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期货强行平仓纠纷

孙树源、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淄博营业部期货强行平仓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7月5日 案由:期货强行平仓纠纷 当事人: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淄博营业部 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 孙树源 案号:(2017)鲁民终721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树源,男,1969年1月19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淄博营业部,住所地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人民西路66号证券大厦9层。

主要负责人:薛亮,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樊德祥,山东鹏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海然,男,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合规审查部总经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经七路86号证券大厦15层。

法定代表人:陈方,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樊德祥,山东鹏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海然,男,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合规审查部总经理。

诉讼记录

上诉人孙树源因与被上诉人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淄博营业部(以下简称鲁证公司营业部)、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鲁证公司)期货强行平仓纠纷一案,不服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淄商初字第25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4月10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孙树源,被上诉人鲁证公司营业部、鲁证公司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樊德祥、王海然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孙树源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淄商初字第255号民事判决书,查清事实后改判;2.一审、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一审法院没有采信以下证据:1.《期货经纪合同》。该合同中中国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的用户名和密码处是空白的,证明鲁证公司没有将保证金监控中心的用户名和密码告知孙树源,致使孙树源一直不能主动登陆查询,违反该合同第七十八条的约定“甲方有义务办理乙方的登陆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的相关事宜”,存在重大违约。2.《补充协议》。该协议第三条约定,“甲方有权对乙方的交易行为进行监控,并对可能的异常交易情形通过录音电话、手机短信的方式对乙方进行提醒、劝阻。如乙方提醒劝阻无效,则甲方有权对乙方单方面采取提高保证金,提高交易手续费,限制开仓、强行平仓……”,证明双方约定了强行平仓的通知方式,而鲁证公司没有以约定的方式履行义务。3.2015年7月7日交易结算单。该结算单是2016年5月17日主审法官及双方当事人当庭调取的证据,双方对真实性均无异议。结算单中的追加保证金通知书内容为:“今日结算后您的账户可用资金已为负数,请于下一交易日上午收市之前,予以追加保证金或平仓”。根据该通知内容,证明鲁证公司通知孙树源追加保证金的时间为2015年7月8日上午11点30分之前。而鲁证公司于2015年7月7日晚21点即进行了强行平仓,严重违反通知内容。4.鲁证公司更改后的2015年7月7日的交易结算单。在法庭当庭调取2015年7月7日的结算单后,鲁证公司发现通知内容对自己不利,迅速更改了通知书的内容。即鲁证公司于2016年5月18日将追加保证金通知书的“下一个交易日上午收市之前”更改为“下一交易日开盘前”。二、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1.追加保证金通知书是鲁证公司单方面作出的通知,保证金监控中心没有通知的义务,只是一个平台。一审法院用2016年6月1日调取的模板来证明2015年7月7日、7月8日的具体通知是错误的。且鲁证公司可以任意更改模板,不具有客观性、真实性。2.一审判决认定孙树源通过网络交易知悉了7月7日、7月8日所持仓位的交易结算数据和追加保证金通知书的内容,以及鲁证公司履行了通知义务错误。一审判决认定孙树源查询7月7日的日结算单时间是2015年7月8日4时19分15秒,而7月7日的结算时间为当日下午18时左右,鲁证公司强制平仓的时间为2015年7月7日晚21时左右。即使孙树源知道了相关情况,也是事后知道。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2015年7月8日的交易中。三、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1.《期货经纪合同》为格式合同,因此在解释合同时应当做出不利于合同提供方的解释。该合同内有免除合同提供方法定义务的条款,应被认定为无效合同。2.孙树源和鲁证公司签订合同时,并无夜盘交易,因此“下一个交易日”不可能指当晚21点。追加保证金的期间是当事人约定的期间,并非法定期间,根据《合同法》第六十四条、六十五条规定,在合同未作任何变更的情况下,此处“下一交易日”仍然应指次日。3.一审法院采信2016年6月1日调取的模板,而未采信2015年7月7日的具体通知书,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4.根据合同约定和最高院相关判例,一审判决认定鲁证公司于21时1分9秒平仓符合法律规定的做法是错误的。期货公司采取强行平仓措施之前,应当满足以下三个条件:一是客户保证金不足,二是客户没有按照要求及时追加保证金,三是客户没有及时自行平仓。5.一审判决认为在特定期货仓位无法恢复的情况下,孙树源的诉讼请求无法律依据的认定是错误的。根据合同第四十八条的约定,“甲方平仓不符合法定或约定条件并有过错的,除乙方认可外,应当在下一交易日闭市前恢复被强行平仓的头寸,或者根据乙方的意愿采取其他合理解决办法,并赔偿由此给乙方造成的直接损失”。根据上述约定,孙树源请求恢复天胶合约29手,但并不要求具体到哪一个月份的合约,请求的是恢复同样在交易中的天胶合约即可。四、一审判决程序违法。1.2016年4月18日由承办法官一人主持质证程序违法。2.一审法院调取证据的行为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六条规定。3.一审法院审判人员应当回避但没有回避。

针对孙树源上诉,被上诉人鲁证公司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因此请求驳回其上诉请求。一、关于本案的事实。1、鲁证公司对孙树源部分合约强行平仓符合双方合同约定。2015年7月7日孙树源的客户风险率为117.88%,7月8日交易结算后孙树源的客户风险率为167.85%,孙树源却并未追加保证金或者在下一交易日开市后立即自行平仓。根据孙树源与鲁证公司2010年11月18日签订的《期货经纪合同》约定,鲁证公司有权对孙树源持有的部分或者全部未平仓合约强行平仓。2、鲁证公司已经履行了通知的义务。鲁证公司按照双方《期货经纪合同》第二十八条的约定向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发送了交易结算报告及追加保证金通知等文件。而在网上交易客户软件上也可获得交易的实时信息,鲁证公司一审中提供的证据以及一审法院向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有限公司调取的证据也已经证实孙树源在2015年7月8日、7月9日多次登录监控中心查询系统,查询其日结算单。鲁证公司已经按照双方合同约定履行了通知义务。3、2010年11月18日鲁证公司与孙树源所签订的《补充协议》中关于通过录音电话、手机短信通知的约定仅是在孙树源出现异常交易时鲁证公司对其提醒、劝阻时采用的方式。根据上海期货交易所2010年11月5日发布的《上海期货交易所异常交易监控暂行规定》,异常交易是指自成交、频繁报撤单、大额报撤单,实际控制关系账户合并持仓超限等情形。孙树源将其与《期货经纪合同》中追加保证金及强行平仓的通知混为一谈是完全错误的。4、根据鲁证公司与孙树源《期货经纪合同》约定,及时登录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即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有限公司)投资者查询系统是孙树源义务。根据一审法院调取的证据,孙树源已经可以自行登录查询系统获知自己的账户信息。如果没有收到当日交易结算报告的,应于下一交易日开市前30分钟向鲁证公司提出。孙树源自双方《期货经纪合同》签订的2010年11月28日至所诉鲁证公司强制平仓行为发生的2015年7月8日期间未曾对于使用该查询系统有任何的异议。5、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有限公司的数据不可能被伪造与更改。鲁证公司在一审中对于一审法院当庭打印的结算单中的追加保证金通知书已经予以认可。并且说明该通知书是鲁证公司为期货经纪客户提供的“恒生网上交易5.0”软件所生成的追加保证金通知书样本。因该通知书样本与鲁证公司在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有限公司模板不一致,鲁证公司予以修改,根本不存在更改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有限公司数据的事实。二、关于本案的法律适用。1、鲁证公司与孙树源签订的《期货经纪合同》虽然是格式合同,但是并非无效合同。该合同中以《期货交易风险说明书》、《股指期货交易特别风险揭示》、《客户须知》、《网上交易风险提示》等方式对于交易的风险及孙树源的责任予以说明并提示孙树源注意,该合同文本也于2010年2月21日经中国期货业协会审查合格。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条的规定,该合同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五十三条的情形,也未曾免除鲁证公司责任,加重孙树源责任,排除孙树源权利,不存在合同无效的情形。2、关于鲁证公司与孙树源签订合同时尚无夜盘交易的情况下,“下一交易日”的概念如何确认。根据《期货经纪合同》约定,鲁证公司与孙树源在签订《期货交易合同》时虽然尚无夜盘交易,但是在期货交易所出现夜盘交易时,仍应按照其规则处理。《上海期货交易所连续交易细则》第四条规定“‘连续交易’是指除上午9:00-11:30和下午1:30-3:00之外由交易所规定交易时间的交易;连续交易品种为交易所规定的期货品种”,第五条规定“本细则中所称的‘交易日’是指从前一个工作日的连续交易开始至当天日盘结束”。上海期货交易所上期发[2014]173号《关于螺纹钢、热轧卷板、天然橡胶和石油沥青连续交易上线运行有关事项的通知》中规定“天然橡胶连续交易时间为每周一至周五的21:00至23:00,法定节假日(不包含双休日)前第一个工作日的连续交易不再交易”。因此,按照期货经纪合同约定及交易所相关规定,天然橡胶的交易日应从一个工作日的21:00至下一工作日的下午3:00。“下一交易日”的概念也应遵守该规则。3、孙树源的期货合约不可能恢复。根据《上海期货交易所交割细则》第四条第三款规定“某一期货合约最后交易日前第三个交易日收盘后,自然人客户该期货合约的持仓应当为0手。自最后交易日前第二个交易日起,对自然人客户的交割月份持仓直接由交易所强行平仓”,即便鲁证公司当时未对其进行强行平仓,其持仓也需要在交易所规定时间内平仓。

被上诉人鲁证公司营业部同意鲁证公司答辩意见。

孙树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鲁证公司恢复被强行平仓的天胶合约共计29手(价值约959000.00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鲁证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0年11月18日,鲁证期货有限公司与孙树源签订0095133号《鲁证期货有限公司期货经纪合同》。客户名称孙树源,客户账号20×××98。

合同《客户须知》项目约定:孙树源确认其知晓并遵守中国证监会有关期货保证金存管的有关规定;知晓期货公司的期货保证金账户和结算资料的查询网址(客户可以登录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网站www.cfmmc.com),了解有关期货公司期货保证金账户信息以及期货公司为客户提供的结算信息);知晓期货交易过程中动态风险控制的相关规定(客户有义务随时关注自身账户资金和持仓的情况,充分了解交易过程中追加保证金和强行平仓等期货公司动态风险控制措施。如客户未能及时追加足额保证金又未自行平仓被期货公司强行平仓,客户自行承担由此导致的损失)。

合同正文约定:甲方(鲁证期货有限公司)在期货保证金存管银行开设期货保证金账户,代管乙方(孙树源)交存的保证金。乙方可以通过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的网站查询甲方的期货保证金账户。合同正文中《通知与确认》项目约定:甲方对乙方的期货交易实行当日无负债结算。只要乙方在该交易日有交易、有持仓或者有出入金的,甲方应在当日结算后按照合同约定的方式向乙方发出显示其账户权益状况和成交结果的交易结算报告。如乙方账户客户风险率大于100%,甲方将以在当日《交易结算单》上注明乙方应追加保证金及须追加金额的方式通知乙方追加保证金。即《追加保证金通知书》与当日交易结算结果将同时体现在当日《交易结算单》上一并发送乙方。为确保甲方能够履行通知义务,乙方及时了解自己账户的交易情况,双方同意利用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作为甲方向乙方发送交易结算报告、追加保证金通知等文件的主要通知方式。甲方应在每日结算后,及时将乙方账户的交易结算报告、追加保证金通知等文件发送到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乙方负有及时登录中国保证金监控中心投资者查询系统,随时注意自己账户信息(包括账户内资金、持仓、交易、交割、追加保证金情况等)的义务。甲方交易结算单采用逐日盯市方式计算盈亏。除采用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作为主要通知方式外,甲方还将采用以下辅助通知方式中的一种或几种向乙方发送每日交易结算报告、追加保证金通知、单独调整保证金通知等文件:(一)网上交易客户端软件;(二)录音电话通知;(三)手机短信通知;(四)传真通知。通过网上交易客户端软件通知的方式是指:交易过程中,甲方根据乙方未平仓合约的市场最近价对其期货账户权益和客户风险率进行实时动态结算,并将结算结果实时发送至乙方交易系统中,乙方有义务随时关注自身账户的权益和客户风险率的变化情况,及时查询并妥善处理自己的交易持仓。甲乙双方约定,一旦交易系统显示乙方客户风险率[持仓保证金(以甲方规定的保证金收取比例计算)/客户权益*100%]大于100%,即视为甲方向乙方发出了追加保证金通知,乙方应及时追加保证金或采取减仓措施使账户客户风险率小于100%。乙方对追加保证金通知有异议的,应于交易系统显示客户风险率大于100%时向甲方提出异议,乙方未提出异议的,视为乙方对追加保证金通知的认可。乙方承诺在所有持有未平仓合约的交易日内,始终处于对期货账户资金的监控状态。如果由于乙方未能及时接收资金状态变化的最近数据,造成乙方延误或未能收到追加保证金通知,由乙方承担全部责任。乙方同意,只要甲方通过中国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或者本条约定中的任何一种方式向乙方发送了交易结算单以及各种通知文件,均视为甲方履行了本合同约定的通知义务。甲乙双方均同意,如上述主要通知方式与辅助通知方式存在记载数据不一致的情况,以主要通知方式记载的结果为准。如果非因甲方原因使得乙方未能收到上述通知,由此造成的后果及损失,甲方不承担责任。乙方有义务随时关注自己的交易结果并妥善处理持仓,乙方在交易日开市前30分钟未对前日交易结算报告提出异议的,视为乙方对交易结算报告记载事项的确认。

合同正文还约定:当乙方客户风险率大于100%时,甲方将于当日交易结算报告中向乙方发出追加保证金通知,乙方应当在下一交易日开市前及时追加保证金(以资金到达甲方期货保证金账户为准)或者在开市后立即自行平仓。否则,甲方有权对乙方的部分或者全部未平仓合约强行平仓,直至乙方客户风险率小于100%或可用资金大于等于0。在交易过程中,双方约定甲方对乙方的交易实行动态风险控制。当甲方依法或者依约定强行平仓时,乙方应承担强行平仓的手续费以及由此产生的结果。甲方强行平仓不符合法定或者约定条件并有过错的,除乙方认可外,应当在下一交易日闭市前恢复被强行平仓的头寸,或者根据乙方的意愿采取其他合理的解决办法,并赔偿由此给乙方造成的直接损失。双方约定:甲方在采取强行平仓措施后,向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报送的当日交易结算报告即视为甲方已及时将强行平仓有关情况告知乙方的依据。

合同正文还约定:乙方的出入金通过其在开户申请表中登记的期货结算账户与期货公司在同一期货保证金存管银行开设的期货保证金账户以同行转账形式办理。乙方的出入金方式应符合中国证监会及期货保证金存管银行资金结算的有关规定。乙方在开户后、持仓过程中,尤其是委托他人代为操作的情况下,应当随时关注自己的持仓、保证金和权益变化情况,并妥善处理自己的交易持仓。在交易过程中,甲乙双方约定甲方对乙方的交易实行动态风险控制。如因行情急剧变化,导致即时计算的乙方交易所风险率大于等于100%,则甲方有权按照本合同第六条约定的方式向乙方发出追加保证金通知,如果乙方未及时追加保证金,甲方有权对乙方全部或者部分未平仓合约执行强制平仓,直至乙方账户及时计算的交易所风险率小于100%或可用资金大于等于0,由此产生的损失和责任全部由乙方承担。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如果相关法律、法规、规章、政策及期货交易所规则发生变化,甲方有权依照上述变化直接变更本合同与此相关部分的条款,变更或补充条款优先适用。根据上述情况的变化,甲方对本合同有关条款进行变更或补充,以本合同约定的通知方式及在甲方营业场所、网站公告等方式向乙方发出,变更或补充协议于该协议发出3日后生效。在本合同履行过程中未列明事宜,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章、政策及相关期货交易所的规则、甲方相关业务规则以及期货交易惯例处理。甲方强行平仓不符合法定或者约定条件并有过错的,除乙方认可外,应当在下一交易日闭市前恢复被强行平仓的头寸,或者根据乙方的意愿采取其他合理的解决办法,并赔偿由此给乙方造成的直接损失。

其中,合同附件二中客户期货结算账户项目约定:户名孙树源,期货保证金存管银行名称淄博市工行临淄区支行营业部,期货结算账户账号62×××58,此账户已开通银期转账和网上银行。 2015年7月7日大盘收市,鲁证公司对孙树源持仓进行结算,孙树源账户持仓数据显示:资产账号20×××98,客户姓名孙树源,交易所风险率74.83%,客户风险率117.88%,可用资金-83690.24,交易所可用金额117829.76元,客户当前权益468146.76元,持仓保证金551837.00元,交易所持仓保证金350317.00元。持仓详情为:持仓RU(天然橡胶)150911手价位12675.00元;RU160111手价位13765.00元;RU16058手价位14025.00元,追加保证金83690.24元。2015年7月7日21:10:00,孙树源持有RU150911手价位12135.00元;RU160111手价位13055.00元;RU16058手价位13315.00元;客户权益273846.76元,交易所风险率127.92%,客户风险率201.51%。 2015年7月7日21:10:20,鲁证公司对孙树源持仓强平2手RU1509,交易所风险率118.67%,客户风险率187.64%。21:10:31,强平3手RU1509,交易所风险率104.45%,客户风险率166.28%。21:10:40,强平1手RU1509,交易所风险率100.28%,客户风险率160.06%。21:24:19,强平1手RU1509,交易所风险率108.32%,客户风险率173.40%。21:24:22,强平1手RU1509,交易所风险率103.08%,客户风险率165.53%。21:24:26,强平1手RU1509,交易所风险率97.89%,客户风险率157.76%。 2015年7月8日大盘收市,鲁证公司对孙树源的持仓进行结算,孙树源账户持仓数据显示:资产账号20×××98,客户姓名孙树源,交易所风险率115.47%,客户风险率167.95%,可用资金-177093.91,交易所可用金额-40306.41元,客户当前权益260626.09元,持仓保证金437772.00元,交易所持仓保证金300932.50元。持仓详细情况为:持仓RU15092手价位12060.00元;RU160111手价位13045.00元;RU16058手价位13245.00元,追加保证金177093.91元。2015年7月8日21:01:00,孙树源持仓RU15092手价位10995.00元;RU160111手价位11870.00元;RU16058手价位12050.00元;客户权益14476.00元,交易所风险率2078.82%,客户风险率3023.74%。 2015年7月8日21:01:09,鲁证公司对孙树源持仓强平2手RU1509,交易所风险率1897.42%,客户风险率2759.88%。21:01:15,强平5手RU1601,交易所风险率1109.02%,客户风险率1613.13%。21:01:31,强平5手RU1601,交易所风险率811.34%,客户风险率1180.13%。21:01:40,强平1手RU1601,交易所风险率722.75%,客户风险率1051.27%。21:02:04,强平2手RU1605,交易所风险率542.59%,客户风险率789.22%。21:02:16,强平2手RU1605,交易所风险率362.08%,客户风险率526.66%。21:02:42,强平2手RU1605,交易所风险率181.22%,客户风险率263.59%。21:02:42,强平1手RU1605,交易所风险率90.65%,客户风险率131.86%。

另查明,2016年5月17日,一审法院从鲁证公司网络交易系统中调取了户名孙树源的账号(20×××98)在2015年7月7日、2015年7月8日的客户交易记录。其中,客户账单-持仓盈亏单记载的交易数据信息与鲁证公司提供的客户历史交易记录信息数据一致。但2015年7月7日所附的追加保证金通知书记载“今日结算后您的账户可用资金为负数,请于下一交易日上午收市前,予以追加保证金或平仓。如未能在约定时间内加入资金或平仓,公司有权按经纪合同的约定将您的部分或全部持仓头寸予以强制平仓,并追索贵方亏损金额。”2015年7月8日所附的强行平仓通知书载明“据即时行情结算,您的账户资金风险已达到公司强平标准,如不立即入金或平仓,公司有权根据行情变化在不经客户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平仓。” 2016年6月1日,一审法院向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调取了鲁证公司2015年5月20日、5月21日、7月7日、7月8日、7月9日向监控中心发送交易结算数据的记录、客户登录监控中心查询系统的查询记录、孙树源客户资金情况和客户成交明细及客户持仓明细、鲁证公司通过监控中心系统向客户推送的追加保证金通知书(模板)等证据。其中,结算数据的记录显示:2015年7月7日17时28分50秒至31分58秒,鲁证公司向监控中心报告了客户当日结算数据。7月8日18时57分29秒至19时51秒,鲁证公司向监控中心报告了客户7月8日结算数据。鲁证公司通过监控中心系统向客户推送的追加保证金通知书(模板)内容为“经本日收盘结算,您的保证金不足。请您于下一交易日开盘前补足差额*元。如逾期未补足所需保证金,我公司有权对您的持仓执行强行平仓”。客户登录监控中心查询系统的查询记录显示:2015年7月8日4时19分15秒,孙树源账户通过交易终端自动登入3次并查询2015年7月7日日结算单;2015年7月9日9时14分7秒至15时31分55秒,孙树源账户通过交易终端自动登入25次并多次查询2015年7月8日结算单。客户登录监控中心查询系统的查询记录同时注明:交易终端自动登入是指客户登录第三方交易软件后,通过第三方软件自动调用链接登录到我中心投资者查询系统。查询日结算单是指客户通过任一方式登录查询系统后,结算单数据推送到客户终端。另外,孙树源客户资金情况和客户成交明细及客户持仓明细载明的结算交易数据与双方在庭审中提交的其他证据一致。

鲁证公司在庭审中提供的孙树源账户2015年7月7日、7月8日、7月9日交易结算单(盯市)均载明:为保障客户保证金安全,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要求期货公司发送每日《交易结算单》,客户可以按照用户名、密码登陆www.cfmmc.com保证金监控中心网站,查询客户当日交易结算单。期货客户账单项目均显示:资产账号20×××98,客户姓名孙树源,客户期初权益,期末权益,可用资金,风险率,追加保证金;当日成交编号,合约代码,买手,买价,昨结算价,今结算价,持仓盈亏,履约保证金。按合同约定,在下一交易日开市前20分钟,如不以书面形式提出异议,则视为确认本账单的所有数据。其中,7月7日、7月8日的交易结算单均附有《追加保证金通知书》,载明:经本日收盘结算,你的保证金不足。请您于下一交易日开盘前补足差额。如逾期未补足所需保证金,公司有权对您的持仓执行强行平仓。

又查明,2012年12月10日,鲁证期货有限公司变更为鲁证期货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名称变更为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

孙树源持有的天然橡胶期货合约均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完成交易。2013年7月5日,上海期货交易所发布《上海期货交易所连续交易细则》。其中,第四条规定:“连续交易是指除上午9:00-11:30和下午1:30-3:00之外由交易所规定交易时间的交易;连续交易品种为交易所规定的期货品种”、第五条规定:“本细则中所称的交易日是指从前一个工作日的连续交易开始至当天日盘结束”、第六条规定:“连续交易期间只能通过远程交易席位进行交易、连续交易期间不办理开户业务”、第八条规定:“交易日的第一节是指从前一个工作日的连续交易开始至当天日盘的第一节结束”、第十六条规定:“本细则所称的工作日、天均是自然日,即该日0:00至24:00”。2014年12月22日,上海期货交易所发布《关于螺纹钢、热轧卷板、天然橡胶和石油沥青连续交易上线运行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载明:天然橡胶连续交易自2014年12月26日21时起开始上线运行。天然橡胶连续交易(夜盘)时间为每周一至周五21时至23时,法定节假日(不包含双休日)前第一个工作日的连续交易不再交易。

一审法院认为,鲁证公司与孙树源签订的《鲁证期货有限公司期货经纪合同》是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规定,合法有效。本案的争议焦点是,鲁证公司对孙树源持有的部分仓位进行强行平仓是否履行了通知义务;鲁证公司为孙树源留有追加保证金的时间是否合理。

对争议焦点一,鲁证公司对孙树源持有的部分仓位进行强行平仓是否履行了通知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客户的交易保证金不足,又未能按期货经纪合同约定的时间追加保证金的,按期货经纪合同的约定处理;约定不明确的,期货公司有权就其未平仓的期货合约强行平仓,强行平仓造成的损失,由客户承担。”第五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期货公司向客户发出追加保证金的通知,客户否认收到上述通知的,由期货公司承担举证责任。”按照上述行政法规和司法解释规定,期货公司对客户持有仓位进行强行平仓时应履行法定通知义务。

本案中,孙树源与鲁证公司签订的《鲁证期货有限公司期货经纪合同》中明确约定“当乙方客户风险率大于100%时,甲方将于当日交易结算报告中向乙方发出追加保证金通知,乙方应当在下一交易日开市前及时追加保证金(以资金到达甲方期货保证金账户为准)或者在开市后立即自行平仓。否则,甲方有权对乙方的部分或者全部未平仓合约强行平仓,直至乙方客户风险率小于100%或可用资金大于等于0”、“乙方有义务随时关注自己的交易结果并妥善处理持仓”、“乙方同意,只要甲方通过中国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或者本条约定中的任何一种方式向乙方发送了交易结算单以及各种通知文件,均视为甲方履行了本合同约定的通知义务”,2015年7月7日,大盘收市结算后,孙树源所持仓位的客户风险率117.88%,需要追加保证金83690.24元。2015年7月8日,大盘收市结算后,孙树源所持仓位的客户风险率167.95%,需要追加保证金177093.91元。2015年7月7日17时28分50秒至31分58秒、7月8日18时57分29秒至19时51秒,鲁证公司分别向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报送了全部客户当日交易结算数据(含孙树源账户交易结算报告和追加保证金通知)。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提供的孙树源账户客户登录监控中心查询系统的查询记录显示2015年7月8日至7月9日孙树源先后多次通过交易终端自动登入方式查询过日结算单(含7月7日和7月8日的结算单),据此,应当认定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通过网络查询系统向孙树源推送了2015年7月7日、7月8日的日结算数据,亦能认定孙树源通过网络交易系统知悉了7月7日、7月8日其所持仓位的交易结算数据和追加保证金通知书的内容。按照合同中的上述条款约定,应认定鲁证公司向孙树源履行了通知义务。

对2016年5月17日一审法院从鲁证公司网络交易系统调取的追加保证金通知书中载明的追加保证金时间节点与鲁证公司在庭审中提供的孙树源账户2015年7月7日、7月8日、7月9日交易结算单(盯市)载明的追加保证金时间节点不一致。经查,鲁证公司通过监控中心系统向客户推送的追加保证金通知书(模板)显示:“经本日收盘结算,您的保证金不足。请您于下一交易日开盘前补足差额……”,应认定鲁证公司在2015年7月7日、7月8日通过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网络查询系统向通知的追加保证金时限节点为“下一交易日开盘前”。结合合同约定“甲乙双方均同意,如上述主要通知方式与辅助通知方式存在记载数据不一致的情况,以主要通知方式记载的结果为准”,应当认定2015年7月7日、7月8日鲁证公司通知孙树源追加保证金的时限为“下一交易日开盘前”。同时,合同约定“乙方有义务随时关注自己的交易结果并妥善处理持仓,乙方在交易日开市前30分钟未对前日交易结算报告提出异议的,视为乙方对交易结算报告记载事项的确认”,本案中,孙树源在2015年7月8日、7月9日交易日开市前未对鲁证公司发送的前日交易结算报告提出异议,按照合同上述约定,也应当认定孙树源认可了鲁证公司7月7日、7月8日交易结算单(盯市)载明的内容。

对争议焦点二,鲁证公司为孙树源留有追加保证金的时间是否合理。 2015年7月7日17时31分,鲁证公司将客户结算数据报送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后,鲁证公司即履行了对孙树源的通知义务。孙树源所持仓位的客户风险率高于100%,出现合同约定的应当追加保证金情形,按照双方期货经纪合同约定,孙树源应当在下一交易日开市前及时追加保证金(以资金到达甲方期货保证金账户为准)或者在开市后立即自行平仓。从孙树源开立期货账户的时间看,孙树源从事期货交易超过四年,具备一定的期货交易操作经验;期货经纪合同附件中也约定了客户期货保证金存管银行和期货结算账户,该账户已开通了银期转账和网上银行服务。综合考虑,孙树源在17时31分至21时的时间段内应当有足够时间通过网上银行等支付方式完成追加保证金,但孙树源至21时夜盘开市前未向期货公司足额追加保证金。21时夜盘开市后,孙树源持仓客户风险率201.51%,孙树源在未追加保证金的前提下,也未自行减持部分仓位来降低客户风险率。故,鲁证公司自21时10分20秒开始强平孙树源所持部分仓位符合合同约定和法律规定。2015年7月8日9时大盘开市后,孙树源所持仓位客户风险率仍高于100%,但孙树源仍未追加保证金或自行减持仓位,使所持仓位客户风险率降至100%以内,此时鲁证公司也可行使合同约定的强行平仓权。 7月8日大盘收市结算后,孙树源持仓客户风险率3023.74%。7月8日19时,鲁证公司将客户结算数据报送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后即完成了向孙树源的通知义务。自7月8日19时至21时夜盘开市,在该时间段内孙树源仍有足够时间追加保证金,但孙树源未向期货公司完成追加保证金,在夜盘开市后也没有自行平仓部分仓位。按照期货经纪合同约定,鲁证公司可对孙树源持有仓位执行强行平仓,鲁证公司自21时1分9秒开始强平孙树源所持部分仓位亦有相应的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

对鲁证公司在连续交易期间(夜盘)对孙树源持有仓位强行平仓是否符合合同条款“当乙方客户风险率大于100%时,甲方将于当日交易结算报告中向乙方发出追加保证金通知,乙方应当在下一交易日开市前及时追加保证金(以资金到达甲方期货保证金账户为准)或者在开市后立即自行平仓”的约定,暨本案中鲁证公司在夜盘中对孙树源仓位进行强行平仓是否应当认定为在下一交易日中发生的业务。一审法院认为,《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二条第三款规定:“本条例所称的期货合约是指期货交易场所统一制定的、规定买方有权在将来某一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交割一定数量标的物的标准化合约”、第四条第一款规定:“期货交易应当在依照本条例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设立的期货交易所、国务院批准的或者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其他期货交易场所进行”。2010年11月18日,孙树源与鲁证公司签订的期货经纪合同未具体约定期货交易日的起点和终点,也没有约定期货连续交易的操作规则。但在合同中约定“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如果交易所规则发生变化,鲁证公司有权变更合同中与此相关部分条款、在本合同履行过程中未列明事宜按照法规、期货交易所规则处理”。2013年7月5日,上海期货交易所发布《上海期货交易所连续交易细则》;2014年12月26日,上海期货交易所天然橡胶连续交易(夜盘)开始运行。至此,孙树源与鲁证公司基于期货经纪合同约定开展的期货业务中出现了天然橡胶连续交易(夜盘)操作模式。按照《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的上述规定,自2014年12月26日开始天然橡胶期货交易日的概念应当按照《上海期货交易所连续交易细则》进行界定。同时,该细则明确规定,交易日是指从前一个工作日的连续交易开始至当天日盘结束,且双方在期货经纪合同中也明确约定“甲方交易结算单采用逐日盯市方式计算盈亏”,故,综合上海期货交易所连续交易细则和双方合同中约定的具体结算方式,应认定天然橡胶期货单个交易日截至当天15:00。15:00至21:00夜盘开市的时间段为期货公司完成当日交易结算、向客户履行通知义务和客户完成追加保证金的合理时间段。具体到本案中,鲁证公司在7月7日21时10分20秒开始的平仓行为应认定为7月8日交易日期间的所发生的业务。同理,7月8日21时1分9秒开始的平仓亦应认定为7月9日交易日期间的所发生的业务。2015年7月7日21时10分20秒、2015年7月8日21时1分9秒鲁证公司强行平仓时,孙树源持有仓位交易所风险率均高于100%。按照合同中“如因行情急剧变化,导致即时计算的乙方交易所风险率大于等于100%,则甲方有权按照本合同第六条约定的方式向乙方发出追加保证金通知,如果乙方未及时追加保证金,甲方有权对乙方全部或者部分未平仓合约执行强制平仓”的约定,鲁证公司履行通知义务后如客户未及时追加保证金,鲁证公司在开市后即可对客户持有仓位进行强平,而无需等待客户自行平仓。鲁证公司在上述时间节点进行强行平仓符合合同约定。

综上,孙树源在所持仓位被强行平仓之前有足够时间选择追加保证金,亦可在开市后选择自行平仓,但孙树源均未行使上述合同权利,致所持部分仓位被期货公司强平,应自行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鲁证公司为孙树源预留的追加保证金时间符合合同约定和期货交易规则,属合理期间,对此,一审法院予以认定。鲁证公司营业部、鲁证公司提出鲁证公司对孙树源持有的期货合约进行强行平仓符合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的抗辩意见,一审法院予以采信。

孙树源主张恢复被强行平仓的天胶合约29手。2015年7月7日、7月8日鲁证公司对孙树源持有的RU1509、RU1601、RU1605强行平仓,从期货概念看,上述三种期货在2015年9月、2016年1月、2016年5月到期并进行交割。在本案诉讼过程中,上述期货均已到期并完成了交割,在事实上已不可能对特定交割时间的期货仓位进行恢复。按照双方签订的期货经纪合同中“甲方强行平仓不符合法定或者约定条件并有过错的,除乙方认可外,应当在下一交易日闭市前恢复被强行平仓的头寸,或者根据乙方的意愿采取其他合理的解决办法,并赔偿由此给乙方造成的直接损失”约定,即使鲁证公司的强行平仓行为不符合法定或者约定条件并存在过错,在特定期货仓位无法恢复的情况下,孙树源也应当通过主张赔偿损失解决争议纠纷。故,孙树源的上述诉讼主张既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鲁证公司营业部提出其作为鲁证公司的分支机构,并非合同当事人,对孙树源作出强行平仓操作的为鲁证公司,鲁证公司营业部并不是适格被告。一审法院查明,鲁证公司与孙树源签订期货经纪合同,并对孙树源所持部分仓位进行了强行平仓处理,孙树源和鲁证公司在庭审中提供的证据也能证明鲁证公司营业部与该案基础事实缺少关联性,对鲁证公司营业部的抗辩意见,一审法院予以采信。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二条第三款、第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六条第二款、第五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孙树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3390元,由孙树源负担。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一审时,孙树源与鲁证公司分别提交了各自留存的2010年11月18日签订的《期货交易合同》。两份合同文本内容相同,孙树源对鲁证公司持有的合同之上其本人签字予以认可。两份合同的不同之处在于:1、第二十七条乙方(即孙树源)登录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的用户名、初始密码是否填写不一致。孙树源持有的合同中该条款用户名、密码均为空白;鲁证公司持有的合同中在该条款用户名、密码部分手写了相应内容。2、附件二开户申请表中留存的孙树源电话号码不一致。孙树源持有的合同中仅留存了前三位数是186的电话号码;鲁证公司持有的合同中还留存了前三位数是139的电话号码。2010年11月22日,鲁证公司向前三位数是139的电话号码发送短信,告知孙树源保证金监控中心的用户名和密码。

另查明:2016年5月10日,鲁证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调取证据申请书,申请一审法院调取:鲁证公司7月7日、7月8日、7月9日向监控中心发送交易结算数据的记录、孙树源登录监控中心查询系统的查询记录等证据。2016年6月7日,一审承办法官和书记员在一审法院第三调解室组织孙树源就鲁证公司申请调取的证据进行质证。

上述事实有一审时双方各自提交的《期货交易合同》,鲁证公司提交的短信通知截图、调取证据申请书及一审法院质证笔录在卷佐证。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在本案期货交易账户开立前,鲁证公司已向孙树源提示了期货交易的风险,孙树源在《期货经纪合同》上签名,在《期货交易风险说明书》、《客户须知》上手写并签名确认各项内容已阅读并完全理解。因此,2010年11月18日,孙树源与鲁证公司签订的《期货经纪合同》及相关附件、协议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且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一、鲁证公司对孙树源进行的期货强行平仓行为是否符合约定的程序;二、孙树源相应的期货仓位是否可以恢复;三、原审程序是否合法。

一、关于鲁证公司对孙树源进行的期货强行平仓行为是否符合约定程序的问题。

本院认为:强行平仓是法律规定与合同约定的,当客户账户保证金不足且未按要求追加,客户也未自行平仓的前提下,期货公司为控制风险有权对客户现有持仓采取方向相反的持仓从而结清客户某金融资产持仓的行为。对客户而言,强行平仓是其期货交易亏损到一定程度后由他人实施的风险控制措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客户的交易保证金不足,又未能按期货经纪合同约定的时间追加保证金的,按期货经纪合同的约定处理;约定不明确的,期货公司有权就其未平仓的期货合约强行平仓,强行平仓造成的损失,由客户承担。”第五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期货公司向客户发出追加保证金的通知,客户否认收到上述通知的,由期货公司承担举证责任。”按照法律规定,期货公司对客户持有仓位进行强行平仓时应履行法定通知义务。

首先,鲁证公司是否向孙树源尽到追加保证金的通知义务。如前所述,本案《期货经纪合同》及相关附件、协议合法有效,相关条款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法律约束力。《期货经纪合同》第二十八条约定:“为确保甲方能够履行通知义务,乙方及时了解自己账户的交易情况,双方同意利用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作为甲方向乙方发送交易结算报告、追加保证金通知等文件的主要通知方式”;第三十二条约定:“除采用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作为主要通知方式外,甲方还将采用以下辅助通知方式中的一种或几种向乙方发送每日交易结算报告、追加保证金通知、单独调整保证金通知等文件:(一)网上交易客户端软件;(二)录音电话通知;(三)手机短信通知;(四)传真通知。乙方同意,只要甲方通过中国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或者本条约定中的任何一种方式向乙方发送了交易结算单以及各种通知文件,均视为甲方履行了本合同约定的通知义务”。故根据上述约定,鲁证公司通过中国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向孙树源发送了交易结算单以及通知文件,即视为鲁证公司履行了通知义务;即使孙树源实际未查看通知事项,也不影响鲁证公司通知义务实际履行的结果。上述条款虽为格式条款,但意思表示明确,并不能产生两种以上解释,故不适用合同法中关于格式合同解释的法律规定;且,上述条款是对通知方式的约定,并非免除鲁证公司责任的条款,亦不存在其他无效情形,故孙树源主张上述条款无效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在2015年7月7日、8日大盘收市后,孙树源账户经结算分别处于追加保证金状态,根据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的发送记录,鲁证公司已按合同约定通过中国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向孙树源发出了追加保证金通知,故根据双方合同约定,鲁证公司已向孙树源履行了追加保证金的通知义务。

合同《客户须知》项目约定:“客户有义务随时关注自身账户资金和持仓的情况”,根据中国期货市场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的查询记录,2015年7月8日至9日,孙树源账户多次通过交易终端自动登入中国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查询7日、8日的结算单。孙树源作为从业多年的期货客户,完全有条件可以知悉自身账户资金和持仓情况,故孙树源关于鲁证公司未告知其查询系统用户名、密码,致使其无法登录查询系统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期货经纪合同履行过程中,鲁证公司即使存在电话通知孙树源追加保证金的情形,也仅是鲁证公司对孙树源作出了双重通知的意思表示,而非对合同约定的通知方式的另行协商变更。故孙树源关于追加保证金应采用电话通知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第二,孙树源追加保证金的时间应为“下一交易日上午收市前”还是“下一交易日开盘前”。《期货经纪合同》第三十二条约定:“甲乙双方均同意,如主要通知方式与辅助通知方式存在记载数据不一致的情况,以主要通知方式记载的结果为准。”2016年5月17日,一审法院从鲁证公司网络交易系统调取的追加保证金通知书中虽载明的追加保证金时间节点为“下一交易日上午收市前”,但该通知方式并非合同约定的主要通知方式。鲁证公司通过监控中心系统向客户推送的追加保证金通知书(模板),显示:“经本日收盘结算,您的保证金不足。请您于下一交易日开盘前补足差额……”,该通知方式是合同约定的主要通知方式。孙树源虽对通知模板不予认可,但并未就模板的真实性提出反驳证据,故原审法院认定鲁证公司在2015年7月7日、7月8日通过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有限责任公司网络查询系统向孙树源通知的追加保证金时限节点为“下一交易日开盘前”,并无不当,应以“下一交易日开盘前”作为孙树源追加保证金的时间。孙树源关于鲁证公司可以任意更改模板的上诉理由没有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信。

第三,对下一交易日的理解是否始于当日“夜盘”。如前所述,鲁证公司通知孙树源追加保证金的时间为“下一交易日开盘前”。鲁证公司实际强行平仓的行为发生在2015年7月7日21:10:20和7月8日21:01:09,即当日大盘收市后,“夜盘”(21:00)开盘前,该行为是否应认定属于“下一交易日”的行为。2010年11月18日,孙树源与鲁证公司签订的《期货经纪合同》未约定期货交易日的起点和终点,也未约定期货连续交易的操作规则。但合同第六十六条约定:“本合同履行过程中的未列明事宜,按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规章、政策及相关期货交易所的规则、甲方相关业务规则以及期货交易惯例处理”。第五十八条约定“乙方应当及时了解期货监管部门及相关期货交易所的法律、法规和规则”。2013年7月的《上海期货交易所连续交易细则》第四条规定“‘连续交易’是指除上午9:00-11:30和下午1:30-3:00之外由交易所规定交易时间的交易;连续交易品种为交易所规定的期货品种”;第五条规定“本细则中所称的‘交易日’是指从前一个工作日的连续交易开始至当天日盘结束”。2014年12月26日,上海期货交易所天然橡胶连续交易(夜盘)开始运行。根据《期货经纪合同》约定,鲁证公司与孙树源在签订《期货交易合同》时虽然尚无夜盘交易,但是在期货交易所出现夜盘交易时,关于天然橡胶期货交易日的概念应当按照《上海期货交易所连续交易细则》进行界定。即天然橡胶期货的交易日应从一个工作日的21:00至第二个工作日的15:00。15:00至夜盘开市的时间段为期货公司完成当日交易结算、向客户履行通知义务和客户完成追加保证金的合理时间段。因此,一审法院认定,“鲁证公司在7月7日21时10分20秒开始的平仓行为应认定为7月8日交易日期间的所发生的业务。7月8日21时1分9秒开始的平仓亦应认定为7月9日交易日期间的所发生的业务”,并无不当。

综合以上三点,鲁证公司就保证金追加事宜向孙树源履行了通知义务,在孙树源未作追加的情况下,鲁证公司强行平仓符合合同约定。

二、关于孙树源相应的期货仓位是否可以恢复的问题。

本院认为:一审起诉时,孙树源的诉讼请求为恢复被强行平仓的天胶合约29手。2015年7月7日、7月8日鲁证公司对孙树源持有的RU1509、RU1601、RU1605强行平仓,在本案诉讼过程中,上述期货均已到期并完成了交割。由于期货市场具有高风险性,期货价格波动剧烈且不可预测,故期货合约具有时效性。即使同一品种的合约,不同时间持有可能产生的现实价格及获利亦不相同,故期货合约应为特定物,而非种类物。因此,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上已不可能对特定交割时间的孙树源期货仓位进行恢复,并无不当。

按照《期货经纪合同》第四十八条的约定:“甲方强行平仓不符合法定或者约定条件并有过错的,除乙方认可外,应当在下一交易日闭市前恢复被强行平仓的头寸,或者根据乙方的意愿采取其他合理的解决办法,并赔偿由此给乙方造成的直接损失”,故即使鲁证公司的强行平仓行为不符合法定或者约定条件并存在过错,在特定期货仓位无法恢复的情况下,孙树源也应当通过主张赔偿损失解决争议纠纷,其主张恢复期货仓位的诉讼请求亦无法支持。

三、关于原审程序是否合法的问题。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二十五条规定:“下列情形,可以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的严重违反法定程序:(一)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的;(二)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未回避的;(三)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的;(四)违法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依照上述法律规定,原审程序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二审人民法院有权发回重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规定:“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一审时,鲁证公司提出了调取证据的申请,一审法院据此调取证据并未违反上述法律规定,且在组织孙树源质证时对此亦作出了说明。证据质证过程并非开庭审理,一审承办法官主持进行证据质证,依法保障了孙树源发表质证意见的权利,并未违反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本案中,孙树源提出的回避申请,一审法院均予以答复,孙树源亦无其他证据证明一审承办法官具有应当回避的情形,故孙树源关于一审程序违法的上诉理由均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孙树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3390元,由上诉人孙树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判长  康 靖

审判员  姚 锋

审判员  尹哲璇

二〇一七年七月五日

书记员  路然然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三百二十五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四)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十四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