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票据返还请求权纠纷

济宁市志冠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与合肥美的电冰箱有限公司、济宁九龙贵和商贸集团有限公司等票据返还请求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9月26日 案由:票据返还请求权纠纷 当事人:广州美的华凌冰箱有限公司 合肥美的电冰箱有限公司 济宁九龙贵和商贸集团有限公司 济宁美的制冷产品销售有限公司 济宁市志冠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案号:(2013)潍商终字第532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济宁市志冠商贸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人张福敏,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彭延敏,山东德义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明奇,山东德义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合肥美的电冰箱有限公司(原合肥美的荣事达电冰箱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建国,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方明辉,山东求是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杨洪晓,山东求是和信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济宁九龙贵和商贸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杨楠,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田素东,山东文思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常立营,山东文思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济宁美的制冷产品销售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邓永明,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常立营,山东文思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州美的华凌冰箱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建国,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曹喆。

诉讼记录

上诉人济宁市志冠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志冠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合肥美的电冰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美的公司)、济宁九龙贵和商贸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宁九龙公司)、济宁美的制冷产品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宁美的公司)、广州美的华凌冰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美的公司)票据返还请求权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昌乐县人民法院(2012)乐商初字第5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志冠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彭延敏、明奇,被上诉人合肥美的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方明辉、杨洪晓,被上诉人济宁九龙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田素东、常立营,被上诉人济宁美的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常立营,被上诉人广州美的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曹喆参加了本案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2012年8月15日,志冠公司起诉称,2012年1月19日,公司业务经理胡瑞容从新泰市鹏祥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祥公司)支取货款,取得银行承兑汇票一张。因胡瑞容不慎将该汇票丢失,我公司于2012年6月25日向昌乐县人民法院申请公示催告。合肥美的公司在公示催告期间向法院申报权利。该汇票的收款人鹏祥公司未在汇票中背书即将该汇票交给我公司,鹏祥公司与济宁九龙公司并无业务往来,亦未将该汇票背书给济宁九龙公司,故合肥美的公司、济宁九龙公司、济宁美的公司、广州美的公司以上四公司取得的汇票是非法的。请求判令确认志冠公司对票号为3130005221755269的银行承兑汇票享有所有权,并将该汇票返还给志冠公司;如不能返还,应赔偿损失100万元及利息(自汇票到期之日起,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并承担诉讼费用。合肥美的公司答辩称,我公司与诉争汇票中的前手之间存在真实的合同关系,并已支付对价取得该汇票,该汇票背书连续,我公司是最后持票人,故我公司取得该汇票是合法的、善意的。志冠公司未在票据上背书,不能享有票据权利,请求驳回其诉求。济宁九龙公司答辩称,我公司于2012年1月20日向济宁正大通用钢管有限公司支付对价后取得诉争的汇票,对该票据享有票据权利。志冠公司未在票据上背书,不能证明其为票据持有人,我公司已将票据转让给后手,请求驳回志冠公司对我公司的诉求。济宁美的公司答辩称,诉争票据形式上无瑕疵,我公司在与济宁九龙公司签订买卖合同,支付对价后取得汇票。根据票据的无因性,志冠公司应向未支付对价取得票据的人主张财产返还,请求驳回志冠公司的诉求。广州美的公司答辩称,我公司是基于与合肥美的公司的业务关系,合法取得票据,该票据流转合法有效,不应向志冠公司返还该票据,请求驳回志冠公司的诉求。

原审查明,2012年1月17日,潍坊银行昌乐支行签发银行承兑汇票一张,票据号码为3130005221755269,出票人山东潍焦集团有限公司,收款人鹏祥公司,付款行潍坊银行昌乐支行,出票金额人民币1000000元,汇票到期日2012年7月17日。汇票背面背书人依次为济宁九龙公司、合肥美的公司、济宁美的公司、合肥美的公司,上述背书均未记载日期。2012年6月20日,鹏祥公司出具证明一份,证明于2012年1月19日将票号为3130005221755269的银行承兑汇票作为煤炭款支付给志冠公司业务经理胡瑞荣,支付时被背书人一栏空白。2012年6月25日,志冠公司以保管不慎将诉争汇票丢失为由向昌乐县人民法院申请公示催告,昌乐县人民法院立案后,依法向潍坊银行昌乐支行发出停止支付通知书。2012年7月30日,合肥美的公司向法院申报权利,法院依法终结公示催告程序。后志冠公司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对票号为3130005221755269的银行承兑汇票享有所有权。

原审查明的上述事实,有志冠公司提供的汇票复印件、证明、购销合同,合肥美的公司提交的汇票及粘单复印件、购销合同、增值税发票、应税劳务清单、往来余额对账单、托收凭证退票理由书,济宁九龙公司提交的证明、银行交易回单,济宁美的公司提交的买卖合同、增值税发票,广州美的公司提交的购销合同、增值税发票、往来余额对账单、收据及当事人陈述在案为证。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票据法的规定,背书连续是指在票据转让中,转让汇票的背书人与受让汇票的被背书人在汇票上签章依次前后次序衔接,受让人只需以背书连续的票据,就可以证明自己的合法权利人身份。合肥美的公司、济宁九龙公司、济宁美的公司、广州美的公司的证据证明系合法、善意的取得该汇票,志冠公司未能举证证明该四公司恶意取得汇票的事实。虽然志冠公司提供鹏祥公司出具的证据证明其曾经持有诉争汇票的内容,但汇票上无相关背书内容,该证明不足以对抗汇票上关于四公司通过连续背书取得汇票的正当性,故对志冠公司的请求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三十一条、第六十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二百三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济宁市志冠商贸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济宁市志冠商贸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志冠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1、上诉人是本案所涉银行承兑汇票的最后合法持有人。根据《票据法》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的规定,本案汇票上的收款人也即第一背书人鹏祥公司已经为上诉人出具证明,证明将涉案汇票交付给上诉人的业务经理,上诉人也申请了公示催告,法院已对上诉人的合法持票人的身份进行了确认,因此上诉人应享有对涉案汇票的票据权利。2、原审判决认定四被上诉人善意取得票据属认定事实错误。济宁九龙公司与鹏祥公司不存在买卖关系,济宁九龙公司系通过非法买卖取得汇票,违反了《票据法》第十条的规定,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和修正案(七)第五条的规定,其票据转让行为是无效的,济宁九龙公司不享有票据权利。济宁通顺运输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中称其收到济宁正大通用钢管有限公司的款项后全部转给了王凯,但该公司并没有出具将该款项转给王凯的任何凭证,因此,对济宁通顺运输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的真实性不应认定。被上诉人济宁美的公司、合肥美的公司、广州美的公司出具的相关证据不能证实被上诉人取得票据时存在真实的交易关系,即使存在真实交易关系,在本案中也不能享有票据权利。首先,《票据法》没有确认票据的善意取得制度;其次,本案汇票未记载背书转让日期,应视为在票据到期日前背书,而本案汇票的到期日为2012年7月17日,而上诉人在2012年6月25日已向法院申请了公示催告,以上三被上诉人在公示催告期间取得票据是无效的。3、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对涉案汇票的合法持有不足以对抗四被上诉人通过连续背书取得汇票的正当性是错误的。鹏祥公司与济宁九龙公司并无业务关系,该背书是不连续的,被上诉人合肥美的公司到银行承兑遭到拒绝时,应行使票据追索权,四被上诉人不行使追索权的行为损害了上诉人合法权益。4、原审判决对上诉人要求赔偿的诉求不予处理是错误的。我国严禁票据买卖,济宁九龙公司通过票据买卖取得汇票,涉嫌刑事犯罪,对上诉人构成侵权,给上诉人造成了损失。综上,请求二审查明事实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合肥美的公司答辩称,1、上诉人在一审提交的鹏祥公司的证明及公示催告程序并不能证明上诉人享有票据权利,是合法持票人。2、涉案汇票背书连续,合肥美的公司在一审提交了证据证明通过真实交易关系,支付对价取得票据,且合肥美的公司取得票据不存在欺诈、盗窃、胁迫及重大过失的情形,也不具有恶意,合肥美的公司在一审提交的证据均能证明相关交易发生在上诉人公示催告时间之前,是合法有效的转让。3、合肥美的公司合法取得票据、享有权利,并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主张权利,是正当的。不存在上诉人所称的恶意行为,相反,上诉人在自己是否是合法的票据权利人还没有确定的情况下,就擅自指责答辩人等存有恶意行为不妥。4、在上诉人是否是涉案票据权利人不确定的情况下,上诉人就主张赔偿事宜,显然不能支持。5、上诉人在本案票据上没有任何的签章,根据票据要式性、文义性的特征,上诉人根本就不具备持票人的资格,从而不享有票据权利。其次,鹏祥公司出具的证明不能对抗其在票据上签章所表示的票据权利的效力,该证明不是有效证据,不能作为上诉人享有票据权利的依据。票据具有无因性的特点,票据一经作出,票据关系即与原因关系相分离,同时票据又具有要式性和文义性特征,票据权利的内容及与票据有关的一切事项必须以票据记载为准,因此,鹏祥公司与上诉人的业务关系,均不影响合肥美的公司享有票据权利。综上,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济宁美的公司答辩称,上诉人并非涉案票据最后合法持有人。上诉人一审提交的证据并不能证明其曾经合法持有票据,据了解涉案票据是上诉人的业务人员胡瑞容交与王凯帮其贴现,并非丢失。济宁美的公司作为上诉人的后手,上诉人无权向后手主张权利。济宁美的公司是在与济宁九龙公司交易时合法取得票据,背书转让给合肥美的公司,作为票据上的背书人,济宁美的公司仅对其后手负责。济宁美的公司不存在非法经营的问题。济宁美的公司在取得票据时对票据的形式进行了审查,未出现背书不连续的情形,一审法院认定合法取得票据符合法律规定。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判决正确,应予维持。

被上诉人济宁九龙公司答辩称,上诉人在上诉状中引用《票据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用以证明其具有票据权利,依据该条规定,济宁九龙公司在向济宁正大通用钢管有限公司支付100万元后取得该票据,应该也属于该条款“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汇票”的情形,只需依法举证即可。济宁九龙公司在交易中并未获利,不能认定为非法经营。根据济宁九龙公司的了解,司法机关已将正常的票据贴现行为不再认定为非法经营罪,所以,济宁九龙公司在向济宁正大通用钢管有限公司支付对价后,合法取得该票据。其他的答辩意见同被上诉人济宁美的公司一致。

被上诉人广州美的公司答辩称,上诉人不是涉案汇票的当事人,更不是失票人,其无权对涉案银行汇票行使票据权利。广州美的公司最后持有涉案汇票是合法的、善意的,涉案汇票必要记载事项完备,背书连续,广州美的公司通过真实交易关系,支付对价取得票据,依法享有票据权利。综上,请求法院查明事实,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二审查明,涉案汇票背书情况为鹏祥公司、济宁九龙公司、济宁美的公司、合肥美的公司、广州美的公司、合肥美的公司、徽商银行合肥天鹅湖支行委托收款。

被上诉人济宁九龙公司提交了(2013)济刑初字第17号刑事判决书一份,拟证明王凯因诈骗罪被判无期徒刑,涉案的票据就是由上诉人交给王凯贴现。经质证,上诉人志冠公司认为,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明内容的有异议,本案涉案的票据没有交给王凯,判决书中载明是2012年4月5日到13日分四次将九张1000万元的承兑汇票交给冯岩岩,委托冯岩岩交给王凯贴现,本案的票据是在2012年1月19日就取得的,因此刑事判决书中不涉及本案的汇票。被上诉人合肥美的公司、济宁美的公司、广州美的公司对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对证明内容也无异议,根据票据的无因性、文义性的特点,能够证明票据背书转让合法。

被上诉人合肥美的荣事达电冰箱有限公司于2013年5月6日将名称变更为合肥美的电冰箱有限公司并进行了工商登记变更。

二审查明的事实,由济宁九龙公司提交的刑事判决书,合肥美的公司提交的工商登记材料及当事人的陈述在案为证。

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上诉人要求四被上诉人返还票据的诉求能否成立。票据系文义性、要示性、无因性有价证券,票据权利的归属及相关举证责任的分配必须严格依照相关票据法律予以确认。首先,本案系志冠公司以涉案票据丢失为由,要求四被上诉人返还票据,其应当对自己曾经持有票据及票据丧失的情形负有举证责任。从涉案票据的记载看,上诉人并未在涉案票据上签章,上诉人虽在一审提交了相关证据材料证明其曾持有票据,并申请公示催告,但公示催告程序因最后持票人合肥美的公司申报权利而终结,并非因作出除权判决而终结,应属于公示催告程序未发生法律效力,不能产生公示催告的约束力。故上诉人依此主张其是涉案银行承兑汇票的最后合法持有人的证据不足,不予支持。其次,本案系票据返还请求权纠纷,志冠公司只能向票据持有人主张票据返还。本案涉案汇票,形式完备,要素齐全,背书连续,应认定为有效。依据《票据法》第三十一条第一款的规定,以背书转让的汇票,背书应当连续。持票人以背书的连续,证明其汇票权利;非经背书转让,而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汇票的,依法举证证明,证明其汇票权利。本案涉案票据系经背书转让的汇票,背书连续,被上诉人合肥美的公司依此证明合法持有并享有票据权利具有形式上的合法性。再次,《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十二条规定,以欺诈、偷盗或者胁迫等手段取得票据的,或者明知有前列情形,出于恶意取得票据的,不得享有票据权利。持票人因重大过失取得不符合本法规定的票据的,也不得享有票据权利。本案中,四被上诉人在一审中均提交了相关证据证明其支付对价取得票据,上诉人虽不认可,但仅有其单方陈述,上诉人没有证据证明四被上诉人取得票据时存在恶意,也不能证明合肥美的公司存在因重大过失取得不符合票据法规定的票据,故合肥美的公司系涉案票据的合法权利人。

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50元,由上诉人济宁市志冠商贸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张国良

代理审判员  孙 涛

代理审判员  贾丽丽

二〇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刘 青

法条

《票据法》

第三十一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

第十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