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确认票据无效纠纷

温州福瑞达印务有限公司与浙江超威动力能源有限公司确认票据无效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3月17日 案由:确认票据无效纠纷 当事人:浙江超威动力能源有限公司 温州福瑞达印务有限公司 案号:(2014)湖长商初字第5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长兴县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温州福瑞达印务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成森。

委托代理人:林佳云。

被告:浙江超威动力能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董益锋。

委托代理人:朱鑫鹏。

委托代理人:黄光业。

诉讼记录

原告温州福瑞达印务有限公司与被告浙江超威动力能源有限公司确认票据无效纠纷一案,原告于2013年12月23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马立平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并于2014年3月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温州福瑞达印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林成森及委托代理人林佳云、被告浙江超威动力能源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鑫鹏、黄光业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温州福瑞达印务有限公司诉称:2013年6月8日,原告委托浙江苍南农村合作银行龙港支行北城分理处签发票号为40200051/22187120的银行承兑汇票一张,该银行承兑汇票记载:出票人为温州福瑞达印务有限公司,收款人为浙江兴达纸业有限公司,付款行为浙江苍南农村合作银行龙港支行北城分理处,出票日期为2013年6月8日,汇票到期日2013年12月8日,票面金额200万元。原告将该票据交给收款人之前遗失,向苍南县人民法院申请公示催告,苍南县人民法院受理后于2013年10月26日在人民法院报发出公告,催促利害关系人在六十日内申报权利。被告在规定期间向苍南县人民法院申报权利,苍南县人民法院作出(2013)温苍龙催字第19号民事裁定书,终结公示催告程序。因汇票上浙江兴达纸业有限公司财务章和私章均不是该公司的签章,该公司从未收到该汇票。原告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依法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确认付款行为浙江苍南农村合作银行龙港支行北城分理处的银行承兑汇票(票号为40200051/22187120)无效;2、本案的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温州福瑞达印务有限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1、银行承兑汇票复印件一份,证明本案所涉的承兑汇票的情况。 2、证明一份,证明收款人浙江兴达纸业有限公司从未收到汇票,汇票上背书是虚假的。 3、(2013)温苍龙催19号民事裁定书一份,证明原告票据遗失向法院申请公示催告的事实。

被告浙江超威动力能源有限公司辩称: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原告委托银行开具承兑汇票后,原告的法定代表人林成森以借款方式将本案所涉的承兑汇票交付给了案外人陈花叶,案外人陈花叶向出具借条200万元,且交付时票据上的收款人的背书已经存在,原告的两个事实的请求权基础丢失及伪造印签均不存在。其次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确认票据无效的法定理由包括票据的金额、日期和收款人更改,以及出票人的印鉴不符合法律规定,即使收款人的背书是伪造印章也不影响票据的效力。按照票据法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票据上有伪造、变造印章不影响票据其他印章的效力,即使存在票据丢失也无权行使票据无效的效力,仅仅能行使票据返还请求权。即使确认票据无效,出票人也应当承担对承兑银行的无条件的付款义务。按照票据法规定,因票据记载事由导致票据无效,付款人或承兑人仍然应当支付与票据金额相等的票据利益。而且,在票据层面存在三个法律关系,首先是出票人和承兑银行开票时的法律关系,这种资金法律关系独立于票据法律关系和基础法律关系之外,因此,原告对承兑银行的付款义务是无条件的。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无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被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浙江超威动力能源有限公司为反驳原告的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材料: 1、工业品买卖合同一份、增值税发票三份、银行承兑汇票一份,证明原告和前、后手背书关系及被告是基于交易合法取得的本案所涉的汇票。 2、收据、证明各一份,证明票据在公示催告期满后被告将票据转让给南通江湾贸易有限公司。 3、林成森与陈花叶之间电话录音光盘一张、电话录音文字记录一份、中国移动通信客户详单一份,证明原告的法定代表人林成森以借款方式将本案所涉的承兑汇票交付给案外人陈花叶。 4、证明一份、陈花叶的身份证复印件一份,证明陈花叶收到承兑汇票时收款人已经加盖财务章与法定代表人印章。

本院对原、被告提交的证据,经庭审质证,并经审查后认为,原告提交的证据1、3,被告提交的证据1、2、3均符合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具有证明力,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交的证据2,即浙江兴达纸业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被告对合法性和关联性均有异议,本院认为,浙江兴达纸业有限公司应出庭作证,仅凭该证明不能说明汇票上背书是虚假的事实,且票据上有伪造、变造印章不影响票据其他印章的效力。被告提交的证据4,陈花叶应出庭作证,本院不予采信。

依据上述采信的证据,并结合到庭当事人的陈述,本院查明本案事实如下: 2013年6月8日,原告温州福瑞达印务有限公司委托浙江苍南农村合作银行龙港支行北城分理处签发票号为40200051/22187120的银行承兑汇票一张,该银行承兑汇票记载:出票人为温州福瑞达印务有限公司,收款人为浙江兴达纸业有限公司,付款行为浙江苍南农村合作银行龙港支行北城分理处,出票日期为2013年6月8日,汇票到期日2013年12月8日,票面金额200万元。承兑汇票开具后,原告的法定代表人林成森以借款方式将该承兑汇票交付给案外人陈花叶,陈花叶将该票据转让给黄传浓,黄传浓将该票据转让给张学仑,张学仑将该票据转让给雅迪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雅迪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将该票据背书转让给原告浙江超威动力能源有限公司。2013年12月5日,原告浙江超威动力能源有限公司将该票据背书转让给南通江湾贸易有限公司。在票据流转过程中,陈花叶、黄传浓、张学仑未在票据上背书。因陈花叶不能归还借款,2013年10月15日,原告温州福瑞达印务有限公司以票据遗失为由向浙江省苍南县人民法院申请公示催告,浙江省苍南县法院于2013年10月26日发出公告,催促利害关系人在六十日内申报权利。2013年12月2日,浙江省苍南县人民法院以申报人浙江超威动力能源有限公司在规定期间申报权利为由作出(2013)温苍龙催字第19号民事裁定书,裁定终结公司催告程序。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汇票属于文义证券、要式证券,票据权利与票据记载内容不可分离,权利的行使应当依据票据所记载的文义内容,但同时票据又属无因证券,票据关系与基础关系相互分离,基础关系是否成立及是否有效,并不影响票据关系状态,因此汇票贴现交易作为一种对付款期限届满之前的银行承兑汇票的转让方式,不能以基础关系的欠缺而否认其效力。原告称票据遗失,并申请法院公示催告,后因申报人申报,法院裁定终结公示催告程序。根据庭审查明,案涉承兑汇票开具后,原告的法定代表人林成森以借款方式将该承兑汇票交付给案外人陈花叶,因陈花叶不能归还借款,原告向法院申请公示催告,并不存在票据遗失的事实。原告称案涉承兑汇票上收款人浙江兴达纸业有限公司背书的签章系伪造,本院认为,原告系合法取得票据,即便收款人浙江兴达纸业有限公司背书的签章系伪造,不影响票据上其他真实签章的效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九条“票据金额、日期、收款人名称不得更改,更改的票据无效”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十一条“票据出票人在票据上的签章上不符合票据法以及下述规定的,该签章不具有票据法上的效力:…(二)银行汇票上的出票人的签章和银行承兑汇票的承兑人的签章,为该银行汇票专用章加其法定代表人或者其授权的代理人的签名或者盖章”,原告并未举证导致票据无效的票据金额、日期、收款人名称更改及出票人签章伪造,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温州福瑞达印务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22800元,减半收取11400元,由原告温州福瑞达印务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代理审判员  马立平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徐小燕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

第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