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入伙纠纷

张校雷、张红梅与张明明、石家庄朗润投资管理中心入伙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

结案日期:2016年2月6日 案由:入伙纠纷 当事人:张明明 张校雷 张红梅 石家庄朗润投资管理中心 案号:(2016)冀01民终101号 经办法院: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校雷。

上诉人(原审原告):张红梅。

二上诉人委托代理人:马永辉,河北三言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明明。

委托代理人:高余良,石家庄市行唐龙州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石家庄朗润投资管理中心。住所地:石家庄市高新区昆仑大街55号A座518。

法定代表人:张明明,该中心执行事务合伙人。

委托代理人:高绍刚,河北明杰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上诉人张校雷、张红梅因入伙纠纷一案,不服石家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15)石高民二初字第00129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审查明,2014年3月26日,原告张校雷与原告张红梅投资设立了合伙企业石家庄郎润中心。其中,原告张校雷出资7500万元,为普通合伙人;原告张红梅出资3500万元,为有限合伙人。2014年12月8日,原告张校雷、张红梅与被告张明明签订一份《入伙协议》。该协议约定,新合伙人张明明履行出资6000万元,即成为石家庄朗润中心的合伙人。新合伙人承认原合伙企业所有协议,与原合伙人享同等权利,承担同等责任。对入伙前合伙企业的债务债权概不负责。同日,二原告与被告张明明又签订一份《入伙补充协议》。该协议约定,新合伙人张明明履行实缴出资义务后,即成为石家庄朗润中心的合伙人。新合伙人入伙后不承担对石家庄郎润中心原有的债权债务,不参与企业的利润分配及经营管理。同日,全体合伙人以会议决议形式同意张明明为有限合伙人入伙,张校雷减少出资4000万元,张红梅减少出资2000万元,张明明以货币方式出资人民币6000万元入伙;同意委托被告张明明为合伙企业执行事务合伙人,且于同日在工商机关变更张明明为执行事务合伙人。工商登记中载明变更后的全体合伙人名录及出资情况为:张明明认缴出资额6000万元,实缴出资额0,缴付期限2014年12月28日,承担责任方式为无限责任;张红梅认缴出资额1500万元,实缴出资额500万元,承担责任为有限责任;张校雷认缴出资额3500万元,实缴出资额1000万元,承担方式为有限责任。现二原告以被告张明明未按协议约定履行出资义务,提出上述诉讼请求。上述事实有《入伙协议》、《入伙补充协议》、工商登记档案、庭审笔录等证据在案所证实。

原审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的相关规定,合伙人未履行出资义务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合伙企业中的除名退伙属于企业自治范畴内的事务,合伙人可以按照法律的相应规定和合伙协议的约定进行。合伙人未履行出资义务,是否要求其除名退伙,应由全体合伙人作出决议,而不应由法院确认或判令不具有合伙人身份,故二原告要求确认被告张明明不具有合伙人身份的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经原审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原告张校雷、原告张红梅的起诉。

判后,原审原告张校雷、张红梅不服,提起上诉,其主要理由是:被上诉人张明明未实际履行出资义务,本案系合伙人因履行合伙协议发生争议,属于法院受理范围,原审法院作出驳回起诉的裁定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裁定,指令原审法院审理本案。

本院经审理查明事实与一审查明一致。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上诉人以《合伙企业法》第一百零三条第二款的规定为依据提起上诉,但该条规定的是合伙期间合伙人履行合伙协议发生争议的,而上诉人原审诉讼请求是请求确认张明明不具有石家庄朗润投资管理中心合伙人身份,石家庄朗润投资管理中心撤销所做张明明为该企业合伙人并为执行事务合伙人的工商登记变更,恢复原工商登记,故不适用该法律规定。二上诉人称被上诉人张明明未实际履行出资义务,根据《合伙企业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未履行出资义务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以决议将其除名。合伙企业作出对某一合伙人的除名决议,应当书面通知被除名人。被除名人接到除名通知之日,除名生效,被除名人退伙。但是,被除名人对除名决议有异议,可以自接到除名通知之日起30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通过诉讼以最终确认除名决议的效力。因此被上诉人张明明是否具备合伙人身份,应当先由企业合伙人作出决定,这属于合伙企业内部的自治范畴,而不应由法院直接确认或判令被上诉人是否具备合伙人身份,因此原审适用法律正确,二上诉人的原审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综上所述,上诉人张校雷、张红梅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文尾

审判长  于 英

审判员  陈丽娜

审判员  申 玉

二〇一六年二月六日

书记员  高雅芳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

《合伙企业法》

第四十九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