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国债回购合同纠纷

刘春洋与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沙窝路支行国债回购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8年7月20日 案由:国债回购合同纠纷 当事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沙窝路支行 刘春洋 案号:(2017)京0108民初34357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刘春洋,女,1971年6月11日出生,汉族,住吉林省洮南市,公民身份号码×××。

委托诉讼代理人:施文革,江西赣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雷海军,北京银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沙窝路支行,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负责人:毕礼宾,支行行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沙洪洲,男,1986年3月8日出生,回族,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行职员。

诉讼记录

刘春洋与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沙窝路支行(以下简称工行沙窝路支行)国债回购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刘春洋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施文革,工行沙窝路支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沙洪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刘春洋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工行沙窝路支行向刘春洋兑付购券款5万元及利息8775元。事实与理由:刘春洋持有本案争议国库券的原件,原账号×××,新账号×××,存入5万元,存期3年,利息5.85%,购买日为1998年10月15日,起息日为1998年10月15日,到期日为2001年10月15日,户名为刘春羊。该国库券为工行沙窝路支行前身工行沙窝路储蓄所出具。刘春洋当年购买国库券时并无实名制要求,因刘春洋对外常以刘春羊为用名,故购买国库券时也使用了刘春羊的姓名。因该用户与身份证姓名刘春洋不同,故刘春洋向工行沙窝路支行兑付国库券时,工行沙窝路支行以目前的实名制规定,要求出示刘春羊的身份证,故刘春洋提起本案诉讼。

刘春洋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予以证明:

证据1、国债收款凭证,证明刘春洋于1998年10月15日购买了北京沙窝路支行购买了国债,金额为5万元,到期利息为8775元。

证据2、证明及快递单,证明2017年6月20日居委会出具的证明,刘春洋曾用名为“刘春羊”,国库券上的“刘春羊”与“刘春洋”是同一人。

工行沙窝路支行答辩称:不同意刘春洋的诉讼请求,我行的确有刘春羊开立的国债账户,金额为5万元,到期利息为8775元,该账户是储蓄实名制之前开立的国债账户。根据人民银行相关要求,刘春洋在支取时应当补录实名。但是,由于刘春洋无法提供国债账户正确密码,所以无法办理补录实名及支取的手续。同时,由于本案所涉国债账户的金大于5万元,也需要办理密码挂失的手续,所以我行无法为刘春洋办理支取的手续。我们请求法院确定账户的所有权后,我们将依据法院的判决予以处理。

工行沙窝路支行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予以证明:

证据1、系统查询页面截图,证明我行有刘春羊的账户,信息与凭证一致,因为这个存款的时候存款凭证因为时间过长超过15年,所以已经销毁了,只有这个系统的页面,可以证明存在这笔款,状态也是未支取。

经本院庭审质证,工行沙窝路支行对刘春洋提交的证据1、2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予以认可;刘春洋对工行沙窝路支行提交的证据1的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均予以认可,故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予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工行沙窝路支行原名称为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市海淀区沙窝路储蓄所,于2006年1月23日经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核准,变更名称为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翠微路支行沙窝路储蓄所,于2007年7月17日经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核准,变更为现名称。 1998年10月15日,工行沙窝路支行出具编号为02335631的《国库券收款凭证》,载明以下内容:旧账号:×××;新账号:×××;购买日:1998年10月15日;起息日:1998年10月15日;存期:3年;利率:5.85%;到期日:2001年10月15日;户名:刘春羊;存入人民币:5万元;凭密户,98年第4期3年国库券。刘春洋持有该《国库券收款凭证》的原件。 2017年6月20日,白山市浑江区东兴街道东山社区居民委员会出具《证明》,内容为:“兹证明,我辖区居民刘春洋,身份证号码为×××,自1998年以后在日常生活中也常使用“刘春羊”的曾用名或别名”。

据工行沙窝路支行提供的系统查询页面截图显示,账号:×××;应用号:国库券;客户编号:XXXX;证件类型:无;户名:刘春羊;账户状态:正常;余额:5万元;到期利息:8775元;利率:0.000000%;通兑标志:通存通兑;印密标志:密码;开户日期:1998年10月15日;起息日期:1998年10月15日。

庭审中经询问,刘春洋表示购买国债后出年十年,所以一直未兑付,且忘记密码。工行沙窝路支行表示在1998年时购买国债不需要实名制,实名制是自2000年开始施行。

再询,工行沙窝路支行表示涉案的国库券自2001年10月15日到期后,除刘春洋外无其他人向该行主张权利。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涉案国库券是否为刘春洋本人所购买。通过本院已认证的证据及庭审查明事实,可以确定以下点事实:一、1998年时购买国券没有实名制的要求;二、刘春洋持有涉案国库券的原件;三、白山市浑江区东兴街道东山社区居民委员会出具《证明》,证明刘春洋在1998年后曾使用“刘春羊”的曾用名或常用名;四、涉案国库券于2001年10月15日到期后,除刘春洋外无其他人向工行沙窝路支行主张权利。基于以下事实,本院认为,虽然本案中还存在刘春洋无法提供购买国库券时所设定密码的疑点,但考虑到本案发生时距今已逾二十年之久,工行沙窝路支行所保存的原始凭证已根据财务制度销毁,要求刘春洋进一步举证证明几无可能,故本院在现有证据及查明事实的基础上,根据高度概然性规则,认定涉案国库券系刘春洋于1998年10月15日向工行沙窝路支行购买。刘春洋所购买的国库券已于2001年10月15日到期,其在该日期之后即有权要求工行沙窝路支行予以回购,工行沙窝路支行应向刘春洋兑付5万元及利息8775元,故本院认定刘春洋提出的诉讼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沙窝路支行给付刘春洋人民币5万元及利息8775元。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270元(刘春洋已预交),由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沙窝路支行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王克楠

人民陪审员  王玉丽

人民陪审员  武剑辉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日

书 记 员  刘 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