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保证保险合同纠纷

曹长宾、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中心支公司与周学、叶建军等保证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0月20日 案由:保证保险合同纠纷 当事人:叶建军 叶峰 周学 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中心支公司 曹长宾 案号:(2014)宿中商终字第0251号 经办法院: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曹长宾。

委托代理人臧高,江苏河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洪泽湖路114号。

负责人吴龙,该支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袁宁,江苏以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周学。

原审被告叶建军。

原审被告叶峰。

诉讼记录

上诉人曹长宾因与被上诉人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宿迁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原审被告周学、叶建军、叶峰保证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人民法院(2013)宿城商初字第096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7月30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8月13日公开听证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曹长宾的委托代理人臧高和被上诉人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袁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一审诉称:2012年1月16日,曹长宾因经营需要到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宿迁分行申请贷款,后与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宿迁分行签订《农户额度借款合同》。合同约定:贷款金额为30万元,贷款期间为一年。同时,曹长宾在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投保江苏省农村小额贷款保证保险(以下简称保证保险),由周学、叶建军、叶峰提供担保。贷款到期后,债务人未能履行还款义务,根据保证保险约定由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代为履行了50%还款义务。现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已履行完毕,根据保证保险条款以及保险法的约定:由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向债务人以及担保人行使追偿的权利。事后,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曾多次向曹长宾、周学、叶建军、叶峰索要上述款项,其均一而再再而三地推拖。因交涉无果,现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令曹长宾、周学、叶建军、叶峰共同偿还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贷款本金135000元及逾期利息(从2013年6月20日算至实际偿还之日,标准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计算)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曹长宾、叶峰一审辩称:借款人买这个保险就是为了承担风险,因此未还的贷款应该由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来偿还。

周学、叶建军一审均未作答辩。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1月16日,曹长宾因经营需要到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宿迁分行(乙方,以下简称建行宿迁分行)申请贷款,双方签订了《农户额度借款合同》(多户联保),联保人(甲方)为叶建军、周学、曹长宾、叶峰,担保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合同第六条约定,甲方须按照乙方同意的险种、保险期限等办理自然灾害险、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保险人须具备法定资质和良好信誉。甲方同意乙方作为保险赔偿金的第一受益人,一旦发生保险事故,甲方同意保险人将保险赔偿金直接划付至乙方指定的账户,用于清偿或者提前清偿本合同项下债务本息及相关费用。

原审法院另查明:曹长宾在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投保江苏省农村小额贷款保证保险一份,保险期限自2012年2月2日至2013年2月1日,其在该份保险的投保单中声明:“已向本人交付《江苏省小额贷款保证保险条款,并详细介绍了条款内容,特别是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和投保人、被保险人义务的内容做了明确说明,本人已知悉其涵义,同意投保…”;保险单“特别约定”一栏中约定,绝对免赔率为50%,该保险适用《江苏省农村小额贷款保证保险条款》(苏)紫金财险(备-保证)(2011)(主)4号;该条款约定:本保险合同由保险条款、投保单、保险单以及批单组成;凡经银行监督管理部门批准开办企业贷款业务的商业银行或经江苏省金融工作办公室批准开办小额贷款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即《借款合同》中的贷款人),均可作为被保险人;在保险期间内,投保人连续三个月完全未履行《借款合同》约定的还款义务,或《借款合同》到期后30日投保人仍未履行偿还贷款本金的义务,视为保险事故发生;发生保险事故的,保险人按本保险合同约定负责偿还投保人所欠款项,但以不超过保险金额为限。本保险合同所称的所欠款项是指小额借款合同中投保人未偿还的贷款本金;保险人有权向投保人、担保人行使代位请求赔偿的权利。被保险人在收到保险赔偿金的同时,应将其对投保人、担保人的权益转让给保险人,并应协助保险人做好向投保人、担保人进行催收和追偿的工作…;保险赔款=被保险人追偿后仍不足以清偿投保人贷款本金的剩余部分*(1-绝对免赔率);被保险人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的诉讼时效为二年,自其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保险事故发生之日起计算…。

原审法院再查明:涉案贷款于2013年2月1日到期后,借款人即曹长宾未有按时归还贷款,拖欠本金300000元。保险事故发生后,贷款人建行宿迁分行于2013年5月21日向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申请理赔,并于2013年5月23日向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出具授权委托书,授权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在赔付后,代为追偿该赔付款项。后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按照保险合同约定于2013年6月20日向建行宿迁分行赔付保险金135000元[(剩余贷款本金300000元-保证金30000元)*(1-绝对免赔率50%)=135000元]。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赔付后,多次向曹长宾、周学、叶建军、叶峰索要未果,因而成讼。

以上事实,有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提供的《农户额度借款合同》、《江苏省农村小额贷款保证保险保险单》、《江苏省农村小额贷款保证保险投保单》、《江苏省农村小额贷款保证保险保险条款》、情况说明、中国建设银行个人贷款过期催款通知书、对账单、出险通知书、授权委托书、付款回单各一份以及当事人的陈述等在卷佐证。

原审法院认为: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与曹长宾之间的保证保险合同关系成立,曹长宾明确表明其已经知悉《江苏省小额贷款保证保险》条款的内容,保险事故发生后,即投保人曹长宾连续三个月完全未履行《农户额度借款合同》的还款义务,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向被保险人建行宿迁分行履行了135000元的赔付义务后,有权依照双方保险合同的约定向投保人曹长宾行使代位请求赔偿权,故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据此要求曹长宾偿还贷款本金135000元,于法有据,予以支持。

另,合同具有相对性,虽然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称《农户额度借款合同》中的担保人为周学、叶建军、叶峰,且该借款合同第六条约定,甲方(叶建军、周学、曹长宾、叶峰)须按照乙方同意的险种、保险期限等办理自然灾害险、人身意外伤害保险,但涉案保险为保证保险,并不在双方约定的范围之内,且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周学、叶建军、叶峰系涉案保证保险合同中的担保人,因此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主张依据保证保险条款第二十九条规定,向周学、叶建军、叶峰行使代为请求赔偿权的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关于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主张其代偿后,曹长宾等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支付代偿款利息,原审法院认为,双方并未约定违约的利息,且利息应是在合理范围内对违约行为造成的损失予以补偿,从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代为清偿时间、金额等因素考虑,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主张过高,原审法院将利息标准调整为从代偿次日起即2013年6月21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

周学、叶建军经原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对其诉讼权利的放弃。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三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曹长宾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代偿款135000元及相应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以135000元为本金从2013年6月21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履行之日止);二、驳回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000元由曹长宾负担,公告费260元由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负担。

上诉人曹长宾不服原审法院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作为原告主体不适格。依据保险法及涉案保险合同条款,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向建行宿迁分行支付赔偿金后,在建行宿迁分行将其对曹长宾的权益转让给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后,其才可以向曹长宾主张权利。而本案中建行宿迁分行仅仅是委托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向曹长宾主张权利,并不是权益的转让,故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无权以自己的名义向曹长宾主张权利。二、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向建行宿迁分行支付保险赔偿金后无权向曹长宾追偿。1.曹长宾投保保证保险的目的就是为了预防经营风险,在经营不善、无力偿还贷款时将还款责任转嫁给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从而降低风险。如果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支付保险赔偿金后再向曹长宾追偿,则双方之间仅仅是有偿的担保与被担保的关系,而非保险合同关系。2.签订保证保险合同时,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的工作人员并未向曹长宾告知支付赔偿金后有权向曹长宾追偿,仅是让曹长宾在文件资料上签字,曹长宾并不知道条款内容。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支付保险赔偿金后有权向曹长宾追偿的约定,属于保险法上的“免除保险人责任”性质的条款,依据保险法的规定,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应向曹长宾明确说明,否则对曹长宾不发生法律效力。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改判驳回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的起诉或者驳回其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承担。

被上诉人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二审辩称:一、向建行宿迁分行履行偿还贷款本息的义务人是曹长宾,因曹长宾没有及时足额履行贷款的全部偿付义务,现我公司代曹长宾履行了部分义务后,根据保险条款的约定和保险法的规定,均有权向曹长宾行使追偿权。保证保险实质上是一种担保行为,曹长宾认为其缴纳了保证保险合同的保费就不应再承担偿还贷款本息的责任,没有法律依据。二、曹长宾在一审中认可其在投保单上签名的行为系其真实意思表示,其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知悉签字所应当承担的法律后果,而不能以不知情来推脱法律责任。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被告周学、叶建军、叶峰二审未作陈述。

对于原审法院查明的案件事实,双方当事人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二审的争议焦点为: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就其代曹长宾履行的贷款本金偿付义务向曹长宾追偿的主张是否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否得到支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

上诉人曹长宾与被上诉人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对曹长宾就其在建行宿迁分行的30万元贷款向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投保农村小额贷款保证保险,以及双方之间成立合法、有效的保证保险合同关系的事实均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该保证保险合同是确定双方权利、义务关系的基础和依据。依据该保证保险合同第二十九条的约定,被保险人在收到保险赔偿金的同时,应将其对投保人、担保人的权益转让给保险人,并应协助保险人做好向投保人、担保人进行催收和追偿的工作,向保险人提供必要的文件和其所知道的相关情况。本案中,因投保人曹长宾连续三个月未履行借款合同约定的还款义务,致使保险事故发生,被上诉人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向被保险人即建行宿迁分行支付了保险赔偿金135000元,后建行宿迁分行亦依约将追偿上述赔付款项的权利授予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此时,被上诉人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向上诉人曹长宾追偿上述赔付款项有事实和合同依据,依法应得到支持。

根据保证保险合同的性质以及涉案保证保险合同的约定,上诉人曹长宾仅是该合同的投保人,该合同的被保险人是向曹长宾贷出款项的建行宿迁分行,该合同保险的标的是建行宿迁分行的信贷风险,而非上诉人曹长宾的经营风险。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及其司法解释的规定,上诉人曹长宾在涉案保险投保单“投保人声明”部分签名,该行为系对被上诉人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已经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的确认,应当认定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故对上诉人曹长宾关于依据保证保险合同的性质、紫金财保宿迁支公司无权追偿以及该合同相关条款不产生法律效力的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处理适当,依法应予维持。上诉人曹长宾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0元,由上诉人曹长宾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高曼莉

代理审判员  朱 庚

代理审判员  孙艳艳

二〇一四年十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李晓璇

附件

附录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第1页/共11页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