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

姬峰、于大矿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4月27日 案由: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 当事人:吴冰冰 于大矿 怀自龙 葛长伟 姬峰 案号:(2016)苏0481刑初655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溧阳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溧阳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姬峰,男,1972年11月15日生,汉族,安徽省毫州市人,初中文化,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毫州市谯城区。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于2015年12月10日被抓获并羁押,12月12日被溧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6年1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溧阳市看守所。

辩护人陆刚,江苏常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罗菊菁,江苏常联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人于大矿,男,1979年6月6日生,汉族,安徽省毫州市人,高中文化,无业,住毫州市谯城区。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于2015年12月17日被抓获并羁押,12月21日被溧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6年1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溧阳市看守所。

辩护人姜秋林,江苏麒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李建春,安徽董志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葛长伟,男,1973年10月20日生,汉族,安徽省毫州市人,高中文化,无业,住毫州市谯城区。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于2016年2月1日被溧阳市公安局取保候审。

辩护人于忠群、赵丽霞,江苏常明律师事务律师。

被告人怀自龙,男,1969年11月13日生,汉族,安徽省毫州市人,初中文化,个体,住毫州市谯城区。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于2015年12月31日被溧阳市公安局取保候审,于2016年12月25日死亡。

被告人吴冰冰,男,1985年2月8日生,汉族,安徽省毫州市人,初中文化,无业,住毫州市谯城区。因涉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于2015年12月18日被溧阳市公安局取保候审。

辩护人王宇斐,江苏麒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溧阳市人民检察院以溧检诉刑诉[2016]61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葛长伟、怀自龙、吴冰冰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于2016年10月1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当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溧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华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葛长伟、吴冰冰及辩护人陆刚、罗菊菁、姜秋林、李建春、于忠群、赵丽霞、王宇斐到庭参加了诉讼。期间,溧阳市人民检察院于2017年1月9日建议延期审理,次日,本院决定延期审理,2017年2月9日,溧阳市人民检察建议恢复审理,次日,本院决定恢复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溧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期间,被告人姬峰、王某3(另案处理)经商议,分别注册了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绍森药业有限公司三个公司,然后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用购进可以抵扣税款的发票作为进项发票,然后再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卖给其他公司,利用两者之间的价差牟取非法利益。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1.2015年5月,被告人姬峰伙同王某3在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没有实际交易的情况下,购得虚假的抬头为安徽大好医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农产品增值税普通发票15份,合计金额6837853元,税款合计为888920.89元,抵扣进项税额888920.89元。 2.2015年6月,被告人姬峰伙同王某3在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没有实际交易的情况下,经过被告人怀自龙的介绍,以7.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从河南新蔡县新红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实际控制人吴冰冰处购买农产品增值税普通发票57份,合计金额5000800元,税款合计为650104元,抵扣进项税额650104元。 3.2015年9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在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绍森药业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没有实际交易的情况下,经被告人葛长伟的联系介绍,购得虚假的抬头为安徽省怀远县宝栀林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农产品增值税普通发票72份,合计金额7140180元,税额合计928223.4元,抵扣进项税额928223.4元。 4.2015年9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在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绍森药业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没有实际交易的情况下,经被告人葛长伟的联系介绍,购得虚假的抬头为河南省昀禾农业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农产品增值税普通发票60份,合计金额5991480元,税额合计778892.4元,抵扣进项税额778892.4元。 5.2015年10月份,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在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绍森药业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没有实际交易的情况下,购得虚假的抬头为山东省平邑县开福地产中药材专业合作社的农产品增值税普通发票18份,合计金额19990200元,税额合计2598726元,抵扣进项税额2598726元。 6.2015年5月,被告人姬峰伙同王某1,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57份给山东飞龙中大药业有限公司,合计金额5484875.19元,税额932428.81元,价税合计6417304元。山东飞龙中大药业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6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932428.81元。 7.2015年6月,被告人姬峰伙同王某1,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39份给山东飞龙中大药业有限公司,合计金额3583273.45元,税额609156.55元,价税合计4192430元。山东飞龙中大药业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6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609156.55元。 8.2015年9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葛长伟,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42份给安徽绩溪隆鑫医药贸易有限公司,合计金额3623504.24元,税额615995.76元,价税合计4239500元。安徽绩溪隆鑫医药贸易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9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615995.76元,后于2016年1月将抵扣的进项税款转出。 9.2015年9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葛长伟,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42份给安徽黄山众和医药有限公司,合计金额3623504.24元,税额615995.76元,价税合计4239500元。安徽黄山众和医药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9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615995.76元,后于2015年12月将抵扣的进项税款转出。 10.2015年9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葛长伟,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绍森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42份给安徽黄山众和医药有限公司,合计金额3623504.24元,税额615995.76元,价税合计4239500元。安徽黄山众和医药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9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615995.76元,后于2015年12月将抵扣的进项税款转出。 11.2015年11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55份给河南诺尔曼药业有限公司,合计金额5441410.26元,税额925039.74元,价税合计6366450元。河南诺尔曼药业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11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925039.74元。 12.2015年11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53份给河南瑞安医药有限公司,合计金额5270468.38元,税额895979.62元,价税合计6166448元。河南瑞安医药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12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895979.62元。 13.2015年11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绍森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55份给河南瑞安医药有限公司,合计金额5441410.26元,税额925039.74元,价税合计6366450元。河南瑞安医药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12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925039.74元。 14.2015年11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2份给宁夏明德回医药业有限公司,合计金额170941.88元,税额29060.12元,价税合计200002元。宁夏明德回医药业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11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29060.12元,后于2015年12月将抵扣的进项税款转出。

综上,被告人姬峰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数额616万余元,已抵扣616万余元,案发后,抵扣单位转出税款187万余元;被告人于大矿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数额462万余元,已抵扣462万余元,案发后,抵扣单位转出税款187万余元;被告人葛长伟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数额184万余元,已抵扣184万余元,案发后,抵扣单位转出税款184万余元;被告人吴冰冰虚开用于抵扣税款发票税款数额65万余元;被告人怀自龙某开用于抵扣税款发票税款数额65万余元。

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2015年度缴纳增值税66034元,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2015年度缴纳增值税659747元,溧阳市绍森药业有限公司2015年度缴纳增值税41182元。

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分别于2015年12月10日、2015年12月17日被抓获。2015年12月17日,吴冰冰至溧阳市公安局投案自首,12月31日,怀自龙在吴冰冰的劝说下,投案自首,2016年2月1日,葛长伟投案自首。

公诉机关为指控上述事实,提供了相关证据,并据此认为,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葛长伟、怀自龙、吴冰冰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应当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抵扣税款发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且系共同犯罪。同时认为,被告人葛长伟、怀自龙、吴冰冰自动投案,均系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吴冰冰主动劝说他人投案,是立功,可经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以从轻处罚。建议判处被告人姬峰有期徒刑十年以上十二年以下,并处罚金:判决被告人于大矿有期徒刑九年以上十一年以下,并处罚金;判处被告人葛长伟有期徒刑三年以上五年以下,并处罚金。判处被告人吴冰冰有期徒刑一年以上二年以下,并处罚金。

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葛长伟、吴冰冰对溧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的事实均无异议。

辩护人陆刚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姬峰是受王某1指使从事本次犯罪,其作用相对较小。2、被告人姬峰的犯罪数额中,部分抵扣税款已追回,在量刑时可予考虑。3、被告人姬峰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4、被告人姬峰是初犯,可酌情从轻处罚。综上,建议对被告人姬峰从轻处罚。

辩护人姜秋林、李建春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于大矿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以从轻处罚。2、被告人于大矿检举他人犯罪查证属实,有立功表现,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3、被告人于大矿主要是从中介绍,作用相对较小,且部分抵扣税款已追回,可酌情从轻处罚。4、被告人于大矿是初犯,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综上,建议对被告人于大矿减轻处罚。

辩护人于忠群、赵丽霞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葛长伟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2、被告人葛长伟劝说其他犯罪分子投案自首,有立功表现,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3、被告人葛长伟是初犯,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4、被告人葛长伟参与介绍的犯罪所抵扣的税款已全部追缴,量刑时可酌情从轻处罚。综上,建议对被告人葛长伟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辩护人王宇斐提出以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吴冰冰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可从轻处罚。2、被告人吴冰冰劝说其他犯罪分子投案自首,是立功,可以从轻处罚。3、被告人吴冰冰是初犯,积极退赃,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综上,建议对被告人吴冰冰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2015期间,被告人姬峰、王某3(另案处理)经商议,分别注册了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绍森药业有限公司三个公司,然后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用购进可以抵扣税款的发票作为进项发票,然后再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卖给其他公司,利用两者之间的价差牟取非法利益。具体事实分述如下: 1.2015年5月,被告人姬峰伙同王某3在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没有实际交易的情况下,购得虚假的抬头为安徽大好医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农产品增值税普通发票15份,合计金额6837853元,税款合计为888920.89元,抵扣进项税额888920.89元。 2.2015年6月,被告人姬峰伙同王某3在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没有实际交易的情况下,经过被告人怀自龙的介绍,以7.5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从河南新蔡县新红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实际控制人吴冰冰处购买农产品增值税普通发票57份,合计金额5000800元,税款合计为650104元,抵扣进项税额650104元。 3.2015年9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在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绍森药业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没有实际交易的情况下,经被告人葛长伟的联系介绍,购得虚假的抬头为安徽省怀远县宝栀林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农产品增值税普通发票72份,合计金额7140180元,税额合计928223.4元,抵扣进项税额928223.4元。 4.2015年9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在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绍森药业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没有实际交易的情况下,经被告人葛长伟的联系介绍,购得虚假的抬头为河南省昀禾农业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农产品增值税普通发票60份,合计金额5991480元,税额合计778892.4元,抵扣进项税额778892.4元。 5.2015年10月份,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在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溧阳市绍森药业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没有实际交易的情况下,购得虚假的抬头为山东省平邑县开福地产中药材专业合作社的农产品增值税普通发票18份,合计金额19990200元,税额合计2598726元,抵扣进项税额2598726元。 6.2015年5月,被告人姬峰伙同王某1,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57份给山东飞龙中大药业有限公司,合计金额5484875.19元,税额932428.81元,价税合计6417304元。山东飞龙中大药业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6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932428.81元。 7.2015年6月,被告人姬峰伙同王某1,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39份给山东飞龙中大药业有限公司,合计金额3583273.45元,税额609156.55元,价税合计4192430元。山东飞龙中大药业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6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609156.55元。 8.2015年9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葛长伟,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42份给安徽绩溪隆鑫医药贸易有限公司,合计金额3623504.24元,税额615995.76元,价税合计4239500元。安徽绩溪隆鑫医药贸易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9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615995.76元,后于2016年1月将抵扣的进项税款转出。 9.2015年9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葛长伟,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42份给安徽黄山众和医药有限公司,合计金额3623504.24元,税额615995.76元,价税合计4239500元。安徽黄山众和医药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9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615995.76元,后于2015年12月将抵扣的进项税款转出。 10.2015年9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葛长伟,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绍森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42份给安徽黄山众和医药有限公司,合计金额3623504.24元,税额615995.76元,价税合计4239500元。安徽黄山众和医药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9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615995.76元,后于2015年12月将抵扣的进项税款转出。 11.2015年11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55份给河南诺尔曼药业有限公司,合计金额5441410.26元,税额925039.74元,价税合计6366450元。河南诺尔曼药业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11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925039.74元。 12.2015年11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53份给河南瑞安医药有限公司,合计金额5270468.38元,税额895979.62元,价税合计6166448元。河南瑞安医药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12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895979.62元。 13.2015年11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绍森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55份给河南瑞安医药有限公司,合计金额5441410.26元,税额925039.74元,价税合计6366450元。河南瑞安医药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12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925039.74元。 14.2015年11月,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以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的名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2份给宁夏明德回医药业有限公司,合计金额170941.88元,税额29060.12元,价税合计200002元。宁夏明德回医药业有限公司在收受上述发票后,于2015年11月进行认证抵扣,抵扣进项税款29060.12元,后于2015年12月将抵扣的进项税款转出。

综上,被告人姬峰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数额616万余元,已抵扣616万余元,案发后,抵扣单位转出税款187万余元;被告人于大矿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数额462万余元,已抵扣462万余元,案发后,抵扣单位转出税款187万余元;被告人葛长伟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款数额184万余元,已抵扣184万余元,案发后,抵扣单位转出税款184万余元;被告人吴冰冰虚开用于抵扣税款发票税款数额65万余元。

溧阳市灵峰药业有限公司2015年度缴纳增值税66034元,溧阳市保业药业有限公司2015年度缴纳增值税65977元,溧阳市绍森药业有限公司2015年度缴纳增值税41182元。

另查明,1、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被抓获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2、2015年12月17日,被告人吴冰冰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3、2015年12月31日,被告人怀自龙在被告人吴冰冰的劝说下,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4、2016年2月1日,被告人葛长伟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5、2016年10月28日,被告人葛长伟劝说罪犯李某龙投案自首。6、被告人于大矿检举他人犯罪事实经查属实。7、审理期间,被告人葛长伟主动退出非法所得人民币10000元,被告人吴冰冰主动退出非法所得人民币50000元。8、2016年12月25日,被告人怀自龙在审理期间死亡。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举证,并经当庭质证、认证的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葛长伟、怀自龙、吴冰冰的陈述,证人王某1、仇某、包某、谷某、张某1、阮某、王某2、孟某1、赵某、张某2魏某、韩某、孟某2、戴某的证言,记账凭证,增值税专用发票,网上转账电子回单,认证结果清单,银行付款凭证,企业网银凭证,营业执照,纳税申报表,银行交易信息,存款交易明细报表,接受发票明细清单,辨认笔录及照片,情况说明及相关检举材料,刑事判决书,案发经过,抓获经过,居民死亡医学证明等证据证实,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葛长伟、怀自龙、吴冰冰亦当庭供认不讳,足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葛长伟、吴冰冰在没有实际的货物购销,或让他人为自己、或介绍他人、或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抵扣税款发票,后用于骗取国家税款,其中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虚开税款数额巨大,被告人葛长伟、吴冰冰虚开税款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抵扣税款发票罪,共同实施部分系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姬峰、于大矿、葛长伟、吴冰冰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抵扣税款发票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应予支持。被告人葛长伟、吴冰冰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系自首,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葛长伟、吴冰冰劝说其他犯罪分子投案自首,有立功,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于大矿检举他人犯罪,有立功表现,可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姬峰、于大矿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以从轻处罚。辩护人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经查属实,予以采纳。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适当,予以采纳。综上,决定对被告人姬峰从轻处罚,对被告人于大矿减轻处罚,对被告人葛长伟、吴冰冰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姬峰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抵扣税款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刑期自2015年12月10日起至2026年12月9日止),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

二、被告人于大矿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抵扣税款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六个月(刑期自2015年12月17日起至2025年6月11日止),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已缴纳五万元)。

三、被告人葛长伟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抵扣税款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已缴纳)。

四、被告人吴冰冰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抵扣税款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已缴纳)。

五、被告人葛长伟退出的赃款人民币10000元和被告人吴冰冰退出的赃款人民币5000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存。 (上列被告人的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缓刑考验期限自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所处罚金于判决生效之日起3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文尾

审 判 长  黄连庚

人民陪审员  周建敏

人民陪审员  蒋荫平

二〇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庄丽娟

附件

附本案援引法律条款 第二百零五条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的税款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单位犯本条规定之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虚开的税款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或者虚开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的其他发票,是指有为他人虚开、为自己虚开、让他人为自己虚开、介绍他人虚开行为之一的。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八条犯罪分子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处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两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第五十二条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条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三款第二百零五条第一款第二百零五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