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职工破产债权确认纠纷

邢玉萍与威海诚信医学科技开发公司破产债权确认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7月2日 案由:职工破产债权确认纠纷 当事人:威海诚信医学科技开发公司 邢玉萍 案号:(2014)威民三终字第162号 经办法院: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威海诚信医学科技开发公司。

诉讼代表人威海三合企业清算事务所有限公司,系上诉人之破产管理人。

委托代理人戴汉珍,女,1982年5月28日出生,汉族,系破产管理人职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邢玉萍,女,1964年3月26日出生,汉族。

诉讼记录

上诉人威海诚信医学科技开发公司因职工破产债权确认纠纷一案,不服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12)威高商初字第19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认定,2010年7月7日,被告以其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不抵债为由向法院申请破产。法院于2010年7月15日作出(2010)威高破字第2-1号民事裁定书,受理被告的破产清算申请,并于同日指定三合公司担任管理人。2012年1月4日,法院作出(2010)威高破字第2-2号民事裁定书,宣告被告破产,被告现处于破产清算程序中。在被告破产清算过程中,被告管理人于2012年3月13日作出关于被告公司职工债权的公示,载明:经管理人调查,确认被告于1999年停止经营,未在劳动部门缴纳社会保险,无签订劳动合同的在册职工,只有高巍、高瑞丰、邢玉萍、陈菲、尼崧、朱剑飞6名留守人员,负责企业停业期间财产保护、财务等工作,上述6名留守人员档案均不在被告处,截止2010年7月15日,共欠付上述职工工资563196.30元(详见债权清单)。该公示所附职工债权清单载明:高瑞丰任被告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欠付工资数额182513.80元;朱剑飞任被告书记,负责办理在编职工的档案转移和调动事宜,欠付工资32192.50元;高巍任被告副总经理,负责生产经营业务的善后处理工作及资产的看管和保护,欠付工资87122.50元;尼崧任财务部经理,负责财务工作,欠付工资87122.50元;邢玉萍任行政部经理,负责行政事务的处理和协调工作及资产的看管和保护,欠付工资87122.50元;陈菲任董事长助理,协助董事长对日常工作的处理和诉讼事务的处理,欠付工资87122.50元。管理人所列职工工资中,2002年9月前按照威海地区平均工资标准确定,此后按照威海地区最低工资标准确定。原告等5名职工对管理人作出的上述公示有异议,要求管理人进行更正,管理人予以拒绝,原告遂诉至法院,要求支付工资和经济补偿金,补缴社会保险费。本案在审理过程中,依法以(2012)威高商初字第194-2号民事裁定书驳回原告要求补缴社会保险费的起诉,该裁定书现已生效。

另查明,被告未在劳动行政部门开设社会保险统筹账户。原告的社会保险费1996年3月31日以前由案外人威海希波制药厂(以下简称“希波制药厂”)按月175元至270元为基数缴纳了22个月,此后未继续缴纳。希波制药厂成立于1992年11月19日,性质为全民所有制企业,其主管部门为威海CEH医学科技开发公司(以下简称“CEH公司”),CEH公司成立于1991年,其上级主管部门为中国医学基金会哈尔滨医学发展中心(以下简称“哈尔滨医学中心”)。1998年4月,希波制药厂被卫生部门查封,停止生产经营。1998年9月29日,被告批准希波制药厂进行改制,注销希波制药厂,改制为威海希波制药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希波公司”),希波制药厂债权、债务由希波公司承继。同日,希波制药厂召开全体股东会议,同意希波制药厂改制为希波公司,出资数额及比例如下:被告出资5590000元,占29.89%;法定代表人为高巍,任希波公司总经理,其出资1986266元,占10.62%,尼崧、尼岩各出资1337340元,占7.15%。 1998年12月12日,被告向其上级主管部门哈尔滨医学中心请示调整工资标准,载明:被告所属一般工作人员全部归希波公司,由希波公司负责工作定岗、定位和工资定级;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及科研技术骨干共计15人,仍由被告负责,兼任希波公司中高层管理工作,参照威海当地合资企业工资标准重新定级;企业未恢复正常运转前,按新定标准工资的20%开支,剩余80%挂账,待企业恢复正常运营时分批补发。 1999年元月6日,哈尔滨医学中心复函被告,批复如下:原则上同意中高层管理人员由被告开支,只开全部工资的20%,剩余80%挂账的工资方案;建议希波公司恢复正常生产时工资由希波公司承担50%;哈尔滨医学中心党委决定委派朱剑飞到被告处任书记。 2002年底,朱剑飞撤回哈尔滨医学中心。留守人员仅剩法定代表人高瑞丰,负责公司全面事务,高巍负责生产经营业务的善后处理工作及资产的看管和保护,尼崧负责财务工作,邢玉萍负责行政事务,陈菲担任法定代表人高瑞丰的助理,协助高瑞丰处理日常工作和诉讼事务等工作。上述人员自1999年开始未正常发放工资,但被告亦未提供有效证据证实上述人员应发工资数额及期间是否发放工资、发放工资数额等相关情况。上述人员自2002年底开始亦无须正常上班,但须处理公司相关事务。 1999年至2012年,威海市职工平均工资分别为7307元、8023元、9190元、10230元、11215元、13070元、15785元、18035元、21166元、24187元、27213元、31556元、36961元、38799元。

被告破产管理人三合公司作出包括高瑞丰、高巍、邢玉萍、尼崧、陈菲五人在内的职工债权清单后,债权人云景公司对该债权清单不服,以本案被告为被告,本案原告为第三人,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原告等人职工债权申报无效,本案遂中止诉讼。云景公司案经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威商终字第73号民事裁定书,认为破产法虽规定职工债权无需申报,而是由管理人调查后列出清单予以公示,该规定系对劳动者利益的保护性规定,但无论职工债权还是普通债权,都属破产债权,只是清偿顺序的不同,如申报不实,将会损害债权人的利益,故指令进行审理。

本案在中止诉讼期间,2013年8月23日,原告等5名劳动者向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高区劳动争议仲裁委”)申诉,要求被告支付工资、经济补偿金、补缴社保费等,高区劳动争议仲裁委于2013年8月27日作出威高劳人仲案字(2013)第147号不予受理通知书,以被告系破产企业,原告等5名劳动者的请求不符合受理条件为由,决定不予受理。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庭审陈述、已生效民事裁定书、高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决定书、社保缴纳情况证明、哈尔滨医学中心文件等证据在卷佐证。

原审法院认为,虽然原告的社会保险等档案材料均在希波制药厂,但希波制药厂及其改制后的希波公司均系隶属于被告的企业法人,在希波公司处于被查封的非正常经营状态下,被告作为希波公司的主管部门,在请示其上级主管部门哈尔滨医学中心并获得批准的情况下,确定原告等高层管理人员的工资由其发放并无不当,且被告申请破产后,其破产管理人经对法定代表人及企业的相关账簿进行核实后,亦认可原告系被告处行政经理。被告于1999年停止经营后,遣散一般员工后,留有大量资产及部分未完结业务,客观上需要留守人员看护、处置和处理未完结业务的善后工作,而从被告1998年12月12日向其上级主管单位哈尔滨医学中心发出的请示及哈尔滨医学中心于次年元月6日出具的答复来看,被告上级主管部门哈尔滨医学中心同意被告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及科研技术骨干共计15人仍由被告负责,同时兼任希波公司的中高层管理工作,建议在希波公司恢复生产时上述高层管理人员工资由希波公司负担50%,同时指派朱剑飞担任公司党组书记,并要求除了朱剑飞外,其他党组成员一律不得脱产,原告作为公司行政经理,其应属于该请示和批复中确认的15人之一,且在被告的业务中,原告作为具体经办人处理了大量涉及被告的事务,而希波公司改制后亦未实际进行经营,故应认定其为被告公司提供了劳动,被告依法应支付其工资。由于原、被告均未提供有效证据证实原告的工资数额,根据公平原则,本院确定依照同年度威海市职工平均工资确认被告应给付原告工资数额,故被告应支付原告1999年1月1日至2010年7月15日期间工资为7307元+8023元+9190元+10230元+11215元+13070元+15785元+18035元+21166元+24187元+27213元+31556元÷12×7.5=181143.5元。被告作为用人单位,因其破产导致劳动合同终止的,依法还应支付劳动者经济补偿金。但鉴于劳动合同法自2008年1月1日起实施,故原告要求被告自2008年1月1日至其2012年1月4日被依法裁定宣告破产期间的经济补偿理由正当,予以支持。但因其未能提供有效证据证实其工资数额,本院依照当年度威海市职工平均工资标准计算原告可获得的经济补偿金为(24187+27213+31556+36961)÷12=9993.08元。本案经审判委员会审议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第四十六条第(六)项、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八条第二款、第五十八条第三款、第一百一十三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威海诚信医学科技开发公司支付原告邢玉萍1999年1月1日至2010年7月15日期间拖欠的工资181143.5元;二、被告威海诚信医学科技开发公司支付原告邢玉萍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9993.08元。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被告负担。

宣判后,上诉人威海诚信医学科技开发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原审法院程序违法。上诉人在破产清算过程中,破产管理人根据《企业破产法》的规定对职工债权进行公示,被上诉人邢玉萍不服债权数额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其债权数额为362383.31元。同时债权人青岛云景商贸有限公司对该清单不服,也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职工债权无效。上述两个案件应该合并审理;2、原审法院以威海市职工平均工资为标准计算被上诉人2002年9月后的工资数额没有法律依据。上诉人自2002年起就已经完全停产,不再从事经营活动,被上诉人没有提供正常劳动,根据《山东省企业工资支付规定》第三十一条,上诉人停产期间,被上诉人只提供了少量劳动,应根据其工作量和工作时间确定合理数额。3、原审法院判令上诉人支付被上诉人终止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错误。双方之间没有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上诉人停产后,被上诉人已经不再提供正常劳动,不应支付该费用。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邢玉萍答辩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案经二审查明,案外人青岛云景商贸有限公司对本案所涉职工债权不服,以上诉人为被告、被上诉人为第三人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职工债权申报无效,原审法院以(2012)威高商初字第265号案件立案,现该案正在审理过程中。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认定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二条、第五十六条及第一百四十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在涉及共同诉讼、第三人参加诉讼、诉的客体合并的情况下可以适用合并审理。但本案与265号案既不属于第三人参加诉讼,亦不属于诉的客体合并,且不具备共同诉讼的条件,不属于合并审理的法定情形。上诉人认为两起案件应当合并审理缺乏法律依据,据此主张原审法院程序违法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上诉人工资数额应如何确定问题,本院认为,从1998年12月12日上诉人向其上级主管部门哈尔滨医学中心的书面请示及该中心的答复看,其上级主管部门确定由上诉人为15名高层管理人员及技术骨干发放工资,被上诉人作为上诉人的行政经理,理应属于上述15人之列;鉴于被上诉人在留守期间处理了涉及上诉人的大量事务,故原审法院认定被上诉人为上诉人提供了劳动、上诉人应向被上诉人支付劳动报酬正确。根据《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的规定,破产企业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工资按照该企业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由于现有证据不足以确定破产前企业职工的平均工资数额,原审法院参照同年度威海市职工平均工资数额确定被上诉人的工资数额,公平合理,且符合本案的实际情况,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终止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应否支付问题,《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四十六条亦有明确规定,即用人单位被依法宣告破产的,劳动合同终止,用人单位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金。因此,上诉人关于不需向被上诉人支付经济补偿金的上诉理由,于法相悖,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判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上诉理由不当,本院不予采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人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义务。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威海诚信医学科技开发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乔 卉

代理审判员  张丽萍

代理审判员  许 萍

二〇一四年七月二日

书 记 员  周艳玲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

第四十六条第四十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条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二条

《破产法》

第一百一十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