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管理人责任纠纷

朱庆红与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管理人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6年4月22日 案由:管理人责任纠纷 当事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 朱庆红 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 案号:(2016)黑06民终799号 经办法院:黑龙江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朱庆红,女,1973年3月21日出生,汉族,无职业。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

负责人韩振华,该所主任。

委托代理人宋伟,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

负责人曹丽,该所主任。

委托代理人宋伟,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朱庆红因与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管理人责任纠纷一案,不服黑龙江省大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15)庆高新商初字第32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朱庆红,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的委托代理人宋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查明,2013年9月2日,原审法院裁定受理东鹏公司破产清算一案,并指定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为破产管理人。此后,管理人进行了通知已知的债权人申报债权、核查破产债务人财产等清算工作。原告朱庆红认为管理人未履行职责,其行为严重违反了破产法的规定,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赔偿一年的经济损失3万元,并补偿2013年底以前市场出售地段房价1.5万元每平方米的差价损失。被告海天庆城所辩称导致原告房屋不能产生收益,影响房屋价值的原因系2009年房屋被拆扒所致,与被告无关。

原审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原告朱庆红主张的损失是否是被告在东鹏公司破产清算案件履职中存在过错导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损坏国家的、集体的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的,应当恢复原状或者折价赔偿”。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本案中,原告无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的损失是由被告造成,也无充分证据证明其主张的损失与被告进行的破产清算工作有直接因果关系,故原告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朱庆红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550元(已交纳275元),由原告朱庆红负担。

上诉人朱庆红上诉称,一、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不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破产法》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破产法》规定,管理人由人民法院指定,管理人未忠实执行职务,给债权人、债务人或第三人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是人民法院指定的破产案件管理人,因其过错和不作为造成债权人、债务人或第三人损失的,应承担赔偿损失责任。二、一审法院未查明事实,错误判定上诉人损失不是被上诉人造成的。上诉人诉讼被上诉人是根据(2013)庆高新商破字第1-2-1号决定书,指定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为大庆市东鹏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破产管理人。一审法院未明确二被上诉人谁是东鹏公司破产管理人,管理人团队、负责人是谁,是谁在执行东鹏公司破产管理人职务。一审中,上诉人已向一审法院提交请求更换破产案件管理人申请,但一审法院未依法进行裁定。一审判决确定本案争议焦点是上诉人的损失是否是被上诉人在东鹏公司破产清算案件履职中存在过错导致,是错误的。二被上诉人都不承认自己是本案当事人,法院又没有确定被告是谁就确定上诉人的主张与被告无关,是自相矛盾的。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住所地在哈尔滨市,是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辖区注册的律师事务所,在省高级人民法院管理人名册中有担任管理人的资格,在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辖区没有担任管理人资格,却被大庆高新区法院指定为东鹏公司破产案件管理人。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是在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辖区注册的律师事务所分所,在省高级人民法院管理人名册中没有担任管理人的资格,但却在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辖区承担东鹏公司实际管理人工作。实际管理人是在大庆注册的曹丽、袁畅、宋伟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受到指定后根本没有指定律师担任管理人,不是该所律师的三人却违法担任管理人,高新区法院对此是明知的,上诉人认为,上诉人实际损失应是由二被上诉人直接造成的,同时也是高新区法院造成的。三、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是本案的真实被告。该所是法院指定的,该所应承担因过错和不作为给上诉人造成损失责任。原审法院在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已履行了管理人责任情况下,判决被上诉人与上诉人损失无关,明显错误。四、高新区法院指定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为破产管理人后,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主任曹丽等三人未提交委托手续,以管理人身份进入破产企业后,未按照破产法的规定接管债务人财产、印章、账簿、文书等资料,未调查债务人财产状况、制作财务状况报表。在东鹏公司破产案件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债权人未看到破产法规定的提交债权人会议的债权数额明细、债权债务明细,造成法院违法指定债权人会议主席。破产案件管理人费用应提交债权人会议通过,但破产管理人未提交收取费用的报告,曹丽等三人提出收取3000万元天价收费方案。由于被上诉人违法行为,造成东鹏公司破产案件一直没能够进行。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上诉人对管理人不作为提出异议并要求更换管理人申请,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诉人又提出更换申请并说明管理人违法问题,但曹丽等三人虚构35个债权人,在债权人表决更换管理人议题时,在没有确定债权人是否真实情况下,欺骗债权人,使更换管理人议题没有完成。五、二被上诉人应是本案共同被告,应承担赔偿责任,高新区法院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明知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没有担任管理人资格,2013年9月3日授权委托书只是委托曹丽等三人协助办理东鹏公司管理人申报债权、债务登记等特殊授权,该三人欺骗债权人二年多,造成债权人损失应承担责任。2015年11月26日,高新区法院(2013)庆高新商破字第1-1-2裁定书认定,因申请人一直没有提供破产清算债权、债务清册、财务会计账册等材料,导致对申请人资产负债情况无法评估,无法认定申请人是否资不抵债,裁定驳回东鹏公司破产清算申请。法院指定管理人后,上述工作应由管理人完成,东鹏公司已向法院提交申请破产清算的全部法律文件,破产法院审理符合清算条件情况下申请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后才下裁定。二被上诉人违法和不作为导致破产无法进行,应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法院严重违法,东鹏公司破产案件进入二年后,因管理人不作为和违法行为,不能完成法律程序,2015年11月26日高新区法院违法下发裁定书,高新区法院应承担赔偿责任。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上诉人朱庆红提交证据如下:

一、黑龙江省大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13)庆高新商破字第1-2-1号决定书复印件一份。欲证明指定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为大庆市东鹏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破产管理人,职责是接管破产单位财产印章、账目、文书等。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质证称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该份证据是复印件,该份证据不属于客观不能导致在一审中无法提交的证据,不能作为新证据使用,该证据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质证称与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质证意见一致。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二、2015年11月16日黑龙江省大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13)庆高新商破字第1-3-11号通知书复印件一份。欲证明法院要求破产单位在15日内提交财务账目及清册,证明2年之内没有提交账目清册。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质证称该证据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质证称该证据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三、2015年11月26日黑龙江省大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13)庆高新商破字第1-1-2号民事裁定书复印件一份。欲证明驳回东鹏公司破产清算申请,拖了2年2个月没有履行职责。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质证称该证据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质证称该证据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四、2016年3月14日大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关于龙宫业主上访反映问题答复复印件一份。欲证明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没有在大庆破产管理人编册之内,所以不具备破产管理人资格。申请单位在一定时间内提交债务清册,裁定中规定是15日之内,现在2年2个月都没有提供。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质证称该证据系复印件,不予质证。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质证称该份证据系复印件,不予质证。本院认为,该证据系复印件且无大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公章,本院对该证据不予确认。

五、二被上诉人营业执照、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一份。欲证明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是破产管理人,但没有权利到大庆做破产管理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没有破产管理人资质,但实际管理人是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分所的三个律师分别是曹丽、袁畅、宋伟,三人没有任何授权委托手续。二被上诉人是独立的法人,不能互相委托。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质证称该证据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质证称该证据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六、(2015)庆高新商初字第314号民事判决书一份。在判决书的内容中体现二被上诉人未提交任何证据证实二被上诉人为案涉东鹏公司的破产管理人。被上诉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质证称该证据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质证称该证据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被上诉人均未提交证据。

本院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系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管理名册中备案的管理人,具备破产管理人资质,其经法院合法指定为东鹏公司破产管理人,符合法律规定,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所大庆分所是该所设立,其分所人员参与东鹏公司破产管理并无不当,故上诉人主张该所不具备在大庆市担任破产管理人主体资格,不能成立。

上诉人朱庆红一审诉讼请求二被上诉人赔偿经济损失及补偿差价损失,但案涉房产于2009年拆迁,2013年9月2日,法院裁定受理东鹏公司破产清算并指定黑龙江海天庆城律师事务为东鹏公司破产管理人,其经济损失与破产案件无关,亦并非二被上诉人破产管理行为所导致,故上诉人要求二被上诉人赔偿经济损失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正确。

关于上诉人主张的补偿差价损失,上诉人应提供证据证实其所受到的损失系由二被上诉人不履行职责和违法不作为所致,但上诉人一、二审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证实该主张成立,故上诉人关于补偿差价损失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朱庆红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对上诉人朱庆红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50元(已交纳275元),由上诉人朱庆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邹吉东

审 判 员  陈 丽

代理审判员  王 宣

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顾婉婷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