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期货透支交易纠纷

申银万国期货有限公司诉陈青松期货透支交易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7年6月23日 案由:期货透支交易纠纷 当事人:陈青松 申银万国期货有限公司 案号:(2016)沪01民初1206号 经办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申银万国期货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东方路800号7、8、10楼。

法定代表人:李建中,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仕琪,北京市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郭雪,北京市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

被告:陈青松,男,1972年10月13日生,汉族,住湖北省大冶市。

诉讼记录

原告申银万国期货有限公司诉被告陈青松期货透支交易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2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5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申银万国期货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孙仕琪、郭雪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陈青松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进行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向本院诉请: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人民币134,764.22元(以下币种同),并支付该款的利息(以134,764.22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收,自2016年3月9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2、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事实和理由:2013年8月21日,原、被告签订《经纪合同》,约定原告依被告交易指令为其进行期货交易。2016年3月4日夜盘临近结束时,铁矿石合约涨停,被告账户达到强行平仓标准。原告通过电话和短信方式告知被告追加保证金事宜,但均未达到被告回复。故原告于2016年3月8日依据《经纪合同》的约定对被告账户进行强行平仓操作,被告账户产生了134,764.22元的穿仓金额。后经原告多次催讨,被告仍未及时赔偿穿仓损失,故提起本案诉讼。

被告未应诉。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材料:1、《申银万国期货经纪合同》;2、追加保证金通知;3、交易结算单;4、告知已某及提示欠款的通话记录;5、律师函及其快递单;6、铁矿石行情图、历史交易记录、投资者风险状况表;7、大连商品交易所关于第二批夜盘品种上市的通知、调整夜盘时间的公告;8、历史委托查询。

本院经审查,对上述除证据4以外证据的真实性均予确认,依法采纳。

本院查明本案事实如下: 2013年8月21日,原告(甲方)与被告(乙方)签订《期货经纪合同》,约定被告委托原告按照被告交易指令为被告进行期货交易。该合同中,第37条约定,“为保证甲方能够履行通知义务,乙方及时了解自己账户的交易情况,双方同意利用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作为甲方向乙方发送交易结算报告、追加保证金通知等文件的主要通知方式。甲方应在每日结算后,及时将乙方账户的交易结算报告、追加保证金通知、强行平仓通知等文件发送到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乙方登录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接收甲方发出的交易结算报告、追加保证金通知、强行平仓通知等文件。交易结算报告、追加保证金通知、强行平仓通知等文件一经发出,即视为甲方履行了交易结算结果、追加保证金和强行平仓的通知义务”;第38条记载了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的网址、乙方登录用户名和初始密码的告知及修改;第41条约定,“除采用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查询系统作为主要通知方式外,甲方同时采用客户交易终端或电子邮件方式或短信方式向乙方发送每日交易结算报告、追加保证金、强行平仓、单独调整保证金等通知”;第42条约定,“乙方有义务随时关注自己的交易结果并妥善处理持仓,如果乙方因某种原因无法收到或没有收到当日交易结算报告的,应于下一个交易日开市前向甲方提出,甲方应及时补发交易结算报告,否则,视为乙方收到当日交易结算报告。乙方在交易开市前未对前日交易结算报告提出异议的,视为乙方对交易结算报告事项的确认”;第43条约定,“甲乙双方约定甲方可以通过电话或短信或电子邮件等方式向乙方发出单独调整保证金通知,约定以网站公告方式向乙方发出除单独调整保证金之外的调整保证金通知”;第44条约定,“甲方或者乙方要求变更本通知方式的,应当及时书面通知对方,并经对方确认后方可生效。否则,由变更造成的通知延误或者损失均由变更方负责”;第45条约定,“乙方对当日交易结算报告的确认,视为乙方对该日及该日之前所有持仓和交易结算结果、资金存取及手续费标准的确认”;第50条约定,“甲方对乙方在不同期货交易所的未平仓合约统一计算风险,甲方以‘风险率’来计算乙方期货交易资金账户的风险。风险率分为风险率I和风险率II,计算方法为:风险率I=甲方保证金比例标准持仓保证金占用/客户权益(即总资产)×100%,风险率II=交易所保证金比例标准持仓保证金占用/客户权益(即总资产)”;第51条约定,“乙方的风险率I≥100%时,乙方不得开新仓和提取保证金。每日交易闭市结算后,当乙方的风险率I≥100%时,甲方将及时按照本合同约定的方式向乙方发出追加保证金通知和强行平仓通知,乙方应当在通知要去的时间内,追加足额保证金直至风险率I〈100%,否则,甲方有权在下一交易日对乙方资金账户内的持仓进行部分或全部强行平仓处理,直至乙方的风险率I〈100%,乙方承担由此产生的后果”;第52条约定,“由于市场行情急剧变化,导致乙方资金账户的风险率II≥100%时,甲方在向乙方履行发送追加保证金通知和强行平仓通知的义务后,有权随时对乙方资金账户内的持仓进行部分或全部强行平仓处理,直至乙方的风险率I〈100%,乙方承担由此产生的后果”;第54条约定,“当甲方对乙方资金账户实施强行平仓处理时,行情处于停板位置而导致的强行平仓处理未成功时,乙方应承担其资金账户后续可能发生的所有损失”;第55条约定,“乙方资金账户的未平仓合约持仓数额必须符合交易所风险控制管理制度或交割制度的相关规定,否则甲方将在向乙方履行通知义务后,对乙方资金账户内的未平仓合约进行部分或全部强行平仓处理,直至乙方资金账户持仓数额符合交易所风险控制管理制度或交割制度的相关规定,乙方应承担由此产生的后果”;第57条约定,“当甲方依法或者依约定强行平仓时,乙方应承担强行平仓的手续费及由此产生的结果”;第58条约定,“只要甲方选择的平仓品种、平仓价位和平仓数量在当时的市场条件下属于合理的范围,乙方同意不以强行平仓的时机未能选择最佳品种、价位和数量为由向甲方主张权益”。

签订合同同时,被告在原告提供的《期货交易风险说明书》、《期货委托理财特别风险揭示书》及《客户须知》等上签字,并书面表示各项内容已阅读并完全理解。《期货交易风险说明书》中提示客户“您必须认真阅读并遵守期货交易所和期货公司的业务规则,如果您无法满足期货交易所和期货公司业务规则规定的要求,您所持有的未平仓合约将可能根据有关规则被强行平仓,您必须承担由此产生的后果。” 2016年3月2日被告账户的交易结算单显示:被告持仓铁矿石i1605合约135手,账户可用资金为-37,602.72元,应追加保证金37,602.72元。2016年3月2日至同年3月7日期间,原告多次通过系统及短信向被告发出强行平仓通知,通知被告立即追加保证金或减仓至可用资金为正,否则原告将依据《经纪合同》约定对被告的持仓实施强行平仓,不再另行通知。被告账户交易结算单、历史委托查询及投资者风险状况表显示,2016年3月2日至于2016年3月7日期间,被告账户无交易记录;2016年3月2日,风险度108.83%,交易所风险度72.55%;2016年3月3日,风险度123.53%,交易所风险度82.35%,2016年3月4日,风险度139.40%,交易所风险度92.94%,2016年3月7日,风险度324.33%,交易所风险度235.87%。2016年3月7日09:00,原告对被告持仓的112手合约委托平仓,但未成交。2016年3月7日20:55、21:00,原告分别对被告持仓的94手、41手合约再次委托平仓,后全部成交。平仓后,被告2016年3月8日的交易结算单显示,可用资金为-134,764.22元,平仓盈亏为-317,250元,基础保证金为0元,客户权益为-134,764.22元。

现原告为向被告追偿强行平仓后发生的垫款,提起本案诉讼。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客户的交易保证金不足,又未能按期货经纪合同约定的时间追加保证金的,按期货经纪合同的约定处理;约定不明确的,期货公司有权就其未平仓的期货合约强行平仓,强行平仓造成的损失,由客户承担。”同时,《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三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客户保证金不足时,应当及时追加保证金或者自行平仓。客户未在期货公司规定的时间内及时追加保证金或者自行平仓的,期货公司应当将该客户的合约强行平仓,强行平仓的有关费用和发生的损失由该客户承担。”原、被告间的《期货经纪合同》亦约定了原告有权在特定情况下对被告账户进行强行平仓,且强行平仓的结果由被告承担。依据查明的事实,被告账户2016年3月2日日盘收盘后,账户内可用资金0。后经原告多次通知,原告既未追加保证金亦未减仓。在被告账户符合强行平仓条件的情况下,并经履行了通知义务之后,原告对被告期货账户内持仓执行的强行平仓,符合合同约定。依照前述规定以及《期货经纪合同》的约定,强行平仓的后果,应当由被告承担。现原告主张被告偿还由原告垫付的134,764.22元,并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自垫款次日开始计算利息,本院予以准许。

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六条第二款、《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三十五条第二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九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陈青松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还原告申银万国期货有限公司人民币134,764.22元,并支付该款项利息(自2016年3月9日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一年至三年贷款基准利率计算)。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995.28元由被告陈青松负担,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崔 婕

审 判 员  桂 佳

人民陪审员  陈炳良

二〇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瞿 峥

附件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 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

……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 当事人协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

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条件。解除合同的条件成就时,解除权人可以解除合同。

三、《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三十五条

……

客户保证金不足时,应当及时追加保证金或者自行平仓。客户未在期货公司规定的时间内及时追加保证金或者自行平仓的,期货公司应当将该客户的合约强行平仓,强行平仓的有关费用和发生的损失由该客户承担。

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六条

……

客户的交易保证金不足,又未能按期货经纪合同约定的时间追加保证金的,按期货经纪合同的约定处理;约定不明确的,期货公司有权就其未平仓的期货合约强行平仓,强行平仓造成的损失,由客户承担。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期货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十六条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九十三条第六十条第一款

《期货交易管理条例》

第三十五条第二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