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用人单位责任纠纷

钱红燕、钱梦楠等与杭州市萧山公共交通有限公司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2月13日 案由:用人单位责任纠纷 当事人:钱某乙 钱某丙 王某某 钱某甲 杭州市萧山某某有限公司 案号:(2013)杭萧民初字第5506号 经办法院: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钱某甲。

原告钱某乙。

法定代理人钱某甲。

原告钱某丙。

原告王某某。

四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单燕虹。

被告杭州市萧山某某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金力鸣。

诉讼记录

原告钱某甲、钱某乙、钱某丙、王某某诉被告杭州市萧山某某有限公司用人单位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0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崔白洁适用简易程序于同年12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钱某甲,原告钱某甲、钱某乙、钱某丙、王某某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单燕虹,被告杭州市萧山某某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金力鸣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钱某甲、钱某乙、钱某丙、王某某诉称:2012年7月17日,被告员工俞某某根据被告的指派驾驶000路公交车,从杭州市萧山区某某镇某某车站开往萧山汽车东站,行驶至包洪线公路上时,俞某某与原告的亲属钱某因行车互不相让而发生矛盾,并发生互殴。期间,俞某某持水果刀捅钱某的左胸部、左肩膀部等处,致钱某因心脏破裂、急性大失血死亡。案发后,俞某某仅支付赔偿款104000元,被告未给予赔偿。原告认为,俞某某因履行被告单位职务致钱某死亡,被告作为用人单位应当对其工作人员的职务侵权行为承担民事责任。为此原告起诉来院,要求判令:一、被告支付钱某死亡的人身损害赔偿金1090974元,包括医药费37039元、丧葬费20043元(40087元÷12个月×6个月)、死亡赔偿金691000元(34550元×20年)、被扶养人生活费441672元(父母21545元×18年+21545元×19年÷2=398582元、女儿21545元×4年÷2=43090元)、护理费200元、误工费3000元、交通费2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0元,合计1194974元,扣除俞某某家属已赔付的104000元,尚应支付1090974元。

被告杭州市萧山某某有限公司辩称:一、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杭刑初字第29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已就案涉赔偿事宜作出判决,且已生效,现原告又以同一事实起诉,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二、即使本案不违反一事不再理原则,四原告主张的赔偿金额也应当是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判决的250000元赔偿款,该款包括了医疗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而且应当扣除俞某某家属已经赔付的104000元。2012年7月被告出于人道主义已支付四原告补偿款400000元。三、用人单位并非对其工作人员的所有行为都应承担责任,只有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对他人造成损害的,用人单位才承担侵权责任,非因执行工作任务对他人造成损害,用人单位无须承担责任。本案中,俞某某驾驶公交车的行为是履行用人单位的行为,因犯罪行为致使钱某死亡应当认定为非因执行工作任务致人损害,故用人单位无须承担侵权责任。综上,请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的事实,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材料:1.常住人口登记卡(户口簿)一本,欲证明四原告是受害人钱某的法定继承人。2.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杭刑初字第29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一份,欲证明俞某某在履行被告委托的职务行为过程中侵权造成钱某死亡的事实。3.房屋产权证复印件、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复印件、收条复印件、证明、公证书各一份,欲证明钱某生前在城镇生活工作的事实。4.医药费收据复印件一组,欲证明抢救钱某支出医药费37039元的事实。5.原、被告达成的人民调解协议书复印件一份,欲证明案发后原、被告达成人民调解协议,同时被告确认俞某某是在履行职务过程中与钱某发生纠纷并致钱某死亡的事实。

经质证,被告认为:对证据1的真实性和证明对象无异议,但原告王某某是属于农业户口,这跟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是相互印证的。对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但对证明对象有异议,刑事附事民事判决书第3页第2段证明了四原告曾以同一事实提起过诉讼,判决书最后也对民事赔偿部分作出了判决。对证据3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不能证明四原告主张的事实。对证据4无异议。对证据5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被告仅仅是出于人道主义对四原告进行补偿,而不是赔偿。

被告未提供证据。

经审查,本院认为:对四原告提供的证据1、4,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证据2、5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俞某某是否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钱某死亡应结合本案事实加以评判。对证据3的真实性予以确认,但尚无法证明钱某生前在城镇工作。

根据以上所确认的证据和双方当事人在庭审中的陈述,本院认定以下事实:俞某某系被告公司000路公交车驾驶员。 2012年7月17日7时40分许,俞某某驾驶000路公交车从杭州市萧山区某某镇某某车站开往萧山汽车东站。行驶至萧山区某某镇橡塑制品厂东侧的包洪线公路上时,俞某某与驾驶牌照为浙A×××××轿车的钱某因行车互不礼让而发生矛盾。钱某从对向车道超车后将俞某某驾驶的公交车逼停,并下车走到俞某某的驾驶室旁,与坐在驾驶室内的俞某某争执。尔后,钱某先徒手殴打被告人俞某某,又拿取公交车驾驶座后的灭火器砸公交车车身,后被人劝阻。俞某某因恼怒而从驾驶室的杂物盆内取得一把水果刀,下车走到钱某身边,二人分别持水果刀和灭火器扭打。扭打中,俞某某持水果刀捅刺钱某的左胸部、左肩部等处,致钱某因心脏破裂、急性大失血死亡。2012年7月19日,原告钱某甲、钱某丙、王某某与被告在萧山区某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下,达成人民调解协议,双方约定被告出于人道主义一次性补偿钱某家属400000元,该款与人民法院民事赔偿无关;被告在以后关于钱某被害一案中的民事责任以人民法院裁决为准,被告仍将依法承担相关责任。同月,被告付清上述400000元补偿款。2012年10月24日,俞某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提起公诉,案件由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诉讼中四原告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俞某某赔偿医药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误工费、交通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等共计1098503.13元。2012年11月20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2)浙杭刑初字第294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判决俞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赔偿四原告经济损失共计250000元(含俞某某家属缴纳的代为赔偿款104000元)。现四原告尚有146000元未获赔偿。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与刑事附带民事案件中的当事人、起诉标的并不相同,四原告具有诉权。关于俞某某对钱某所实施的伤害行为是否系因执行工作任务所致。首先,本案中无证据表明被告授权俞某某对钱某实施侵权行为或被告在事后对俞某某的行为给予追认。其次,俞某某所实施的故意杀人行为并非是一名公交车驾驶员所应正常实施的驾驶服务行为,与其应当执行的工作任务不具有形式上的关联。俞某某对钱某所实施的侵害行为是基于其自身犯罪故意,并非出于执行工作任务需要所致,且与被告聘用其的利益期待缺乏民要客观联系。再次,俞某某的侵权行为系钱某挑衅行为所引起,已为用人单位风险控制能力所不及。故俞某某所实施的侵权行为与其工作任务无关,被告无须承担赔偿责任,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钱某甲、钱某乙、钱某丙、王某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4618元,减半收取7309元,已申请缓交,由钱某甲、钱某乙、钱某丙、王某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在上诉期满后的次日起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为工商银行湖滨分理处,户名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1202024409008802968)

文尾

审判员  崔白洁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

书记员  陈金良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