“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的材料,百色建设银行方面也要求在“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需要田东登高集团法人签名、盖章确认。这件事情就是由罗某甲年亲自去处理的,他拿着“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的材料去给田东登高集团法人签名、盖章确认后交给其,其才拿去给百色建行的段某。 3、证人段某的证言:证实了其系百色建行的客户经理。百色建行曾向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发过一份45067000100002381110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部分)》,落款日期为2013年7月12日,然后签收回执日期为2013年10月10日。按规定,这份通知书应由其和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罗某甲年或由罗某甲年安排公司的工作人员一起到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办理。但是当时罗某甲年称他与登高集团公司有业务往来,他让东南公司财务宁某跟其拿这份通知书去,由他自己去找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签名盖章确认就行了。所以其就由罗某甲年自己去办。罗某甲年是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法人代表是他的侄儿罗文斌。因为当时东南公司向建行申请贷款,他以在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的未受账款做贷款授信凭据,而建行需要向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核实,确认后方可放贷,所以行里以发《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形式确认的。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如何安排人员拿这份通知书去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签收其不清楚,后来也是宁某把通知书回执送来给其的。 4、证人罗文斌的证言:2006年的时候其叔罗某甲年以他的名字成立了“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当时法人代表是罗某甲年的名字;2007年他又成立了一个叫“广西金创业融资性担保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也是他的名字。2012年又把公司法人变更为其的名字“罗文斌”,让其做法人代表,但实际控制人是罗某甲年。其也不知道什么“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部分)”之类的,只知道罗某甲年以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名义跟百色建行贷款两千万人民币。当时好像是2013年10月份左右罗某甲年让其去建设银行百色分行的信贷部签字的,他交代其去信贷部找段经理签一下字就行了,段经理也交代其签字就行了,段经理让其签哪里其就签哪。 5、证人班某的证言:证实了其系登高集团的法定代表人。其从来没有同意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控制人罗某甲年去私刻“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的印章。

四、被告人罗某甲年的供述与辩解:2013年初,其以一份2500元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确认书”向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百色分行办理了保理业务款项,然后银行方面就放了一笔2000万元的贷款给其。由于半年就要还款然后再续贷,而2013年6月份就准备到期,其当时手头上又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还,所以就想到用年初办理贷款的那种方法跟银行办理保理业务,继续办理贷款。之后,其就先跟南宁市一家贸易公司以2分的利息先借了2000万元用来还2013年初向银行贷的那2000万元贷款,然后着手办理再向银行贷款2000万元的手续。其在办理2013年下半年这笔2000万元的贷款的时候,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百色分行就将一份总额为2500万元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部分)”交给其,叫其拿去给“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签字和盖章。由于当时时间比较急,而且其借的那2000万元又按2分利息来算,所以拖欠的时间越长,付的利息就越多;最主要的是如果拿到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给他们签字和盖章,如果他们不同意,又知道这件事情的话就会更加麻烦。所以其干脆就不给他们知道,花钱叫别人伪造了一个“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的公章,然后就在那份“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部分)”的回执部分盖上那个假的“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的公章,并模仿“周某”的签字在上面签了字。之后其就将那份有假公章盖章和签名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部分)”和其他一些贷款所需的材料交给百色建行一个叫段某的业务员。大概半个月之后,银行就放款了。其使用那个伪造的公章在那份“应收账款债权转让通知书(部分)”的回执部分盖章之后,就将那个伪造的公章丢到我们办公室的垃圾桶里了,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是一个白色塑料壳,里面直接有红色印油的那种,公章上记载的就是“广西登高(集团)田东水泥有限公司”,另外还有一串公章号码。当时其是在路边看到那种“办证、刻章”的广告之后联系他们,跟他们说明要刻印的名称,大小之后就由他们自己刻印,之后送到公司的楼下给其,其就给100元钱给那个人。

本案的综合证据有: 1、广西前进煤炭贸易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税务登记证、银行开户资料:证实了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被告人罗某甲年。 2、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税务登记证、公司章程、煤炭经营资格证:证实了被告人罗某甲年是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控制人,2006年7月至2010年3月份罗某甲年为公司法定代表人,2012年罗文斌为法定代表人。 3、百色市国家税务局稽查局关于对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认定的函:证实了经该局认定,东南公司的行为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事实。 4、户籍证明:证实了被告人及相关证人的身份情况。

上列证据,业经庭审举证、质证,证据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本院予以确认。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单位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及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罗某甲年,在没有发生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的税款数额达1972080.10元,虚开的税款数额较大,其二者的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同时,被告人罗某甲年为了取得银行贷款伪造公司印章并使用,其行为又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条第二款之规定,构成伪造公司印章罪。被告人范某、古某甲违反增值税专用发票管理法规,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其二人的行为均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八条之规定,构成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单位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及被告人罗某甲年虚开的税款数额为1972080.10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精神,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数额特别巨大的标准为2500000元,公诉机关指控的数额标准有误,故本院在此予以纠正。

被告人罗某甲年犯有二罪,依法应实行数罪并罚。在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范某、古某甲均起主要作用,均为主犯,依法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范某、古某甲案发后自动到案,并如实供述,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

对于辩护人黄雪、覃信发提出的公诉机关指控百色东南公司及其罗某甲年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给金某公司的罪名不成立。理由是:1、东南公司与金某公司存在真实货物贸易,范某与罗某甲年达成口头协议,由范某挂靠东南公司,以东南公司的名义供煤给金某公司;2、东南公司与金某公司于2009年4月10日签订了《柴煤购销合同》,该合同由金某公司提供,金某公司会计报表上至今仍对东南公司的3462551.15元煤款作应付未付款项处理;3、证人古某乙、古某丙、陈某甲、黄某乙的证言及金某公司的证明与本案的处理结果有利害关系,不排除他们为免除东南公司的煤款而作出对东南公司不利的证言的辩护意见。经查,按照煤炭的正常交易惯例,理应先签订煤炭购销合同,再进行采样化验,后装车过磅,过完磅后进行结算,结算后才银行汇款。本案中,被告人古某甲、范某以个人名义向金某纸业公司供煤,由于该金某纸业公司要求二被告人提供增值税发票入账才能支付煤款,二被告人为了贪图私利,以达到少交税款的目的,私下找到罗某甲年控制的东南公司给予好处费虚开发票,二被告人亦承认实际上该两家公司并没有真实的煤炭交易,金某公司也明确否认与东南公司有煤炭购销业务,在案有金某公司的证明,被告人古某甲、范某的供述,银行转账记录等证据证实。至于《柴煤购销合同》,被告人罗某甲年否认是其签名,金某纸业也否认签过该合同,对于煤款,金某纸业已支付给古某甲和林某,并没有欠东南公司的煤款。对于金某公司欠东南公司的3462551.15元煤款的说法,东南公司并无相关的过磅单、结算单、欠款对账单等交易凭证提交,综合本案证据,没有证据证实两家公司有贸易往来。故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对于辩护人黄雪、覃信发提出的公诉机关指控东南公司与四方公司虚开1000万元部分,不能成立。理由是:1、东南公司与四方公司存在购销业务,采用货权转移的形式,有购销合同、货款转账银行流水等证据佐证;2、四方公司的股东岳某、李某甲、苏某丙声称与东南公司无实际交易,但三人对虚开发票的操作描述不一致,不能相互印证,不应作为定案依据的辩护意见。经查,东南公司虽与四方公司签订有购销合同,并有相应银行汇兑凭证,但实际上该两家公司并没有真实的货物交易,在案有四方公司的总经理岳某、副总经理苏某丙、董事长李某甲三人均证实四方公司为了增加公司银行账户交易量,提高银行授信贷款额度,才与东南公司以购销焦炭为名进行走账和开票合作,双方只是在账面资金流转,三个证人的证言相互印证、吻合,应予采信。而且四方公司会计罗某丁、前进公司会计李某乙亦证实没有见过东南公司与四方公司,四方公司与前进公司之间交易的销售合同、过磅单等开票必须的相关资料。结合以上五个证人的证言,可以看出东南公司与四方公司名为交易,实为虚开发票,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古某甲的辩护人唐霭涛提出的:1、被告人古某甲系初犯,认罪、悔罪;2、古某甲购买税票仅是为了领取自己的合法税款,主观恶性小;3、案发后,金某公司已向田东县国税局补交了税金的三点辩护意见,经查,与本案查明的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

鉴于被告人罗某甲年、范某、古某甲认罪态度好,确有悔罪表现,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故本院决定对三被告人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为严肃国法,惩治犯罪,维护国家税收管理制度及社会管理秩序。现根据被告单位、三被告人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犯罪情节、社会危害程度和认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二百零八条第一款、第二百八十条第二款、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单位百色东南工贸有限公司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罚金400000元。

(罚金限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逾期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二、被告人罗椿年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伪造公司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10000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逾期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三、被告人范某犯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100000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逾期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四、被告人古某甲犯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100000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限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逾期不缴纳的,强制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十份。

文尾

审 判 长  农家成

代理审判员  黄娇芬

人民陪审员  韦彩云

二〇一六年八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何韦婕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四款第三十一条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二百零八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三款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三款第二百八十条第二款第二百零五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三十条第二百零五条第二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