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期货虚假信息责任纠纷

朱乔春与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期货虚假信息责任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3月18日 案由:期货虚假信息责任纠纷 当事人:朱乔春 案号:(2016)京民终123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朱乔春,男,1971年2月10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周爱文,上海市李国机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龙静文,上海市李国机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朱乔春不服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三中民(商)立初字第16245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

案件基本情况

朱乔春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称,被起诉人北京永拓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永拓事务所)曾为山东同大海岛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大海岛公司)的相关招股说明书和年度会计报告出具了无保留的审计意见。2013年11月29日,起诉人因信赖该审计意见购买同大海岛公司的股票而亏损35803.23元。经专业人士分析发现,同大海岛公司的招股说明书、2012年度、2013年度会计报表相关信息存在一系列虚假记载嫌疑。对此,起诉人曾致函请求同大海岛公司进行解释,但至今未得到任何答复。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应认定同大海岛公司信息披露存在违法情形,且永拓事务所对其出具无保留审计意见的行为应承担出具不实审计报告的法律责任。故诉至法院,要求判令:1.确认永拓事务所为同大海岛公司出具的相关审计报告(京永审字(2012)第13002号、京永审字(2013)第11009号、京永审字(2014)第13003号)为不实报告;2.永拓事务所赔偿起诉人证券投资损失35803.23元;3.诉讼费由永拓事务所承担。

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当事人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应当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法释(2003)2号)(以下简称《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规定》)的有关规定,投资人以自己受到虚假陈述侵害为由,对虚假陈述行为人提起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其起诉除了符合民事诉讼法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起诉条件之外,还应依据“有关机关的行政处罚决定或者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判文书”来提起。而本案中,朱乔春并未依据“有关机关的行政处罚决定或者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判文书”来提起诉讼,因此,朱乔春的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受理条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二十三条,《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对起诉人朱乔春的起诉,裁定不予受理。

朱乔春不服一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为:一、上诉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业务活动中民事侵权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会计师事务所民事责任规定》)第一条规定提起本案诉讼。《会计师事务所民事责任规定》适用于证券市场,适用于会计师事务所对上市公司出具审计报告的情形。但原审法院却要求上诉人满足《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规定》第六条规定的条件,明显存在错误。同时,原审法院对于为何本案不适用《会计师事务所民事责任规定》第一条规定也未作任何分析说明,也明显违背了法律规定。二、《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规定》第六条并未规定行政处罚等前置条件,只规定了提供了有关机关的行政处罚决定或者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判文书材料的,人民法院必须受理。《会计师事务所民事责任规定》第一条规定:“利害关系人以会计师事务所从事注册会计师法第十四条规定的审计业务活动中出具不实报告并致其遭受损失为由,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侵权赔偿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该条规定中不包含需要提交“行政处罚”等证据条件。三、即使原审法院错误认为,《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规定》第六条规定了行政处罚等前置条件,但根据《会计师事务所民事责任规定》第十三条的规定也不应适用。司法实践中,也有多家法院受理了类似案件。综上,上诉人认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5)三中民(商)立初字第16245号民事裁定书明显存在理解、适用法律错误,故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裁定,依法受理本案。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系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最高法院《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规定》二、受理与管辖中第六条明确规定,“投资人以自己受到虚假陈述侵害为由,依据有关机关的行政处罚决定或者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判文书,对虚假陈述行为人提起的民事赔偿诉讼,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八条(对应2012年修正后的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该条规定明确为当事人提起此类诉讼设置了一个特殊条件,即当事人提起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除具备民事诉讼法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起诉条件外,还需提交有关机关的行政处罚决定或者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判文书。上诉人现无法提供有关机关的行政处罚决定或者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判文书,其起诉不符合人民法院民事诉讼受理条件,依法应裁定不予受理。

上诉人关于其系依据《会计师事务所民事责任规定》第一条规定提起本案诉讼,而该条规定中不包含需要提交“行政处罚”决定等证据条件;《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规定》第六条并未规定行政处罚等前置条件;根据《会计师事务所民事责任规定》第十三条的规定,本案也不应再适用《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规定》第六条规定的上诉主张均不能成立。本院认为,《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规定》系对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规定,《会计师事务所民事责任规定》系对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业务活动中的民事侵权赔偿案件的规定。二者在证券市场中,证券投资人以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不实审计报告致其在从事与被审计单位的股票、债券等有关的交易活动中遭受损失提起诉讼的场合是补充适用的关系,《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规定》在起诉条件上的特殊规定适用于此类案件。

综上,上诉人朱乔春的上诉请求缺乏法律依据,故对上诉人朱乔春请求撤销一审裁定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一审裁定正确,应予以维持。现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法释(2003)2号)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唐 亮

代理审判员  张 华

代理审判员  曹玉乾

二〇一六年三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张铱婷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

第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一百七十一条

《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规定》

第六条

《会计师事务所民事责任规定》

第十三条第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