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期货透支交易纠纷

华泰长城期货有限公司诉张晓东期货透支交易纠纷一案一审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3月6日 案由:期货透支交易纠纷 当事人:华泰长城期货有限公司 张晓东 案号:(2014)沪一中民六(商)初字第1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华泰长城期货有限公司,住所地****。

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北京市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北京市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晓东,汉族,*生,住***。

诉讼记录

原告华泰长城期货有限公司诉被告张晓东期货透支交易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27日受理后,被告张晓东于2014年1月15日向本院提出管辖权异议。

被告张晓东称,其与原告签订的《期货经纪合同》第十四节“争议解决”中,明确约定争议解决的方式为“双方另行签署仲裁协议进行仲裁”。原告起诉时未声明有仲裁协议,且双方补签的仲裁协议在原告处。同时,即便原告隐瞒不出示仲裁协议,由于被告经常居住地和户籍所在地均在三门峡市,合同履行地在广州,本院也对本案无管辖权。故请求本院将本案移送河南省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华泰长城期货有限公司辩称,双方签订的《期货经纪合同》虽约定双方解决争议的方式为仲裁,但之后双方并未签订单独的仲裁协议,因此该条款不能适用,仍应按法律规定由法院管辖。

经查明,原告起诉时提交的由原告与被告签订的《期货经纪合同》第七十四条约定“凡因本合同引起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任何争议,甲乙双方可以自行协商解决或向中国期货业协会申请调解,协商或调解不成的,可以提请仲裁或者提起诉讼;也可以直接提请仲裁或提起诉讼。甲乙双方协商按下列选择提请仲裁或提起诉讼:□双方另行签署仲裁协议进行仲裁;□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其中“□双方另行签署仲裁协议进行仲裁”处打“√”,“□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处打“×”。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系争《期货经纪合同》虽约定争议解决方式为仲裁,但目前并无证据显示双方当事人曾另行签署仲裁协议,故应认定原、被告之间并未达成仲裁协议,原告有权向法院提起诉讼。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一款规定,“在期货公司的分公司、营业部等分支机构进行期货交易的,该分支机构住所地为合同履行地。”本案中被告张晓东系原告上海营业部客户,相关期货交易也通过原告上海营业部完成,故原告上海营业部的住所地为本案合同履行地。由于原告上海营业部住所地为上海市浦东新区,属本院管辖范围内,故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符合法律规定,本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综上,被告张晓东的管辖权异议不能成立。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被告张晓东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金 成

代理审判员  张文婷

人民陪审员  黄秀佩

二〇一四年三月六日

书 记 员  印 铭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 人民法院应当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和第二十九条的规定确定期货纠纷案件的管辖。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一款 在期货公司的分公司、营业部等分支机构进行期货交易的,该分支机构住所地为合同履行地。

……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 裁定适用于下列范围:

……

(二)对管辖权有异议的;

……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四条第五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