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财产损失保险合同纠纷

黄华纳与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清支公司保险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2月13日 案由:财产损失保险合同纠纷 当事人: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清支公司 黄华纳 案号:(2013)温乐民初字第1279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乐清市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黄华纳。

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清支公司。

负责人:单奕俊。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代理):李约。

诉讼记录

原告黄华纳(以下简称原告)与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清支公司(以下简称被告)责任保险合同、财产损失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1月29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卢庆前适用简易程序于2013年12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黄华纳、被告的委托代理人李约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13年3月14日晚,钱成泽驾驶刘平所有的交由陈章乐所经营的乐清市柳市众达汽车维修厂修理的浙C×××××轿车从乐清市白石街道方向驶往乐清市柳市镇方向,当日20时许,途经乐清市柳市镇店后村路段时,遇徐雷从左向右横过道路时发生碰撞,接着徐雷又撞在由原告停放在道路右侧的项旭红所有的浙C×××××轿车上,造成浙C×××××轿车损坏。经交警部门认定,钱成泽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徐雷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无责任。

本次交通事故经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浙温民终字第1270号民事判决确定,陶得云等4人为受害人徐雷第一顺序继承人,被告作为浙C×××××轿车的承保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陶得云等4人110070元,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清支公司作为浙C×××××轿车的承保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陶得云等4人310070元,陈章乐作为乐清市柳市众达汽车维修厂的负责人赔偿陶得云等4人81785.45元,钱成泽赔偿陶得云等4人331605.42元,原告作为浙C×××××轿车的驾驶员赔偿陶得云等4人40892.73元。

浙C×××××轿车在被告处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等,保险期限自2012年6月14日至2013年6月13日,其中第三者责任保险的责任限额为200000元。因此,原告赔偿给受害人徐雷家属的40892.73元应由被告在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内予以赔付。

浙C×××××轿车在本次交通事故中受损,支出了修理费5200元,仅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清支公司赔偿2000元,不足部分3200元应由被告赔偿。故此,原告起诉要求:一、判令被告偿付原告已赔偿款项40892.73元;二、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车辆修理费3200元。

被告辩称:一、对本次交通事故发生经过及责任认定无异议;二、对原告向受害人家属赔偿了40892.73元无异议;三、浙C×××××轿车在被告处投保了第三者责任保险,保险金额为200000元,已投保不计免赔;四、对原告的主体资格有异议,原告并非保险合同的当事人,与被告之间没有合同关系,原告不应向被告要求赔偿;五、浙C×××××轿车的车辆修理费应由原告向交通事故中的侵权人主张。

经审理,本院认定:2013年3月14日晚,钱成泽驾驶浙C×××××轿车从乐清市白石街道方向驶往乐清市柳市镇方向,当日20时许,途经乐清市柳市镇店后村路段时,遇徐雷从左向右横过道路时发生碰撞,接着徐雷又撞在由原告停放在道路右侧的浙C×××××轿车上,造成双方车辆不同程度损坏及徐雷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钱成泽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徐雷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原告未按规定停放机动车,虽有违法行为,但是与事故发生无因果关系,故原告无责任。本次交通事故经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浙温民终字第1270号民事判决确定,陶得云等4人为受害人徐雷第一顺序继承人,被告作为浙C×××××轿车的承保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陶得云等人110070元,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清支公司作为浙C×××××轿车的承保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及第三者责任保险赔偿限额内赔偿陶得云等人310070元,陈章乐作为乐清市柳市众达汽车维修厂的经营者赔偿原告陶得云等人81785.45元,钱成泽赔偿陶得云等人331605.42元,原告作为浙C×××××轿车的驾驶员,其违规停放机动车的行为虽与事故的发生无因果关系,但是该行为与徐雷的死亡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根据当事人在事故中的过错比例,并考虑到事故中造成徐雷死亡的因素,法院判决原告承担5%的赔偿责任为40892.73元。浙C×××××轿车的登记车主为项旭红,已就该车在被告处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第三者责任保险等,保险期限自2012年6月14日至2013年6月13日,其中第三者责任保险的责任限额为200000元,已投保不计免赔。浙C×××××轿车在本次交通事故中受损,车辆修理费为5200元,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清支公司已赔偿车辆修理费2000元。

以上事实,有人口信息、分公司登记基本情况、保险单(抄件)、保险条款、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修理费发票、身份证、行驶证、民事判决书及当事人陈述等在案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所涉机动车保险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义务。原告借用并驾驶投保人及被保险人项旭红所有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他人身体损害,经人民法院审理作出判决后,原告按照判决向受害人履行了赔偿义务的事实,有原告提交的判决书、执行款收据为证,应予认定。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告是否有权向被告主张赔偿保险金,本院认为,根据《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四条约定:“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损毁,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保险人依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对于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赔偿限额以上的部分负责赔偿。”该保险合同标的系肇事机动车辆,而合同双方当事人并未对保险事故中的驾驶人进行指定或限制,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均可以驾驶该车辆,而被告将其承担的保险责任限定于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才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故此上述被告将其承担的保险责任限定于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的约定,在被保险人允许的合法驾驶人驾驶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而被保险人不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况下,免除了被告应承担的保险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条的规定:“格式条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条和第五十三条规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上述约定应为无效,因此,无论是被保险人还是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应承担的损害赔偿责任,被告均应承担相应的保险责任。原告作为肇事车辆浙C×××××轿车借用人,系被保险人项旭红允许的合法驾驶人,该车辆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保险事故后,原告根据法院判决赔偿受害人后,有权向被告主张保险赔偿金,被告应当根据保险合同约定依法承担赔偿保险金的责任。故此,被告应当在第三者责任保险的范围内给付原告保险金40892.73元。

原告要求被告赔偿肇事车辆的车辆修理费,因原告并非车辆所有人,对该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故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清支公司应在第三者责任保险的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黄华纳保险金40892.73元。款限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交本院民三庭转付。

二、驳回原告黄华纳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902元,减半收取451元,由原告黄华纳负担40元,由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清支公司负担411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判员  卢庆前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三日

书记员  王 政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四十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第十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四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

第二十三条第三十一条第二十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