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逃避追缴欠税罪

刘某林,高某东逃避追缴欠税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12月1日 案由:逃避追缴欠税罪 当事人:高某东 刘某林 案号:(2014)深中法刑二终字第677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某林,男。因本案于2012年10月18日被抓获,同日被刑事拘留,2012年10月31日被逮捕,现被南山区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高某东,女。因本案于2012年11月12日被抓获,同日被刑事拘留,2012年12月11日被逮捕,现被南山区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

辩护人黄某红,广东XX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审理南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刘某林、高某东犯逃避追缴欠税罪一案,于2014年7月30日作出(2014)深南法刑重字第1号刑事判决书。原审被告人刘某林、高某东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阅卷及讯问上诉人,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以不开庭的方式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查明,XXX公司成立于1996年9月11日,注册地为深圳市南山区蛇口XX大厦XX室,法定代表人为高某东,注册资本为100万元,股东为高某东、刘某林,经营范围为兴办各种实业、国内商业、物资供销业,监事为刘某南(另案处理)。XXX公司下设分支机构XXX公司纸箱厂,经营地址为深圳市南山区西丽XX村旧工业区,主要经营范围为纸箱及纸制品的生产。被告人刘某林负责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被告人高某东主要负责财务。2002年11月13日,国税局向XXX公司发出《税务稽查通知书》,决定对XXX公司的生产经营及纳税情况进行检查,该通知由刘某林于2002年11月18日签收。2003年4月15日,国税局向XXX公司发出《责令限期改正通知》,要求其就未按规定办理一般纳税人清算事宜整改,该通知由被告人刘某林当日签收。上述稽查过程中,国税局发现XXX公司2001年度的增值税清算计算有误,应补交税款人民币54725.36元,2002年度增值税清算未做,应补交税款人民币110790.77元。因此,国税局分别于2003年9月23日、9月26日作出深国税南税稽处字(2003)第0051号《税务处理决定书》、深国税南税罚告字(2003)第0754号《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和深国税南税罚处字(2003)第0740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XXX公司缴交税款及罚款共计人民币220911.52元,上述三份文书均由刘某林签收。 2003年4月,二被告人将XXX公司价值约人民币四、五十万元的部分设备搬运至其二人工作的XXX公司;因XXX公司未依法参加企业年度检验,且经公告后仍未在限期内申报年检,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04年2月25日作出深工商企处(2004)南2450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吊销XXX公司营业执照。另,XXX公司在中国农业银行开立的账户于2002年3月22日被注销,在交通银行开立的账户于2004年11月10日因超过一年以上未发生任何业务而转入不动户。 2011年4月6日,国税局认为XXX公司不在注册地经营,为非正常户,致使无法追缴欠税,故依法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侦查。 2012年10月18日,被告人刘某林接到办案民警电话后,自行到桃源派出所接受调查,随后被刑事拘留;2012年11月12日,被告人高某东在海南省海口港客运大厅被公安机关抓获。

到案后,刘某南的家属委托律师于2013年4月28日代为退缴税款人民币27586.21元、滞纳金人民币52413.79元,共计人民币8万元。

另查明,本院为了查明XXX公司拖欠XXX公司货款是否于2000年至2003年之间在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松岗法庭起诉并被松岗法庭查封一案,于2014年3月25日向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松岗法庭发函,要求该法庭查实。经查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松岗法庭根据XXX公司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分别于2001年5月28日和8月28日依法查封了XXX公司相当于价值人民币464044.79元的财产,即自建厂房(平房)1栋、XX居X栋XXX房X套、半自动立式模切机2台、双色印刷机1台、切角机1台、分纸机2台、钉机1台以及半成品的纸箱、纸板一批。并于2001年7月19日作出(2001)深宝法经初字第1130号民事判决,XXX公司应偿付XXX公司货款人民币400189.32元及其约定延付金人民币63855.47元。档案中无XXX公司申请执行XXX公司的材料。庭审中,被告人刘某林亦确认XXX公司未向宝安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以上事实,有下列经庭审出示、质证,并经查证属实证人证言、物证、书证、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等证据佐证,足以认定。

原审认为,被告人刘某林、高某东作为公司的经营者和法定代表人,明知公司欠缴应纳税款,仍转移公司财产,致使税务机关无法追缴欠缴的税款,数额在十万元以上,其二人的行为均已构成逃避追缴欠税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关于二被告人是否故意转移或隐匿公司财产的问题。首先,证人证言及其二被告人的供述均可证实其二人在明知XXX公司拖欠税款的情况下,仍将公司设备转移至XXX公司。其次,涉案财产因XXX公司诉XXX公司欠货款案已被宝安区人民法院松岗法庭查封,但相关财产被法院查封后,未经法院准许不得转移。二被告人虽辩称其转移公司设备至XXX公司系为了偿还欠该公司债务,但经向深圳市宝安区公明街道经济发展总公司查证,XXX公司并未采取以货抵债和以设备抵债等方式偿还该笔债务,二被告人转移涉案财产无合法事由,故其辩解与事实不符。另外,有证据证实XXX公司所在经营地并非大学城拆迁范围,政府部门并未针对其经营地发出拆迁通知,故二被告人相关辩解亦与事实不符。因此,二被告人故意转移公司财产事实清楚。二被告人转移公司财产后,XXX公司于2003年7月搬离原经营地后,未经破产宣告或注销等法定程序进行非正常注销,致使税务机关无法追缴欠缴的税款。关于欠缴税款的数额问题。国税局提供的税务稽查报告、XXX公司账目表等证据证实XXX公司2001年度、2002年度的年销售收入均在人民币100万元以上,经核算,其2001年度应补交税款人民币54725.36元,2002年度应补交税款人民币110790.77元。税务部门依法向XXX公司送达《税务处理决定书》等法律文书后,XXX公司既未提起行政复议,亦未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应认定XXX公司认可税务部门核算的欠缴税款数额。现有证据查明,税务部门并未冻结二被告人辩称的人民币35万元存款。故指挥被告人相关辩解亦与事实不符,依法不应采纳。

在二被告人的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刘某林作为公司的实际经营者,起主导作用,系主犯,其在接到办案民警电话后主动自行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行为依法应认定为自首,本院依法予以减轻处罚。被告人高某东协助刘某林工作,作用较小,系从犯,本院依法予以减轻处罚,并综合考虑被告人高某东的认罪态度,本院认为其犯罪情节较轻,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亦足以达到惩戒的目的,故决定对其适用缓刑。本案中欠缴的税款已由被告人刘某林的家属刘某南缴交了部分,挽回了一定的损失,在量刑的时候予以考虑。判决如下:一、被告人刘某林犯逃避追缴欠税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二、被告人高某东犯逃避追缴欠税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上诉人刘某林提出上诉称,其公司与XXX公司有债务纠纷,XXX公司依法财产保全上诉人的机器设备,上诉人把机器设备搬迁至XXX公司也是基于当时的拆迁所迫,才以为以物抵债给XXX公司,其并非为逃避交税将设备转移。请求二审法院改判上诉人无罪。

上诉人高某东提出上诉称,现有证据也无法证明上诉人高某东有转移财产逃避追缴欠税的行为。《拆迁通知》证明上诉人高某东没有转移财产逃避追缴欠税罪的事实。(2001)深宝法经初字第1130号民事判决书也证明上诉人高某东不存在转移财产逃避追缴欠税的事实。请求二审法院改判上诉人无罪。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与上诉状基本一致。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相同。原审所采信的证据已当庭出示、宣读并质证,证据确实充分,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刘某林、高某东作为公司的经营者和法定代表人,明知公司欠缴应纳税款,仍转移公司财产,致使税务机关无法追缴欠缴的税款,其行为均已构成逃避追缴欠税罪。关于上诉人刘某林、高某东提出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公司存在逃避欠税行为的上诉理由,经查,多名证人证实及其二上诉人均认可上诉人是在明知XXX公司拖欠税款的情况下,仍将公司设备转移至XXX公司。二上诉人辩称其转移公司设备至XXX公司系为了偿还欠该公司债务,但经向深圳市宝安区公明街道经济发展总公司查证,XXX公司并未采取以货抵债和以设备抵债等方式偿还该笔债务,二上诉人转移涉案财产无合法事由。另外,现有证据证明XXX公司所在经营地并非大学城拆迁范围,政府部门并未针对其经营地发出拆迁通知。二上诉人转移公司财产后,XXX公司于2003年7月搬离原经营地后,未经破产宣告或注销等法定程序进行非正常注销,致使税务机关无法追缴欠缴的税款。上诉人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 判 长  张 宇    

审 判 员  林 福 星  

代理审判员  袁     琰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一日

书 记 员  欧阳志敏(兼)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