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船舶权属纠纷

林国与福州潮安船务有限公司、林述云、丁宗宏船舶权属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3年11月19日 案由:船舶权属纠纷 当事人:福州潮安船务有限公司 丁宗宏 林国 林述云 案号:(2013)厦海法商初字第182号 经办法院:厦门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林国,男,1973年3月9日生,汉族,住福建省平潭县。

委托代理人欧存华,福建中亚海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潘贺时,福建中亚海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福州潮安船务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福州市。

法定代表人杨宏,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郑学平,福建名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唐加峰,福建名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林述云,男,1963年9月22日生,汉族,住福建省平潭县。

委托代理人谢贤云,福建名仕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亚娟,福建名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丁宗宏,男,1970年6月14日生,汉族,住福建省平潭县。

诉讼记录

原告林国与被告福州潮安船务有限公司、林述云、丁宗宏船舶权属纠纷一案,于2013年4月17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白羽独任审理,后因工作调整,改由代理审判员游蔡墨独任审理。因案情复杂,本案于2013年7月16日转为普通程序,依法组成现合议庭审理。本案分别于2013年8月7日及同年9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林国的委托代理人潘贺时、被告福州潮安船务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唐加峰、被告林述云委托代理人吴亚娟、被告丁宗宏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经调解未果,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林国诉称,被告丁宗宏购买“吉利来168”轮,挂靠登记在被告福州潮安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称潮安公司)名下,双方于2008年5月1日签订了《货船“吉利来168”轮所有权协议书》。2009年12月13日,被告丁宗宏将该船卖给原告,并签订了《货船转让合同》,原告履行了支付购船款义务,被告丁宗宏并将船交付给原告。双方已履行了合同全部义务,原告的合法权益依法应当受到保护。原告诉请判令确认原告对“吉利来168”轮拥有实际所有权。

原告林国为支持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了七份证据:证据一、《货船转让合同》及证据二《收条》,共同用于证明原告购买“吉利来168”轮并完全履行了付款义务的事实;证据三、《货船“吉利来168”轮所有权协议书》,用于证明“吉利来168”轮挂靠于被告潮安公司;证据四、登记号码为080104000200的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用于证明“吉利来168”轮被被告潮安公司、林述云私自进行抵押的事实;证据五,中国农业银行业务回单和中国建设银行的转账凭条,用于证明丁宗宏将船舶卖给林国,其中部分船款是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转给了丁宗宏;证据六、原告林国与吴运芳的结婚证,用于证明吴运芳与林国系夫妻关系,吴运芳给付购船款是代林国支付的;证据七、被告丁宗宏与潘秀云的结婚证以及潘秀云的身份证,用于证明丁宗宏与潘秀云系夫妻关系,购船款已由林国汇入丁宗宏指定的账户。

被告潮安公司当庭答辩称,“吉利来168”轮的所有权登记的是潮安公司所有,从法律上讲其才是船舶的所有权人。原告并没有证据证明其是该轮的所有人。

被告潮安公司未举证。

被告林述云当庭答辩称,林述云担任潮安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吉利来168”轮的实际船东是丁宗宏,该船舶挂靠登记在潮安公司名下。2010年7月,林述云将其持有的潮安公司股权转让到林耀斌名下,并于2010年8月25日与潮安公司签订船舶管理协议,明确“吉利来168”轮不属于潮安公司的资产。据了解丁宗宏将船舶转让给原告,原告应为“吉利来168”轮的实际所有人。

被告林述云为支持其答辩,向本院提交了两份证据:证据一、潮安公司工商档案,用于证明林述云于2005年8月23日至2010年7月12日期间担任潮安公司法定代表人;林述云于2008年5月1日签署《货船“吉利来168”轮所有权协议书》的行为是职务行为,其权利义务由潮安公司享有和承受;2010年7月13日,林述云将其持有的潮安公司股权转让给新股东。证据二、《船舶管理协议》,用于证明股权转让后,林述云于2010年8月25日与潮安公司签订协议,明确“吉利来168”轮不属于潮安公司的资产,仅是由潮安公司代为管理,该轮实际所有人为原告。

被告丁宗宏当庭答辩称,其购置“吉利来168”轮后,将该船挂靠在潮安公司,并于2008年5月1日签订了《货船“吉利来168”轮所有权协议书》。其间,其已履行了支付挂靠管理费的义务,之后其于2009年12月13日将“吉利来168”轮卖给原告林国,且双方已全部履行了《货船转让合同》约定的义务。

被告丁宗宏未举证。

本院依职权向平潭县公安局娘宫边防派出所(以下称娘宫边防所)调取了“吉利来168”轮营业运输证注销登记证明书、张林华等人与丁宗宏签订的船舶转让合同、船舶买卖申请表、申领《出海船舶户口簿》登记表、登记号码为080103000093的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及船舶国籍证书。

本院依职权向福州海事局调取了登记号码为080104000200的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福建省平潭县白青船务有限公司(以下称白青公司)与潮安公司签订的船舶转让合同及船舶买卖交接书、白青公司的移户申请报告、船舶名称申请书、船舶所有权登记申请书、登记号码为080103000093的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张林华等人与丁宗宏签订的船舶转让合同及船舶买卖交接书、白青公司的授权委托书、丁宗宏的声明、身份证复印件及丁宗宏同意“吉利来168”轮出售的字据。

本院还依原告申请调取了本院(2013)厦海法商初字第91号案中的法庭审理笔录、被告潮安公司的答辩状、证据清单和证据、潮安公司委托丁茂福律师为诉讼代理人的授权委托书及本院(2013)厦海法商初字第92号案被告潮安公司的证据清单和证据。

经庭审举证和质证,本院对双方当事人证据及本院调取的证据作如下分析与认定:

对原告林国证据:对除证据三和证据四以外的证据,虽然被告潮安公司和林述云因其中部分证据与己无关而对其真实性无法认可,但没有提出充分的反驳理由或证据,而这些证据均为与原件核对无异的复印件,且可以相互印证,因此本院对原告的上述证据证明力均予以确认。证据三《货船“吉利来168”轮所有权协议书》虽有原件可供核对,但被告丁宗宏承认该协议书系2013年年初补签,根据被告林述云提交的经与原件核对无异的证据《私营企业登记基本情况表》的记载,此时林述云已不是潮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协议书系林述云所作的不利于被告潮安公司的确认,潮安公司对此又予以否认,因此本院对其证明力不予认可。证据四虽无原件可供核对,但该证据与本院向福州海事局调取的登记号码为080104000200的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核对无异,本院对该证据的证明力予以确认。

对被告林述云证据:原告对其证明力予以认可;被告丁宗宏因该证据与己无关对其真实性无法确认;被告潮安公司认为公司并未签署船舶管理协议,该协议第一页没有页码也没有签字盖章,且字迹纸张有差异,故否认合同的真实性和关联性。本院认为,被告林述云的两份证据均有原件可供核对,本院对证据一潮安公司工商档案的证明力予以确认;证据二船舶管理协议原件的骑缝章连贯整体,字体也无明显差异,可以证明林述云以所有人的名义与潮安公司确认“吉利来168”轮不属于潮安公司。

对于本院向娘宫边防所调取的证据材料,原告认为可以证明被告丁宗宏向张林华购买了案涉船舶并挂靠在白青公司的事实。被告潮安公司认为除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及国籍证书外,这些证据真实性无法确认,因为边防部门不是船舶登记部门,丁宗宏对涉案船舶是否拥有所有权应以船舶登记部门的为准。被告林述云认为该证据与其无关。被告丁宗宏认为该证据是真实的,证明该船是其购自案外人浙江省台州市张林华,因潮安公司尚未成立,因此暂时挂靠在白青公司。本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明丁宗宏向张林华购买了涉案船舶,以49%的份额与白青公司共有该船。

对于本院向福州海事局调取的证据材料,原告对其真实性没有异议,认为虽然该船先后登记在白青公司和潮安公司名下,但相关备案材料只是为了挂靠需要而作,并不影响实际所有权人的认定,在船舶转让给原告前,丁宗宏是该船的实际所有人,船舶转让后,原告是该船实际所有人。被告潮安公司认为,“吉利来168”轮原属白青公司和丁宗宏共有,潮安公司与白青公司之间的转让合同是合法有效的,而原告与丁宗宏之间船舶转让合同无效,这组证据材料可以证明潮安公司是该船的所有权人。被告林述云对该组材料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其无关。被告丁宗宏认为,船舶所有权登记申请书和声明上的“丁宗宏”并非其本人亲自书写;在海事局备案的这些材料,均系为挂靠而作,潮安公司与白青公司之间的船舶转让与交接与其无关,在将“吉利来168”轮转让给原告林国前,其为该船的实际所有人。本院认为,虽然被告丁宗宏主张部分材料中“丁宗宏”并非其亲笔所写,但没有充分的反驳理由或者提交证据加以反驳,而这些证据系船舶登记机关备案材料,可以互相印证,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证明了该船原系被告丁宗宏与白青公司购自张林华等人,并登记在白青公司名下,丁宗宏占49%股份,经丁宗宏事后确认,潮安公司从白青公司受让“吉利来168”轮,自2004年6月起取得该船所有权。

对于本院(2013)厦海法商初字第91号、第92号案相关材料,原告林国认为,根据第91号案庭审笔录、该案中潮安公司证据三《借款协议书》及本案被告林述云证据二《船舶管理协议》等材料,均证明潮安公司认可该船实际所有人为林述云,故潮安公司并非该船实际所有人。被告潮安公司认为,其代理人系根据上述两案中原告的诉求及证据情况进行应诉,且原告当时已经撤诉,故潮安公司在上述案件中的辩论及质证意见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被告林述云认为,上述材料未经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的认定,不能作为本案认定事实的依据。被告丁宗宏认为,上述材料可以证明涉案船舶并非潮安公司所有。本院认为,上述两案的庭审笔录、证据等材料系该案原被告根据当时诉讼情况所作,且原告在上述两案中撤回起诉,上述材料并未经本院审查认定,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根据以上对证据的分析认定,结合本案庭审笔录,本院查明: 2003年6月,被告丁宗宏经白青公司授权向张林华等人购买“浙椒机818”轮,后将该船更名为“吉利来168”,登记在白青公司名下,丁宗宏占该船49%股份,白青公司占51%股份。2004年5月26日,白青公司与潮安公司签订《船舶转让合同》,将“吉利来168”轮转让给潮安公司。丁宗宏于同年9月16日确认同意出售“吉利来168”轮。2004年6月1日至今,潮安公司为“吉利来168”轮的登记所有权人。被告林述云于2005年8月23日至2010年7月12日期间担任潮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09年12月13日,丁宗宏与原告林国签订《货船转让合同》,将“吉利来168”轮售予林国,林国于2009年12月13日、14日分别向丁宗宏的妻子潘秀云汇款110万元及90万元。

本院认为,本案系船舶权属纠纷。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船舶的实际所有权人是谁。

原告林国认为,潮安公司与林述云签订的《船舶管理协议》、《借款协议书》以及潮安公司在本院(2013)厦海法商初字第91号案中的陈述均表明潮安公司确认讼争船舶实际所有人为林述云。本案中,林述云一再确认该讼争船舶转让给原告林国前,实际所有人为丁宗宏,丁宗宏将讼争船舶转让给原告后,船舶的实际所有人为林国。船舶登记材料及相关备案资料的形式内容无法影响原告为讼争船舶实际所有权人的认定。

被告潮安公司认为,我国海商法对船舶物权采用船舶登记对抗主义,在没有相反证据证明的情况下,其作为讼争船舶的登记所有权人就是船舶实际所有权人。林述云与丁宗宏实际签订《货船“吉利来168”轮所有权协议书》时已非潮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因此原告未能证明丁宗宏与潮安公司存在船舶权属协议,更无法证明丁宗宏与原告之间的船舶转让协议有效。因此,林国并非“吉利来168”轮的实际所有权人。

被告林述云认为,潮安公司与其签订的《船舶管理协议》证明“吉利来168”轮不是潮安公司的资产,虽然《货船“吉利来168”轮所有权协议书》并非其任潮安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间所签的,但作为潮安公司曾经的法定代表人,其了解“吉利来168”轮的挂靠情况,其不能在确认该船并非潮安公司实际所有的行为中获益,基于对丁宗宏与林国之间船舶转让行为合法性的信赖,林述云认为该讼争船舶的实际所有人为林国。

被告丁宗宏认为,该船在2009年转让给原告林国前一直是其经营的,为明确该船的实际所有人,才与林述云补签了《货船“吉利来168”轮所有权协议书》。其与林国之间的《货船转让合同》合法有效,双方交船付款义务均已履行完毕,因此讼争船舶的实际所有人是林国。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的关键在于讼争船舶转让给林国前,丁宗宏是否为该船的实际所有人。“吉利来168”轮原系白青公司授权丁宗宏向张林华等人购买并登记在白青公司名下,后经丁宗宏确认,又被转让给被告潮安公司,至今仍登记在潮安公司名下,丁宗宏已经不是该船的登记所有权人,而被告林述云的两份证据仅表明潮安公司并非讼争船舶的实际所有人。虽然被告林述云曾任潮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是其指认丁宗宏为案涉船舶转让给林国前的实际所有人,并未得到潮安公司的认可,为此,原告林国仍应承担举证责任,但原告并未提交诸如丁宗宏与潮安公司之间船舶权属协议、船舶管理费用交纳凭证等证据,无法证明丁宗宏为讼争船舶实际所有人。因此,原告林国的主张证据不足,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林国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林国负担。

如果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

文尾

审 判 长  汪 钢

代理审判员  王端端

代理审判员  游蔡墨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李 越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第一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九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