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票据返还请求权纠纷

源通公司与大连升隆机械有限公司、马傑票据返还请求权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2月20日 案由:票据返还请求权纠纷 当事人:大连升隆机械有限公司 晋州市源通锌业有限公司 案号:(2013)西民三初字第00106号 经办法院: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晋州市源通锌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晋州市桃园镇后匍村。

委托代理人彭耀民,男,该公司职员。

被告大连升隆机械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瓦房店市西郊工业园区兴工大街36号。

法定代表人曲永哲,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长海,男,该公司企管部副部长。

委托代理人栾金娟,女,该公司人力资源部部长。

第三人文安县东诚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文安县新镇周庄子村。

法定代表人孟真真,经理。

委托代理人宋宝书,杨杰、河北恒威律师事务所律师。

第三人马傑,男,1981年12月12日出生,汉族,天津市申都工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经理。

诉讼记录

原告晋州市源通锌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源通公司)与被告大连升隆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隆公司)、第三人马傑票据返还请求权纠纷一案,系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本院重审案件。本院受理后,依法追加文安县东诚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诚公司)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后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5月29日、11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源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彭耀民,被告升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长海、栾金娟,第三人东诚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宋宝书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马傑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院依法缺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源通公司诉称,2011年9月26日,原告因买卖关系取得了邯郸市凯米克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凯米克公司)背书交付来的银行承兑汇票一张,票号30100051/20379139,票面金额100万元,出票人为河北昊阳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昊阳公司),付款人为交行河北省分行,收款人为凯米克公司。后票据遗失,为挽回原告的损失,防止他人行使票据权利,原告于10月8日向票据支付地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申请办理了公示催告。10月14日,人民法院在《中国劳动保障报》上发布了公告,督促持票人申报权利。12月7日,被告到桥西区法院申报了权利,称自己持有原告申请公示催告的票据。原告认为,根据票据法、民事诉讼法之规定,被告取得票据的行为无效,其不应享有票据权利,票据权利应归原告所有,故原告提起诉讼,请求法院确认票号为30100051/20379139的承兑汇票的票据权利归原告所有,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提交了以下证据: 1、2011年9月15日,原告与凯米克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一份,证明原告与凯米克公司存在真实交易关系; 2、2011年10月7日,凯米克公司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凯米克公司于2011年9月26日将上述银行承兑汇票作为合同预付款背书交付给原告; 3、票号为30100051/20379139,出票人为昊阳公司,收款人为凯米克公司的银行承兑汇票复印件一份及该汇票背书粘单6页; 4、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2011)西民催字第00043号公示催告案卷材料,包括2011年10月14日在《中国劳动保障报》刊发的公告、被告《票据主张权利申请书》、被告与大连金雕铸锻工业有限公司于2011年10月2日签订的《产品购销合同》、2011年12月7日,法院审判人员与原、被告委托代理人的谈话笔录、2011年12月26日,终结公示催告程序的民事裁定书各一份,证明被告最后一手取得汇票是在2011年11月27日左右,发生在公示催告期间,原告取得该票据的行为无效。

被告升隆公司辩称,1、我方首次受让票据和转让票据的行为合法有效。我方首次从持票人马傑处受让该汇票时,票据上背书签章依次为凯米克公司、东诚公司,而且这两手背书均未作背书人名称记载,因此,该汇票变成了背书空白票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十九条“背书人未记载被背书人名称即将票据交付他人的,持票人在票据被背书人栏内记载自己的名称与背书人记载具有同等法律效力”的规定,背书空白票据允许流通。本案中,持票人马傑对该汇票既不签章也不作任何名称记载而将背书空白汇票本身所有权转让于我方,我方受让汇票时,支付了相应对价,也不存在《票据法》第十二条规定的非法取得票据的情形,合法地持有了该汇票。持有汇票后,在该汇票上进行签章,不作任何名称记载将汇票转让。其受让和转让行为均合法有效。2、《票据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以背书转让的汇票,背书应当连续。持票人以背书的连续,证明其汇票权利;非经背书转让,而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汇票的,依法举证,证明其汇票权利。在该票据的13次变动占有中,我方有3次占有该票据。第一次是受让于持票人马傑。第二次占有是受让于持票人大连金雕锻造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雕公司)。因该次转让发生于该票据公示催告期间,转让无效,我方不获得票据权利,只能将该票据退还金雕公司。第三次是因金雕公司向其前手攀钢集团冶金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攀钢冶金公司)退票,由于该前手是我方曾经的直接后手,其也以票据被公示催告、实现票据权利困难为由向我方退票。我方接受票据后,及时对后手履行担保责任,即以另行结算的方式结清了所欠后手款项,完成了支付对价行为,从而合法地占有了票据。而此时,票据上我方及所有前手的被背书人名称栏都被记载,形成背书完整且连续,从而我方成为当前票据权利人。3、原告方不享有票据权利。原告方受让背书空白票据后,由于自己的过失遗失了,丧失了汇票的占有权,其与拾得人之间形成不当得利之债,依法可以向拾得人请求返还票据,但我方不是拾得人,依法不承担返还票据的责任。《票据法》第四条规定:持票人行使票据权利,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在票据上签章,并出示票据。其他票据债务人在票据上签章的,按照票据所记载的事项承担票据责任。本案中,原告未使自己成为票据权利人,同时也未在汇票上进行签章,也就无承担票据责任的义务。4、如果第三人东诚公司签章是伪造的,不影响我方享有票据权利。按照票据法规定,真实且合格的转让背书签章(指符合票据法规定的签章格式的签章),产生完全的背书行为效力,即转让票据权利的效力、票据权利担保效力、票据权利证明效力。不合格的签章则不产生任何票据法上的效力。虚假且合格的背书转让签章仅产生票据权利证明效力,即该签章所形成的背书能够与其他有效背书产生背书连续,持票人能够以该背书连续来证明其享有票据权利。现有汇票上的东诚公司的背书签章格式符合票据法上的规定,是合格的签章,其能够产生与其他签章背书连续的证明效力,即该签章对持票人,即我方产生背书连续的证明效力,我方可依此背书连续来享有票据权利。《票据法》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票据上有伪造、变造的签章的,不影响票据上其他真实签章的效力。按照该款规定,即使第三人东诚公司签章是伪造的,也不影响该汇票上其他真实签章的效力。因此,该伪造签章不能影响我方依《若干规定》第四十九条在该汇票上的签章效力,我方依该合法签章承担汇票责任和行使汇票权利。

被告升隆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提交以下证据: 1、马傑承诺书及承兑汇票复印件; 2、升隆公司支付给马傑票款的银行交易记录; 3、马傑收到升隆公司票款的银行交易记录; 4、攀钢冶金公司收到本案承兑汇票的收据(2011年10月7日) 5、攀钢冶金公司开具给升隆公司购买履带板的增值税发票; 6、金雕和升隆公司的购销合同(履带总成); 7、升隆公司收到攀钢冶金公司退回票据的收据; 8、攀钢集团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攀钢工程公司)退票证明; 9、攀钢冶金公司更名为攀钢工程公司的名称变更函; 10、被告工作人员高杰与马傑的通话录音。

第三人东诚公司述称,在法院通知我方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之前,东诚公司没有看见过原、被告争议的票据。东诚公司和原告没有任何业务关系,更不认识被告,和票据背书的关系人均无关系。汇票上加盖的也不是我公司的财务章。该印章和相关部门留存的我公司的印章明显不同。请法院查明案情,依法处理。

第三人东诚公司为证明其主张,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提交以下证据: 1、东诚公司工商档案一份; 2、文安县诚信原子印章刻字部出具的该公司备案的东诚公司财务章印模及证明各一份,该公司特种行业许可证一份; 3、该公司财务专用章印模一份,证明涉案汇票上加盖的东诚公司财务章与其公司财务章不一致,其与该汇票无关,对该汇票的流转不知情。

第三人马傑未出庭陈述,其在原一审述称,该汇票是我2011年9月27日交给被告的。该日上午我从刘玉霞处支付了正常的对价取得该汇票,中午给的被告升隆公司。原告10月14日才提出公示催告。刘玉霞持有的该票据前手是东诚公司。在本案原一审审理期间,第三人马傑为证明其主张,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提交了票号为30100051/20379139的银行承兑汇票复印件一份,上面有“此票由居间人提供刘玉霞2011年9月27日”的字样。

经审理查明,2011年9月26日,凯米克公司将银行承兑汇票一张(票号为30100051/20379139,出票人为昊阳公司,收款人为凯米克公司,付款人为交行河北省分行,票面金额100万元,出票日期为2011年9月26日,汇票到期日为2012年3月26日)作为预付款交付原告。2011年9月27日上午,第三人马傑在支付相应对价后从案外人刘玉霞处取得上述汇票,此时已有东诚公司在凯米克公司的被背书人处签章。同日,被告升隆公司在向马傑支付相应对价后取得该汇票。后被告升隆公司因业务将该汇票背书转让给攀钢公司。该汇票几经流转,最后的被背书人,即持票人为被告升隆公司。在该汇票上背书人与被背书人的签章前后衔接,依次为凯米克公司、东诚公司、升隆公司、攀钢冶金公司、攀枝花攀钢集团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四川省鼎晟物贸有限公司、重庆金材物流有限公司、重庆市耀威经贸有限公司、四川省鼎晟物贸有限公司、攀枝花攀钢集团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攀钢冶金公司、金雕公司、升隆公司,但最后两手被背书人名称未记载。原告于2011年10月8日以丢失上述汇票为由向本院申请公示催告。本院于2011年10月14日在《中国劳动保障报》发出公告。公告期间被告升隆公司持该汇票向本院申报权利。申报权利时,被告升隆公司称于2011年11月27日左右从金雕公司取得该票据。本院于2011年12月26日作出(2011)西民催字第00043号民事裁定书,终结该案的公示催告程序。

另查明,被告升隆公司将汇票背书转让给攀钢冶金公司的时间为2011年10月7日。后,该汇票经多次转让,又被转回攀钢冶金公司时,因在公示催告期间,不能继续转让,攀钢冶金公司于2011年12月5日将该承兑汇票退还升隆公司,升隆公司已对该笔货款另行结算。

另,本案发回重审后,本院依法追加东诚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其提交的证据显示该公司财务专用章与涉案承兑汇票使用的财务专用章印章大小、样式均不一致。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和第三人陈述及其提交的上述证据所证实,足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票据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持票人可以将汇票权利转让给他人或者将一定的票据权利授予他人行使。持票人行使上述权利时,应当背书并交付汇票。背书是指在票据背面或者粘单上记载有关事项并签章的票据行为。《票据法》第三十一条规定,以背书转让的汇票,背书应当连续。持票人以背书的连续,证明其汇票权利;非经背书转让,而以其他合法方式取得汇票的,依法举证,证明其汇票权利。背书连续是指在票据转让中,转让汇票的背书人与受让汇票的被背书人在汇票上的签章依次前后衔接。根据原告起诉的事实,原告在从凯米克公司取得该汇票时,凯米克公司未在该汇票上记载被背书人名称,在原告未对被背书人名称进行补记的情况下即将该汇票丢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背书人未记载被背书人名称即将票据交付他人的,持票人在票据被背书人栏内记载自己的名称与背书人记载具有同等法律效力。故原告从凯米克公司取得该汇票后有权对被背书人名称进行补记。但在原告未对被背书人名称进行补记的情况下即将该汇票丢失,该汇票在此后的流通过程中,被告于2011年9月27日在支付相应对价后取得该汇票,此时已有东诚公司在凯米克公司的被背书人处签章。

关于东诚公司印章真伪是否影响被告在该汇票上的签章效力。本院认为,首先,现有汇票上的东诚公司的背书签章格式符合票据法上的规定,是合格的签章,其能够产生与其他签章背书连续的证明效力,即该签章对持票人升隆公司产生背书连续的证明效力,升隆公司可依此背书连续来享有票据权利;其次,根据《票据法》第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票据上有伪造、变造的签章的,不影响票据上其他真实签章的效力。因此,该伪造签章不影响被告在该汇票上的签章效力。

关于被告是否因重大过失取得不符合票据法规定的票据而不享有票据权利。

《票据法》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持票人因重大过失取得不符合本法规定的票据的,也不得享有票据权利。此款有两个条件:一是持票人有重大过失;二是取得了不符合票据法规定的票据。二者紧密相连,并互为验证。升隆公司未按照《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办法》有关自然人不能使用银行承兑汇票,不能从事支付结算业务的规定,从马傑手中购买票据,属于违反部门规章的行为,且该规定属于管理性规定,不应因此而认定升隆公司存在重大过失。所谓不符合票据法规定的票据,主要是指:1、票据的记载事项和记载方式不符合票据法的规定,并使票据自始无效。如出票人出票时未记载票据金额,出票人未签章,以及欠缺其他绝对应记载事项;票据金额的中文大写与数码两种记载不符合,更改了票据金额、日期、收款人名称。2、所使用的票据,其票据权利已因时效届满而消灭,或者票据已获付款后全体票据债务的付款责任已经解除。本案中,升隆公司所持有的票据并不存在不符合票据法规定的情形。

综上,升隆公司支付了对价;取得的票据符合票据法的规定;源通公司无证据证明升隆公司以欺诈、盗窃或者胁迫等手段取得该汇票,或明知有前列情形,出于恶意取得该汇票,亦无证据证明此时升隆公司有重大过失,故此时被告即享有汇票权利。虽然被告最后一次取得票据是在公示催告期间,该转让票据权利的行为无效,但并不能据此推定原告享有该票据权利。因为票据权利转让行为无效后,该票据权利应恢复到票据权利转让之前的状态,即该票据权利应由在公示催告期间之前合法取得票据的最后一手持票人享有。而原告显然并非该手持票人,故原告并不享有该票据权利。因此,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为保障票据流通性及票据关系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晋州市源通锌业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80元,由原告晋州市源通锌业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长  王豪

审 判员  马冰

审 判员  刘恰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

代书记员  张慧

法条

《票据法》

第十四条第二款第三十一条第十二条第二款第二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

第三十一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四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