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责任保险合同纠纷

张志远、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市分公司责任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8月30日 案由:责任保险合同纠纷 当事人:张志远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市分公司 案号:(2017)粤51民终312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潮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志远,男,1991年1月8日出生,汉族,住汕头市潮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楚忠,广东锦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邱巍巍,广东锦帆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市分公司,住所地潮州市湘桥区枫春路中段邮电大楼北侧。

负责人:林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树雄,广东新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泽群,广东新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潮州市黄金塘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住所地潮州市湘桥区东山路黄金塘。

法定代表人:黄庆超。

委托诉讼代理人:许锦深,广东创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驰,广东创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张志远因与被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财险公司)、原审第三人潮州市黄金塘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以下简称黄金塘驾校)责任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法院(2016)粤5102民初116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7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张志远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楚忠、被上诉人人保财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树雄、陈泽群、原审第三人黄金塘驾校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张志远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张志远一审的诉讼请求;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人保财险公司承担。主要事实与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请依法予以纠正。首先,一审判决既然认定本案系责任保险合同纠纷,却没有依照《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条款》第三条的约定认定本案保险责任应由人保财险公司承担,而自相矛盾认定本案张志远提出的赔偿请求无法满足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的构成要件,错误地把本案的保险合同纠纷与道路交通事故纠纷混为一谈,导致对本案作出错误判决。其次,一审判决错误认定本案的免责条款。《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条款》第六条第九项的责任免除约定:“学员或教员自身的疾病、自杀、犯罪或故意行为。”指学员或教员自身的行为造成的保险责任,人保财险公司才免除责任。而本案并非学员自身的故意行为,所以人保财险公司应承担本案保险事故的赔偿责任。(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请依法予以改判。一审判决在错误认定事实的基础上,错误地适用法律。一审判决错误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六十五条第四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而没有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四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三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条的规定,驳回张志远的诉讼请求,完全是适用法律错误。(三)一审判决明显偏袒人保财险公司,丧失公正。由于一审判决错误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导致本案作出错误的判决,请二审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作出公正的判决。

人保财险公司辩称,(一)一审法院事实认定正确,请维持原判。一审法院没有将本案保险合同纠纷与道路交通事故纠纷混为一谈,而是严格根据涉案保险合同的相对性确认本案张志远提出的赔偿请求不满足本案责任保险的构成要件,该认定符合合同的相对性且与责任保险合同明确约定相一致。本案张志远和黄金塘驾校均否认廖旭亮是其雇佣的教练员,本案事故的发生是廖旭亮醉酒引发。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理赔的要件是张志远存在过失,但张志远的申请明显不符合该要件,人保财险公司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对免赔条款第九项的规定应理解为只要满足两个不同主体的多原因中的一个原因,两项结合都可以作为人保财险公司的免责事由。张志远一直强调本案事故发生须是本案学员的故意行为引发才能免责,该理解是脱离约定,与机动车保险的免责条款混同。另外,根据《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条款》第三条,人保财险公司的保险责任仅限于本保险期限内在本保险单列明的培训场地,根据保险单明细表明确列明的培训场地是广东省潮州市东山黄金塘,而本案事故地点是白塔岭桥,不在保险人的保险责任内,人保财险公司有权拒绝张志远的理赔申请。(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正确,判决公平公正。

黄金塘驾校辩称,本案是张志远与人保财险公司的责任保险合同纠纷,与黄金塘驾校无关,且张志远请求的内容也与黄金塘驾校无关,不应该列黄金塘驾校为本案第三人。

张志远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人保财险公司付还张志远垫付给学员郭伦桂家属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经济损失人民币40万元;2.人保财险公司付还张志远垫付给学员杜盛文家属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经济损失人民币40万元;3.人保财险公司付还张志远垫付给学员廖丹吟家属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经济损失人民币40万元;4.人保财险公司付还张志远垫付给学员林嘉辉医疗费等经济损失人民币112483.25元;5.人保财险公司付还张志远垫付给学员杜盛武医疗费等经济损失人民币33652.16元(其他经济损失候鉴定后另计);6.诉讼费用由人保财险公司承担。本案审理中,张志远将第5项诉讼请求变更为:人保财险公司付还张志远垫付给学员杜盛武医疗费等经济损失人民币59768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9月11日,人保财险公司出具《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保险单(保单号:PZAS201544510000000049),该保险单载明:“投保人:黄金塘驾校;被保险人:黄金塘驾校;培训信息:保险期限内预计培训学员人数:35;保障项目:驾驶员培训责任,保险金额400万元,每次事故免赔率10%,累计责任400万元,每次事故免赔额2000元,每人财产损失责任限额10000元,每人人身伤亡责任限额40万元,每次事故每人人身伤亡赔偿限额40万元,保险期间自2015年9月12日零时起至2016年9月11日二十四时止。”同日,人保财险公司还出具特别约定清单,特别约定:被保险人在每次培训班开始前将报名学员名单传真至人保财险公司。出险时,以驾驶学校提供的学员名单为准。累计赔偿限额400万元,每次事故赔偿限额200万元,每人人身伤亡赔偿限额40万元。每次事故财产损失绝对免赔额为2000元或10%,以高者为准。本保险单共同被保险人为张志远。自学员通过术科一考试之日的次日零时起,至交警部门核发该学员驾驶证之日二十四时止,最长不超过三年,以先达到者为准。共同被保险人可独立办理投保、索赔事宜。保险单同时附《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条款》,其中第三条关于保险责任约定了本保险期限内,在本保险单明细表中列明的培训场地,被保险人的学员(学习机动车驾驶的学员或参加驾驶执照考试的人员)或教员,在学习或考试期间,因被保险人的过失遭受下列损害,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时,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一)人身伤亡;(二)行李物品的损坏或者被盗窃、被抢劫;第六条责任免除条款用黑体字标示,约定“下列原因造成的损失、费用和责任,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九)学员或教员自身的疾病、自杀、犯罪或者故意行为”。张志远确认保险人已将投保险种对应的保险单、保险条款等全部保险凭证交其本人,保险人(或保险代理人)对保险合同的条款内容向其本人进行了解释说明,对保险合同中责任免除条款、免赔额、免赔率、特别约定、比例赔付或给付等免除或者明确保险人责任的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向其逐一进行了明确的解释和说明,其已仔细阅读,充分理解保险合同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的全部含义。投保人依约交纳保费,因培训学员增加,保险期间内,经申请,人保财险公司对保单作了三次批改,分别是:因增加学员68人(包括案外人廖丹吟,已死亡),人保财险公司同意自2016年2月26日零时起,将承保条件中的保费由原来的25320元改为27360元;因增加学员146人(包括案外人杜盛武),人保财险公司同意自2016年3月19日零时起,将承保条件中的保费由原来的27360元改为31740元;因增加学员192人(包括案外人郭伦桂、杜盛文、林嘉辉),人保财险公司同意自2016年4月1日零时起,将承保条件中的保费由原来的31740元改为37500元。黄金塘驾校否认办理上述保险手续及缴交相关保费。张志远承认上述保险手续均由其办理,保费均由其实际缴交。人保财险公司分别出具缴费发票并确认增加的作为“潮州市黄金塘驾校安通小汽车培训中心学员”名单。

廖旭亮(已死亡)系机动车驾驶培训教练员,杜盛文、廖丹吟、郭伦桂、杜盛武、林嘉辉均系廖旭亮招收的学员,均由张志远代为在黄金塘驾校报名参加了术科一的考试。2016年4月19日16时15分左右,廖旭亮饮醉酒后驾驶登记所有人廖旭亮的粤U×××××号小型普通客车从安佳通训练场乘载杜盛文、廖丹吟、郭伦桂、杜盛武、林嘉辉沿白塔岭路自东往西行驶至白塔岭桥路段时偏左行驶,没有采取措施,致车辆失控驶上左侧桥边土堆后从白塔岭桥左侧堕落龙车沟,造成廖旭亮、杜盛文、廖丹吟、郭伦桂当场死亡,杜盛武、林嘉辉受伤住院治疗及粤U×××××号小型普通客车受损的交通事故。2016年5月18日,潮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市区二大队作出粤公交认字[2016]第0001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对当事人导致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或者意外原因认定:廖旭亮饮醉后驾车上路偏左行驶,没有采取措施且没有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及第三十五条的规定,是造成本事故的根本原因,在本事故中负有全部过错,杜盛文、廖丹吟、郭伦桂、杜盛武、林嘉辉无过错。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廖旭亮应负本事故的全部责任,杜盛文、廖丹吟、郭伦桂、杜盛武、林嘉辉无责任。黄金塘驾校、张志远均否认廖旭亮是其雇佣的教练员。

事故发生后,张志远在交警部门主持下,赔偿郭伦桂家属58万元,赔偿杜盛文家属52万元,赔偿廖丹吟家属45万元,赔偿杜盛武59768元。后张志远向人保财险公司索赔。人保财险公司于2016年6月15日作出拒赔通知书。张志远遂于2016年10月18日诉至一审法院,提出上述诉讼请求。

另查明:潮州市湘桥区安佳通机动车驾驶员培训中心于2016年4月7日经潮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湘桥区分局登记成立,登记类型:个人独资企业,投资人:张志远,经营范围:机动车驾驶员培训;为机动车及驾驶员办证业务提供咨询、服务。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责任保险合同纠纷。按照人保财险公司出具保险单时提供的格式《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条款》,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的保险标的,是被保险人在本保险单明细表中列明的培训场地,被保险人的学员(学习机动车驾驶的学员或参加驾驶执照考试的人员)或教员,在学习或考试期间,因被保险人的过失遭受下列损害,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时,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一)人身伤亡;(二)行李物品的损坏或者被盗窃、被抢劫。因此,因被保险人的过失使学员或教员遭受损害是被保险人能否获得保险人赔偿的主要依据。本案中,张志远请求人保财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学员杜盛文、廖丹吟、郭伦桂、杜盛武、林嘉辉,是由廖旭亮招收并由张志远代为向黄金唐驾校报名的学员,杜盛文、廖丹吟、郭伦桂的死亡以及杜盛武、林嘉辉的受伤,是因廖旭亮饮醉酒后驾车乘载杜盛文、廖丹吟、郭伦桂、杜盛武、林嘉辉沿白塔岭路自东往西行驶至白塔岭桥路段时偏左行驶,没有采取措施,致车辆失控驶上左侧桥边土堆后从白塔岭桥左侧堕落龙车沟所致,在该事故中,廖旭亮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杜盛文、廖丹吟、郭伦桂、杜盛武、林嘉辉无责任,本事故是因廖旭亮饮醉酒所致,并非廖旭亮在驾驶过程中过失所致,且张志远又否认廖旭亮是其雇佣的教练员,因此,本案张志远提出的赔偿请求无法满足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的构成要件,且本案中,人保财险公司在保险合同订立时,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的,张志远也确认人保财险公司对保险合同中有关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向其作明确的解释说明,故应认定人保财险公司对保险合同免责条款已尽了明确提示和说明义务,《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条款》中的免责条款产生效力,本案符合因教员故意行为造成损失的责任免责情形,故人保财险公司对此也不负赔偿责任。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第六十五条第四款:“责任保险是指以被保险人对第三者依法应负的赔偿责任为保险标的的保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判决:驳回张志远的诉讼请求。本案受理费人民币17150元,由张志远负担。

二审中,张志远向本院提交加盖有黄金塘驾校与潮州市湘桥区安佳通汽车维修店印章的《证明》一份,印章处同时有黄金塘驾校的法定代表人黄庆超签署的“同意挂靠”,拟证明廖旭亮的教练车系挂靠在黄金塘驾校处。人保财险公司发表意见如下:该份《证明》的真实性请法院核实。关于挂靠的事实应以车管所对该车辆的登记为准。人保财险公司对事故车辆的情况并不清楚,该《证明》的事实人保财险公司在保险合同签订时并不知,无法确认,且该《证明》与一、二审法院审查询问过程中黄金塘驾校的陈述内容不符。该份证据在一审中没有提供,不属于新证据,对证明的效力人保财险公司不予认可。黄金塘驾校发表意见如下: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该份《证明》是安通培训班自己打印好拿来黄金塘驾校,黄庆超当时因有口头合作关系,故同意出具该张《证明》,但其不知道挂靠的法律关系,是应安通培训班的要求签署了“同意挂靠”四字。经审查,本院认为上述证据不是新证据,且由于本案系责任保险合同纠纷,非侵权纠纷,对于廖旭亮的车辆是否是挂靠性质不是本案审查的范围,故对此不予以审查。

二审期间,张志远向本院提交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八八医院住院费用明细清单,拟证明林嘉辉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八八医院住院时用药清单的费用。人保财险公司认为该份证据没有在规定时间内提交,不属于新证据,不予以质证,但发表意见如下:其中应扣除非本次事故相关治疗及非社保用药,且根据合同规定,相关医疗费用具有免赔额,应以合同为准,继续坚持该费用不用由人保财险公司承担。黄金塘驾校认为这是他们双方处理的问题,黄金塘驾校不清楚。经审查,张志远在一审期间提交中国人民解放军医疗门诊收费票据、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八八医院预交金凭据及《证明》,拟证明其已垫付了涉案事故中受伤学员林嘉辉的费用人民币112483.25元,人保财险公司对此认为实际结算费用应以医院的医疗费用清单为准。由于医疗费需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本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八八医院没有出具林嘉辉在该院住院治疗的最终结算清单,且关于赔偿的具体数额张志远也未能提供依据证明有与林嘉辉双方就赔偿费用进行过协商,或是有第三方进行见证,而林嘉辉又非本案案件当事人,故对于张志远称已赔偿林嘉辉人民币112483.25元的主张,不予以认定。

人保财险公司、黄金塘驾校均没有提交新证据。

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一审查明的基本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系责任保险合同纠纷。根据涉案《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保险单》及《特别约定清单》载明,本案投保人黄金塘驾校向人保财险公司投保的险种系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被保险人系黄金塘驾校及张志远个人,张志远依约缴交了保险费,当事人之间的责任保险合同关系合法有效,当事人应依约全面履行合同义务。

二审依法围绕当事人的上诉请求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当事人没有提出请求的,不予审查。根据本案各方当事人在二审的诉辩意见,主要的争议焦点是:人保财险公司应否承担涉案保险事故的保险赔付责任。

张志远上诉认为本案并非学员自身的故意行为,其赔偿请求满足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的构成要件,人保财险公司应承担本案保险事故的赔偿责任。人保财险公司辩称本案事故是因教练员的故意行为导致,符合《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条款》第六条第九款免责条款的约定,无需承担保险赔付责任。对此,本院作如下分析:首先,本案人保财险公司的《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条款》中明确规定了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的保险标的,系在保险期限内,在保险单明细表中列明的培训场地,被保险人的学员(学习机动车驾驶的学员或参加驾驶执照考试的人员)或教员,在学习或考试期间,因被保险人的过失遭受人身伤亡,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承担赔偿责任时,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即该险种系一种团体责任险。涉案交通事故的死伤者杜盛文、廖丹吟、郭伦桂、杜盛武、林嘉辉均系廖旭亮招收的学员,由张志远代为在黄金塘驾校报名参加术科一的考试,人保财险公司也确认上述学员均是潮州市黄金塘驾校安通小汽车培训中心学员,系涉案责任保险的被保险学员。而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是因教练员廖旭亮饮醉后驾车上路偏左行驶,没有采取措施且没有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文明驾驶导致,学员杜盛文、廖丹吟、郭伦桂、杜盛武、林嘉辉是乘坐者,无事故过错责任。其次,人保财险公司提供的《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条款》系其自制的格式条款,其中第六条第九款约定,“学员或教员自身的疾病、自杀、犯罪或者故意行为”造成的损失、费用和责任,保险人不负责赔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的规定:“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证上,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标志作出提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提示义务。保险人对保险合同中有关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常人能够理解的解释说明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保险人履行了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的明确说明义务。”及第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保险人对其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负举证责任。”即保险人的法定说明义务,要求人保财险公司在订立保险合同前应向投保人详细说明保险合同的各项条款,特别是对保险合同中规定免除或者限制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作出明确说明。“明确说明”是指保险人对于免责条款,除了在保险单上提示投保人注意外,还应当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解释,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本案人保财险公司虽在《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条款》对上述免责条款以加黑标识,但保险条款本身不能证明保险人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张志远虽在《投保人声明》上签名,《投保人声明》载明“保险人已将投保险种对应的保险单、保险条款等全部保险凭证交与本人,保险人(或保险代理人)对保险合同的条款内容向本人进行了解释说明,对保险合同中责任免除条款、免赔额、免赔率、特别约定、比例赔付或给付等免除或者明确保险人责任的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向本人逐一进行了明确的解释和说明,本人已仔细阅读,充分理解保险合同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的全部含义,同意按照本保险合同约定行使合同权利、承担合同义务。”的表述,但由于该《投保人声明》系人保财险公司提供的格式化条款,该声明中对上述“学员或教员自身的疾病、自杀、犯罪或者故意行为造成的损失、费用和责任,保险人不负责赔偿”的免责条款未进行列明,人保财险公司也未能提供充分的依据证明已对投保人或被保险人就故意行为的含义、法律后果等作出明确说明,故上述免责条款对被保险人不发生法律效力。再次,对于上述免责条款的含义,是学员或教员自身的疾病、自杀、犯罪、故意行为,符合其中一种主体即满足免赔条件,还是两种主体同时存在上述约定情形才满足免赔条件?对于教练员廖旭亮饮醉后驾车的行为是否可认定为“故意”,保险人与被保险人存在不同理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三十条的规定:“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由于上述《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条款》是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在双方对合同条款的理解存在歧义时,应当作出不利于条款提供方的解释。即,涉案投保险种教练员与学员均是保险赔付对象,学员与教练员均有独立主体资格,学员与教练员不应视为一个整体,不因教练员的个人行为影响无过错的其他学员的保险求偿权。人保财险公司以教练员的个人行为而免除对其他学员的保险赔付责任的主张违背公平原则。最后,双方当事人在签订涉案保险合同时,虽明确培训场地系广东省潮州市东山黄金塘,但因车辆驾驶培训的方法和过程有其特点,将培训场地机械局限于约定的上述地点不符合驾校的操作模式,将培训场地理解为教练员随车指导学员在开放性的道路上学习驾驶技能更符合日常逻辑。故对于人保财险公司关于本案事故地点不在合同约定的场地则不属于保险责任的意见不予以采纳。

综上,依据人保财险公司出具的保险单及特别约定清单载明,投保人为黄金塘驾校,被保险人为黄金塘驾校,共同被保险人为张志远。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张志远在交警部门主持下,在赔偿学员郭伦桂家属人民币58万元、学员杜盛文家属人民币52万元、学员廖丹吟家属人民币45万元、学员杜盛武人民币59768元后向人保财险公司索赔依法有据。根据保险单中的保障内容载明“驾驶员培训责任,保险金额400万元,每次事故免赔率10%,累计责任限额400万元,每次事故免赔额2000元,每人财产损失责任限额10000元,每人人身伤亡责任限额40万元,每次事故每人人身伤亡赔偿限额40万元”,同时在人保财险公司出具的特别约定清单中,也明确约定“出险时,以驾驶学校提供的学员名单为准。累计赔偿限额400万元,每次事故赔偿限额200万元,每人人身伤亡赔偿限额40万元。每次事故财产损失绝对免赔额为2000元或10%,以高者为准。每次事故人伤医疗绝对免赔额为300元,或免赔率10%,两者以高者为准”。上述约定系双方当事人对免赔率的约定,人保财险公司主张依据该条款实行10%的绝对免赔率于法有据,可予支持。即本案人保财险公司应在驾驶员培训学校责任保险的限额内赔付张志远合计人民币1133791元[40万×3+5.9768万-(40万×3+5.9768万)×10%]。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适用法律不当,处理有误,应予纠正。张志远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第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第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广东省潮州市湘桥区人民法院(2016)粤5102民初1169号民事判决;

二、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市分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张志远人民币1133791元;

三、驳回张志远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7150元,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市分公司负担人民币15004元,张志远负担人民币2146元。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7150元,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市分公司负担人民币15004元,张志远负担人民币2146元。一审、二审案件受理费均已由张志远预交,张志远同意垫付二审案件受理费,故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潮州市分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迳付还张志远垫付的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004元,本院无需另行收退。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苏慕成

代理审判员  刘建荣

代理审判员  陈 烨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十日

书 记 员  陈晓璇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十三条第一款第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十七条第二款第三十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