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期货经纪合同纠纷

安信期货有限责任公司与林惠君期货经纪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6月17日 案由:期货经纪合同纠纷 当事人:林惠君 安信期货有限责任公司 案号:(2014)二中民初字第140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安信期货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北三环东路36号A26。

法定代表人陈体勇,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石炜,男,1972年1月12日出生,安信期货有限责任公司职员。

被告林惠君,女,1957年11月20日出生。

诉讼记录

原告安信期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安信期货公司)与被告林惠君期货经纪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2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申小琦担任审判长,法官金页善、人民陪审员吕洪禄参加的合议庭审理本案。2014年3月25日,原合议庭成员金页善法官因工作原因,不再担任合议庭成员,变更为王国才法官参加合议庭审理本案。2014年4月14日,原审判长申小琦、合议庭成员王国才法官因工作原因,不再担任本案合议庭成员,变更为由法官罗珊担任审判长,法官杨光参加合议庭审理本案。2014年6月17日,原合议庭成员人民陪审员吕洪禄因工作原因,不再担任合议庭成员,变更为石婕法官参加合议庭审理本案。本院于2014年4月18日、2014年4月29日和2014年6月17日先后三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安信期货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石炜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林惠君经本院公告送达出庭传票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安信期货公司起诉称:2013年4月15日,林惠君的期货账户共持有黄金1312合约44手多单,当日黄金1312合约以跌停价报收,当日结算时林惠君账户的风险率达到198.17%。安信期货公司在15日交易结算单中向林慧君发出了《强行平仓通知书》。16日开盘后黄金1312合约继续以跌停价开盘,林惠君没有按照安信期货公司通知的要求及时追加保证金,只是在集合竞价期间以跌停价276.79自行挂出44手平仓委托单,13:10分其持有的全部44手黄金1312合约平仓成交。16日账户结算时,林惠君账户可用资金为-57930.41元,此时林惠君账户已为穿仓状态,安信期货公司动用风险准备金为林惠君实际垫付了57930.41元保证金。林惠君账户穿仓后,安信期货公司为追回替林惠君垫付的保证金,多次电话联系林惠君,但其一直是关机状态。6月17日,安信期货公司通过顺丰快递给林惠君发送了《关于偿还期货交易穿仓金额的函》,但林惠君拒绝接收函件,也一直拒绝还款。根据国务院《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37条第2款“客户在期货交易中违约的,期货公司先以该客户的保证金承担违约责任;保证金不足的,期货公司应当以风险准备金和自有资金代为承担责任,并由此取得对该客户的相应追偿权”和安信期货公司与林惠君之间签署的《期货交易风险说明书》第3条“在某些市场情况下,您可能会难以或无法将持有的未平仓合约平仓。例如:这种情况可能在市场达到涨跌停板时出现。出现这类情况,您的所有保证金有可能无法弥补全部损失,您必须承担由此导致的全部损失”的约定,林惠君应当偿还安信期货公司为其垫付的保证金。综上所述,为保护安信期货公司的合法权益,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7条“期货纠纷案件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和双方当事人签署的《期货经纪合同》第77条“凡因本合同引起的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任何争议,甲乙双方可以自行协商解决或向中国期货业协会申请调解,协商或调解不成的,可以向安信期货公司所在地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的规定,特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1、林惠君立即偿还因其期货交易穿仓导致拖欠安信期货公司垫付的保证金57930.41元及同期银行活期利息126.1元;2、林惠君承担本案所有诉讼费用。

原告安信期货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予以证明: 1、《期货经纪合同》,证明安信期货公司与林惠君之间建立了期货经纪关系及相应的权利义务内容;2、2013年4月15日和4月16日林惠君账户的交易结算单(盯市),证明林惠君账户结算时出现穿仓损失;3、林惠君账户于2013年12月24日交易结算单(盯市)、2013年12月交易结算月报(盯市)和安信期货公司客户入金单,证明安信期货公司动用自有资金为林惠君垫付资金弥补损失;4、2013年4月16日林惠君账户历史委托单查询表和历史成交单查询表,证明林惠君于2013年4月16日进行平仓的事实;5、《关于偿还期货交易穿仓金额的函》及顺丰快递的邮寄运单,证明安信期货公司向林惠君追偿垫付的保证金。

另,为支持其主张,安信期货公司申请法院调取林惠君在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2013年12月24日和12月25日的账户权益情况。2014年3月21日,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向我院出具《关于林惠君期货市场权益情况的函》,载明:经查,截止2013年12月24日,我中心系统显示安信期货客户林惠君(用户名0172×××)客户总权益为-57930.41元;截止2013年12月25日,我中心系统显示其客户总权益为0元。

庭审中,安信期货公司提交了:1、2013年4月12日(即4月15日之前一个交易日)的林惠君账户的交易结算单(盯市),证明该日林惠君账户交易正常,风险度未超出约定标准。2、2013年4月12日、4月15日、4月16日黄金1312合约分时走势图,并进行当庭演示查询相应期货市场行情的过程,证明由于黄金1312合约在2013年4月15日、4月16日的期货交易中连续出现两个跌停板,导致林惠君账户发生穿仓损失的事实。3、中国工商银行客户存款对账单,证明安信期货公司在2013年12月25日其公司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期货保证金账户的所有出入金情况,其中并无林惠君的出入金记录,以此进一步证明林惠君未向安信期货公司支付穿仓损失。

被告林惠君既未做出答辩,亦未参加本院庭审。

经本院庭审质证,安信期货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具备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故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根据上述认证查明: 2012年6月6日,安信期货公司作为甲方,与林惠君作为乙方签订《期货经纪合同》,约定乙方委托甲方按照乙方交易指令为乙方进行期货交易,甲方根据期货交易所规则执行乙方交易指令,乙方应当对交易结果承担全部责任;甲方在期货保证金存管银行开设期货保证金账户,代管乙方交存的保证金;乙方交存的保证金在下列情形下可划转:(一)依照乙方的指令支付可用资金;(二)为乙方交存保证金;(三)为乙方支付交割货款或者乙方未履约情况下的违约金;(四)乙方应当支付的手续费、税款及其他费用;(五)有关法律、法规或中国证监会、期货交易所规定的其他情形;甲方对乙方的期货交易实行当日无负债结算,只要乙方在该交易日有交易、有持仓、或者有出入金的,甲方均应在当日结算后向乙方发出显示其账户权益状况和成交结果的交易结算报告;双方同意利用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作为甲方向乙方发送交易结算报告、追加保证金通知等文件的主要通知方式,乙方登录查询系统的用户名为0172×××;乙方在其持仓过程中,应当随时关注自己的持仓、保证金和权益变化情况,并妥善处理自己的交易持仓;甲方以风险率来计算乙方期货交易的风险,风险率的计算方法为:风险率=按甲方规定的保证金比例计算的交易保证金/客户权益×100%;收市后当乙方的风险率﹥100%时,甲方将于当日交易结算报告中向乙方发出追加保证金通知,乙方应当在下一交易日开市前及时追加保证金或者在开市后立即自行平仓,甲方有权在不再通知乙方的情况下对乙方的部分或全部未平仓合约强行平仓,直至乙方账户可用资金≥0,乙方应承担由此产生的后果。甲乙双方约定甲方对乙方的交易实行动态风险控制,即交易过程中当乙方以动态权益所计风险率〉100%时,甲方有权在未通知或无法正常通知乙方的情况下,对乙方的部分或全部未平仓合约强行平仓,直至乙方账户可用资金≥0,乙方应承担由此产生的后果。双方还就现货月份平仓和交割、信息、培训与咨询、费用等其他事项在合同中进行了约定。同时,作为《期货经纪合同》的组成部分,安信期货公司还向林惠君发出《期货交易风险说明书》、《股指期货交易特别风险揭示》和《客户须知》,告知林惠君必须认真阅读并遵守期货交易所和期货公司的业务规则,如果无法满足期货交易所和期货公司业务规则规定的要求,林惠君所持有的未平仓合约将可能根据有关规则被强行平仓,林惠君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后果;并告知林惠君在某些市场情况下,林惠君可能会出现难以或无法将持有的未平仓合约平仓,例如,这种情况可能在市场达到涨跌停板时出现,出现这类情况,林惠君的所有保证金有可能无法弥补全部损失,林惠君必须承担由此导致的全部损失等。对于上述内容,林惠君表示已阅读并完全理解。当日,林惠君在安信期货公司开户,资金帐号为×××,开始通过安信期货公司进行期货交易。 2013年4月12日,林惠君买入黄金1312合约24手,成交价分别为316.58元和317元。当日收市结算时,林惠君累计持有该合约44手,其帐户客户权益为1698945.59元,其中保证金占用1672176元,风险度98.42%,可用资金为26769.59元;因2013年4月13日、14日为周六、日,停止期货交易。 2013年4月15日,林惠君持有的黄金1312合约市场行情下跌,并以跌停价位收盘,结算价300.86元,结算后林惠君帐户客户权益1001985.59元,保证金占用1985676元,可用资金为-983690.41元,风险度达198.17%。安信期货公司即向林惠君发出强行平仓通知,要求林惠君在下一个交易日开市之前,将应追加的保证金缴入安信期货公司,或依约自行平仓以使其帐户风险率小于100%,否则安信期货公司将依约强行平仓。 2013年4月16日,林惠君所持有的上述黄金合约行情继续下跌至当日跌停板,林惠君自行平仓,成交价276.79元。收市结算时,其帐户客户权益为-57930.41元,可用资金为-57930.41元,风险度1000%,出现了穿仓状态。

此后,2013年6月13日,安信期货公司向林惠君发出《关于偿还期货交易穿仓金额的函》,要求林惠君立即偿还因期货交易穿仓导致的安信期货公司垫付的保证金损失57930.41元。但直至2013年12月24日,林惠君始终未予补足上述欠付的保证金。2013年12月25日,安信期货公司通过本公司内部财务程序调整,以自有资金垫付了该损失,林惠君的期货交易资金账户显示入金57930.41元。

另,2013年12月24日,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系统显示安信期货客户林惠君(用户名0172×××),客户总权益为-57930.41元,2013年12月25日,该中心系统显示林惠君的客户总权益为0元。 2013年12月25日,通过查询安信期货公司在中国工商银行开立的期货保证金账户当日客户全部的存款对账,其中并无林惠君向该账户的入金记录。

庭审中,安信期货公司就其主张的利息126.1元,解释为自2013年4月16日林惠君账户发生穿仓损失日开始计算至起诉日,按同期银行活期利率计算,并解释客户在期货公司开户,其保证金用于与期货公司结算,而对期货交易所,是期货公司结算,所以客户结算出现负数时,就已经开始欠期货公司的钱,也就是说林惠君出现穿仓的时候,安信期货公司就已经实际进行了垫付,12月24日是从财务角度上有账户数据显示。

上述事实,有原告安信期货公司提交的证据以及当事人庭审陈述等在案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

安信期货公司与林惠君签订的《期货经纪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内容未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期货交易应当严格执行保证金制度。双方当事人签订的《期货经纪合同》中约定,安信期货公司对林惠君的期货交易实行当日无负债结算,在期货交易中,林惠君应按照安信期货公司规定的保证金收取比例交存一定数额的持仓保证金,同时,如果林惠君在交易中的保证金不足时,其理应按照安信期货公司的要求及时追加保证金以保证合理控制交易风险。现根据已查明的事实,林惠君在进行期货交易过程中,出现了交易保证金不足,发生穿仓损失的情形,构成违约,对产生的损失,林惠君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为证明己方以自有资金代林惠君承担了违约责任,弥补了穿仓损失,安信期货公司向本院提交了客户入金单和中国工商银行客户存款对账单,同时根据本院从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调取的林惠君期货账户权益情况,以及期货公司根据期货交易所的结算结果对客户进行结算的期货交易基本规则,本院认为应当认定安信期货公司以自有资金实际垫付了林惠君的穿仓损失。根据《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三十七条第二款“客户在期货交易中违约的,期货公司先以该客户的保证金承担违约责任;保证金不足的,期货公司应当以风险准备金和自有资金代为承担责任,并由此取得对该客户的相应追偿权”的规定,安信期货公司由此取得了对林惠君的相应的追偿权。因此,林惠君应当给付安信期货公司57930.41元。对于安信期货公司要求林惠君支付的利息126.1元,应系林惠君自2013年4月16日发生穿仓损失之日起因实际占用了安信期货公司资金所致的损失,故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条、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二十九条第一款、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七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林惠君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安信期货有限责任公司损失五万七千九百三十元四角一分及利息损失一百二十六元一角。

如被告林惠君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251元,由林惠君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双方当事人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同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 判 长  罗 珊

代理审判员  杨 光

代理审判员  石 婕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七日

书 记 员  郭元君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第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条

《期货交易管理条例》

第二十九条第一款第三十四条第三十七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