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伪造、出售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王某甲、王某乙等犯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1月14日 案由:伪造、出售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 当事人:李某甲 王某丁 周某甲 金某甲 乔某甲 邹某 李某乙 林某甲 李信官 王某乙 王某丙 金某乙 何某 项某甲 王某甲 蒋某 王小明 周某乙 程某甲 尤周宝 案号:(2014)甬东刑初字第622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浙江省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某甲,无业。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辩护人贺一虹,浙江天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某乙,无业。因犯非法出售发票罪于2009年1月16日被浙江省象山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二个月。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辩护人黄海波,浙江三港律师事务所律师,宁波市江东区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被告人李某甲,无业。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辩护人陈军,浙江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程某甲,无业。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辩护人吴兰英,浙江民理律师事务所律师,宁波市江东区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被告人周某甲,无业。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29日被抓获,同年10月31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辩护人常晓波,浙江甬友律师事务所律师,宁波市江东区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被告人蒋某,无业。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被告人王小明,无业。因犯盗窃罪于1995年4月27日被浙江省临海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因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07年7月27日被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辩护人陶益波,浙江亮明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金某甲,无业。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辩护人刘济平,浙江合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周某乙,无业。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被告人林某甲,无业。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辩护人陈惠恩,浙江甬港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李信官,无业。因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0年3月10日被安徽省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于2010年6月11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辩护人潘峰,北京炜衡(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李某乙,无业。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辩护人管义江,浙江和义观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某丙,无业。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被告人尤周宝,无业。因犯抢劫罪于1993年1月8日被浙江省黄岩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因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0年12月13日被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2011年1月25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被告人项某甲,个体驾驶员。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4年3月25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取保候审,于2014年5月19日被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王某丁,无业。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被告人何某,无业。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辩护人杨培尔、周娟,浙江红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金某乙,无业。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宁波市看守所。

辩护人陈晓燕,浙江永为律师事务所律师,宁波市江东区法律援助中心指派。

被告人乔某甲,曾用名乔某乙,销售员。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6日被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2014年5月19日被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邹某,无业。因涉嫌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3年10月30日被抓获,次日被宁波市公安局江东分局取保候审。2014年5月19日被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

诉讼记录

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检察院以甬东检公诉刑诉(2014)142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李某甲、程某甲、周某甲、蒋某、王小明、金某甲、周某乙、林某甲、李信官、李某乙、王某丙、尤周宝、项某甲、王某丁、何某、金某乙、乔某甲、邹某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于2014年9月1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适用普通程序于2014年10月13日、11月14日二次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刘芙蓉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某甲及其辩护人贺一虹、被告人王某乙及其辩护人黄海波、被告人李某甲及其辩护人陈军、被告人程某甲及其辩护人吴兰英、被告人周某甲及其辩护人常晓波、被告人蒋某、被告人王小明及其辩护人陶益波、被告人金某甲及其辩护人刘继平、被告人周某乙、被告人林某甲及其辩护人陈惠恩、被告人李信官及其辩护人潘峰、被告人李某乙及其辩护人管义江、被告人王某丙、被告人尤周宝、被告人项某甲、被告人王某丁、被告人何某及其辩护人杨培尔、周娟、被告人金某乙及其辩护人陈晓燕、被告人乔某甲、被告人邹某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前后,本案各被告人在宁波市江东区、海曙区等地,或印制、散发小广告,散布代开发票的信息,吸引买家购买发票;或配备电脑、打印机等,根据他人要求,利用空白假发票,打印、出售虚假发票;或接受雇佣,帮助打印、运送虚假发票。上述被告人单独或相互配合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的具体情况如下: (一)关于被告人王某甲、金某甲、王小明、王某乙、尤周宝等人 2013年间,被告人王某甲采用为他人虚开发票,并收取开票手续费的方式,对外销售非法制造的假发票。目前查明情况如下: 1.2013年8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金某甲提供的开票信息,利用虚假空白发票,打印了两张以“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421315、06421328,总发票面额人民币20万元),出售给购买发票的陈某。 2.2013年8月,被告人王某甲将被告人金某甲提供的开票信息转发给被告人蒋某,由蒋某利用虚假空白发票,打印了六张以“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421315、06421317、06421321、06421326、06421330、06421334,总发票面额人民币53万元),出售给购买发票的黄某甲。 3.2013年5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金某甲提供的开票信息,利用虚假空白发票,打印了十一张以“宁波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399898、06399897、06399899、06399898、06399897、06399899、06399896、06443292、06443294、06443293、06443295,总发票面额人民币86.1764万元),出售给购买发票的杜某。 4.2013年5月至8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王小明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王某己出售了三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399893、06462529、06462531),两张以“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421324、06421331),总发票面额人民币110万元。另查明,被告人王小明还于2013年7月向购买发票的张某甲出售了两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462528、06462529),总发票面额人民币21万元。 5.2013年5月至10月间,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王某乙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孙某出售了两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399900、06399899),总发票面额人民币44.16万元。另查明,被告人王某乙还向孙某出售了一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6536632),发票面额人民币33.12万元。 6.2013年3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王某乙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陆某出售一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032××××5884),发票面额人民币47.3715万元。另查明,被告人王某乙还向陆某出售了二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536624、06536623),总发票面额人民币38.3573万元。 7.2013年3月至5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王某乙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吴某乙出售了十六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399895、06399900、06399896、06399899、06399898、06399897、06270088、06270087、03255880、06270091、06270089、06270090、06270093、06270091、06270090、06270092),总发票面额人民币600.0124万元。 8.2013年3月至10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尤周宝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王某庚出售了三张以“宁波易才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地方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0364003、00364004、00364005),总发票面额人民币46580.31元。另查明,被告人尤周宝还向王某庚出售了其余五张分别以“宁波益民劳务有限公司”、“宁波天诚劳务有限公司”、“宁波智丰劳务服务有限公司”、“宁波协合劳务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地方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0634010、00634017、07844529、07232016、05247958),总发票面额人民币113419.69元。其中以“宁波益民劳务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发票号码为00634010、00634017的两张《浙江省宁波市地方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系被告人蒋某根据尤周宝提供的信息利用空白发票打印完成后予以出售。 9.2013年1月至8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尤周宝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毛某甲等人出售了两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399892、06443294)、一张以“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6421314),总发票面额人民币375000.8元。另查明,被告人尤周宝还向他人出售了一张以“宁波市江北永杰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2024663),发票面额人民币8.0080万元。 10.2013年1月至9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尤周宝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徐某出售了一张以“宁波市江北连盛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07903865),发票面额人民币10万元。另查明,被告人尤周宝还向徐某出售了一张以“宁波市江北连盛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7903866)、一张以“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6421319),总发票面额人民币25万元。 (二)关于被告人程某甲、金某乙、乔某甲、何某、林某甲、项某甲等人 被告人程某甲采用为他人虚开发票,并收取开票手续费的方式,对外销售非法制造的假发票。在此过程中,被告人程某甲授意被告人金某乙协助承接业务、送发票给下家,并雇用被告人乔某甲在网上查询开票信息、打印发票。目前查明情况如下: 1.2013年9月,被告人程某甲根据被告人何某提供的开票信息,利用虚假空白发票,向购票人梁某出售了一张以“宁波市海曙翔亚贸易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5421370)、一张以“宁波市江北怡东建材经营部”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2139676)、两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471678、06471672)、三张以“宁波市江北豪杰建材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2293990、02293999、02294010),总发票面额人民币73.23796万元。 2.2013年9月,被告人程某甲根据金某丙(另案处理)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票人金某丙出售了三张以“宁波市鄞州金鑫拆迁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地方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7844526、07844525、06471677),总发票面额人民币6.1644万元。 3.2013年8、9月间,被告人程某甲根据被告人林某甲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票人顾某出售了一张以“宁波东美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1808959)、一张以“宁波宇驰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1067611);向购票人王某辛出售了两张以“宁波欧巴丰商贸发展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0820506、00820508)、两张以“宁波惠宇达物资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2417350、02417351),总发票面额人民币123.2万元。 4.2013年7月,被告人程某甲向购票人郑某甲出售了七张以“宁波市江东宁东宝典建材经营部”名义开具的《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3152823、03152824、06274668、06274669、06274672、06274678、06274679)、一张以“宁波市江东宁东宝典建材经营部”名义开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0761256),总发票面额人民币84.463852万元。 5.2013年9月,被告人程某甲根据被告人项某甲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票人毛某乙出售了一张以“宁波市江东宁东宝典建材经营部”名义开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0791827),发票面额87.94万元。 (三)关于被告人蒋某、王某丁、李某甲等人 被告人蒋某采用为他人虚开发票,并收取开票手续费的方式,对外销售非法制造的假发票。目前查明情况如下: 1.2013年6月至8月间,被告人蒋某根据李某丙(另案处理)提供的开票信息,利用虚假空白发票,打印了一张以“宁波市江北永杰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出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2024679)、一张以“宁波荣明建材实业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宁波市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1298504),总发票面额人民币18.6万元,分别出售购买发票的邓近瑞、胡道尚。 2.2013年10月,被告人蒋某根据被告人王某丁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张某乙出售了六张以“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宝钢物资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宁波市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1066988、01066970、01066969、00205666、00205651、00205650),总发票面额人民币86.321069万元。 3.2013年9月,被告人蒋某根据被告人李某甲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王某壬出售了九张以“宁波市鄞州东吴鼎达金属箱橱厂”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421361、06421362、06421396、06421446、06421373、06421374、06421360、06421358、06421357),总发票面额人民币36.2225万元。另查明,2013年9月,被告人李某甲还向沈某出售十二张以“宁波市城北石油销售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1012520、01012525、01012535、01012546、01012550、01012554、01012558、00704029、00704035、00704014、00704024、00704020),总发票面额人民币452万元。 4.2013年10月,被告人蒋某根据被告人王小明提供的开票信息,利用虚假空白发票,打印了一张以“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6421366,发票面额人民币55万元),出售给购买发票的王某己。 (四)关于被告人周某甲、李信官、李某乙、周某乙等人 被告人周某甲采用为他人虚开发票,并收取开票手续费的方式,对外销售非法制造的假发票。目前查明情况如下: 1.2013年,被告人周某甲根据被告人李信官、李某乙提供的开票信息,利用虚假空白发票,打印了十八张以“宁波建业劳务有限公司”、“宁波海曙星之缘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等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0364013、05421492、00364007、05734850、05734849、06892546、05421481、05421472、05734848、01642802、01642803、01642801、01642805、01642822、01642809、01642816、00364010、00364006),总发票面额人民币65.4402万元,出售给购买发票的张某丙。 2.2013年,被告人周某甲根据被告人李信官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黄某丙出售了两张以“宁波海曙青木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5734851、05734854)、八张以“海曙星之缘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5421471、05421478、05421485、05421474、05421479、05421485、05421490、05421494),总发票面额人民币29.211万元。 3.2013年,被告人周某甲根据被告人李信官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票人黄某丁出售了两张以“宁波华虹运输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货物运输业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0226359、00226360),总发票面额人民币10万元。 4.2013年9月,被告人周某甲根据被告人李某乙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曹某出售了两张以“宁波雄镇建材实业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出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0205270、00205263)、一张由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鑫城建材有限公司出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0648706),总发票面额人民币35.7万。另查明,2013年,被告人李某乙还向购买发票的丁某出售了一张以“宁波腾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名义出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0127777),发票面额人民币12万元。 5.2013年,被告人周某甲根据被告人周某乙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王某戊出售了两张以“宁波恒新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7482651、07482662),总发票面额人民币139.83万元。 (五)关于被告人王某丙 被告人王某丙为非法牟利,利用从被告人程某甲处购买的虚假空白发票,自行为他人虚开发票,收取开票手续费,对外销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目前查明情况如下: 2013年9月,被告人王某丙以收取开票费的形式向购买发票的虞某乙出售了十张以“宁波市江北豪杰建材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2024639、02024654、02024688、02024642、02024671、02024675、02024680、02024649、02024665、02024660),总发票面额人民币101.699万元。 (六)关于被告人邹某 2010年以来,被告人邹某为非法牟利,明知向其订购“代开发票”小广告的人将利用小广告招揽出售假发票的生意,仍帮助被告人王小明、李信官、李某甲、张学敏等人印刷“代开发票”的小广告,数量巨大,并从中牟利。 2014年3月24日,被告人项某甲在案发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了涉案行为;其余各被告人均于2013年10月30日被警方缉拿归案。

为证实以上事实,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供了以下证据:1.物证:作案用电脑、手机、小广告等;2.书证:户籍证明、涉案的虚假发票等;3.证人证言:证人王某戊、曹某等人的证言;4.被告人王某甲等人的供述与辩解;5.鉴定意见:发票鉴定书。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李某甲、程某甲、周某甲、蒋某、王小明、周某乙、林某甲、李信官、李某乙、王某丙、金某甲、尤周宝、项某甲、何某、王某丁、金某乙、乔某甲、邹某,违反国家发票管理规定,单独或相互配合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各被告人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李某甲、程某甲、周某甲、金某乙、乔某甲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情节严重。被告人金某乙、乔某甲、邹某在参与的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辅助作用,系从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应对三被告人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王小明、尤周宝因故意犯罪刑满释放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之罪,系累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应当从重处罚。

被告人王某甲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系初犯,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属于从犯。

被告人王某乙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王某乙认罪态度较好,能如实供述自己的行为,被告人王某乙系初犯,归案后,认识到了自己行为的违法性且有悔意,请予以酌情从轻处理。

被告人李某甲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自愿认罪,系初犯、偶犯,且通过本次犯罪行为获得的非法利益极少。

被告人程某甲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程某甲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属于初犯、偶犯,具有悔罪表现。本案被告人程某甲从犯罪行为中获利微乎其微,主观上也是为了赚取正常生活费且涉案票面额金额不大。本案第三节犯罪情节中,部分涉案发票并没有入账,没有社会危害性。

被告人周某甲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本案中抬头为宁波江东天孚广告有限公司(发票号码:05734845,金额为1.0110万元)的一张发票没有经过相关部门的鉴定,没有证据证明该发票系假发票,不应计入本案的开票票面金额之中。被告人周某甲当庭自愿认罪,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此次犯罪系初犯、偶犯,归案后悔改态度良好,人身危险性较小,非法获利较小,希望法庭对其从轻量刑。

被告人蒋某辩称起诉书指控的第(一)节第2项事实,即指控其出售53万元假发票的情况是没有的,这几张发票都不是其开的,对指控的其他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

被告人王小明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获利较小,希望法庭在对被告人王小明量刑时给予考虑。

被告人金某甲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金某甲在本案中的作用相对较小,起次要作用。被告人无前科,系初犯,希望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周某乙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

被告人林某甲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涉及的五张发票,部分没有入账使用,反映了被告人林某甲犯罪情节较轻,被告人自愿认罪,悔罪态度好,希望法庭依法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被告人李信官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李信官没有制造假发票,实际获利微薄,涉案面较窄。李信官到案后能主动认罪,有悔改之心,希望对李信官从轻处罚。

被告人李某乙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指控李某乙与李信官、周某甲共同出售十八张假发票犯罪的事实中,不能证明李某乙到底开了几张发票及多少金额,且在被告人帮助李信官转发信息的行为中,被告人李某乙并没有获利,因此被告人李某乙所起到的作用是次要的,应认定为从犯,希望法庭给予依法判决。

被告人王某丙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

被告人尤周宝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

被告人项某甲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

被告人王某丁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

被告人何某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何某认罪态度好,其犯罪行为导致的危害结果较小,其社会危害性较小,人身危险性较小,何某系初犯,偶犯。

被告人金某乙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金某乙主观恶性较小,违法获利较少,系初犯、偶犯,认罪态度较好,在本案中所起的作用较小,系从犯。

被告人乔某甲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

被告人邹某对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没有异议。

经审理查明:2013年前后,本案各被告人在宁波市江东区、海曙区等地,或印制、散发小广告,散布代开发票的信息,吸引买家购买发票;或配备电脑、打印机等,根据他人要求,利用空白假发票,打印、出售虚假发票;或接受雇佣,帮助打印、运送虚假发票。上述被告人单独或相互配合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的具体情况如下: (一)关于被告人王某甲、金某甲、王小明、王某乙、尤周宝等人的犯罪事实: 1.2013年8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金某甲提供的开票信息,利用虚假空白发票,打印了两张以“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421315、06421328,总发票面额人民币20万元),出售给购买发票的陈某。 2.2013年8月,被告人王某甲与被告人金某甲根据开票信息,出售了六张以“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421315、06421317、06421321、06421326、06421330、06421334,总发票面额人民币53万元)给购买发票的黄某甲。 3.2013年5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金某甲提供的开票信息,利用虚假空白发票,打印了十一张以“宁波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399898、06399897、06399899、06399898、06399897、06399899、06399896、06443292、06443294、06443293、06443295,总发票面额人民币86.1764万元),出售给购买发票的杜某。 4.2013年5月至8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王小明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王某己出售了三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399893、06462529、06462531),两张以“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421324、06421331),总发票面额人民币110万元。另查明,被告人王小明还于2013年7月向购买发票的张某甲出售了两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462528、06462529),总发票面额人民币21万元。 5.2013年5月至10月间,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王某乙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孙某出售了两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399900、06399899),总发票面额人民币44.16万元。另查明,被告人王某乙还向孙某出售了一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6536632),发票面额人民币33.12万元。 6.2013年3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王某乙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陆某出售一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032××××5884),发票面额人民币47.3715万元。另查明,被告人王某乙还向陆某出售了二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536624、06536623),总发票面额人民币38.3573万元。 7.2013年3月至5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王某乙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吴某乙出售了十六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399895、06399900、06399896、06399899、06399898、06399897、06270088、06270087、03255880、06270091、06270089、06270090、06270093、06270091、06270090、06270092),总发票面额人民币600.0124万元。 8.2013年3月至10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尤周宝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王某庚出售了三张以“宁波易才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地方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0364003、00364004、00364005),总发票面额人民币4.658031万元。另查明,被告人尤周宝还向王某庚出售了其余五张分别以“宁波益民劳务有限公司”、“宁波天诚劳务有限公司”、“宁波智丰劳务服务有限公司”、“宁波协合劳务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地方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0634010、00634017、07844529、07232016、05247958),总发票面额人民币11.341969万元。其中以“宁波益民劳务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发票号码为00634010、00634017的两张《浙江省宁波市地方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系被告人蒋某根据尤周宝提供的信息利用空白发票打印完成后予以出售,总发票面额人民币6.079713万元。 9.2013年1月至8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尤周宝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毛某甲、吴某甲等人出售了两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399892、06443294)、一张以“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6421314),总发票面额人民币37.50008万元。另查明,被告人尤周宝还向他人出售了一张以“宁波市江北永杰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2024663),发票面额人民币8.0080万元。 10.2013年1月至9月,被告人王某甲根据被告人尤周宝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徐某出售了一张以“宁波市江北连盛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07903865),发票面额人民币10万元。另查明,被告人尤周宝还向徐某出售了一张以“宁波市江北连盛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7903866)、一张以“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6421319),总发票面额人民币25万元。 2013年10月30日,被告人王某甲在浙江省临海市上盘镇联合村1-61号被抓获,被告人金某甲在本市海曙区白杨街xx弄xx号xx室被抓获,被告人王小明在本市海曙区望春三洲公寓xx号被抓获,被告人尤周宝在本市江东区宁舟二村xx幢xx室被抓获,被告人王某乙在本市鄞州区联丰中路588号辉煌公寓xx室被抓获。

证明以上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王某甲的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了其从2011年底开始做假发票生意,主要做打票,中介人问其买票,其赚取差价,到其地方打票的有何某、王某丁、王小明、王某戊、尤周宝、李信官、李某乙、李某甲、金某甲等人,周某甲、蒋某、程某甲等人也在打票,金某甲也在蒋某处打票,李某甲、尤周宝等在程某甲处打票,王某乙是转账人。其经常从王某乙的过账公司走账,王某乙要开票也会找其。其空白发票是向程某甲或张学敏买来的。其向程某甲购买空白发票,每次都是程某甲老婆(后经辨认程某甲老婆为被告人金某乙)骑电动车带发票过来,到联丰公园附近交接的。其使用的手机有188××××7243、188××××9137、188××××7270,188××××9137号码主要用来做发票生意的联系,王某甲供述,由其开出的发票如果销货单位是宁东陈阳商行就是通过金某甲过账,如果销货单位为江东安强公司,就是通过王某乙过账,过账费都是平分的。其在还具体供述与辨认了与自己相关的发票的情况,其中关于通过金某甲、蒋某卖出的六张,总发票面额53万元,由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是在其回老家,金某甲将开票信息发到其手机上,其做不了,就将这些信息发给了蒋某,并且告诉金俊辉,这些发票将由蒋某来做,后来这个事情是金俊辉与蒋某直接联系。 2.被告人金某甲的供述与辩解,证实了2013年3月其开始在宁波卖假发票,先印制小广告让人散发,后于2013年7月和王某甲一起合作对外销售假发票,王某甲出具发票并盖章,其负责给买发票的客户过账。2013年8月,其购买了宁波市江东宁东传勇建材经营部的全套手续和公章,并开始利用该公司对外销售假发票。其销售的假发票是以50元每张的价格从王某甲或他人处买来的。警方从其住处查获的部分手机、银行卡、进账单等就是其用于卖假发票的或卖假发票后替人转账的。其中,开票单位为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客户名为浙江新中源建设有限公司的发票号码为06421315、06421317、06421321、06421326、06421330、06421334,金额共为53万元的六张宁波国税机打发票是其收到客户信息后,其向王某甲购买来的,其负责过账。 3.被告人王小明的供述与辩解,证实了王小明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一直否认有代开假发票的行为,其在侦查阶段称其是帮别人发名片的,对公安机关在其住处查获的涉案物品辩解称不是自己的。 4.被告人尤周宝的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其从2010年初从临海到宁波做发票生意,被判刑释放后,又回到宁波在老三区各个地方散发小广告,贩卖假发票,其有两个号码137××××3707、137××××7595用来联系业务。有个固定客户宁波凯茜恩公司向其开过八张票,每张金额一到两万,其中部分让王某甲开的,部分是让蒋某开的;另外发票号为02024663、06399892、06443294、06421314的四张宁波国税通用机打发票是其介绍通过王某甲开的,是王某乙负责过账的。警方调取的06421319、07903866、07903865发票是其卖出去的,其中06421319、07903865号发票是王某甲开具的,开具时间为2013年1月。07903866号发票其已经不记得是谁提供的了。 5.被告人蒋某的供述与辩解,证实了公安机关调取的发票号为00634010和00634017两张发票是其根据尤周宝提供的信息开出的。 6.被告人王某乙的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2012年10月其来宁波后开始卖假发票,其是中介,找好客户后向王某甲、“胖子”(经辨认为程某甲)拿票。2013年3月其自己买了安强建材公司,其主要负责转账,王某甲离开宁波后其拷来发票模板,开始自己打票。至被抓,获利六七万,其供述还对自己涉案的发票进行了辨认、说明。 7.证人黄某甲、项某乙的证言,证实了黄某甲系浙江新中源建设有限公司宁波工程学院杭州湾汽车学院项目部水电安装负责人,2013年7月其在宁波三号桥市场遇到开票人,后来就向对方买了一次票,其与对方商定3个点,其告诉对方需要开票的信息,包括金额53万,客户名称是浙江新中源建设有限公司,品名为排水管,对方给其留的联系方式为159××××6002,第二天对方将票送了过来,其将发票入账并通过对方提供的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的账户(泰隆银行宁波分行,33xxxxx61)过了帐,其辨认发票号码为06421315、06421317、06421321、06421326、06421330、06421334的发票是其通过159××××6002这个人开具的;证人项某乙系浙江新中源建设有限公司的出纳,其证言证实2013年10月10日,一个叫顾秀明的项目负责人派他的会计王爱萍拿过来6张发票(发票号码为06421315、06421317、06421321、06421326、06421330、06421334)用于结算材料款,发票背面还有顾秀明的签名。10月10日,该6张发票53万元的材料款一次性打到了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的账户上。 8.证人黄某乙、陈某的证言及陈某的辨认笔录,证实陈某承包了浙江申永达设备安装有限公司的水电设备安装,为了结账向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的一自称“李”姓男子购买了06421315、06421328两张发票(后经辨认该男子系金某甲),总金额为20万元,并已利用该发票实际向公司结算,开票费用是4800元;证人黄某乙为浙江申永达设备安装有限公司的财务主管,其证言证实发票号为06421315、06421328两张发票是陈某送来公司报销的,然后公司与2013年8月29日和8月30日各打了10万元给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 9.证人杜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了总开票金额为86.1764万元的共11张发票是其从宁波安强建材有限公司一联系电话为159××××2587的李姓男子(经辨认该男子系金某甲)处获取后直接交给张志昆入宁波住宅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入账的。 10.证人蔡某、章某、王某己、虞某甲、张某甲的证言及王某己的辨认笔录,证人章某、蔡某的证言证实两人分别为中达建设集团股份公司项目经理、会计,发票号分别为06462529、064621331、06462531、06462324、06399893的五张国税通用机打发票是保温砂浆供应商王某己拿来计算工程款的,钱已打到开票公司账户;证人王某己的证言证实其经一个朋友介绍知道一个手机号为152××××9472的人可以开假发票,其向这个姓王的男子(经辨认多次卖发票给其男子系王小明)开过多次假发票用于工程款结算,其中有五张受票单位是中达建设集团,开票单位为宁波江东安强建材公司或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金额共计110万的宁波国税机打发票,还介绍老乡张某甲向该男子购买过两张发票;证人虞某甲、张某甲的证言,证实06462528及06462529号发票系张某甲为朋友马小荣通过王某己开来的,发票已经入宁波市华元建设有限公司账目,并已结算,金额为21万元。 11.证人周某丙、毛某甲、吴某甲、李某丙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人周某丙证实其为浙江大丰建筑装饰工程公司财务部部长,民警向该公司调取的四张发票号为02024663、06399892、06443294、06421314的发票,其中第一张是李某丙拿过来的,第二张是吴某甲拿来的,第三、四张是毛某甲拿来的,这些都是用来结算工程款的,金额已经打到开票公司账户上;证人毛某甲的证言,证实其曾向一个手机号为137××××3707的自称姓陈的人(经辨认该人为尤周宝)买过两张发票,一张发票号06443294,一张发票号为06421314,两张客户名均为浙江大丰建筑装饰工程公司,后其将两张发票用于向大丰建筑装饰公司报销工程款;证人吴某甲的证言证实其是做幕墙的,民警对其出示的发票号码为06399892的一张宁波国税通用机打发票是其从外面买来拿到大丰公司报销工程款的,卖票人手机号是137××××9356的男子,自称姓李,后在泰隆银行转账,其支付了5000元开票费;证人李某丙的证言证实其是个体做水电工程的,发票号码为02024663的一张宁波国税通用机打发票是其从外面买来拿到大丰公司报销工程款的,其用自己136××××3800的手机联系对方的,后在泰隆银行转账,其支付了800元开票费。 12.证人侯某、王某庚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人候某的证言证实了其系宁波凯茜恩电器有限公司人事部经理,其证实警方调取的16张发票均系与余姚众鑫人力资源公司签订劳务合作协议后,由余姚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庚提供用以结算劳务费的,发票均已入账并结算;证人王某庚的证言证实其系余姚众鑫人力资源公司法定代表人,其证实上述发票是其通过代开发票的小广告上的137××××7595手机号码以2%开票费的方式买来的,总金额为32万余元(经辨认尤周宝就是向其贩卖假发票的男子)。 13.证人杨某甲、冯某均、徐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人杨某甲系浙江天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出纳,公安机关从其公司调取的发票号为07903866、06421319的两张发票是是“余姚屹东安置工程”项目部拿来的结算工程的;证人冯某均的证言证实了其系浙江天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余姚屹东安置工程”项目部的现场负责人,某903866、06421319两张发票是徐某给其入账的;证人徐某的证言证实了其是做个体工程的,发票号为07903866、06421319、07903865的三张发票是其向一个姓“陈”的男子地方买来的并向建筑公司入账的,其看过这个男的身份证,名字叫尤周宝(后也辨认出该男子为尤周宝)。 14.证人宋某、陆某的证言,上述证人证言证实发票号为06536624、06536623、032××××5884的发票系陆某开来并拿到公司入账的。 15.证人吴某乙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在做华丰建设股份有限公司80住宅小区项目时,为了支付工人工资、小材料等,以支付1-1.5%开票费的方式,向一自称王姓男子(经辨认该男子为王某乙)购买了16张发票,总票面金额为600.0124万元。 16.证人吴某丙、孙某的证言,证人吴某丙的证言证实,其为上海鹭城建筑幕墙工程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出纳,民警在该公司调取的发票号为06399899、06399900、06536632的三张国税机打发票是孙某拿来的,发票金额已打给孙某支付工程款;证人孙某的证言证明其在自己车窗上捡到一张代开发票的小广告,联系电话是187××××2378,后其打过去联系跟对方谈好费用是票面金额的4%,其告知对方开票的信息,第二天对方将发票拿到了上海鹭城建筑幕墙工程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门口,其拿到公司,公司按发票内容将金额打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对方扣下4%后打回其要求的账户。其共开过五六次共计200万的发票,经辨认,发票号为06399899、06399900、06536632三张国税机打发票是其通过上述方式开来的。 17.搜查笔录及扣押清单,证实了公安机关对王某甲、金某甲、王小明、尤周宝、王某乙等人的住处进行搜查,查获手机、银行、电脑、打印机、存折、银行卡、银行U盾、工商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印章、发票簿、进账单、取款业务回单、名片、账本等物品若干。 18.被告人王小明号码为182××××0566的手机内短信照片复印件,证实该短信内容为“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保温砂浆每吨2000吨,开55万,日期开今天”。 19.转账记录、记账凭证、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组织机构代码证副本、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副本、税务登记证副本,发票领购记录等,其中江北永杰建材公司、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江东安强建材公司网银转账记录单各一份,证实浙江大丰建筑装饰工程公司向三个公司的转账情况,转账资金当日分别转入李某丙、吴某甲、毛某甲的账户;宁波市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网银转账记录单一份,证实宁波东方腾龙建筑有限公司于2013年9月2日、9月4日、6月3日、7月15日分五次转账110万到宁波市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记账凭证、中国建设银行转账支票存根、销售清单、记账凭证、中国工商银行回单凭证、宁波鄞州农村合作银行科技管理部出具的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的账户交易记录、安强公司网银转账记录单一份,证实上海鹭城建筑幕墙工程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于2013年5月28日、10月16日向宁波安强公司转账44.16万元、33.12万元。 20.抓获经过证明,证实了王某甲、金某甲、王小明、尤周宝、王某乙的归案情况。 21.户籍证明,证实了被告人金某甲、王小明、王某乙、尤周宝、王某甲的身份情况。 22.刑事判决书,证实了被告人王小明、尤周宝、王某乙的前科情况。 (二)关于被告人程某甲、金某乙、乔某甲、何某、林某甲、项某甲等人的犯罪事实:

被告人程某甲采用为他人虚开发票,并收取开票手续费的方式,对外销售非法制造的假发票。在此过程中,被告人程某甲授意被告人金某乙协助承接业务、送发票给下家,并雇用被告人乔某甲在网上查询开票信息、打印发票。目前查明情况如下: 1.2013年9月,被告人程某甲根据被告人何某提供的开票信息,利用虚假空白发票,向购票人梁某出售了一张以“宁波市海曙翔亚贸易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5421370)、一张以“宁波市江北怡东建材经营部”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2139676)、两张以“宁波江东安强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471678、06471672)、三张以“宁波市江北豪杰建材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2293990、02293999、02294010),总发票面额人民币73.23796万元。 2.2013年9月,被告人程某甲根据金某丙(另案处理)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票人金某丙出售了三张以“宁波市鄞州金鑫拆迁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地方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7844526、07844525、06471677),总发票面额人民币6.1644万元。 3.2013年8、9月间,被告人程某甲根据被告人林某甲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票人顾某出售了一张以“宁波东美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1808959)、一张以“宁波宇驰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1067611);向购票人王某辛出售了两张以“宁波欧巴丰商贸发展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0820506、00820508)、两张以“宁波惠宇达物资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2417350、02417351),总发票面额人民币123.2万元。 4.2013年7月,被告人程某甲向购票人郑某甲出售了七张以“宁波市江东宁东宝典建材经营部”名义开具的《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3152823、03152824、06274668、06274669、06274672、06274678、06274679)、一张以“宁波市江东宁东宝典建材经营部”名义开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0761256),总发票面额人民币84.463852万元。 5.2013年9月,被告人程某甲根据被告人项某甲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票人毛某乙出售了一张以“宁波市江东宁东宝典建材经营部”名义开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0791827),发票面额87.94万元。 2013年10月30日,被告人程某甲、金某乙分别在本市海曙区一棋牌室和南雅街9弄23号202室被抓获,被告人乔某甲在本市南雅街9弄23号202室被抓获,被告人何某在本市鄞州区宋家漕村xx-xx号被抓获,被告人王某丙在本市鄞州区长乐路xx弄xx号xx室被抓获,被告人林某甲在台州市椒江区东升花园小区xx号xx室被抓获;2014年3月24日,被告人项某甲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程某甲的供述与辩解,证实2013年3月份前其从王某甲处学习做假发票的事情,后因发生矛盾就自己干,雇人打印假发票卖给下家,赚钱差价,6、7月份其还找了一个小工乔某甲帮忙打字、网上搜索公司和发票信息,其称乔某甲应该在后期知道自己是卖假发票的,并且在乔某甲有询问时,其让乔某甲多干少问。其对自己公安机关调取的自己卖出的发票进行了辨认,并称金某乙知道其在做假发票,帮其送过发票。 2.被告人乔某甲的供述与辩解,证实2013年7、8月份其在网上找工作,程某甲打电话叫其到他公司打打字,每月3000元,其过去后程某甲让其用电脑打印发票、在网上搜索公司信息,其发现是在做假发票,打印好的假发票都是程某甲用手机和买家联系出售给他们,有时程某甲的老婆金某乙拿着装好票的快递单出去,估计是去送票的。 3.被告人金某乙的供述与辩解,证实其2012年来宁波,2013年8月和老公程某甲住在海曙区南雅街xx弄xx号xx室,其在家打扫卫生、烧饭,知道老公从2013年开始制作、出售假发票的事情,有时会出门帮老公送过票,共10次左右,并偶尔收取过卖发票赚的钱。 4.被告人项某甲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了其通过开黑出租认识了“老程”夫妻,并了解到他们是做假发票生意的,后“老程”有让其送发票及保管一个手机,项某甲接受该手机后不久,有人通过该手机要求购买80余万元发票,并愿意支付0.6%的开票费用,此后,其将该人的开票要求转发给了“老程”,之后其驾驶车辆来宁波,收到了“老程”老婆给的假发票,并在镇海将假票给了购票人,还在“老程”老婆的帮助下,完成了该发票的转账手续。项某甲经辨认后确认,当时购票人与其联系的手机号码是136××××2131,发票号码是00791827,发票金额是87.94万元,发票上的购货单位是宁波住宅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后经辨认“老程”夫妻为程某甲、金某乙。 5.被告人何某的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2013年9月份,宁波宏远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出纳“小梁”找其,要其帮忙在外面开点发票过来给公司冲账用,于是其就给“胖子”的老婆(经辨认“胖子”为程某甲,“胖子老婆”为金某乙,电话号码:158××××9287)打电话,联系好具体的事项后,“胖子”的老婆在联丰农工商公司门口把7张假发票交给其,其付给“胖子”老婆700元钱,票面项目都是水泥、木材、地砖等建筑材料,票面金额合计70万元左右,然后其在解放桥附近将买来的发票交给了“小梁”。大概10月底的时候,其到“小梁”公司拿事先约定票面金额1%的手续费,“小梁”给了其一张7000元的现金支票。 6.同案犯金某丙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了2013年8月其开始在宁波做假发票生意,其与高省住在鄞州区轻纺城写字楼xx幢xx1室,一起合租的还有王某丁,其出租屋内发现的印有“王胜男”的小名片,其中“王胜男”就是其,名片上135××××8098的电话是其卖假发票时用的手机号码。其一共买过三次假发票,前两次都是向一个叫“老程”(电话:188××××0339)的人那里买的,50元一张,其都是在农工商附近向一个送票的女的(经辨认为金某乙)拿的发票。第三次发票是其通过网上信息从一个自称广州人那里买来的,其供述证实了起诉书指控的有关其向程某甲购买发票的发票号和金额。 7.被告人林某甲的供述与辩解,证实了2013年4、5月份,其到宁波、慈溪弄假发票,其通过代开发票名片联系上家(电话:188××××5210,男),对方告诉其一张发票50元左右,后来其在路边打印店印了2万多张小名片,名片上的号码是其刚买的号码:158××××7223,名字“吕良伟”是其编造的,内容是代开建筑、餐饮等发票,然后其雇小工到北仑、慈溪帮其发名片,其承认公安机关调取的六张发票是其出售的事实。 8.证人顾某、夏某证言,其中顾某的证言证实了其系浙江梯梯建设有限公司的项目经理,2013年其在工地上接到了一份代开发票的名片,因为其工地购买模板的时候销售商没有提供发票,所以9月下旬其与名片上印的联系人“吕良伟”(电话:158××××7223)联系,向其购买了多张发票;证人夏某的证言证实了其系浙江梯梯建设有限公司会计,2013年顾某将多张发票交给其公司财务,公司进行了入账。 9.证人王某辛的证言,证实了其系宁波市海曙喜刷刷地坪工程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2013年9月其公司需要发票冲账,其通过代开发票名片联系158××××7223,其与对方一个男的最后约定以开票金额的1.5%作为开票费,9月底,其收到了对方寄过来的发票号码为00820506和00820508的两张发票。2013年10月14日,其又联系对方再开两张发票,过了几天其又收到发票号码为02417350、02417351的两张发票。 10.证人程某乙的证言,证实其2013年9月过来宁波,其父亲程某甲在海曙区南雅街xx弄xx号xx室制作假发票,假发票和其他设备都放在其房间,父亲还雇了一个人过来具体制作假发票,母亲金某乙在家烧饭整理家务,有时帮父亲送一下假发票。 11.证人毛某乙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了其曾为宁波住宅建设集团公司做过泥浆工程,曾以支付3.2%开票费的方式向136××××2131手机机主购买了金额为87.94万元的00791827号发票,由该机主来镇海交付了发票,并在9月17日在宁波完成了资金的转账,并辨认出其在买发票过程中见过的女的是金某乙和项某甲。 12.证人郑某甲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了其系宁波国美水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项目承建商,宁波市江东宁东宝典建材经营部开具的七张《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3152823、03152824、06274668、06274669、06274672、06274678、06274679)、一张《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0761256),总发票面额84.463852万元,是其通过一代开发票的名片根据名片上手机号码188××××3670联系一女子后以支付3%开票费的方式购买所得。经辨认,该女子系被告人金某乙。 13.证人梁某、林某乙、洪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其中梁某证实其系宁波宏远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股东,2013年9月份,其公司需要正规的发票以便公司做账用,其就通过电话138××××4006联系了一个自称姓“何”的人(经辨认为何某),将其需要的发票内容和金额在电话里跟对方说好,对方要求其支付开票总金额的1%作为开票费,其在请示公司法定代表人林某乙后同意了对方的要求。2013年9月底10月初,姓“何”的开票人将开好的7张总开票金额73万余元的发票拿到其公司交给其,后来付了7000元;证人林某乙的证言证实其系宁波宏远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2013年8月底9月初的时候,梁某(其公司的股东)打电话给其说公司需要一些发票,其就让梁某自己去操作了,2013年9月的时候,梁某电话联系其说发票开过来了,要付7000元的开票费,其同意了;证人洪某的证言,证实了其系宁波宏远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兼职会计,宁波宏远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负责人是林某乙,该公司兼职出纳温庆香做好帐后将7张发票(发票号码为:06471678、02293999、02294010、02293990、06471672、02139676、05421370)交给其用于结账,其按照出纳的记录进行财务结算,依据公司提交给其用于结算的记录是分三次,金额分别为20万、20万、68579元,付给了一个叫吴能信的个人账户,账号是62×××02,付款账号是公司的宁波银行账户。 14.证人金某丙、庞某证言及辨认笔录,其中金某丙的证言证实其系宁波市鄞州金鑫拆迁有限公司职员,2013年其公司对洛兹集团的一项工程结算工程款的时候,洛兹集团需要其公司出具发票,为了省税款,其就通过以前收到的陌生人投递过来的代开发票名片(联系人:高胜男,联系电话:135××××8098)联系对方,之后,其将需开发票信息短信发给对方,开了发票,经辨认给其送发票的是金某丙;证人庞某的证言证实了其系洛兹集团有限公司会计,2013年其公司拆除厂区烟囱的工程交给了宁波市鄞州区金鑫拆迁有限公司负责,其公司的叶富国负责相关的事宜,2013年9月25日,叶富国将发票(发票号码:06471677)交给财务部门,其通过公司内部财务审批于9月30日能过鄞州银行网上银行电汇52800元到宁波市鄞州金鑫拆迁有限公司的建设银行账户。 15.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通话清单、现金支票存根、电子对帐单、记帐凭证、网上银行记帐凭证、回单凭证、票据签收单、资金支付申请表、烟囱拆除工程协议等书证,证实了涉及本案的工程运作以及发票资金往来的情况。 16.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于2013年10月30日对程某甲、金某丙、何某、王某丙的暂住处进行搜查,并扣押印章、快递单若干、发票、手机、名片等物品若干。 17.抓获经过证明,证实了程某甲、乔某甲、何某、金某乙、金某丙、王某丙、林某甲的抓获经过,及项某甲的自首归案情况。 18.户籍证明,证实了各被告人的身份信息情况。 (三)关于被告人蒋某、王某丁、李某甲等人的犯罪事实:

被告人蒋某采用为他人虚开发票,并收取开票手续费的方式,对外销售非法制造的假发票。目前查明情况如下: 1.2013年6月至8月间,被告人蒋某根据李某丙(另案处理)提供的开票信息,利用虚假空白发票,打印了一张以“宁波市江北永杰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出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2024679)、一张以“宁波荣明建材实业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宁波市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1298504),总发票面额人民币18.6万元,分别出售给购买发票的邓近瑞、胡道尚。 2.2013年10月,被告人蒋某根据被告人王某丁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张某乙出售了六张以“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宝钢物资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宁波市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1066988、01066970、01066969、00205666、00205651、00205650),总发票面额人民币86.321069万元。 3.2013年9月,被告人蒋某根据被告人李某甲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王某壬出售了九张以“宁波市鄞州东吴鼎达金属箱橱厂”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6421361、06421362、06421396、06421446、06421373、06421374、06421360、06421358、06421357),总发票面额人民币36.2225万元。另查明,2013年9月,被告人李某甲还向沈某出售十二张以“宁波市城北石油销售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1012520、01012525、01012535、01012546、01012550、01012554、01012558、00704029、00704035、00704014、00704024、00704020),总发票面额人民币452万元。 4.2013年10月,被告人蒋某根据被告人王小明提供的开票信息,利用虚假空白发票,打印了一张以“宁波江东宁东陈阳建材物资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为06421366,发票面额人民币55万元),出售给购买发票的王某己。 2013年10月30日,被告人蒋某在本市海曙区云霞路88弄7号105室被抓获,被告人王某丁在本市鄞州区轻纺城写字楼4幢301室被抓获,被告人李某甲在本市海曙区假山新村6幢610被抓获。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蒋某的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其到宁波一年多来在卖假发票,其从别人地方买来空白的发票,自行在宁波散发开发票的小广告,刻印了假印章,然后根据客户的要求打印好后卖给别人,从中赚钱,找其拿票的老乡有王某丁、李某甲、王小明等,其还对其出售的假发票的情况进行了供述与辨认。 2.被告人王某丁的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2012年11月其开始卖发票,其上家是“老程”(后经辨认系程某甲)、小飞(后经辨认系蒋某)、小牌(后经辨认系王某甲),其发了大概4万张小广告以卖发票,抬头为慈溪桥卉建设有限公司的发票号为01066988、01066970、01066969、00205666、00205651、00205650的六张发票是其将信息提供给蒋某,蒋某卖的,金额86余万元。 3.被告人李某甲的供述与辩解,其供述称自己没有出售假发票,只是发小广告,不知道小广告的内容是卖发票。 4.证人张某乙证言,证实其从事道路修补工程,2013年3月至10月其与慈溪桥卉建设有限公司有个修路项目,项目工程款是863210.69元,10月份其通过插在私家车的小名片找人代开了发票,开票费是3%。其将发票内容短信发给开票人,收到快递过来的发票后打开票费到对方账户,开票人手机自称姓王,手机号是137××××7338、135××××7636。 5.证人王某壬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为了报账,根据小广告向广告上的联系人以3%开票费金额向对方购买了9张发票,后其辨认出该卖票男子为李某甲。 6.证人郑某乙、翁某、戎某、沈某、戚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郑某乙的证言证实其为宁波鼎力基础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民警向其公司调取的七张发票号码分别为01012520、01012525、01012535、01012546、01012550、01012554、01012558,金额共计400万元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是公司车队队长翁某拿来报账的;证人翁某的证言,证实其通过沈某向他人开来过12张假发票,其中7张共计400万柴油发票是其所在宁波鼎力基础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老板郑某乙叫其从外面开来用于公司冲账的,另外5张是其帮顺捷公司老板戎某开来用于冲账的;证人沈某的证言,证实其帮翁某联系开票人买过三次发票,一次300万,一次100万,一次52万,翁某将发票内容短信发给其,其在发给名片上开票人的手机158××××8300的手机,这个开票人是女的,另外还有一个自称小工的男子(后经辨认为李某甲)号码是136××××0179;证人戎某的证言证实了其系宁波市顺捷汽吊运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其证实其以支付3%开票费的方式让翁某为其购买了五张共52万元的柴油发票;证人戚某的证言证实了郑某乙通过翁某账户支付开票费的情况。 7.证人施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之前做房产中介,代理过海曙区假山新村xx幢xx室的出租。2012年7月,一对台州人夫妻到其地方租赁了该房子,合同是妻子杨某签的,留的手机是159××××8010,另外136××××0179的号码是杨的老公(后经辨认为李某甲)来交租金时其了解到的,也写到了合同上。 8.搜查笔录、扣押物品清单,证实公安机关于2013年10月30日对王某丁、李某甲、蒋某的住处进行搜查,查获笔记本电脑、手机、记事本、公章、发票、名片、银行卡等物品若干。 9.房屋租赁合同复印件,证实了杨某和李某甲租住假山新村23号601室及两个人的电话的事实。 10.短信照片,证实了被告人王某丁手机中尚存的代开发票短信的情况。 11.广告名片,证实了代开发票的小广告名片的样态。 12.转账支票、对账单、交易凭证、涉案合同、银行交易明细单等,证实了本案中买票人与开票之间进行自己交易的情况,印证了本案中假发票交易的情况。 13.抓获经过证明,证实了各被告人到案的经过情况。 14.户籍证明,证实了被告人的身份信息情况。 (四)关于被告人周某甲、李信官、李某乙、周某乙等人的犯罪事实:

被告人周某甲采用为他人虚开发票,并收取开票手续费的方式,对外销售非法制造的假发票。目前查明情况如下: 1.2013年,被告人周某甲根据被告人李信官、李某乙提供的开票信息,利用虚假空白发票,打印了十八张以“宁波建业劳务有限公司”、“宁波海曙星之缘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等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0364013、05421492、00364007、05734850、05734849、06892546、05421481、05421472、05734848、01642802、01642803、01642801、01642805、01642822、01642809、01642816、00364010、00364006),总发票面额人民币65.4402万元,出售给购买发票的张某丙。 2.2013年,被告人周某甲根据被告人李信官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黄某丙出售了一张以“宁波海曙青木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5734851)、八张以“海曙星之缘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5421471、05421478、05421485、05421474、05421479、05421485、05421490、05421494),总发票面额人民币28.2万元。 3.2013年,被告人周某甲根据被告人李信官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票人黄某丁出售了两张以“宁波华虹运输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货物运输业增值税专用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0226359、00226360),总发票面额人民币10万元。 4.2013年9月,被告人周某甲根据被告人李某乙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曹某出售了两张以“宁波雄镇建材实业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出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0205270、00205263)、一张由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鑫城建材有限公司出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0648706),总发票面额人民币35.7万。另查明,2013年,被告人李某乙还向购买发票的丁某出售了一张以“宁波腾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名义出具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发票号码为00127777),发票面额人民币12万元。 5.2013年,被告人周某甲根据被告人周某乙提供的开票信息,采用上述手段,向购买发票的王某戊出售了两张以“宁波恒新建材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7482651、07482662),总发票面额人民币139.83万元。 2013年10月29日,被告人周某甲在本市江东区常关弄40号514室被抓获;2013年10月30日,被告人周某乙在本市史家巷146号407室被抓获,被告人李信官在本市江东区黄鹂新村xx幢107xx室被抓获,被告人李某乙在本市鄞州区甬兴新村xx幢xx室被抓获。

证明以上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周某甲的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2012年开始其向张学敏、“小鬼”(经辨认为王某甲)等人购买空白发票,根据下家要求打印好后卖给他们,向其买票的人有周某乙、李信官、李某乙等人,其还对卖给李信官、李某乙、周某乙等人的发票的情况进行了辨认和说明。 2.被告人周某乙的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2013年2月,经人介绍其在宁波开始卖假发票,其是中介,找好客户后向“胖子”(经辨认为程某甲)、周某甲打票。2013年9月28日其卖过两张发票号为07482651(金额58.9万)、07482662(金额80.93万)的,金额共计139余万,客户名为鄞州建筑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开票单位为宁波恒新建材有限公司的国税机打发票给一个黄牛,发票是其找周某甲开来的,其通过手机短信发送买卖发票信息,其联系业务的手机是135××××9233。 3.被告人李信官的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了2012年其开始出售假发票,其印刷名片在马路上散发,有买家需要就联系其并把发票信息短信发到其136××××6672的手机,其用188××××3795的手机转发给上家“小飞”(经辨认为王某甲)、“志军”(经辨认为周某甲),他们会直接快递发票给买家。其以宁波天浮广告公司制作费的名目定期开过一些发票,金额大概在29万左右;向宁波银涛进出口公司卖过两张金额共10万的发票;向宁波江北霞峰医疗器械公司卖过好几张票,金额是60多万,当时其将买家的信息转发给堂弟李某乙,李某乙帮忙转给上家周某甲,这是其帮助介绍的。其还辨认出邹某是为他们印刷小广告的人。 4.被告人李某乙的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了2013年其开始做代开假发票的生意,其中发票号码为00127777(金额12万),开票单位是宁波滕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是一个客户向其购买,其向周志军联系后,周打印好将票寄给买家;发票号为00648706(金额14.8万)、00205263(金额11.75万)、00205270(金额9.15万)的三张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是一个手机号为139××××3670的人找其开的,其找周志军开好票,后在宋诏桥交给买家,经李信官介绍,其还找周某甲开具抬头为“宁波江北霞峰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发票。 5.证人叶某、汪某、王某戊的证言,其中叶某的证言证实,其为鄞州建筑有限公司出纳,民警在该公司调取的两张发票号为07482651、07482662的国税机打发票是汪某拿来的,发票金额已打给汪某支付工程款;证人汪某的证言,证实其为鄞州建筑有限公司引发工地负责人,发票号为07482651、07482662的国税机打发票是2013年9月30日水电安装承包人王某戊拿过来的,其将发票交到公司后已经将钱打到王某戊宁波银行的账户;证人王某戊的证言,证实了其为个体安装水电工程的,发票号为07482651、07482662的国税机打发票是其从外面买来的,其通过车窗上的代开发票名片联系一个姓王的人花9800元买的。 6.证人黄某丙、胡某的证言,两人的证言证实两人分别为宁波天孚广告公司负责人、会计,民警在该公司调取的开票单位为宁波海曙星之源有限公司的国税机打发票是黄某丙从专门做发票的人地方买来的,黄某丙存着对方的号码是136××××6672,费用是票面金额的1%。 7.证人黄某丁、杨某乙的证言,证实两人分别为宁波银涛进出口公司负责人、会计,民警在该公司调取的两张发票号为00226360(金额5.15万)、00226359(金额4.85万)开票单位为宁波桦轰运输有限公司的运输业增值税专用发票是一个公司运输物品的一个驾驶员拿过来的,钱已打入票面上的宁波桦轰运输公司。 8.证人郑某丙、丁某的证言,两人的证言证实郑某丙为太平洋保险余姚支公司工作人员,民警向该公司调取的一张票号码为00127777(金额12万),开票单位是宁波滕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是丁某拿到该公司赔偿汽车修理费的,丁某通过小卡片上137××××8843的手机向人开了这张发票。 9.证人曹某、齐某的证言,证实两人分别为宁波江东博铭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负责人、会计,民警向该公司调取的发票号为00648706(金额14.8万)、00205263(金额11.75万)、00205270(金额9.15万),客户名称为宁波江东博铭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票单位为宁波雄镇建材实业有限公司、宁波经济技术开发鑫成建材有限公司的三张宁波增值税普通发票是曹某向一个手机号为139××××3670的人买来的,钱款已结算。 10.证人郑某丁、张某丙的证言,证实宁波江北霞峰医疗器械公司业务经理、江东沃美喷化公司法定代表人,两家公司有业务往来,但沃美公司不能提供发票,张某丙在通过QQ找专门开发票的人开好发票再拿到霞峰公司结算,开票人手机号是136××××6672。开来的发票有18张,金额共计65.44万元。 11.扣押决定书、扣押物品清单、搜查笔录,证实公安机关于2013年10月30日对周某甲、周某乙、李信官、李某乙的住处进行搜查,查获电脑、手机、公章、发票、名片、银行卡等物品若干。 12.受票单位的记账凭证等,证实了售票单位已经将发票入账的事实。 13.租赁协议,证实了被告人李某乙租赁住处的情况。 14.抓获经过证明,证实了各被告人被抓获的经过情况。 15.前科材料,证实了被告人李信官的前科情况。 16.户籍证明,证实了各被告人的身份信息情况。 (五)关于被告人王某丙的犯罪事实:

被告人王某丙为非法牟利,利用从被告人程某甲处购买的虚假空白发票,自行为他人虚开发票,收取开票手续费,对外销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目前查明情况如下: 2013年9月,被告人王某丙以收取开票费的形式向购买发票的虞某乙出售了十张以“宁波市江北豪杰建材商行”名义开具的《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分别为02024639、02024654、02024688、02024642、02024671、02024675、02024680、02024649、02024665、02024660),总发票面额人民币101.699万元。 2013年10月30日,被告人王某丙在本市鄞州区长乐路xx弄xx号xx室被抓获。

证明以上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王某丙的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了大概在2012年10月份,其开始做假发票生意,其一直是通过一个手机号码为158××××9287的人(辨认为程某甲)买假发票,2013年9月的时候,其老婆接到一个买票人(女)的电话,说要开一些发票并把发票的内容和金额告诉了其老婆,最后其与买票人约定开票费为1000元,其帮买票人开了10张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票面总金额为100多万,并通过买票人电话告知的地址用顺丰快递(快递单号:574836856826)将该10张发票快递到镇海。其后来让老婆金茜茜打电话给买票人催开票费,然后买票人就汇了1000元到其一张叫“徐素女”的农行卡上。其承认公安机关从虞某乙调取的10张浙江省宁波市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发票号码:02024649、02024660、02024680、02024675、02024642、02024671、02024654、02024688、02024665、02024639)就是其卖出去的该10张假发票。 2.证人虞某乙证言,证实了2013年9月份,其认识的一个做排管生意的老板“王祖军”让其开几张发票,其通过车窗上夹着一张代开发票的名片,联系卖发票的人,刚开始接电话的是女的,谈价格的是男的,开了十张发票,其快递收到这些发票以后,接照接电话的女的的要求,于9月28日上午将现金汇入一个农行账号,汇好后其打电话告诉过对方。 3.户籍证明,证实了被告人王某丙的身份情况。 4.抓获经过证明,证实了被告人王某丙被抓获的经过情况。 (六)关于被告人邹某的犯罪事实: 2010年以来,被告人邹某为非法牟利,明知向其订购“代开发票”小广告的人将利用小广告招揽出售假发票的生意,仍帮助被告人王小明、李信官、李某甲、张学敏等人印刷“代开发票”的小广告,数量巨大,并从中牟利。2013年10月30日,被告人邹某在本市鄞州区高桥镇梁祝村陆家庄51号-1被抓获。

证明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被告人邹某的供述与辩解及辨认笔录,证实了其自2010年开始给一些卖假发票的人印刷小广告的事实,后经辨认上述卖假发票的人包括李信官、张学敏、李某甲、王小明等人。 2.手机、电脑及被查获的小广告照片,证实了被告人邹某所使用的犯罪工具以及查获的小广告的样态。 3.抓获经过证明,证实了被告人邹某的抓获经过。 4.户籍证明,证实了被告人邹某的身份信息情况。 5.搜查笔录、扣押笔录,证实了公安机关对邹某住处进行搜查,并对涉案物品进行扣押的事实。

证明本案事实的其他证据还有: 1.发票鉴定意见,证实了公安机关查获的涉案发票均为假票、伪票的事实。 2.假发票,证实了公安机关查获的涉案假发票的样态。

此外,经当庭核实,结合本案的证据,查明本案中被告人王某甲非法获利人民币2千元、被告人王某乙非法获利人民币4万元、被告人李某甲非法获利人民币2万元、被告人程某甲非法获利人民币2万元、被告人周某甲非法获利人民币1万元、被告人蒋某非法获利人民币1万元、被告人王小明非法获利人民币1万元、被告人金某甲非法获利人民币4800元、被告人周某乙非法获利人民币3千元、被告人林某甲非法获利人民币2800元、被告人李信官非法获利人民币6千元、被告人李某乙非法获利人民币2千元、被告人王某丙非法获利人民币1千元、被告人尤周宝非法获利人民币1万元、被告人项某甲非法获利人民币1千元、被告人王某丁非法获利人民币4千元、被告人何某非法获利人民币6千元、被告人乔某甲非法获利人民币6千元、被告人邹某非法获利人民币5千元。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李某甲、周某甲、程某甲、蒋某、王小明、李信官、金某甲、周某乙、林某甲、李某乙、王某丙、尤周宝、项某甲、何某、王某丁、金某乙、乔某甲、邹某,违反国家发票管理规定,单独或相互配合出售伪造、擅自制造的发票,其中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李某甲、程某甲、周某甲、蒋某、金某乙、乔某甲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情节严重,上述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周某甲、李信官共同出售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票面金额共计达人民币十万元,已构成出售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公诉机关对此犯罪事实认定为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属于罪名认定不当,本院予以纠正。被告人周某甲、李信官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本案中被告人蒋某涉及的出售假发票的票面金额达人民币二百万元以上,应属情节严重,公诉机关未予认定,本院予以纠正。

起诉书指控的第(一)项第2节事实中,被告人蒋某表示自己没有开过这几张发票,被告人金某甲在侦查阶段的供述中称其后来知道王某甲短信发给了蒋某,但是当庭解释称自己后来是通过公安民警才知道是蒋某开的,之前没有问过,只是收取了自己的费用;买票人黄某甲的证言表示可以认出卖发票的人,但公安机关当时没有给黄某甲做辨认笔录,此外黄某甲笔录中提到的卖票人的电话也与现在掌握的王某甲、金某甲、蒋某的电话号码均不一致,因此除被告人王某甲的供述外没有进一步的证据证实开票人确实是蒋某,该节对蒋某的指控不能认定,被告人提出的相关辩解予以采纳。起诉书指控的第(四)项第2节事实中,被告人周某甲的辩护人提出发票号05734845的发票没有鉴定意见,本院要求鉴定机构就此进行说明,但是鉴定机构没有对此进行有效说明和更正,因此根据现有证据对该发票的指控不予认定,辩护人提出的该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被告人李某乙的辩护人提出起诉的第(四)项第1节犯罪事实中,对被告人李某乙的部分犯罪事实不能认定。本院认为根据被告人周某甲、李信官、李某乙的供述,三人在指控的该节假发票业务中形成了共同犯罪的意思联络,也有具体的共同犯罪行为,该节犯罪应当认定为被告人的共同犯罪行为,不应具体区分每个被告人的具体犯罪行为,对辩护人提出的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部分辩护人提出本案中涉案的部分发票没有入账不能计算在犯罪数额内的意见。本院认为本案所涉及罪名的构成要件中,客观行为系“出售”,本案中被告人均参与了出售假发票的共同犯罪,均侵害了国家对发票的管理制度,均符合所涉罪名的构成要件,购买发票的人是否将该发票实际入账并不影响该罪名的成立,因此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部分辩护人还提出了自己的当事人属于从犯的意见,本院认为本案中从事打票、转账、售票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均属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们的行为共同构成了共同犯罪的整体,因此不需要区分主从犯,只有部分偶尔帮助或者受雇帮助、或者起到辅助作用的被告人可以认定为从犯,因此本院认可公诉机关对本案中主从犯的认定。

被告人金某乙、乔某甲、邹某在参与的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对被告人金某乙、乔某甲可以减轻处罚,对被告人邹某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项某甲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周某甲、程某甲、蒋某、李信官、金某甲、周某乙、林某甲、李某乙、王某丙、尤周宝、何某、王某丁、金某乙、乔某甲、邹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李某甲、王小明当庭认罪,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王小明、尤周宝、李信官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且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王某乙有前科劣迹,酌情予以从重处罚。综合被告人项某甲、邹某、乔某甲的犯罪情节及悔罪表现等,可对其适用缓刑。

对被告人王某甲、王某乙、程某甲、蒋某、金某甲、周某乙、李某乙、王某丙、何某、王某丁、林某甲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李某甲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王小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周某甲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二款、第二百零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李信官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二款、第二百零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尤周宝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项某甲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对被告人金某乙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被告人乔某甲、邹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九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王某甲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6年10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被告人王某乙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6年4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三、被告人李某甲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6年1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四、被告人周某甲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犯出售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29日起至2016年1月28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五、被告人程某甲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5年12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六、被告人蒋某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5年10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七、被告人王小明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5年2月28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八、被告人金某甲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5年1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九、被告人尤周宝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5年1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被告人李信官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犯出售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5年1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一、被告人金某乙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4年12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二、被告人周某乙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4年12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三、被告人林某甲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4年12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四、被告人李某乙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4年12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五、被告人王某丙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4年12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六、被告人王某丁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4年12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七、被告人何某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30日起至2014年12月29日止。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八、被告人乔某甲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九、被告人邹某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十、被告人项某甲犯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以上罚金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十一、公安机关查获的各被告人的犯罪工具、赃物等物品予以没收;各被告人的非法获利予以追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杨新亮

人民陪审员  郭文煌

人民陪审员  陈武昌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

代 书记员  吴叶琴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七十二条第三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二百零九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