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票据交付请求权纠纷

邯郸市永炜物资有限公司与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分行票据交付请求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6月15日 案由:票据交付请求权纠纷 当事人: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分行 邯郸市永炜物资有限公司 案号:(2014)西民商初字第00053号 经办法院: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邯郸市永炜物资有限公司,住所地邯郸市肥乡县南环309国道766公里处。

法定代表人王志红,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海峰,河北得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静瑜,河北得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分行,住所地石家庄市桥西区自强路10号中信大厦。

代表人谢宏儒。

委托代理人王汉禄,男。

诉讼记录

原告邯郸市永炜物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炜物资公司)与被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分行(以下简称中信石家庄分行)票据承兑额度协议纠纷一案,原告永炜物资公司于2013年12月4日向本院起诉,当日本院决定受理。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1月2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永炜物资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海峰、李静瑜、被告中信石家庄分行的委托代理人王汉禄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永炜物资公司诉称,2011年9月19日经原告申请,被告签发一张银行承兑汇票,票号为×××,金额为100万元,案件发生争议时持票人为淄博市临淄海东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东公司),汇票出票日期为2011年9月19日,到期日为2012年3月19日,出票人为原告,开户行为被告会计部,收款人为济宁世纪宏泰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宁公司)。为向被告申请开具上述票据,原告向被告缴纳了与汇票金额相同的票据保证金。原告从被告处拿到上述票据后于2011年9月22日不慎将票据遗失,遗失时原告尚未将汇票交付收款人,汇票遗失后原告即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向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新华法院)申请了公示催告,2011年10月11日新华法院发布公示催告公告。公示催告期间,持票人持诉争汇票申报权利。2012年4月,原告以持票人为被告向新华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持票人不享有票据权利。后经新华法院审理,判令持票人不享有汇票权利,判决作出后,持票人上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市中院),经市中院审理,驳回持票人上诉,维持原判。鉴于本案持票人已不享有票据权利,被告应当依法退还原告向被告缴纳的票据保证金100元,为此特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1、退还原告缴纳的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100万元;2、承担本案诉讼费。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在本院指定的举证期限内提交了以下证据: 1、2011年1月17日原、被告签订的银行承兑汇票承兑额度协议一份; 2、中国农业银行交易明细、中国农业银行电子银行交易回单各二份; 3、出票日期为2011年9月19日、出票人为原告、开户行为被告、金额为100万元、票号为×××的银行承兑汇票(含背书)复印件一份; 4、2013年4月8日新华法院做出的(2012)新民二初字第170号民事判决书一份; 5、2013年7月24日市中院做出的(2013)石民四终字第00550号民事判决书一份;

被告中信石家庄分行辩称,1、原告要求退还保证金证据不足。退还保证金的主要依据是石家庄中院二审民事判决书,判决主要内容虽认定持票人不享有票据权利,但未明确票据权利归谁享有,依据该判决条款不足以要求被告退还保证金;2、从原告陈述的丢失票据的时间和其向公安机关报案的时间分析,原告是否丢失票据存疑,建议法院进行调查或将案件移交公安机关进行侦查;3、针对市中院判决,持票人已申请再审,建议再审完毕之后再开庭审理本案;4、被告据银行承兑汇票承兑额度协议为原告开具15张承兑汇票,新华法院及市中院已就其中四张承兑汇票的票据纠纷案件进行了处理,其余11张承兑汇票的票据纠纷尚未做出处理,票据权利未明确,我单位亦不应退还原告保证金。

经审理查明,2011年1月17日原告(甲方)与被告(乙方)签订银行承兑汇票承兑额度协议,协议约定:乙方根据甲方申请,按照中信银行的授信条件和额度为甲方核定最高汇票承兑额度为人民币2000万元,额度有效使用期间为自2011年1月17日起至2012年6月17日止,乙方只授权甲方在该期限内根据本协议约定提出承兑申请。本条约定的授信额度为敞口额度,即在上述有效期内任一时间点,甲方尚未结清的所有承兑汇票票面金额总额减去甲方处有的用于本协议项下银行承兑汇票担保的保证金总余额后的差额部分不得超过该额度;本协议项下额度使用有效期内甲方可循环使用上述授信额度。甲方应逐笔向乙方提出承兑申请,经乙方逐笔审核同意后,乙方可根据本协议约定为甲方开立的汇票进行承兑。乙方没有必须允许甲方使用授信额度的义务;甲方同意提供缴存保证金及最高额保证(保证人为连杰),作为甲方清偿其在本协议项下欠付乙方全部债务的担保;甲方向乙方申请承兑时,需开立保证金账户,并按不低于汇票票面金额的50%存入首次保证金。甲方还应在乙方开立汇款保证金账户,用以存入销售回款,前述保证金账户内资金均作为本协议项下已承兑银行承兑汇票的质押担保,如任何一张票据到期甲方未能按时付款的,乙方有权直接扣划。2011年9月16日原告向其在被告处设立的保证金账户转款1000万元。9月19日被告为原告开具15张承兑汇票(票面金额总计2000万元),出票日期均为2011年9月19日,出票人均为原告,收款人均为济宁公司,付款行均为被告,到期日均为2012年3月19日,其中本案涉及的银行承兑汇票的票号为×××、票面金额为100万元。 2011年9月27日原告以其业务员于2011年9月20日至23日携带票据往返于邯郸、济宁、石家庄等地,23日发现票据丢失为由,向被告申请挂失止付。2011年10月12日原告向肥乡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第四中队报案称遗失上述15张承兑汇票。 2011年9月28日济宁公司向新华法院申请公示催告。公示催告期间,持票人向该院申报权利,并提交本案所涉银行承兑汇票。该承兑汇票显示汇票几经流转,最后的背书人为持票人海东公司,在汇票上签章的背书人依次为济宁公司、兴源轮胎集团有限公司、董爱国??、山东海洋晶石科技有限公司、??、浙江嘉和康宁硅业有限公司、吉林市?贸易有限公司、海东公司。但第一背书人处加盖的济宁公司印章及董爱国个人印章与该公司在相关单位预留的印鉴不符。新华法院于2011年10月31日终结该案的公示催告程序。同日济宁公司向新华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2011年11月1日该院依法采取保全措施。2011年11月15日济宁公司向新华法院起诉,该院于2012年3月1日裁定驳回济宁公司的起诉。 2012年3月12日原告永炜公司另向其在被告的账户转保证金1000万元。 2012年4月17日永炜公司向新华法院起诉,请求判决:1、票号为×××的银行承兑汇票的票据权利归其享有;2、海东公司不享有上述承兑汇票的票据权利。新华法院认定:依据公示催告卷宗材料显示的向出票行申请挂失止付的是永炜公司、济宁公司在公安机关询问笔录及其作为原告在另案诉讼中均主张其未收到讼争票据,永炜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材料也显示是永炜公司遗失的汇票,故认定永炜公司作为出票人在将汇票交付给收款人之前将汇票丢失,永炜公司的出票行为未完成;第一背书人印章系谁加盖因据相关刑事案卷及海东公司举证未能证实,印章的真伪并不影响票据纠纷案件定性处理;海东公司取得上述票据时被背书人栏空白,且该承兑汇票未经出票,未作记名背书,手续欠缺,海东公司取得的承兑汇票无论从形式上还是实质上背书均不连续,其取得上述承兑汇票存在重大过失,认定海东公司不享有票据权利。后新华法院作出(2012)新民二初字第170号民事判决,判决:1、海东公司不享有该案涉及的承兑汇票的票据权利;2、驳回永炜公司其他诉讼请求。判后,海东公司提出上诉,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7月24日作出(2013)石民四终字第00550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海东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

上述二审判决生效后,原告提起本案诉讼。

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法院、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另就原告与上述15张承兑汇票中的3张承兑汇票的持票人的票据纠纷案件作出判决,判决结果与(2012)新民二初字第170号民事判决、(2013)石民四终字第00550号民事判决的判决结果相同。原告与另外11张承兑汇票的持票人之间纠纷尚未作出处理。

以上事实,有原、被告陈述及其提供的上述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银行承兑汇票承兑额度协议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且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有效。从上述协议“甲方同意提供缴存保证金及最高额保证(保证人为连杰),作为甲方清偿其在本协议项下欠付乙方全部债务的担保”的约定分析,原告向被告缴存的保证金为其在该协议项下欠付原告全部债务的担保,应解释为只有原告基于被告履行上述协议不欠付被告债务的情况下,其才有权要求被告支付保证金,在原告基于被告履行上述协议欠付原告债务的情况下,其无权就其中的部分保证金要求被告支付。事实上,被告据其与原告签订的银行承兑汇票承兑额度协议为原告开具15张承兑汇票后,在上述汇票流通中,原告与该15张承兑汇票的票据持有人均发生纠纷,上述承兑汇票均未能按期承兑,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法院、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虽确认本案涉及的银行承兑汇票持票人不享有票据权利,但该院并未确认票据权利归何人享有,亦未认定上述票据无效,本案所涉汇票显示持票人之前尚有多名背书人依次签章,票据的票据权利由何人享有尚不确定,是否存在他人持票据向被告主张权利尚不确定。且原告与其余11张承兑汇票持票人之间的票据纠纷尚未作出处理,即该协议的最终履行情况及原告基于被告履行上述协议是否欠被告债务亦不能确定,在此情况下,原告即要求被告返还原告保证金不符合双方承兑额度协议约定,且有可能损害被告的合法权益,故对原告以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法院、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确认本案所涉银行承兑汇票的持票人不享有票据权利为由,要求被告支付100万元保证金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邯郸市永炜物资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13800元,由被告原告邯郸市永炜物资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并于上诉期限届满之日起7日内预交上诉费(上诉费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收款单位: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账号:62×××47,开户银行:河北银行华兴支行)。逾期不交也不提出缓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 判长  刘燕

审 判员  赵占军

审 判员  赵静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五日

代书记员  赵斌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五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