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保险代理合同纠纷

畅晓玲与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保险经纪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月22日 案由:保险代理合同纠纷 当事人:畅晓玲 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 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案号:(2014)思民初字第16号 经办法院: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畅晓玲,女,1968年9月20日出生,汉族。

委托代理人陈宗永,男,1980年10月9日出生,汉族。

被告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中心区福华三路星河发展中心办公9、10、11层,组织机构代码71093073-9。

法定代表人丁新民,董事长。

被告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福田中心区福华三路星河发展中心办公9、10、11层,组织机构代码X1211929-5。

法定代表人宋显勇,总经理。

二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郭丰,福建重宇合众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罗斯凯,职员。

诉讼记录

原告畅晓玲与被告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人寿”)、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厦门分公司(以下简称“厦门平保”)保险代理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旷洁玉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1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畅晓玲委托代理人陈宗永、二被告共同委托代理人郭丰、罗斯凯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畅晓玲诉称,其于2008年5月与被告签订了由被告提供的《保险代理合同书》,成为被告的保险业务员。从签订代理合同至今,被告依据自行制定的《管理办法》进一步明确了对业务人员实行严格的考勤制度(即早夕会差勤扣款制度)。所扣金额在其内部行销系统中以“早夕会代扣款”为名从原告合法所得佣金内扣除,共计三万余元。原告与被告签订的是代理合同,不是劳动合同,被告并不为原告提供底薪和缴交医社保,原告不属被告的正式员工。被告早夕会差勤扣款制度违法(保监发(2007)123号)。故原告诉请法院判令:1、被告返还原告被扣佣金三万元;2、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的诉讼费及相关费用。

二被告共同辩称:1、原告要求被告返还佣金三万元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当驳回。基于合同约定,被告有权对作为保险代理员的原告进行管理、考核、监督,有权对原告的违规行为进行扣款;2、“保监发(2007)123号通知”已经被“保监发(2012)107号通知”废止,现阶段已经没有法律效力,不应当作为原告起诉的依据。同时,123号文件仅是一份规范性文件,并非强行性法律或者行政法规;3、原告2008年加入被告公司,至其2013年7月终止代理,长达5年多的时间,并没有对被告的考勤扣款制度提出过任何异议,据此也可以认定被告同意遵守并执行被告制定的基本管理办法以及相关的早夕会考勤扣款规定,在其终止保险代理关系后,再反悔提出要求退还扣款,并无事实和法律依据;4、按照原告提供的扣款明细来看,全部扣款额相加也仅24080元,与原告诉求30000元尚有较大差距。综上所述,原告的诉求于法无据,也与事实不符,并且超过诉讼时效,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8年5月原告畅晓玲与被告平安人寿(时任法定代表人为李源祥)签订了《保险代理合同书》(2008年版,平寿保0810305668,单证代码2151),甲方为平安人寿,乙方为畅晓玲。该合同书第一条约定“甲乙双方基于本合同,形成委托代理关系……本合同的订立并不直接或间接地构成甲乙双方之间的劳动合同关系。”第二条约定“甲方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保险营销员管理规定》、《关于规范代理制保险营销员管理制度的通知》(以下简称‘123号文’)的规定,制定《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个人寿险业务人员基本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基本管理办法’),作为甲方对乙方管理的基本办法。”第十三条约定“本合同有效期内,乙方承担以下义务:……2、按照本合同的约定和基本管理办法的规定,按时参加甲方组织的以激励展业意愿及提升业务技能为目的的各项培训(包含以会议形式举办的培训)及早、夕会等……”第二十条约定“……本合同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保险营销员管理规定》、123号文等相关法律法规和基本管理办法等规章制度。在本合同有效期内如果本合同所适用的法律法规或规章制度有变更,按变更后的法律法规或规章制度执行……”。

又查,《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个人寿险业务人员基本管理办法》(2007年)第四十五条规定“业务人员考勤扣款标准如下:(一)业务员:1.迟到或早退扣款(每次)=10元;2.缺勤扣款(每天)=50元……(四)业务员当月累计扣款不能超过500元……”。 2012年11月21日,中国保监会下发通知(保监发(2012)107号)废止部分规范性文件,其中包括《关于规范代理制保险营销员管理制度的通知》(保监发(2007)123号)。

从2008年7月至2013年2月(除2010年6月),原告畅晓玲被以“早夕会代扣款”名义共扣减24080元佣金酬劳,每月最低50元,最高500元,其不服,于2013年12月6日向厦门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后者于同日以“仲裁申请不属劳动争议”为由作出不予受理决定。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保险代理合同书》、《不予受理仲裁申请决定书》(厦劳仲案不字(2013)0095号)、原告2008年6月至2013年2月的佣金酬劳发放明细、个人所得税明细申报记录、《个人所得税完税证明》及被告提供的《中国保监会关于废止部分规范性文件的通知》(保监发(2012)107号)、《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个人寿险业务员基本管理办法》及双方当事人的庭审陈述为证,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的诉辩主张以及庭审中的举证、质证情况,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告平安人寿对原告畅晓玲的早夕会差勤扣款行为是否合法?

原告畅晓玲认为,首先,被告平安人寿在订立合同时未尽告知义务,未让原告明晰早夕会差勤扣款制度,滥用自身优势地位,故《保险代理合同书》的效力有瑕疵;其次,原告的基本管理办法包含诸多霸王条款,应归于无效;最后,早夕会差勤扣款制度违反了123号文第四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第五款,也即“保险公司和保险中介机构不得要求代理制保险营销员实行公司员工考勤制度、管理制度”以及佣金支付等相关规定。

二被告均认为,首先,《保险代理合同书》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应当依据合同条款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在保险代理合同第十条第3项,第十三条第1项、第2项均明确约定被告有权要求作为保险代理人的原告参加各项培训和早夕会,原告也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和基本管理办法规定参加早夕会。同时,按照合同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原告自愿遵守《基本管理办法》,并自愿接受被告的监督管理,基于以上合同约定,原告应当按时参加平安人寿组织的各项培训及早夕会。同时在基本管理办法中也明确规定了早夕会制度以及差勤扣款的规定,原告在代理合同上签字应认定其同意执行早夕会制度并且同意执行基本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其次,原告引用的“保监发(2007)123号通知”已经被“保监发(2012)107号通知”废止,现阶段已经没有法律效力,不应当作为原告起诉的依据。同时,123号文仅是一份规范性文件,并非强行性法律或者行政法规,被告根据保险代理合同书以及基本管理办法,仍然有权对保险代理人的培训情况进行监督考核,并且按照基本管理办法有关扣款的规定对原告违规行为进行扣款。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原告畅晓玲与被告平安人寿签订的《保险代理合同书》中明确约定,被告平安人寿有权按照公司针对代理制保险营销员的规章制度对原告进行管理、教育、考核、监督、检查,原告有义务按照被告平安人寿的规定按时参加公司组织的各项培训及早、夕会等。上述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保险代理合同书》且所涉约定亦有别于原告畅晓玲所述的“公司员工考勤制度、管理制度”,内容并不违法,双方均应恪守。被告平安人寿根据公司的规章制度对原告畅晓玲以早夕会形式进行教育培训并就教育培训的情况予以监督考核,并无不当。

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认识其可能带来的权利与义务,并知晓公司的管理办法及制度内容。经过签名确认、入职培训以及之后长达五年的工作,在离职后再行起诉要求退还“早夕会差勤扣款”,于理不符亦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畅晓玲的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275元,由原告畅晓玲负担,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代理审判员  旷洁玉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梁安然

附件

附件:本案所适用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法官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九条规定:

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