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申请破产重整

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二审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5年1月21日 案由:申请破产重整 当事人: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 案号:(2015)浙破(预)终字第3号 经办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申请人):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平阳县万全镇童桥村104国道线边。

法定代表人:郑元忠,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琦、林甘美,上海尚庭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不服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浙温破(预)字第21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章恒筑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梅冰、王雄飞参加评议的合议庭审理了本案,并于2015年1月19日召集上诉人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的代理人及法定代表人进行了听证。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查明: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设立于2004年2月24日,注册资本2000万元,实收资本2000万元,登记机关为平阳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销售(凭资质证书经营);城市、交通、商场基础设施投资(上述经营范围不含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禁止、限制和许可经营的项目)。股东及股份构成情况:温州庄吉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出资1860万元,占93%;李芳芳出资60万元,占3%;倪蓓爱出资20万元,占1%;刘春林出资20万元,占1%;陈乐燕出资20万元,占1%;、林虹出资10万元,占0.5%;陈莉华出资10万元,占0.5%。截止2014年3月31日,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资产负债表记载,负债合计19120102.18元(未包括已知对外担保负债13244万元),资产合计53372495.23元,未分配利润14252393.05元。经听证会审查,已知主要债权中代表41.89%债权额的债权人表示支持重整,代表49.44%债权额的债权人表示暂不能表态,代表8.67%债权额的债权人表示不支持重整。

原审法院认为: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确实出现了资金链、担保链断裂的财务风险,但考虑到重整是运行成本较高、程序较为复杂的制度,人民法院应当结合债务人企业所属产业前景、陷入困境的原因、企业财务指标等因素综合判断其重整成功的可能性。目前温州房地产行业的整体运行态势并不确定,现又无明确表示愿意投资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的意向投资人,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主营业务的持续缺乏启动资金和政府政策支持,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至今亦不能提出切实可行的维持企业继续经营并盈利的重整计划框架,其持续经营并盈利的前景存在明显的不确定性,对其进行司法挽救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均不大。此外,占已知债权额58.11%的债权人明确表示反对重整或对重整不表态,即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的重整申请同时还缺乏必要的债权人支持。故原审法院认为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提出的重整申请不具有可行性。如果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构成破产原因,可以另行提出破产清算申请。如确有意向投资者,亦可通过企业重组的方式进行自救。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对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的重整申请,不予受理。

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不服温州中院一审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作为债务人申请的破产重整,债权人的支持并非受理重整申请的主要依据,原裁定以上诉人破产重整申请缺乏债权人的支持作为不予受理上诉人的破产重整申请理由不符合破产法有关鼓励企业在出现破产原因时通过寻求破产重整等破产保护途径进行拯救和维持持续经营的立法精神。二、上诉人已经在司法重整申请书里详细阐明了司法重整的必要性和重整成功的可能性,一审仍然认为重整计划框架不具有可行性,故而不受理该等重整申请的裁定违背事实和破产法规定,不能充分发挥破产法的破产保护功能,属适用法律不当。请求:撤销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浙温破(预)字第21号民事裁定,指令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受理上诉人的司法重整申请。

除本案上诉人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外,向原审法院提出重整申请的还有温州远东船舶有限公司、浙江庄吉船业有限公司、温州庄吉服装销售有限公司、温州庄吉集团工业园区有限公司和庄吉集团有限公司五家公司,六家“庄吉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是郑元忠,彼此存在持股等一定程度的关联关系。其它五家“庄吉系”公司也不服原审法院作出的不予受理重整申请的裁定,提起上诉,二审案号分别为(2015)浙破(预)终字第1、2、4、5、6号,本院依法组成同一合议庭对6件上诉案件进行审理。

二审期间,本院召集六家“庄吉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郑元忠和委托代理人听证。郑元忠和俩委托代理人对“庄吉系”六家公司的债务结构、公司的重整思路和前期工作情况作了说明。在回答法庭询问时,确认“庄吉系”六家公司均具备破产清算原因。本院向上诉人释明了企业破产法对于重整期限的规定,以及重整不成功转入破产清算程序的法律风险。郑元忠表示,其已经知悉重整不成转入破产清算程序的法律风险,并明确六家公司申请重整是为了尽可能挽救企业,承诺不会通过破产程序逃废债务。另据了解,“庄吉系”六家公司出现财务危机以来,已经在有关政府部门协调下开展了破产程序外救助帮扶企业的相关工作。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1.根据企业破产法第二条第一款的规定,判断债务人是否存在破产原因有两个并列的标准,一是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二是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分别对破产原因中“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和“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认定标准作出了解释,人民法院应严格依照法律、司法解释的要求审查受理企业破产申请,不应在法律、司法解释之外设置其他企业破产案件受理条件。2.在审查债务人重整申请时,人民法院可以对涉及债务人的重整可行性的相关事实进行适当的调查,防止因案件受理后重整程序的过度拖延导致债权人、债务人和其他利害关系人的损失扩大和司法资源的不必要耗费。但是,如债务人已经具备破产原因,受理重整申请法院对于重整可能性的初步判断,以及部分债权人对债务人申请的反对态度,不是不予受理破产申请法定的理由。人民法院可以结合案件的相关背景情况,先行裁定受理重整申请,并在债务人进入破产程序后,通过债权人会议表决意见等适当方式,对是否继续债务人的重整进程作出合理判断。经审查,确不适宜继续推进重整进程的,人民法院应依照企业破产法第七十八条等规定,将债务人企业转入清算程序或迳行宣告债务人企业破产。3.具体到本案,原审法院已经对包括本案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在内的“庄吉系”六家公司重整申请的理由作了相应的调查,在相关裁定书里阐述的“庄吉系”六家公司不具备重整可能性的理由,也有相应的依据。鉴于“庄吉系”六家公司出现财务危机以来,已经在有关政府部门协调下开展了破产程序外救助帮扶企业的相关工作,二审听证时,“庄吉系”六家公司法定代表人郑元忠对前期工作作了说明,明确表达了司法重整的意愿。从现有材料看,债权人对于是否同意“庄吉系”六公司提出的重整申请也不尽一致。综合各种因素的考量,宜先行受理包括本案在内的“庄吉系”六公司的重整申请。“庄吉系”六公司进入重整程序后,人民法院和管理人要加强对债务人企业的监督,继续对重整的可能性进行审查,发挥债权人会议或债权人委员会的工作机制的作用,充分听取债权人和其他利害关系人的意见,加强各种类别的债权人之间、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的信息沟通,及时作出是否继续债务人企业重整进程的判断。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浙温破(预)字第21号民事裁定。

二、由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温州庄吉置业有限公司的重整申请。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章恒筑

代理审判员  梅 冰

代理审判员  王雄飞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周云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规定(一)》

第二条第四条第三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

第十二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