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公司决议撤销纠纷

北京德威特电力系统自动化有限公司与刘太华公司决议撤销纠纷案

结案日期:2011年12月2日 案由:公司决议撤销纠纷 当事人:刘太华 北京德威特电力系统自动化有限公司 案号:(2011)二中民终字第20951号 经办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德威特电力系统自动化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北二条甲五号。

法定代表人翟富昌,执行董事。

委托代理人王辉,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刘太华,男,出生年月(略),汉族,无业,住址(略)。

委托代理人秦峰,北京范柏松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北京德威特电力系统自动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威特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刘太华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2011)顺民初字第94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1年11月8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孙田辉担任审判长,法官李丽、郑亚军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刘太华在一审中起诉称:刘太华是德威特公司的股东。2011年8月2日,在刘太华与德威特公司的纠纷中,刘太华得知德威特公司于2011年6月15日召开了股东会。该股东会决议的主要内容是:“一、免去刘太华担任的监事职务,选举高龙集为公司监事;二、决定2010年度不进行利润分配;三、对2009年7月13日股东会决议做重新修订。”刘太华认为该决议是德威特公司在没有通知刘太华并在刘太华没有到场参与的情况下单方面做出的股东会决议,违反了公司章程,也违背了股东2009年7月13日达成的股东会决议。故起诉要求:1、判令撤销德威特公司2011年6月15日的股东会决议;2、判令德威特公司承担诉讼费用。

德威特公司在一审中答辩称:涉诉股东会的召开程序合法没有瑕疵,从股东会召集、通知股东及表决均符合公司法以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公司章程中第14条至16条规定了股东会的召集主持程序,德威特公司均按照相应的规定履行了召集主持程序。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德威特公司有两名股东即刘太华及翟富昌,翟富昌为德威特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其中,刘太华持有德威特公司48%的股份,翟富昌持有德威特公司52%的股份。

德威特公司2000年10月24日的公司章程关于股东会召集与主持的程序规定为:“第十四条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第十五条股东会会议分为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并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定期会议应每六个月召开一次,临时会议由代表四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执行董事或者监事提议即召开。股东出席股东会议也可书面委托他人参加股东会议,行使委托书中载明的权利。第十六条股东会会议由执行董事召集并主持。” 2011年5月24日,德威特公司委派其代理人王向刘太华邮寄《股东会召集通知》1份。该《股东会召集通知》载明了股东会召开的时间、地点以及股东会议题。王邮寄的邮件单号为EK001501533CS,邮件单显示寄件人为德威特公司,内件说明为文件,时限要求是普通,收件人姓名为刘太华,收件人地址为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6号富润家园6楼505号,联系电话是13801164997。2011年5月25日上述邮件被退回,改退原因为“8.拒收”。 2011年6月15日,德威特公司召开股东会议,仅有翟富昌1人出席。该股东会议由翟富昌主持,审议并通过了《北京德威特电力系统自动化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该会议主要内容为:“一、选举和更换公司监事;二、审议批准公司2010年利润分配方案;三、对2009年7月13日股东会决议做重新修订”。翟富昌在股东会决议股东签名处签名。

德威特公司王曾向刘太华打电话询问刘太华是否能参加15日的股东会,刘太华表示没有时间,不在北京。王向刘太华致电的时间无法确定,王在电话中亦未明确通知股东会的地点。

一审诉讼中,针对刘太华是否收到《股东会召集通知》双方产生了争议。刘太华认为德威特公司确实向其邮寄了通知,但是邮寄通知并不表示通知到了刘太华本人,且邮件退回了,恰恰证明刘太华没有收到通知。关于拒收的原因,刘太华表示邮件单上并没有显示邮寄的内容为《股东会召集通知》,由于刘太华与德威特公司之间存在很多纠纷,刘太华拒收德威特公司的邮件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利。同时,刘太华表示,2011年6月15日前,刘太华每周至少有3天去公司上班,德威特公司完全可以当面通知刘太华开会时间,但是德威特公司并没有这么做。

针对刘太华的上述陈述,德威特公司表示,刘太华拒收邮件的理由不成立,德威特公司无法核实刘太华每周去公司上班的时间,且刘太华在公司的时候,德威特公司曾经当面通知刘太华,但是刘太华不签收。为了完善通知程序,因此,德威特公司才向刘太华发了邮件。之后,王又曾打电话询问刘太华是否参加股东会,刘太华明确表示不参加。

刘太华于2011年8月4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德威特公司于2011年6月15日作出的股东会决议。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召开股东会会议,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前通知全体股东;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德威特公司章程第十五条规定:股东会会议分为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并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因此,德威特公司召开股东会应在15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

股东会会议通知有效送达股东是股东得以参加股东会并行使其干预权的前提。虽然,德威特公司向刘太华邮寄了股东会通知,并进行了公证,但是邮件单并未注明股东会通知,刘太华拒收,并没有看到实际内容。因此,德威特公司虽然能够证明邮寄《股东会召集通知》的真实性,但是,并不能证明刘太华实际收到了股东会通知,且该邮件已被拒收,并退回了德威特公司,因此德威特公司邮寄《股东会召集通知》并不能产生通知到刘太华的效力。

德威特公司虽然曾经委派人员向刘太华打电话询问刘太华是否能够参加股东会,但是德威特公司并不能证明打电话的时间也未通知刘太华召开股东会议地点,即德威特公司不能证明其是在股东会召开十五日前打电话通知刘太华。德威特公司表示曾经当面通知过刘太华,但是未能提供证据予以证明。

综上,德威特公司并没有证据证明其在股东会召开15日前有效通知了股东刘太华参加股东会。故德威特公司2011年6月15日召开的股东会召集程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及德威特公司章程的规定。刘太华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德威特公司于2011年6月15日作出的股东会决议,符合法律的规定,法院予以支持。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撤销北京德威特电力系统自动化有限公司于二○一一年六月十五日作出的《北京德威特电力系统自动化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

德威特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是:一审法院错误认定德威特公司并没有证据证明其在股东会召开15日前有效通知了股东刘太华参加股东会,故德威特公司2011年6月15日召开的股东会召集程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及德威特公司章程的规定。德威特公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规定,履行了通知的义务。1、2011年5月24日德威特公司委派其代理人王向刘太华邮寄《股东会召集通知》1份,该《股东会召集通知》载明了股东会召开的时间、地点以及股东会议题。收件人为刘太华,收件地址为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6号富润家园6楼505号,是其住所地,联系电话是13801164997,并且经公证处公证。2、EMS邮寄地址、联系电话均是刘太华的有效联系方式。3、刘太华对此EMS邮件拒收。4、刘太华的电话录音可以证明刘太华知道德威特公司于2011年6月15日召开股东会一事并明确表示没时间,不参加股东会。以上均能够证明德威特公司已经履行了召开股东会通知义务,刘太华是为了阻止股东会的召开而对公司用EMS邮寄的邮件拒收,责任应当由刘太华承担。德威特公司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刘太华要求撤销2011年6月15日股东会议决议的诉讼请求,由刘太华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刘太华服从一审法院判决。其未向本院提交书面答辩意见,但其在本院庭审中口头答辩称:股东会决议必须经过合法有效的召集程序方能合法有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召开股东会会议,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前通知全体股东,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而德威特公司章程也对股东会召集程序作出了约定,章程第十五条规定:“股东会会议分为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并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以上通知全体股东。”德威特公司并未能够履行提前15天通知股东刘太华的义务,因此作出的股东会决议是无效的,理应撤销。德威特公司上诉认为2011年5月24日德威特公司委派王向刘太华邮寄《股东会决议召集通知》1份,该股东会召集通知是按照刘太华住所地地址寄出,并对邮寄过程作出了公证,刘太华对此邮件拒收,德威特公司已经尽到通知义务,刘太华拒收邮件,责任应由刘太华承担,该上诉意见是错误的,关键在于拒收并不等于刘太华知晓了股东会召开的时间地点,更何况邮件本身并未表明是股东会召集通知,因此刘太华并未收到股东会召集通知。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请求法院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刘太华提供的公司章程1份以及修正案2份、公证书1份、2009年7月13日股东会决议1份、民事判决书3份、起诉状1份、审查材料通知1份,德威特公司提交的公证书2份、民事判决书1份、答辩状1份、录音及整理材料1份、房产协议1份、被退回的邮件1份及法院庭审笔录等在案佐证。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召开股东会会议,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前通知全体股东;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德威特公司章程第十五条规定:股东会会议分为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并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因此,德威特公司召开股东会应在15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德威特公司没有提供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其在股东会召开15日前有效通知了股东刘太华参加股东会。故德威特公司2011年6月15日召开的股东会召集程序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及德威特公司章程的规定。刘太华起诉要求撤销德威特公司于2011年6月15日作出的股东会决议,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德威特公司上诉认为其已依据法律和公司章程规定履行了通知义务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足,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处理并无不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三十五元,由北京德威特电力系统自动化有限公司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至一审法院)。

二审案件受理费七十元,由北京德威特电力系统自动化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文尾

审 判 长  孙田辉

代理审判员  郑亚军

代理审判员  李丽

书 记 员  赵越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