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申请破产清算

海南德通集团有限公司与海南机场股份有限公司申请破产清算二审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4年3月12日 案由:申请破产清算 当事人:海南德通集团有限公司 海南机场股份有限公司 案号:(2014)琼民二终字第6号 经办法院: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申请人)海南德通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陈英,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闫继传,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申请人)海南机场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先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蔡斯,该公司法律顾问。

委托代理人陈永敏,该公司员工。

诉讼记录

上诉人海南德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海南机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机场股份公司)申请破产清算一案,不服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口中院)(2012)海中法破(预)字3号民事裁定书,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2月2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法院查明:机场股份公司成立于1993年8月12日,公司性质为股份有限公司。公司主要经营范围是:机场服务、航空服务业务、贸易、广告、信息、旅业服务、租赁、仓储、证券投资业务(凡需行政许可的项目凭许可证经营)。

根据德通公司提供的资料,机场股份公司拖欠中国工商银行洋浦分行(以下简称洋浦工行)担保债务,经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洋浦区法院)(1997)浦法经初字第41号民事判决确认,机场股份公司应向洋浦工行偿付海南机场国际招商投资总公司拖欠的贷款本息6251040元。机场股份公司未履行该生效判决,经洋浦区法院强制执行,将机场股份公司名下房产作价4570600元抵偿给洋浦工行折抵相应数额债务。余下1680440元债权,洋浦区法院以因洋浦工行所提供的执行对象产权不清,手续不明,无法评估拍卖,且又未能提供机场股份公司可供执行的其他财产线索为由,以(1998)浦执字第3-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中止执行。2000年9月19日,洋浦工行与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海口办事处(以下简称华融海口办)签订《债权转让协议》,将包括上述担保债权在内的数笔债权转让给华融海口办。洋浦区法院2001年7月5日裁定变更该案的申请执行人为华融海口办。 2007年11月6日,华融海口办与三亚德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将包括上述担保债权在内的74户债权转让给三亚德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三亚德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名称于2008年10月28日经核准变更为海南德通集团有限公司。德通公司受让该笔债权后尚未向执行法院申请变更执行主体。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依照本法规定清理债务。”以及第七条第二款“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进行重整或者破产清算的申请。”的规定,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是债权人向人民法院提出对债务人进行破产清算申请的法定事由。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二条的规定:“下列情形同时存在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一)债权债务关系依法成立;(二)债务履行期限已经届满;(三)债务人未完全清偿债务”,债权债务是否依法成立是确定债权人对债务人提出破产清算申请的主体是否适格以及认定债务人是否存在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的要件。

本案中,德通公司主张对机场股份公司享有的债权系其通过与华融海口办签订的债权转让协议约定转让的不良资产债权,由于机场股份公司对德通公司取得涉案债权的合法性提出异议,故应审查其与机场股份公司的债权债务关系是否依法成立以确定其提出破产清算申请的主体是否适格以及机场股份公司是否存在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根据生效的(1998)浦执字第3-2号民事裁定书确定的事实,该案中止执行的事由系因洋浦工行提供的执行对象产权不清,手续不明,无法评估拍卖,且又未能提供机场股份公司可供执行的其他财产线索。因(1998)浦执字第3号案件是中止执行案件,该案仍处于执行程序中,可通过继续执行实现债权。此外,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第十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已经涉及诉讼、执行或者破产等程序的不良债权时,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债权转让合同以及转让人或者受让人的申请,裁定变更诉讼或者执行主体”之规定,德通公司主张对机场股份公司享有的债权属涉及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转让的不良债权,德通公司应依法申请变更申请执行主体。然而德通公司至今仍未向执行法院申请变更为申请执行人,其债权人的身份尚不能确认。故应认定德通公司申请机场股份公司破产清算的主体不适格,对德通公司的申请应不予受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对申请人德通公司的申请不予受理。

德通公司不服,向本院上诉称:一、海口中院裁定程序严重违法。海口中院2012年7月3日收到破产申请,德通公司在补充材料后,海口中院2012年7月17日作出给机场股份公司的(2012)海中法破(预)字3-2号通知,2013年3月26日送达给机场股份公司,限其七日内书面提出异议并附证据材料。2013年4月3日海口中院收到机场股份公司的异议书,已经超过法定的七日,其逾期提出的异议违法应为无效。本案与海口中院受理的另一案件类似,同一法官却作出不同的裁定,违反了“同案同裁”的原则。海口中院直到2013年11月21日才作出本案的裁定,审理期限一年零4个月,裁定作出后又经过19天才送达申请人,严重违法。二、(2012)海中法破(预)字3号裁定书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处置银行不良资产有关问题的补充通知》第三条规定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十条规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处置已经涉及诉讼、执行或破产等程序的不良债权时,法院应根据债权转让合同及转让人或受让人的申请,裁定变更诉讼主体或执行主体。德通公司依法受让了华融海口办的债权,海口中院(2010)海中法初字第36号案件在诉讼程序中也依德通公司的申请,将原华融海口办合法享有处置权的包括本案债权在内的74户债权的债权人由华融海口办变更为德通公司。请求撤销海口中院的裁定,指令海口中院受理德通公司对机场股份公司破产还债的申请。

机场股份公司答辩称:一、原审法院审慎、充分对待破产案件的审查,时间略有延长,但不存在违反民诉法规定的“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事实,不符合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条件。二、德通公司不符合申请机场股份公司破产清算的法定条件。德通公司作为申请人主体不适格,虽然受让了本案债权,但其没有依照规定履行变更手续将申请执行人变更为德通公司。德通公司在原审中亦未能举证证明机场股份公司符合破产清算的法定条件。请求驳回德通公司的上诉。

二审查明:德通公司受让本案债权后于2009年11月4日向洋浦区法院请求恢复执行,变更申请执行人为德通公司,在洋浦区法院准备安排听证时,德通公司又于2010年3月8日申请中止听证,该执行案件仍处于中止执行状态。2012年7月3日,德通公司以因机场股份公司无法向其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海口中院申请对机场股份公司进行破产清算。海口中院立案后于2013年3月26日通知了机场股份公司,限其七日内提出异议。机场股份公司于2013年4月3日向海口中院提出异议。

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条的规定,债务人对破产申请有异议的,应当自收到人民法院的通知之日起七日内向人民法院提出。人民法院应当自异议期满之日起十日内裁定是否受理。本案虽然机场股份公司提出的异议超期,但对德通公司提出的破产申请是否受理仍应由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审查决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二条规定,下列情形同时存在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一)债权债务关系依法成立;(二)债务履行期限已经届满;(三)债务人未完全清偿债务。德通公司欲申请机场股份公司破产,首先其与机场股份公司的债权债务关系依法成立,即德通公司需取得合法的债权人的资格。本案涉及的债权债务关系中,原债权人系洋浦工行,后变更为华融海口办,德通公司从华融海口办转让取得本案债权。本案的债权在德通公司受让前已经生效判决确认,并进入执行程序,后因原申请执行人洋浦工行提供的执行对象产权不清,手续不明,无法评估拍卖,且又未能提供机场股份公司可供执行的其他财产线索而中止执行。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十条规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已经涉及诉讼、执行或者破产等程序的不良债权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债权转让合同以及受让人或者转让人的申请,裁定变更诉讼主体或者执行主体。德通公司受让债权后,理应向执行法院主张恢复执行并变更申请执行人,以新债权人的身份继续向机场股份公司主张权利。而德通公司2009年11月4日曾向洋浦区法院申请恢复执行并申请变更申请执行人为德通公司。但在洋浦区法院准备安排听证时,德通公司却又申请中止听证,该执行案件现仍处于中止执行状态且德通公司债权人身份尚未确认。现机场股份公司对德通公司的债权人资格不予认可,德通公司应继续向执行法院主张变更其为申请执行人,主张执行权利。因此,在德通公司被依法变更为申请执行人、执行法院尚未穷尽执行措施、终结案件执行前,德通公司直接申请机场股份公司破产理由不成立,其上诉应予驳回。原审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并自即日起生效。

文尾

审 判 长  吴素琼

审 判 员  梁永新

代理审判员  徐正伟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吴 菲

附件

附相关法规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 第十条债权人提出破产申请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五日内通知债务人。债务人对申请有异议的,应当自收到人民法院的通知之日起七日内向人民法院提出。人民法院应当自异议期满之日起十日内裁定是否受理。

除前款规定的情形外,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破产申请之日起十五日内裁定是否受理。

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前两款规定的裁定受理期限的,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十五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一)

第二条下列情形同时存在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一)债权债务关系依法成立;(二)债务履行期限已经届满;(三)债务人未完全清偿债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

十、关于诉讼或执行主体的变更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已经涉及诉讼、执行或者破产等程序的不良债权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债权转让合同以及受让人或者转让人的申请,裁定变更诉讼主体或者执行主体。……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

法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一)》

第二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

第十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金融不良债权转让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

第十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