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公共场所管理人责任纠纷

张才喜与陈杰公共场所管理人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月3日 案由:公共场所管理人责任纠纷 当事人:陈杰 张才喜 案号:(2013)菏民一终字第657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杰,男,1983年4月14日出生,汉族,市民,系金香源菜馆业主。

委托代理人:姚树密,山东君诚仁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才喜,男,1966年1月26日出生,汉族,农民。

委托代理人:晁桂英,系张才喜之妻。

委托代理人:张宏博。

诉讼记录

上诉人陈杰因与被上诉人张才喜公共场所管理人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2O13)菏牡民初字第147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1月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2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陈杰及其委托代理人姚树密,被上诉人张才喜委托代理人晁桂英、张宏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原告张才喜诉称,2013年2月25日晚上,其与朋友一起去被告开办的金香源菜馆吃饭,在吃饭过程中,其从二楼去一楼的洗手间,在下楼时,因被告饭店的楼梯比较湿滑,且没有灯光,致使其摔伤。后其被送往医院治疗多天,花费了大量的医疗费。由于被告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安全保障义务,致使其遭受人身损害,被告应承担部分损失。其多次找被告协商此事,被告置之不理,被告的行为已严重侵犯了其合法权益。依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特诉至法院,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伤残赔偿金、鉴定费、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5万元;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并对超过诉讼请求5万元的经济损失保留诉权。

原审被告陈杰答辩称,其开饭店做生意,平时都极力劝阻客人少喝酒或不喝酒,并在店内张贴有标语,其已经尽到了安全注意义务,其没有过错,不应该承担责任。原告一行十几人在我店内吃饭喝酒,其中原告与同桌的十余人并不太熟,也不清楚原告的酒量,对其进行劝酒,在原告醉酒的情况下也没有进行必要的搀扶和提醒,造成原告在醉酒的情况下失足摔倒,所以与原告一起喝酒的十余人应当承担全部责任。原告摔倒后与一行人离开饭店,当时并不严重。他们一行人把原告拉起之后,便乘出租车把原告送回家中。事后原告家属也没有向其进行告知。事隔几个月原告与一行十几人将矛头指向陈杰,原告一行人有意进行讹诈。要求原告撤诉,并进行道歉。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3年2月26日晚上,原告和朋友一起到被告陈杰开办的“金香源”饭店就餐,原告张才喜饮酒后在从二楼下一楼中,由于原告饮酒后注意力不集中,加之楼梯陡立,原告在下楼梯过程中不慎摔倒。事故发生后,原告被与其一块吃饭的朋友送至家中。至第二日(2013年2月27日)上午,原告家人发现原告受伤,就将其送至菏泽开发区中心医院就诊,门诊花费437.6元。因原告病情严重,当时原告被转往菏泽市立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原告的伤情为脑挫裂伤,硬膜下血肿、硬膜外血肿、颅骨骨折。原告在菏泽市立医院住院治疗23天,支付医疗费用38502元。以上原告共花费医疗费38939.6元。2013年4月16日,原告在医保部门报销医疗费11123.1元。在原告住院期间,均为一级护理,由晁某某和张某某护理,晁某某系原告之妻,张某某系原告的女儿,两位护理人员与原告均是农业户口。原告的伤情经原审法院技术科委托菏泽德衡司法鉴定所进行司法鉴定,该所于2013年6月27日作出德衡司鉴所(2013)临鉴字第176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张才喜颅脑挫裂伤并行开颅术后属九级伤残;护理时间拟为自损失后60日。原告张才喜支付鉴定费1600元。原告因伤支出交通费450元。

原告张才喜有被抚养人一人,其母高某某,1944年8月15日出生,原告张才喜有兄妹四人。上述人员均为农民系农业户口。2012年度山东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9446元,农民家庭人均生活费支出为6776元,2012年度山东省农林牧渔业平均工资为32869元,菏泽市机关事业单位因公出差人员伙食补助标准30元/天。

被告陈杰经营的饭店未办理工商登记手续。

综上,原告因伤造成的经济损失为:医疗费27816.5元(已扣除医保报销费用11123.1元)、误工费10806元(32869元÷365天×120天)、护理费7474.15元(32869元÷365天/年×23天×2+32869元÷365天×37天(60天-23天)]、住院伙食补助费690元(23天×30元/天)、交通费450元、伤残赔偿金37784元(9446元/年×20年×20%)、被扶养人生活费3726.8元(6776元/年×11年×20%÷4)、鉴定费1600元,以上共计90347.45元。

原审法院认为,原告在被告陈杰经营的饭店就餐是事实,由于原告饮酒后下楼梯时未能充分注意安全,加之饭店楼梯陡立,致原告张才喜不慎摔伤。原告饮酒后下楼时自身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是造成本次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本人存有较大过错,对其损害应承担主要责任,以承担损失的60%为宜。因被告对其营业的场所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对原告损伤也应负有一定的责任,以承担原告损失的40%为宜。原告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无事实根据,对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二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陈杰赔偿原告张才喜医疗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交通费、鉴定费、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共计36138.98元(90347.45×40%)。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二、驳回原告张才喜过高部分的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50元,原告张才喜负担100元,被告陈杰负担950元。

上诉人陈杰不服原审法院判决上诉称,一、被上诉人是在喝醉酒后其自身原因导致跌倒的,上诉人饭店的楼梯专门铺有防滑垫,上诉人的管理并无不当,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二、被上诉人所受伤害在诊所检查并无大碍。就现有证据而言,并不能证明是在上诉人处所致。原审判决没有查明被上诉人喝醉酒的事实,没有查明上诉人的设施不存在被上诉人所述虚假情况的事实(被上诉人说上诉人饭店的楼梯没有灯光、楼梯湿滑),没有查明被上诉人所受伤害是否是在上诉人处形成的,判决被上诉人承担40%的责任不公正。请求撤销原判或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张才喜答辩称,原审判决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二审审理期间,被上诉人提交现场照片四张,证实涉案饭店的现状。上诉人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认为与现场一致。经审查,争议双方对该证据均无异议,对其证明效力予以认可。

本院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和原审法院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理由,本案主要的争议焦点问题是:一、被上诉人张才喜的伤害是否系在上诉人处所致。二、上诉人陈杰是否应赔偿被上诉人张才喜所受伤害的损失及赔偿的比例数额。

关于焦点一,争议双方对被上诉人在上诉人的饭店饮酒后从楼梯上摔下来,后上诉人在事发当晚用其车辆将被上诉人送至卫生院的事实均无异议。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其伤害是在上诉人处所致,但被上诉人在事发后的第二天即住院,上诉人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证实被上诉人又在其他地方受到伤害的事实,应当认定被上诉人张才喜的伤害系在上诉人经营的饭店处所致。

关于焦点二,从被上诉人提供的四张现场照片来看,上诉人经营的饭店楼梯确实较为陡立。同时,上诉人经营的饭店没有相应的防滑措施。上诉人存在着管理上的瑕疵,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原审判决其承担4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认可。

综上,上诉人陈杰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八条、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50元,由上诉人陈杰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路凤娟

审 判 员  李冠军

代理审判员  于 辉

二〇一四年一月三日

书 记 员  张燕婷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六十八条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