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票据追索权纠纷

辽宁某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沈阳某商贸有限公司票据追索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3月19日 案由:票据追索权纠纷 当事人:沈阳某商贸有限公司 辽宁某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案号:(2014)沈中民四终字第67号 经办法院: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辽宁某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委托代理人:曹律师。

委托代理人:安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沈阳某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沈阳市皇姑区陵东乡西窑村。

委托代理人:吴某,该公司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朱某,该公司工作人员。

诉讼记录

上诉人辽宁某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沈阳某商贸有限公司票据追索权纠纷一案,不服沈阳市大东区人民法院(2013)大东民四初字第12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贺晓彬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高悦主审、审判员庄俐参加评议的合议庭,于2014年3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某公司委托代理人曹文强,被上诉人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孙静、委托代理人吴多闻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查明,某公司与某有限公司有货物买卖的合同关系。某公司为向某公司支付货款先后向某公司交付金额均为200万元的中国建设银行转账支票两张。该银行转账支票的出票人为某公司,出票日期为2013年10月30日和11月1日,用途为工程款,背书人为北方公司,被背书人为某公司,某公司持票向银行提示付款后,于2013年11月7日因密码错误而被退票,致使某公司向本院提起诉讼。

原审法院认为:某公司于2013年10月30日和11月1日出具银行两张转账支票,均已记载了确定的金额、出票日期、收款人,且有出票人的真实签章,该支票的记载事项符合法律规定,系有效票据。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该票据由收款人北方公司背书给某公司,某公司为此支票的持票人,某公司持票向银行提示付款后因密码错误而被退票。依据法律规定,支票被拒绝付款后,持票人可以对出票人、背书人行使追索权,并且可以不按照支票债务人的先后顺序,对其中任何一人、数人或者全体行使追索权,故某公司辩称某公司是否行使付款请求权,是否有权直接向某公司主张票据权利以及要求追加北方公司为本案被告和密码错误不必导致某公司付款请求权无法实现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上述支票被退票后,某公司向作为出票人的某公司行使追索权符合法律规定,故某公司要求某公司给付票据款项人民币400万元及利息,原审法院予以支持。某公司辩称涉案支票用途载明为工程款,某公司与北方公司之间无工程款往来,北方公司无权将支票背书转让给某公司的问题,因依据法律规定,支票的用途并不是必须记载的事项,不具有支票上的效力,故某公司的该项抗辩于法无据,原审法院不予采纳。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八条、第七十条,第九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二条之规定,判决:

一、辽宁某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沈阳某商贸有限公司票据款项人民币400万元;二、辽宁某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沈阳某商贸有限公司上述票据款自2013年11月7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的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计算)。

宣判后,辽宁某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一、根据票据法规定,只有拒绝付款证明及退票理由书才能作为银行拒绝付款的证明,某公司提供的银行凭证不能作为被拒绝付款的证据。在没有证据证明被拒绝付款的情况下,某公司无权直接向某公司行使票据追索权。二、应当追加北方公司参加本案,以便查清某公司与北方公司的欠款事实,并由北方公司与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请求:1、撤销原判;2、依法改判驳回某公司全部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3、上诉费由某公司承担。

被上诉人某公司辩称:我方有被拒付的证据,没有必要追加北方公司为当事人,请求维持原判。

双方当事人二审期间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对原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某公司持有的两张支票记载,出票人为某公司,付款人为中国建设银行沈阳铁路支行,背书人为北方公司,被背书人为某公司,记载内容连贯、真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八条、第九十三条之规定,支票被拒绝付款的,持票人有权直接向出票人行使追索权。现某公司作为持票人,提供了付款人出具的凭证,明确记载退票日期及退票理由,足以证明某公司已依法向付款人提示付款而被拒绝付款的事实,符合行使追索权的法定要件,其有权直接向出票人某公司行使追索权。某公司应当向某公司支付被拒绝付款的支票金额400万元,以及该金额自提示付款日起至清偿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利率计算的利息。

相关法律并未对被拒绝付款证明的形式加以限定,故某公司关于银行凭证不能作为被拒绝付款证据的主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某公司作为持票人,依法有权选择单独向出票人追索,背书人北方公司不是本案的必要共同被告。某公司与北方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与本案无关,故没有必要追加北方公司参加本案诉讼。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38800元,由上诉人辽宁某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贺晓彬

代理审判员  高悦

审 判 员  庄俐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李云

附件

本案判决所依据的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

第九十三条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