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抗税罪

王伍、任伟等人犯滥用职权、交通肇事、保险诈骗、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抗税、非法经营罪一案一审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5年6月11日 案由:强迫交易罪 抗税罪 非法经营罪 聚众斗殴罪 盗窃罪 保险诈骗罪 寻衅滋事罪 窝藏、包庇罪 交通肇事罪 当事人:唐文生 李万红 任豪 符庆礼 王立武 王雪冬 喻猛 尚林俊 任伟 洪彬 杨海平 郑伟伟 张亚辉 崔嵩松 余俊如 邓开强 余建平 王伍 陈建楠 王进喜 魏永辉 张天亮 陈少洲 王灿军 高让严木参 王伟 郭建 案号:(2014)南刑二初字第00015号 经办法院: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河南省南阳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伍,男,1970年12月30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捕前系河南省淮滨县交通局运输管理所副所长,住淮滨县。因涉嫌聚众斗殴犯罪,2011年7月9日被淮滨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因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强迫交易等犯罪,同年8月11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河南省信阳市看守所。

辩护人刘德法,河南郑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张翔,河南晟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杨海平,又名白马扎西,男,1988年10月19日生,藏族,小学文化,农民,住四川省九寨沟县。因犯盗窃罪于2009年9月26日被四川省九寨沟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2010年4月12日入四川省阿坝监狱服刑。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10月25日被淮滨县公安局羁押至淮滨县看守所。2014年6月11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任豪,男,1968年10月21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捕前系河南省淮滨县市发中心职工,住淮滨县。1992年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淮滨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12年2月因犯窝藏罪被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期自2011年1月5日至2014年6月13日)。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9月23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拘传,次日被淮滨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敲诈勒索犯罪,同年10月1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12月13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杨勇刚,河南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亚辉,男,1971年11月5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个体商户,住安徽省阜阳市。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7月19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同月21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2011年8月11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6月20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薛强,河南博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任伟,男,1978年10月19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个体商户,住河南省淮滨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7月15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犯罪、保险诈骗犯罪,同年8月11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6月20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郑伟伟,男,1981年5月27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捕前系淮滨县交通局运输管理所运输辅助股股长,住淮滨县。因涉嫌聚众斗殴犯罪,2011年7月10日被淮滨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聚众斗殴犯罪,同年8月10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6月11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蔡中智,河南正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尚林俊,男,1967年10月28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捕前系河南省信阳市浉河区第二运输公司职工,住信阳市。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9月6日被淮滨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同月22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8月6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刘雪红,河南法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进喜,男,1974年9月21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捕前系河南省淮滨县交通局运输管理所出租办主任,住淮滨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7月25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同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故意伤害犯罪,同年8月11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6月11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李祥文、王永豪,郑州仟问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余俊如,男,1975年11月20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捕前系河南省淮滨县交通局运输管理所栏杆站站长,住淮滨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7月15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2011年8月10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6月11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陈新宇,河南正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灿军,又名王录军,男,1976年7月15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捕前系河南省淮滨县交通局运输管理所客运稽查队队长,住淮滨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7月15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同年8月11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6月11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廖树铜,河南正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符庆礼,男,1971年7月13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捕前系河南省淮滨县交通局运输管理所马集站站长,住淮滨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7月25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同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2011年8月11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6月11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邓开强,男,1975年5月7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捕前系河南省淮滨县交通局运输管理所王店站站长,住淮滨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7月15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同年8月11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6月11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余军,河南正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魏永辉,男,1963年5月12日出生。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8月8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同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同年9月3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6月11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王立武,男,1974年10月13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捕前系河南省淮滨县交通局运输管理所城关站职工,住淮滨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7月15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同年8月11日被执行逮捕;2012年11月14日被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2013年5月14日,经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被监视居住。2014年4月29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陈少洲,男,1966年3月23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捕前系河南省淮滨县交通局运输管理所城关站职工,住淮滨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7月15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同年8月11日被执行逮捕;2012年11月14日被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2013年5月14日经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被监视居住。2014年4月29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唐文生,男,1978年6月6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捕前系河南省淮滨县交通局运输管理所城关站职工,住淮滨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7月15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2011年8月10日被执行逮捕;2012年11月14日被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2013年5月14日经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被监视居住。2014年4月29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丁长玉,河南正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郭建,男,1970年8月3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捕前系河南省淮滨县交通局运输管理所张庄站站长,住淮滨县。1989年3月11日因犯交通肇事罪被淮滨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2011年7月15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同年8月11日被执行逮捕;2013年1月14日被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2013年7月13日经信阳市中级法院决定被监视居住。2014年4月29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李万红,男,1973年6月10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捕前系河南省淮滨县交通局运输管理所副所长,住淮滨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7月15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同年8月10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1月27日被南阳市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4年4月29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高让严木参,曾用名荣忠泽郎,男,1987年9月12日出生,藏族,初中文化,农民,住四川省金川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9月17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同月22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同年10月1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6月20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陈建楠,又名陈见楠,男,1987年1月9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淮滨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10月15日被淮滨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同年11月4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6月11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洪彬,男,1975年10月1日出生,回族,小学文化,无业,住安徽省阜阳市。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7月19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同年8月11日被执行逮捕;2013年1月18日被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2013年7月17日经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被监视居住。2014年4月29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王雪冬,男,1987年3月1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农民,住河南省淮滨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7月22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同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2011年8月10日被执行逮捕;2013年1月21日被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2013年7月17日经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被监视居住。2014年4月29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张天亮,男,1975年1月16日出生,回族,小学肄业,农民,住安徽省临泉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8月22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2011年8月28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同年9月3日被执行逮捕。2014年6月11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娄云龙、齐保宽,安徽文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余建平,男,1972年4月29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个体商户,住河南省淮滨县。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2011年8月19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同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强迫交易犯罪,同年9月3日被执行逮捕;2013年2月18日被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2013年8月15日经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被监视居住。2014年4月29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喻猛,男,1981年2月22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无业,住河南省淮滨县。因涉嫌聚众斗殴犯罪,2011年7月10日被淮滨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聚众斗殴犯罪,同年8月10日被执行逮捕;2012年11月7日被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2013年5月7日经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被监视居住。2014年4月29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崔嵩松,曾用名崔德松,男,1986年10月22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个体户,住河南省淮滨县。因涉嫌聚众斗殴犯罪,2011年7月10日被淮滨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聚众斗殴犯罪,同年8月10日被执行逮捕;2012年11月7日被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2013年5月7日经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被监视居住。2014年4月29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王伟,男,1979年8月23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捕前系河南省淮滨县水利局职工,住河南省淮滨县。因涉嫌聚众斗殴犯罪,2011年7月10日被淮滨县公安局抓获,次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聚众斗殴犯罪,同年8月10日被执行逮捕;2012年11月7日被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取保候审,2013年5月7日经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被监视居住。2014年4月29日被本院取保候审。

诉讼记录

河南省南阳市人民检察院以宛检刑诉(2014)21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伍犯滥用职权、交通肇事、保险诈骗、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抗税、非法经营罪,被告人任伟犯保险诈骗、滥用职权罪,被告人郑伟伟犯滥用职权、聚众斗殴罪,被告人王进喜犯滥用职权、故意伤害罪,被告人王灿军、邓开强、符庆礼、王立武、陈少洲、唐文生、余俊如、郭建、李万红、张亚辉、尚林俊、魏永辉、高让严木参、陈建楠、杨海平、洪彬、王雪冬、张天亮、余建平犯滥用职权罪,被告人任豪犯非法经营罪,被告人崔嵩松、喻猛、王伟犯聚众斗殴罪一案,于2014年4月2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南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韩超、李新钢、蔡春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伍及其辩护人张翔、刘德法,被告人任伟,被告人张亚辉及其辩护人薛强,被告人尚林俊及其辩护人刘雪红,被告人郑伟伟及其辩护人蔡中智,被告人王进喜及其辩护人李祥文,被告人王灿军及其辩护人廖树桐,被告人邓开强及其辩护人余军,被告人符庆礼、王立武、陈少洲,被告人唐文生及其辩护人丁长玉,被告人余俊如及其辩护人陈新宇,被告人郭建、李万红,被告人任豪及其辩护人杨永刚,被告人魏永辉及其辩护人崔涛,被告人高让严木参、陈建楠、杨海平、洪彬、王雪冬,被告人张天亮及其辩护人娄云龙,被告人余建平、喻猛、崔嵩松、王伟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河南省南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一)滥用职权罪 为获取高额利润,被告人王伍、张亚辉约定,由张亚辉投资在淮滨县王家岗乡开设万沙沙场,由王伍负责收沙,沙场每收一方沙,王伍提取一元钱。为迫使沙车车主将沙卖到万沙沙场,2008年2月至2009年7月,王伍亲自带队或安排运输管理所城关站站长王大龙(另案处理)、被告人王进喜、余俊如、王灿军、郑伟伟、符庆礼、郭建、邓开强、李万红、陈少洲、唐文生、王立武等人以执法检查为名拦截过往的拉沙车辆,让沙车车主认识到只有将沙子卖给该沙场,其沙车才能正常营运。同时,王伍、张亚辉还安排被告人魏永辉、王雪冬、陈建楠、高让严木参、杨海平、洪彬、张天亮、余建平、任伟等人在沙场门口及淮商公路淮滨县张庄路段等处拦截沙车,要求沙车车主将沙卖到万沙沙场。对没有将沙子卖到万沙沙场的沙车,登记车牌号,再由王伍安排运输管理所人员查扣重罚。沙车车主为避免车辆被查扣处罚,被迫将沙卖给万沙沙场。 2010年底,被告人王伍、尚林俊等人共同投资,在万沙沙场门口建一小型加油站。为迫使沙车在此加油,王伍、尚林俊安排王雪冬、李俊(另案处理)等人将不在该加油站加油的沙车车牌号记下,再由王伍安排运输管理所工作人员对沙车进行查扣重罚。沙车车主为避免车辆被查扣处罚,被迫在该加油站加油。 (二)交通肇事罪 2008年11月13日中午,被告人王伍、任伟等人在淮滨县王店乡淮商路东侧一饭店吃饭,期间二人均饮酒。饭后,二人分别驾车一起返回县城。行至淮滨县淮河大桥南头时,任伟驾驶的豫S67566奥迪车左后侧碰到相向行驶的骑电瓶车的杨吕芳,紧随其后的王伍驾驶豫AB5590(临时号牌)雷克萨斯越野车将杨吕芳撞倒致其当场死亡。

淮滨县公安交警大队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王伍酒后驾驶机动车,速度过快,与前车没有保持必要的安全距离,应负事故主要责任;任伟酒后驾驶机动车,没有保持安全车速,应负事故次要责任;杨吕芳驾驶电动车在道路上行驶,没有遵守有关交通安全的规定,应负事故次要责任。 (三)保险诈骗罪 2008年11月13日交通事故发生后,被告人王伍、任伟隐瞒其酒后驾驶投保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的事实,分别指示王大龙、任迎兵(另案处理)假冒事故车辆驾驶人员,向保险公司骗取保险金。被告人王伍从中国大地保险公司骗取车损险、第三者责任险及附加险共计71722.66元;被告人任伟从中国人寿保险公司骗取商业险42440.5元。 (四)聚众斗殴罪 2011年5月17日晚,被告人王伍与李培涵(已判刑)在喝酒过程中因口角发生矛盾。酒后,喻猛开车送王伍与郑伟伟回家。途中,王伍给李培涵打电话相约殴斗。随后,王伍又打电话约来崔嵩松,郑伟伟打电话约来王伟、王恒(另案处理),李培涵打电话约来张勇(已判刑)等人。双方在北城碧桂园小区门口见面后,李培涵与王伍发生吵骂,双方随之厮打在一起。厮打中,张勇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欲捅王伍,被郑伟伟和崔嵩松拦住。王伍和喻猛一起追打李培涵,张勇看到李培涵被追打,挣脱后跑到自己的车旁,从车上拿出一把半米长的砍刀,跑过来对王伍后背猛砍一刀,返身逃跑时摔倒在地。王伍扑到张勇身上与张勇厮打,喻猛趁机将张勇手上的刀夺下,后王伍和张勇二人被小区居民拉开。经法医鉴定,王伍的损伤为轻伤。 (五)寻衅滋事罪 2010年5月5日14时许,被告人王伍酒后到淮滨县王家岗乡浅孜村李庆友的沙场,以沙场人员将其堆放在沙场旁的煤渣卖了为由,对沙场人员李某某、孟某某、李某某进行殴打,并对淮滨县公安局王家岗派出所出警人员进行辱骂。经法医鉴定:李某某、孟某某、李某某的损伤程度均为轻微伤。 (六)故意伤害罪 2007年10月1日,淮滨县防胡镇熊寨村个体车主程树华的营运客车被扣到淮滨县汽车站院内的停车场。程树华向看车的被告人王进喜的父母索要被扣车辆,双方发生争执,继而厮打。厮打过程中,被告人王进喜赶到将程树华鼻子打伤,经法医鉴定:程树华的损伤程度为轻伤。 (七)抗税罪 2010年4月,被告人王伍以其姐夫高勇的名义开办淮滨县华中驾驶员培训学校。2010年7月至9月期间,淮滨县地税局多次给华中驾校下发催缴税款通知等相关文书。2010年9月16日,淮滨县地税局向华中驾校送达了《催交税款通知书》,核定2010年4至8月份的税款为5000元,限2010年9月18日前缴纳。2010年10月,淮滨县地税局工作人员杜建峰、饶顺怀带着行政处罚告知书来到华中驾校,见到王伍,王伍拒不在通知书上签字,并威胁说“你们回去告诉邬进军,等回头我安排手下几个小弟到学校帮他接小孩。”事后,饶顺怀将王伍威胁的话告诉局长邬进军。2010年11月份,王伍交给饶顺怀1300元,称是华中驾校一年的税款。至案发,华中驾校没有再交过税。 (八)非法经营罪 2008年3月份,淮滨县芦集乡从芦集街道到宋湾村的导洪路被过往的沙车轧坏,该路连接宋湾村四个沙场。被告人王伍、任豪共同出资将该路段进行整修后,未经道路主管部门批准,雇佣人员向过往该路段拉沙的车辆设点收取过路费,至案发共向沙车司机收取过路费数十万元。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人当庭出示、宣读有被告人王伍、张亚辉、李万红、余俊如、王灿军、郭建、邓开强、符庆礼、王进喜、陈少洲、唐文生、王立武、魏永辉、高让严木参、郑伟伟、王雪冬、余建平、洪彬、张天亮等人的供述和辩解,证人李某某、苏某某、刘某某等人的证言,被害人李某某、孟某某、李某某等人的陈述,淮滨县公安交警大队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机动车保险单、淮滨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调解协议、王伍等人任职文件等书证,现场照片,鉴定意见,物证等证据。

河南省南阳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王伍在担任淮滨县交通局运输管理所副所长期间,与被告人张亚辉、尚林俊相互勾结,滥用职权,王伍指使或带领被告人王进喜、余俊如、王灿军、郑伟伟、符庆礼、郭建、邓开强、李万红、陈少洲、唐文生、王立武等淮滨县运输管理所工作人员以执法检查名义;被告人魏永辉、高让严木参、陈建楠、杨海平、洪彬、王雪冬、张天亮、余建平、任伟受王伍、张亚辉等人指示,帮助和配合王伍等运输管理所工作人员,以对沙车查扣处罚为手段,强迫沙车车主将河沙卖给指定的沙场、或到指定的加油站加油,从中牟取个人利益,严重损害了国家执法机关的声誉,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其行为已分别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均应当以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王伍酒后驾驶机动车肇事,致一人死亡,且负事故主要责任。其行为已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交通肇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王伍、任伟在交通事故发生后,明知“酒后驾驶机动车”是保险合同明确约定的免责条款,却隐瞒酒后驾车的事实,骗取保险金。其中王伍骗取保险金71722.66元,任伟骗取保险金42440.56元,均系数额较大。其行为已分别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均应当以保险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王伍纠集多人聚众斗殴,系首要分子;被告人郑伟伟、崔嵩松、喻猛、王伟积极参加聚众斗殴。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均应当以聚众斗殴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王伍借故生非,随意殴打他人,致三人轻微伤;身为纳税义务人,以威胁方法拒不缴纳税款。其行为已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零二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寻衅滋事罪、抗税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王进喜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王伍、任豪未经政府主管部门批准,私自与他人合伙投资建设道路并非法收取车辆通行费,侵犯了国家对道路的经营管理权,扰乱了国家正常的道路经营秩序,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均应当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被告人魏永辉、高让严木参、陈建楠、杨海平、洪彬、王雪冬、张天亮、余建平、任伟在滥用职权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之规定。被告人王伍、任伟、郑伟伟、王进喜均系一人犯数罪,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对其数罪并罚。被告人任豪、杨海平因其他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尚未执行完毕,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条之规定,对二人数罪并罚。提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王伍辩称自己无罪。起诉书指控的滥用职权是正常履行职责的行为;不存在交通肇事,更没有保险诈骗;起诉书指控的聚众斗殴,自己是受害人,应定为故意伤害;起诉书指控的寻衅滋事属于民事纠纷,且已经调解;起诉书指控的抗税不属实,自己是按照税务部门要求交税,只是说话难听;起诉书指控的非法经营事实自己只是出资修路,与沙场老板合伙,收取沙场老板的提成,不构成本罪。

王伍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除与王伍一致的以外,另认为王伍聚众并非斗殴,没有主观动机。寻衅滋事的司法解释并不适用与于本案。

被告人邓开强、符庆礼、王灿军、王立武、陈少洲、唐文生、余俊如、郭建均辩称自己是正常履行职务,自己无罪。

邓开强、王灿军、唐文生、余俊如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同被告人一致。

被告人李万红、郑伟伟均辩称自己未参与上路查车,不构成滥用职权罪。

郑伟伟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除与郑伟伟一致的以外,另认为郑伟伟并未参与打架,不构成聚众斗殴。

被告人王进喜辩称自己无罪。从未去过王伍的沙场,也未对程树华有过伤害行为。

王进喜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与王进喜一致。

被告人尚林俊辩称自己只是投资做生意,并不知道王伍滥用职权让手下查车的事情。

被告人魏永辉、高让严木参、陈建楠、杨海平、洪彬、王雪冬、张天亮、任伟均辩称自己只是在沙场干活打工,不构成滥用职权罪。

被告人任豪辩称自己修路未收过过路费,只是在卖沙钱里提成。

被告人张亚辉、任伟、余建平、喻猛、崔嵩松、王伟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均无异议。

张亚辉、尚林俊、魏永辉、张天亮的辩护人均认为四被告人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均非滥用职权罪的主体,不构成滥用职权罪。

经审理查明: (一)强迫交易的事实 为获取高额利润,被告人王伍、张亚辉约定,由张亚辉投资在淮滨县王家岗乡开设万沙沙场,由王伍负责收沙,沙场每收一方沙,王伍提取一元钱。为迫使沙车车主将沙卖到万沙沙场,2008年2月至2009年7月,王伍亲自带队或安排运输管理所城关站站长王大龙(另案处理)、被告人王进喜、余俊如、王灿军、符庆礼、郭建、邓开强、李万红、陈少洲、唐文生、王立武等人以执法检查为名拦截过往的拉沙车辆,让沙车车主认识到只有将沙子卖给该沙场,其沙车才能正常营运。同时,王伍、张亚辉还安排被告人魏永辉、王雪冬、陈建楠、高让严木参、杨海平、洪彬、张天亮、余建平等人在沙场门口及淮商公路淮滨县张庄路段等处拦截沙车,要求沙车车主将沙卖到万沙沙场。对没有将沙子卖到万沙沙场的沙车,登记车牌号,再由王伍安排运输管理所人员查扣重罚。李某某、詹某某、叶某某等沙车车主为避免车辆被查扣处罚,被迫将沙卖给万沙沙场。 2010年底,被告人王伍、尚林俊等人共同投资,在万沙沙场门口建一小型加油站。为迫使沙车在此加油,王伍、尚林俊安排王雪冬、李俊(另案处理)等人将不在该加油站加油的沙车车牌号记下,再由王伍安排运输管理所工作人员对沙车进行查扣重罚。李某某、李某某、朱某某等沙车车主为避免车辆被查扣处罚,被迫在该加油站加油。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经庭审出示、质证的被害人李某某、詹某某、李某某、叶某某、李某某、朱某某、熊某某等人的陈述,与证人王某某、王某某、贾某某、霍某某、李某某、刘某某等人的证言,及被告人王伍、李万红、王灿军、符庆礼、余俊如、郭建、王立武、唐文生、陈少洲、张亚辉、魏永辉、洪彬、张天亮、高让严木参、杨海平、余建平、陈建楠、王雪冬、尚林俊的供述与辩解能够相互印证,证实王伍、张亚辉、尚林俊为牟取个人利益,安排在沙场或加油站工作的魏永辉、王雪冬、陈建楠、高让严木参、杨海平、洪彬、张天亮、余建平等人提供不在王伍指定的沙场卸沙和不在王伍指定的加油站加油的运沙车车牌号,配合运管所的王进喜、余俊如、王灿军、符庆礼、郭建、邓开强、李万红、陈少洲、唐文生、王立武等人进行查车处罚的事实。足以认定。 (二)交通肇事的事实 2008年11月13日中午,被告人王伍、任伟等人在淮滨县王店乡淮商路东侧一饭店吃饭,期间二人均饮酒。饭后,二人分别驾车一起返回县城。行至淮滨县淮河大桥南头时,任伟驾驶的豫S67566奥迪车左后侧碰到相向行驶的骑电瓶车的杨吕芳,紧随其后的王伍驾驶豫AB5590(临时号牌)雷克萨斯越野车将杨吕芳撞倒致其当场死亡。

淮滨县公安交警大队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王伍酒后驾驶机动车,速度过快,与前车没有保持必要的安全距离,应负事故主要责任;任伟酒后驾驶机动车,没有保持安全车速,应负事故次要责任;杨吕芳驾驶电动车在道路上行驶,没有遵守有关交通安全的规定,应负事故次要责任。 (三)保险诈骗的事实 2008年11月13日交通事故发生后,被告人王伍、任伟隐瞒其酒后驾驶投保车辆发生交通事故的事实,分别指示王大龙、任迎兵(另案处理)假冒事故车辆驾驶人员,向保险公司骗取保险金。被告人王伍从中国大地保险公司骗取车损险、第三者责任险及附加险共计71722.66元;被告人任伟从中国人寿保险公司骗取商业险42440.5元。

认定上述两起事实的证据有经庭审出示、质证的现场目击证人张某某、张某某、李某某的证言,证实被害人被王伍所驾驶的车辆撞死;证人张某某、熊某某、李某某、王某某的证言证实王伍中午饮酒且车速过高;证人杜某某、楚某某、任某某的证言,证实王伍、任伟骗保的事实;与被告人王伍、任伟的供述能够相互印证。另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调解书、道路交通事故经济赔偿凭证、中国大地财产保险公司《机动车辆保险出险报案登记表》、现场照片及机动车保险赔款计算书及附页、淮滨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淮公交认字(2011)第0013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淮滨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予以佐证,足以认定。 (四)聚众斗殴的事实 2011年5月17日晚,被告人王伍与李培涵(已判刑)在喝酒过程中因口角发生矛盾。酒后,喻猛开车送王伍与郑伟伟回家。途中,王伍给李培涵打电话相约殴斗。随后,王伍又打电话约来崔嵩松,郑伟伟打电话约来王伟、王恒(另案处理),李培涵打电话约来张勇(已判刑)等人。双方在北城碧桂园小区门口见面后,李培涵与王伍发生吵骂,双方随之厮打在一起。厮打中,张勇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欲捅王伍,被郑伟伟和崔嵩松拦住。王伍和喻猛一起追打李培涵,张勇看到李培涵被追打,挣脱后跑到自己的车旁,从车上拿出一把半米长的砍刀,跑过来对王伍后背猛砍一刀,返身逃跑时摔倒在地。王伍扑到张勇身上与张勇厮打,喻猛趁机将张勇手上的刀夺下,后王伍和张勇二人被小区居民拉开。经法医鉴定,王伍的损伤为轻伤。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经庭审出示、质证的证人崔某某、王某某、王某某、向某某的证言,与同案人李培涵、张勇及被告人王伍、郑伟伟、崔嵩松、喻猛、王伟的供述能够相互印证,证实案发当晚王伍与李培涵发生矛盾后即相约斗殴,王伍纠集郑伟伟、崔嵩松、喻猛等人参加的事实,且有淮滨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公(淮)鉴(损伤)字(2011)5034号”鉴定书及淮滨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予以佐证,足以认定。 (五)寻衅滋事的事实 2010年5月5日14时许,被告人王伍酒后到淮滨县王家岗乡浅孜村李庆友的沙场,以沙场人员将其堆放在沙场旁的煤渣卖了为由,对沙场人员李某某、孟某某、李某某进行殴打,并对淮滨县公安局王家岗派出所出警人员进行辱骂。经法医鉴定:李某某、孟某某、李某某的损伤程度均为轻微伤。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经庭审出示、质证的被害人李某某、孟某某、李某某的陈述,证实案发当天,王伍到李庆友的沙场闹事,并将李某某、孟某某、李某某打伤的事实;与证人孟某某、李某某、陈某某、李某某的证言能够相互印证。且有现场照片,李某某、李某某、孟某某与王伍的调解协议,淮滨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人身损伤鉴定及情况说明予以佐证。足以认定。 (六)抗税的事实 2010年4月,被告人王伍以其姐夫高勇的名义开办淮滨县华中驾驶员培训学校。2010年7月至9月期间,淮滨县地税局多次给华中驾校下发催缴税款通知等相关文书。2010年9月16日,淮滨县地税局向华中驾校送达了《催交税款通知书》,核定2010年4至8月份的税款为5000元,限2010年9月18日前缴纳。2010年10月,淮滨县地税局工作人员杜建峰、饶顺怀带着行政处罚告知书来到华中驾校,见到王伍,王伍拒不在通知书上签字,并威胁说“你们回去告诉邬进军,等回头我安排手下几个小弟到学校帮他接小孩。”事后,饶顺怀将王伍威胁的话告诉局长邬进军。2010年11月份,王伍交给饶顺怀1300元,称是华中驾校一年的税款。至案发,华中驾校没有再交过税。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经庭审出示、质证的证人杜建峰、饶顺怀、邬进军的证言,证实税局工作人员多次找王伍征收税款,均被王伍拒绝,且王伍对税务征收人员实施言语威胁,拒不交税;证人喻某某、李某某、任某某、胡某某、高某某、王某某、李某某、岳某某的证言证实华中驾校实为王伍所有;另有淮滨县地税局《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应纳税款核定通知书》、《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催缴税款通知书》、《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等书证能够予以佐证,证实王伍拒绝向税务机关缴纳税款并对纳税人员言语威胁的事实。足以认定。 (七)非法经营罪 2008年3月份,淮滨县芦集乡从芦集街道到宋湾村的导洪路被过往的沙车轧坏,该路连接宋湾村四个沙场。被告人王伍、任豪共同出资将该路段进行整修后,未经道路主管部门批准,雇佣人员向过往该路段拉沙的车辆设点收取过路费,至案发共向沙车司机收取过路费十余万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经庭审出示、质证的证人李某某、阮某某、詹某某、宋某某、白某某等人的证言,证实宋湾沙场到导洪的路是王伍和任豪合伙修的,沙车主在此通行时需将过路费交给沙场;证人方某某、刘某某、彭某某、杨某某、杨某某、宋某某、宋某某、王某某的证言,证实王伍、任豪找到沙场老板修路及收取过路费的事实;且有收费票据(客户联、存根联)及扣押物品、文件清单等书证予以佐证。足以认定。

另有各被告人的户籍证明及常住人口基本信息表,证实各被告人的户籍身份情况;淮滨县公路运输管理所出具的该所工作人员情况说明及相关文件,证实被告人王伍、李万红、郑伟伟、王进喜、邓开强、郭建、余俊如、符庆礼、王灿军、陈少洲、王立武、唐文生的身份及任职情况;河南省淮滨县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河南省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四川省九寨沟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证实被告人郭建、任豪、杨海平的前科情况;被告人任伟、张亚辉、王进喜、王灿军、邓开强、符庆礼、王立武、陈少洲、唐文生、余俊如、郭建、李万红、魏永辉、高让严木参、洪彬、王雪冬、张天亮、余建平的到案经过,证实上述被告人的到案情况。

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伍、张亚辉、尚林俊、王进喜、余俊如、王灿军、符庆礼、郭建、邓开强、李万红、陈少洲、唐文生、王立武、魏永辉、高让严木参、陈建楠、杨海平、洪彬、王雪冬、张天亮、余建平犯滥用职权罪的意见,经查,滥用职权犯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故意逾越职权或者不履行职责,致使共同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本案中,王伍等人确实是滥用了手中权力对沙车查处扣罚,但其扣罚的目的是为了强迫沙车主将沙卖到指定沙场或到指定的加油站加油,查车扣罚只是其为达到目的的手段。故公诉机关指控王伍等二十一名被告人犯滥用职权的罪名不能成立,王伍等二十一名被告人的行为构成强迫交易罪。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郑伟伟、任伟犯滥用职权罪的意见,经查,现有证据只能证明郑伟伟曾开车拉王伍去沙场,任伟曾在沙场帮忙干活,对于二被告人是否参与拦截、查扣沙车,强迫沙车车主将沙拉到指定沙场的行为证据不足,公诉机关指控郑伟伟、任伟犯滥用职权罪的罪名不能成立。郑伟伟及其辩护人关于郑伟伟不构成滥用职权罪的辩解、辩护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进喜犯故意伤害罪的意见,经查,该起事实案发后已经公安机关调解处理,且目前在案证据之间存在矛盾无法排除。对该起指控,本院不予认定。对王进喜关于自己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在公诉机关指控的滥用职权犯罪中,被告人王伍、邓开强、符庆礼、王灿军、王立武、陈少洲、唐文生、余俊如、郭建及他们的辩护人提出的王伍等人的行为系正常履行职务,不构成犯罪的辩解、辩护意见,经查,多名受害人证实,王伍等人以谋取个人私利为目的,对拉沙车辆进行有目的的查处、选择性的执法,以查扣车辆、重罚车主的手段来达到迫使车主将沙卖到他们指定的沙场或到指定加油站加油,其行为均已构成强迫交易罪。该辩解、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李万红、王进喜及王进喜的辩护人提出的关于李万红、王进喜未参与上路查车的辩解、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尚林俊、魏永辉、高让严木参、陈建楠、杨海平、洪彬、王雪冬、张天亮关于自己等人不知道王伍等人查车扣车,仅仅是投资做生意或正常打工干活的意见,经查,有多名同案被告人或沙车车主均能证实受王伍、张亚辉或尚林俊的安排,魏永辉等人在沙场门口等地拦截沙车,并将没有在指定沙场卖沙或指定加油站加油的沙车车牌记下,提供给王伍等人拦截、查扣车辆的信息,已与王伍等人构成强迫交易罪的共犯。该辩解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张亚辉、尚林俊、魏永辉、张天亮的辩护人关于张亚辉、尚林俊、魏永辉、张天亮均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不是滥用职权罪的主体,不构成滥用职权罪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关于在公诉机关指控的交通肇事、保险诈骗犯罪中,被告人王伍提出不构成交通肇事罪及保险诈骗罪的辩解理由,与查明的事实不符,该辩解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王伍的辩护人提出的应认定第一份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不能认定王伍犯交通肇事罪的辩护意见,经庭审查明,有多名现场目击证人均能证实王伍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酒后驾车,发生交通事故,致一人死亡的事实。王伍应负该事故的主要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在公诉机关指控的聚众斗殴犯罪中,被告人王伍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王伍为受害人,无聚众斗殴的动机,应定故意伤害的辩解、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虽然王伍在本次殴斗中受伤,但并不影响其聚众斗殴犯罪的构成。故该辩解、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在公诉机关指控的寻衅滋事犯罪中,被告人王伍提出的寻衅滋事属于民事纠纷,且已经调解,不构成寻衅滋事罪的意见,经查,民事调解并非本罪免于被追诉的条件,王伍因生活琐事随意殴打他人,且致二人以上轻微伤,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故该辩解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王伍辩护人提出的寻衅滋事的司法解释不适用于本案的辩护意见,经查,根据《关于适用刑事司法解释时间效力问题的规定》,对于司法解释实施前发生的行为,行为时没有相关司法解释,司法解释施行后尚未处理或者正在处理的案件,依照司法解释的规定办理。该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在公诉机关指控的抗税犯罪中,被告人王伍提出自己是按照税务部门要求交税,只是说话难听,并不构成抗税罪的辩解理由,与查明的事实不符,该辩解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在公诉机关指控的非法经营犯罪中,被告人王伍、任豪提出的自己修路是与沙场老板合伙,未收取过路费,只是在沙场老板处提成,不构成非法经营罪的辩解理由,与查明的事实不符,该辩解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伍、张亚辉、尚林俊相互勾结,由王伍指使或带领被告人王进喜、余俊如、王灿军、符庆礼、郭建、邓开强、李万红、陈少洲、唐文生、王立武等淮滨县运输管理所工作人员以执法检查名义,被告人魏永辉、高让严木参、陈建楠、杨海平、洪彬、王雪冬、张天亮、余建平受王伍、张亚辉等人指示,帮助和配合王伍等运输管理所工作人员,以对运沙车查扣处罚为手段,强迫沙车车主将河沙卖给王伍指定的沙场和到指定的加油站加油,从中牟取个人利益,情节严重。他们的行为均已构成强迫交易罪,且系共同犯罪。在该共同犯罪中,王伍、张亚辉、尚林俊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王进喜、余俊如、王灿军、符庆礼、郭建、邓开强、李万红、陈少洲、唐文生、王立武、魏永辉、高让严木参、陈建楠、杨海平、洪彬、王雪冬、张天亮、余建平、任伟起次要、辅助作用,均系从犯。

被告人王伍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酒后驾车,发生交通事故,并致一人死亡,且负事故主要责任,其行为已构成交通肇事罪。公诉机关对王伍的该起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王伍、任伟在交通事故发生后,隐瞒酒后驾车的事实,骗取保险金,其中王伍骗取保险金71722.66元,任伟骗取保险金42440.56元,均系数额较大。王伍、任伟的行为均已构成保险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王伍、任伟犯保险诈骗罪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人王伍纠集多人聚众斗殴,系首要分子,被告人郑伟伟、崔嵩松、喻猛、王伟积极参加聚众斗殴,五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聚众斗殴罪。公诉机关指控王伍、郑伟伟、崔嵩松、喻猛、王伟犯聚众斗殴罪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人王伍借故生非,随意殴打他人,致三人轻微伤;身为纳税义务人,以威胁方法拒不缴纳税款。王伍的行为已分别构成寻衅滋事罪、抗税罪。公诉机关指控王伍犯寻衅滋事罪、抗税罪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人王伍、任豪未经政府主管部门批准,私自与他人合伙投资建设道路并非法收取车辆通行费,侵犯了国家对道路的经营管理权,扰乱了国家正常的道路经营秩序,王伍、任豪的行为均已构成非法经营罪。公诉机关指控王伍、任豪犯非法经营罪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人王伍系一人犯数罪,依法应数罪并罚。任豪、杨海平均系因他罪在判决宣告以后,刑法执行完毕以前发现漏罪的,依法均应数罪并罚。

根据各被告人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犯罪情节以及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一百九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零二条,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第四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王伍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抗税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1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9日起至2025年1月8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被告人杨海平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与之前所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0.2万元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零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2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09年9月26日起至2013年5月25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三、被告人任豪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与之前所犯窝藏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1月5日起至2014年7月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四、被告人张亚辉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19日起至2013年7月18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五、被告人任伟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15日起至2013年7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六、被告人郑伟伟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10日起至2013年7月9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七、被告人尚林俊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9月6日起至2013年3月5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八、被告人王进喜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25日起至2013年1月2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九、被告人余俊如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15日起至2013年1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被告人王灿军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15日起至2013年1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一、被告人符庆礼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25日起至2013年1月2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二、被告人邓开强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15日起至2013年1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三、被告人魏永辉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8月8日起至2013年2月7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四、被告人王立武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15日起至2012年11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五、被告人陈少洲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15日起至2012年11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六、被告人唐文生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15日起至2012年11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七、被告人郭建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15日起至2012年7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八、被告人李万红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15日起至2012年7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十九、被告人高让严木参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9月17日起至2012年9月16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十、被告人陈建楠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10月15日起至2012年10月14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十一、被告人洪彬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19日起至2012年7月18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十二、被告人王雪冬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7月22日起至2012年7月21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十三、被告人张天亮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8月22日起至2012年8月21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十四、被告人余建平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1年8月19日起至2012年8月18日止;罚金限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缴纳。)

二十五、被告人喻猛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二年。

二十六、被告人崔嵩松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二年。

二十七、被告人王伟犯聚众斗殴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二年。 (喻猛、崔嵩松、王伟的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判长  孙 涛   

审判员  郑 峥   

审判员  张    贺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一日

书记员  冯兴民邱东坤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一百九十八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七十三条第三款第七十条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第五十三条第二百零二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十七条第六十九条第五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