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共同海损纠纷

龙口市四通海运有限公司诉被告连云港恒海物流有限公司、唐山康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共同海损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10月10日 案由:共同海损纠纷 当事人:龙口市四通海运有限公司 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 案号:(2013)津海法商初字第614号 经办法院:天津海事法院

当事人信息

原告:龙口市四通海运有限公司。住所地,山东省龙口市龙口经济开发区龙中路樱花苑小区商住楼7号。

法定代表人:段洪军,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潘海国,男,龙口市四通海运有限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王国斋,山东华龙清威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建设南大街29号众鑫大厦16层。

负责人:常青,该公司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阎冰,上海铭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雷,上海铭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原告龙口市四通海运有限公司诉被告连云港恒海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海公司)、被告唐山康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必公司)、被告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以下简称被告)共同海损纠纷一案,由青岛海事法院移送至本院,本院于2013年9月22日立案受理,依法组成由代理审判员张颉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王会然、吴文哲参加评议的合议庭进行审理。审理期间,原告申请撤回对恒海公司、康必公司的起诉,本院裁定予以准许。本案于分别于2013年11月12日、2014年9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2013年11月12日原告法定代表人段洪军、委托代理人潘海国、王国斋,康必公司委托代理人孟照明、孙大明,被告委托代理人阎冰到庭参加诉讼;2014年9月22日原告委托代理人王国斋,被告委托代理人陈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原告诉称:2010年11月18日,原告与恒海公司签订了“通康5”轮航次租船合同,为康必公司承运重碱5000吨,康必公司与被告订立了本航次的货物运输保险合同。2010年11月20日,“通康5”轮装载5000吨重碱由唐山曹妃甸港驶往卸货港福建东山港。2010年11月26日1745时“通康5”轮进港靠泊时搁浅。“通康5”轮搁浅后,虽经原告采取了自行脱浅等施救和相应的应急措施,但未能脱浅成功。“通康5”轮船长代表原告于2010年11月27日宣布共同海损,于2010年12月2日向厦门东山海事处提出海事声明,原告于2010年12月2日与案外人福建联合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公司)订立“通康5”轮卸货脱浅合同,于2010年12月3日将“通康5”轮搁浅及施救情况函告恒海公司和康必公司,于2010年12月4月脱浅成功,于2010年12月6日卸货完毕并交付货物。 2010年12月3日,原告将“通康5”轮搁浅及施救情况函告恒海公司和康必公司后,被告于2010年12月3日向原告出具担保函,为“通康5”轮所载货物的所有人应当分摊的脱浅费用提供人民币700000元的担保。经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海损理算处理算,本案货方应当分摊本案的共同海损费用人民币723680.92元。请求本院判令:1、被告支付原告共同海损分摊费人民币723680.92元及利息(利息自2012年9月3日至实际给付之日按照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利率计算),2、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1、原告不适格,原告提供的船舶所有权登记证书表明,“通康5”轮为三方按份共有,其中原告仅占40%,原告不能行使完整的船舶所有权;2、被告不是共同海损项下分摊费用的义务人,被告出具的保函是普通的海事担保,而非分摊共同海损的担保;3、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涉案事故是不可抗力导致,原告无权要求被告分摊共同海损;4、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经支付共同海损费用;5、原告起诉超过诉讼时效期间。

根据原告的诉请和被告的答辩,归纳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原告主体是否适格;2、被告是否是共同海损受益人的担保人,被告是否需要分担共同海损,分担的数额及计算依据;3、原告诉讼是否超过诉讼时效期间。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证据1、水路运输许可证,证明原告具有国内沿海普通货船运输资质;证据2、“通康5”轮的船舶所有权证、国籍证书、检验证书和适航证书,证明原告系“通康5”轮的所有人和经营人及该轮合法、适航;证据3、航次租船合同,证明原告与恒海公司订立航次租船合同,原告是出租人,恒海公司是承租人;证据4、共同海损申明,证明“通康5”轮于2010年11月26日触礁搁浅,船长代表原告于2010年11月27日宣布共同海损;证据5、海事报告,证明“通康5”轮船长于2010年11月27日出具海事报告;证据6、海事声明,证明“通康5”轮船长于2010年12月2日代表原告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厦门(东山)海事处(以下简称“东山海事处”)提出海事声明;证据7、“通康5”轮卸货脱浅合同及授权委托书,证明原告与福建公司订立涉案轮卸货脱浅合同并支付了卸货脱浅费用人民币1300000元;证据8、支付脱浅费用收据及汇款凭证,证明原告支付脱浅费用人民币1300000元;证据9、函告,证明被告于2010年12月3日将“通康5”轮施救情况告知恒海公司和康必公司并要求恒海公司和康必公司为“通康5”轮脱浅施救费用提供人民币700000元担保;证据10、被告出具的担保函,证明被告于2010年12月3日为康必公司分摊的脱浅费用提供人民币700000元担保并将该函于2010年12月5日邮寄给原告;证据11、康必公司出具的担保函,证明康必公司是本案共同海损的货方受益人;证据12、交接清单,证明涉案运输的托运人是康必公司,承运人是原告;涉案货物已经交接完毕;证据13、轮机日志,证明“通康5”轮的搁浅的时间及船舶搁浅后原告采取了相应的应急措施;证据14、航海日志,证明涉案船舶搁浅及卸货和修理的时间和经过;证据15、共同海损理算书,证明涉案共同海损费用总额为人民币1554817.95元,被告应当分摊的费用为人民币723680.92元;证据16、共同海损理算费用票据,证明原告支付了理算费用人民币34850元;证据17、关于共同海损的说明,证明共同海损报告是2013年9月3日出具的,本案不超过诉讼时效。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的质证意见:证据1-2,无异议;证据3,无原件,真实性不认可;证据4-6、9,形式上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均为原告的单方事实陈述,不能作为定案证据;证据7,不认可;证据8,形式真实性认可,没有正式的发票,不能证明原告实际支付了相关费用,打捞作业应经过海事部门批准,打捞人也应具备相应的资质,涉案的打捞工作如果经没有资质的打捞人作业,该行为违法,相关费用也不能支持和认可;证据10,真实性认可,证明目的不认可;证据11,不是原件,不认可;证据12,真实性认可,可以证明涉案货物的所有人、收货另有其人;证据13-14,均为复印件且是原告单方出具,不能作为定案证据;证据15,真实性无异议,理算报告未附有理算依据,亦缺乏相关票据支持费用的认定,共损理算报告仅为原告单方委托,原告未与该案其他方协商,故不能约束其他方;证据16,真实性认可,不能证明原告已经实际支付了相关费用;证据17,真实性不能认可,没有原件。

本院对原告证据的认证意见:鉴于被告对于原告证据1-2、4-6、8-10、12、15-16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于以上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1-2能够证明原告是“通康5”轮的所有人和经营人;证据3系原告与康必公司签订的航次租船合同,经双方在庭审中确认合同内容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证据4-6能够证明发生涉案搁浅事故后,原告作出的共同海损声明及海事报告、海事声明;证据7-8、13-14、16-17结合证据15能够证明涉案搁浅事故发生后,产生的特殊费用的情况;证据15系原告委托进行的共同海损理算,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海损理算处于2012年9月3日出具该报告,其内容合理合法,本院对该理算报告予以采纳;证据9为原件,本院对于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能够证明原告曾向康必公司要求提供共同海损担保;证据10能够证明被告就涉案货物的共同海损分摊向原告出具担保函,担保金额以人民币700000元为限;证据11系康必公司出具,该证据虽为复印件,但康必公司对此无异议,本院对于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能够证明康必公司曾向原告出具保函;证据12能够证明涉案货物的托运人是康必公司,收货人是漳州旗滨玻璃有限公司。

被告未提供证据。

经审理查明,2010年11月15日,康必公司与恒海公司签订《航次租船合同》,该合同约定:出租人为恒海公司,承租人为康必公司,船名为“通康5”,发货港为曹妃甸,到达港为福州东山,受载日期为2010年11月18日正负一天,装卸载期限为装2天卸2天,货名为重碱,承租人应确保货物5000吨,不足5000吨,则按5000吨计算运费,本合同经双方签章后受到履约保证金即生效,有关的权利义务和责任限制,有约定的按约定条款执行,未约定的适用于《合同法》及《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的有关规定。

同日,恒海公司与原告签订《航次租船合同》,该合同约定出租人为原告,承租人为恒海公司,船名为“通康5”,发货港为曹妃甸,到达港为福州东山,受载日期为2010年11月18日正负一天,装船期限为48小时,卸船期限为48小时,货名为重碱,承租人应确保货物5000吨,不足5000吨,则按5000吨计算运费,本合同经承租人和出租人签章后即行生效,有关承租人和出租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和责任,适用于《国内水路货物运输规则》及运输的有关规定,传真件具有法律效力。 2010年11月17日,被告出具单号为118303601201000169的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保险单,该保单约定被保险人为康必公司,货物为重碱,数量为5000吨,单价为每吨人民币3500元,总保险金额为人民币17500000元,险种综合险。

“通康5”轮于2010年11月20日装载5000吨重碱由唐山曹妃甸港驶往卸货港福建东山港。2010年11月26日0100时船舶抵达东山港3号锚地抛锚,下午接到港调通知,将于1700时进港靠泊,1618时备车起锚、进港,1732时航行至一号浮标西侧时,因横流太急,船舶被压制到航道的左边线,用车向右转向时,船舶搁浅,搁浅位置:北纬23°45’454,东经117°30’204,当时正值海水落潮,曾多次用车起浮船舶,但无法脱浅,于是决定停车候潮,经测量四周水深和压载舱水位及查看货仓情况,均未发现异常。2358时,发现一舱左舷的压载舱进水,通知机舱抽水,并对液油面的变化以及舵机舱、污水井、货仓进行检查,均未发现异常。2010年11月27日0100时船舶备车脱浅时,测得一舱左压载舱和艏尖舱两舱水量增大,在排水无效果时,确定船体严重受损,立即报告公司,同时指示船员不断测量压载舱进水情况,查看货仓,测量底质、软泥,并制定脱浅计划。随后尝试几次脱浅,均未成功,决定报告当地海事部门,联系救助公司,并与救助公司签署了卸货脱浅合同。在采取了卸货、抽水、对船舶漏洞进行简易封堵后,于12月4日1110时,船舶成功脱浅,船舶起浮后,在拖轮的协助下驶往东山港码头,1216时靠泊码头并开始卸货。12月6日船上货物被全部卸下。 2010年12月3日,原告要求恒海公司和康必公司提供共同海损担保,否则视为弃货。同日,被告出具担保函,记载被担保人为“通康5”轮所载货物的所有人;承担责任的限额是人民币700000元。 2012年9月3日,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海损理算处出具《“通康5”轮共同海损简易理算书》,该理算书记载:船舶在进港卸货过程中发生搁浅事故,导致船舶艏尖压载舱和1货仓压载舱破损,大量海水涌进船舱,船舱及船上所载货物处于共同危险之中,在几次自行脱浅无效后,船长决定委请救助人实施救助,是为了船、货的共同安全所必需,因此由于脱浅造成船体的损失及支付的救助费用属于共同海损。共同海损费用分摊中货物分摊人民币723680.92元。

另查明,本案所涉“通康5”轮系原告与纪学胜、张志恺按份共有。本院特通知纪学胜、张志恺作为共同诉讼人,以原告的身份参加到诉讼中。纪学胜、张志恺二人书面声明:本案“通康5”轮上的权益由原告一并主张。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本案为共同海损分摊请求纠纷,原告是共同海损分摊请求的一方,被告系被请求方。涉案航程是“通康5”轮运载5000吨重碱从曹妃甸运抵福州东山的沿海水路运输,原告是实际承运人,被告是涉案货物的承保人。本案当事人对于“通康5”轮发生搁浅事故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下面针对本案的争议焦点进行逐一论证:

一、原告主体是否适格。本案所涉“通康5”轮系原告与纪学胜、张志恺按份共有。经本院通知纪学胜、张志恺参加本案诉讼,其二人明确表示将“通康5”轮在本案中的权益转让给原告,不再参加本案诉讼。因此,本院不再追加纪学胜、张志恺作为共同原告参加诉讼。另,纪学胜、张志恺明确将其在本案中对“通康5”轮的权益转让给原告,原告有权就涉案共同海损分摊向共同海损受益人主张。对于被告关于原告不适格的抗辩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二、被告是否是共同海损受益方的担保人;被告是否需要分摊共同海损及分摊的数额、计算依据。被告对涉案货物出具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保险单,被告是涉案货物所有人的保险人。当原告向恒海公司、康必公司要求共同海损担保后,被告提供了相应的担保函,因此该担保函的性质是共同海损担保,构成支付共同海损分摊费用的担保。另,根据该担保函的内容看是限额担保,则被告作为共同海损受益方的担保人应按照其保证的限额承担直接的共同海损分摊责任。

当进入共同海损分摊阶段时,暂不能确定是意外事故还是承运人可免责或不可免责过失导致共同海损,则受益人须先分摊共同海损的牺牲和费用,待查清系承运人不可免责过失致共同海损后,再就分摊金额向承运人追偿。本案中被告未提供证据证明由于原告不可免责过失致使共同海损发生,因此,被告应为受益人一方分摊共同海损,分摊的金额为人民币700000元。依据共同海损理算报告,共同海损费用分摊中货物分摊人民币723680.92元,对于超过的金额,本院不予支持。

三、原告诉讼是否超过诉讼时效。依据海商法关于共同海损分摊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的规定,应为自理算结束之日起一年。本案理算结束为2012年9月3日,原告于2012年10月17日向青岛海事法院提起诉讼,未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对于被告的抗辩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九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八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龙口市四通海运有限公司共同海损分摊费用人民币700000元。

二、被告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给付原告龙口市四通海运有限公司上述款项的利息(自2012年9月3日起,至本判决书指定的履行期限内实际履行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利率计算)。

三、驳回原告龙口市四通海运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人民币12306元,由原告承担人民币2177元,被告承担人民币10129元。鉴于原告已经预交,为结算方便,被告在给付上述款项时一并给付原告,本院不再办理清退手续。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龙口市四通海运有限公司、被告华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河北省分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一式四份,上诉于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并于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金额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缴纳上诉费(开户行:中国农业银行天津天诚支行02200501040006269,户名: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机关财务科)。逾期,则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文尾

审 判 长  张 颉

代理审判员  吴文哲

代理审判员  王会然

二〇一四年十月十日

书 记 员  王 璞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

第八十九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

第一百九十七条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