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信用证诈骗罪

黄锦和信用证诈骗罪一审刑事判决书

结案日期:2014年5月27日 案由:信用证诈骗罪 当事人:黄锦和 案号:(2014)佛中法刑二初字第4号 经办法院: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广东省佛山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黄锦和,英文名HUANGBENNY,男,1954年5月20日出生于台湾省新竹县,汉族,大学文化,住台湾省台北市松山区。因本案于2013年8月23日被羁押并被逮捕。现押于佛山市南海区看守所。

辩护人谢琼,广东邦南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黄叶明,广东金腾律师事务所律师(后撤销委托)。

辩护人王逊,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记录

广东省佛山市人民检察院以佛检刑诉(2013)16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黄锦和犯信用证诈骗罪一案,于2013年12月2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3月20日开庭审理了本案。广东省佛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刘磊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黄锦和及其辩护人谢琼、黄叶明出庭参加诉讼。在案件开庭审理后,被告人黄锦和撤销了对广东金腾律师事务所黄叶明律师的委托,同时又委托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王逊律师担任其辩护人。本案经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一次。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广东省佛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5年12月,被告人黄锦和与蓝某、左某(均已判刑)合谋以信用证押汇方式向银行贷款,并约定由黄锦和负责联系左某等人开具信用证和虚假的提单等附随单据,由蓝某负责向银行申请押汇贷款,所得款项由上述人员瓜分后用于归还债务及个人消费等使用。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1.2006年1月至6月间,蓝某以其控制的佛山市泛贸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泛贸公司)名义找到佛山市华典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典公司)代理出口,约定以华典公司名义向银行申请信用证押汇贷款,贷款交泛贸公司使用。后被告人黄锦和以支付开证金额9.5%-20%的好处费为条件,通过左某及邓某(已判刑)开出六份信用证(证号分别为:UCUS-LC-F009027、UCUS-LC-F009039、UCUS-LC-F009051B、UCUS-LC-NA09060、UCUS-LC-F009073、CE11001FOCH)。开证后,黄锦和、左某找深圳耀富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老板黄某(已判刑),在虚报货物或没有货物出口的情况下伪造了以“深圳市杰华国际货运代理股份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提单。黄锦和、蓝某以上述信用证及虚假的提单、增值税发票等资料取得华典公司的信任后,以华典公司名义向广东发展银行佛山分行(以下简称广发行佛山分行)申请并骗取了信用证押汇贷款,共计人民币7129000元。华典公司将上述贷款及部分自有资金共计人民币7604050元转入泛贸公司账户。至案发尚有人民币5600000元无法归还。 2.2006年8月至9月间,被告人黄锦和伙同蓝某、左某采用上述方法开出两份信用证(证号分别为:TRGJH/401/LC/06、028010669152)及提单。蓝某以泛贸公司的名义将上述信用证、提单等资料交原深圳发展银行佛山分行申请信用证押汇贷款,共计骗得人民币5006800元。至案发尚有人民币2866800元无法归还。 3.2006年9月间,被告人黄锦和伙同蓝某、左某采用上述方法开出一份信用证(证号为:028010670195)及提单。蓝某以泛贸公司的名义将上述信用证、提单等资料交广发行佛山分行申请信用证押汇贷款,共计骗得人民币2153803.15元。至案发尚有人民币474000元无法归还。 4.2007年7月至8月间,被告人黄锦和伙同蓝某、左某采用同样方法开出一份信用证(证号为:HJT/LC/160/07)及提单。蓝某以泛贸公司的名义将上述信用证、提单等资料交中国交通银行顺德支行申请信用证押汇贷款,但未得逞。

综上所述,被告人黄锦和伙同蓝某、左某利用伪造的提单等信用证附随单据诈骗人民币8940800元。

为证实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交了被害单位报案、证人证言、书证、鉴定意见等相关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黄锦和无视国家法律,使用信用证及伪造的附随单据、文件,诈骗人民币8940800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一)项,应以信用证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的规定,特向本院提起公诉,请求依法判处。

在法庭上,被告人黄锦和称其只是蓝某公司的境外代理人,参与了信用证的介绍和联络工作,但没有诈骗的故意。

被告人黄锦和的辩护人提出:1.本案没有证据显示被告人黄锦和实施了使用伪造、变造的信用证或者附随单据、文件的行为;2.本案没有充分证据证实被告人黄锦和联系了开具虚假提单及附随单据和分占赃款。因此,辩护人认为指控被告人黄锦和犯信用证诈骗罪的证据不足,请求本院宣告被告人黄锦和无罪。

经审理查明,佛山市泛贸进出口贸易公司(以下简称泛贸公司)成立于2005年9月6日,法定代表人为曹某,实际负责人为蓝某。后泛贸公司变更法定代表人为李某甲。2005年12月,被告人黄锦和与蓝某、左某(均已判刑)合谋以信用证押汇方式向银行贷款,并约定由黄锦和负责联系左某等人开具信用证和虚假的提单等附随单据,由蓝某负责向银行申请押汇贷款。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1.2006年1月至6月间,蓝某以泛贸公司名义找到佛山市华典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典公司)代理出口,约定以华典公司名义向银行申请信用证押汇贷款,贷款交泛贸公司使用。被告人黄锦和以支付开证好处费为条件,通过左某及邓某(已判刑)开出六份信用证(证号分别为:UCUS-LC-F009027、UCUS-LC-F009039、UCUS-LC-F009051B、UCUS-LC-NA009060、UCUS-LC-F009073、CE11001FOCH)。开证后,黄锦和、左某找到深圳耀富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老板黄某(已判刑),在虚报货物或没有货物出口的情况下伪造了以“深圳市杰华国际货运代理股份有限公司”名义开具的提单。黄锦和、蓝某以上述信用证及虚假的提单、增值税发票等资料取得华典公司的信任后,以华典公司名义向广东发展银行佛山分行(以下简称广发行佛山分行)申请并骗取了信用证押汇贷款,共计人民币7129000元。华典公司将上述贷款及部分自有资金共计人民币7604050元转入泛贸公司账户。至案发尚有人民币5600000元无法归还。 2.2006年8月至9月间,被告人黄锦和伙同蓝某、左某采用上述方法开出两份信用证(证号分别为:TRGJH/401/LC/06、028210669152)及虚假提单。蓝某以泛贸公司的名义将上述信用证、虚假提单等资料交原深圳发展银行佛山分行(以下称深发行佛山分行)申请信用证押汇贷款,共计骗得人民币5006800元。至案发尚有人民币2866800元无法归还。 3.2006年9月间,被告人黄锦和伙同蓝某、左某采用上述方法开出一份信用证(证号为:028010670195)及虚假提单。蓝某以泛贸公司的名义将上述信用证、虚假提单等资料交广发行佛山分行申请信用证押汇贷款,共计骗得人民币2153803.15元。至案发尚有人民币474000元无法归还。 4.2007年7月至8月间,被告人黄锦和伙同蓝某、左某采用同样方法开出一份信用证(证号为:HJT/LC/160/07)及虚假提单。蓝某以泛贸公司的名义将上述信用证、虚假提单等资料交中国交通银行顺德支行(以下称交行顺德支行)申请信用证押汇贷款,但未得逞。

综上所述,被告人黄锦和伙同蓝某、左某利用伪造的提单等信用证附随单据诈骗,骗取贷款共计人民币14764653.15元,至案发,未归还的诈骗数额共计人民币8940800元。骗得的款项由泛贸公司账户转出后由黄锦和、蓝某、左某私分。 2013年8月22日,被告人黄锦和被抓获归案。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举证,并经庭审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被害单位报案陈述 1.华典公司的报案陈述。华典公司代表黄某甲报案称,2006年期间,华典公司与泛贸公司的负责人蓝某签订了《代理出口协议》,约定由泛贸公司联系国外进口商,以华典公司的名义出口货物给外商,华典公司持六份信用证向广发行佛山分行申请押汇贷款700多万元。银行贷款到期后,国外开证行以各种理由拒付贷款。经向蓝某追索贷款,但蓝某已不知去向。信用证开证行为瑞典EFUniversal信用联盟及斯洛伐克中欧信用联盟,信用证号码分别为UCUS-LC-F009027、UCUS-LC-F009039、UCUS-LC-F009051B、UCUS-LC-NA009060、UCUS-LC-F009073、CE11001FOCH。 2.深发行佛山分行的报案陈述。证实2006年9月12日,泛贸公司向深发行佛山分行提交了《出口押汇申请书》及一套出口信用证单据,申请办理出口押汇。经该行审核,泛贸公司提交的出口信用证单证相符,表面真实,即批准办理押汇申请并于当日发放了借款2866800元,借款期限为180天,到期日为2007年3月21日。贷款到期后,该行多次向泛贸公司催收,但该公司一直都拒付贷款。事后该行了解到信用证开证行TRAGABANKGROUPLTD.属于私人有限责任公司,该家银行已于2006年宣告结业。而且泛贸公司提供的押汇提单所显示的货物在相应的时间海关并没有相应的货物出口报关记录,该张提单及押汇所用的信用证可能是泛贸公司伪造的。 2006年9月28日,泛贸公司向该行提交了一套出口单据,金额是USD301050元,该证的开证行是香港星展银行。由于单证相符,该行为泛贸公司办理了出口押汇人民币2140000元。同年10月7日,该行收到星展银行的不符点通知书,称检验报告上的签字与银行留存样本不符,因此拒付,并在10月10日退单给该行。该行收到星展银行的不符点通知后立即与泛贸公司联系,泛贸公司于10月25日向该行归还了押汇款2140000元。 3.广发行佛山分行城区支行员工黄某甲的报案陈述。证实2006年5至10月份,泛贸公司的蓝某和李某甲共向广发行佛山分行城区支行申请过三笔押汇贷款和一笔退税贷款。经审单发现,押汇贷款中的两笔信用证开证行的资信太差,没有放贷。另外一笔押汇贷款是在2006年10月19日,泛贸公司的蓝某持香港DBS银行开出的信用证,金额为美元312200元申请押汇贷款。经审核后,该行同意贷款,并于次日发放贷款共计人民币230多万元。至报案时泛贸公司共归还四笔,分别是2007年3月还120万元和24万元,2007年年中还19万,2009年9月还5万元,尚有58万元没有归还。 4.交通银行佛山顺德支行的情况说明及相关材料。证实2007年7月2日,交通银行佛山顺德支行收到乌克兰银行的一份信用证,该证的开证行是英国的一家银行,金额是USD160425,受益人为泛贸公司,该行审单后发现不符点,且该证的真实性无法核实,该行未同意为泛贸公司押汇贷款申请。 (二)证人证言 1.证人李某甲、陈某甲(均系泛贸公司的股东)的证言。证实泛贸公司成立于2005年底,当时是蓝某提议成立公司的。2005年蓝某介绍一位叫黄锦和的台湾人给他们认识,蓝某介绍说黄是做贸易的,在广西南宁、湖南长沙、上海均有公司。公司股东股份情况:陈某甲占15%、李某甲占15%、黄锦和的情人曹某占50%、蓝某占20%。曹某任法定代表人,2005年至2006年初曹某移民澳洲,李某甲任法定代表人。

公司主要经营进出口贸易,陈某甲负责国内销售,李某甲主要负责公司内务,蓝某和曹某负责公司国外进出口业务,但陈从来没有见过蓝某和曹某从国外进口过货物。公司法定代表人是李某甲,实际上是由蓝某负责。2005年至2007年,公司一直没做过什么生意,只是听蓝某曾说过做废钢轨等货物进口生意。2006年上半年,蓝某讲公司在做电子集成块出口业务。2007年3月前,蓝某讲公司在做汽车音响出口业务,但陈、李没经手过,也没看见过有关资料和物品。 2.证人李某甲(系泛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证言。证实2005年9月份,黄锦和与蓝某让李某甲做泛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是没有实际投资的,蓝某是公司的实际负责人,李具体负责员工报销和发工资。公司的具体运作是黄锦和打电话指示蓝去做的,信用证都是黄联系好,让蓝接收,后去银行押汇。2006年上半年的一天,蓝带了3-4箱货物和李、阮某甲、陈某乙一起到深圳一家公司,让该公司帮忙办理出口。李不清楚具体的操作情况。李知道信用证都是黄锦和寄到泛贸公司的,其中的两份,一份是深发行的,有280多万元,另一份是广发行佛山分行的,有100多万元。在这两次贷款中,李都在法定代表人一栏中有签名。蓝贷款后有的给了黄锦和,有的用于买车、买房和消费了。

证人李某甲对其签名的支票进行了签认,对其交给耀富公司Lily的支票收据进行了签认,对拓音企业股份有限公司黄锦和与蓝某、李某甲及高得龙签订的协议书进行了签认。 3.证人阮某丙(系泛贸公司的员工)的证言。证实泛贸公司全面业务由蓝某负责,实际股东是黄锦和与蓝某。黄锦和是台湾人,但阮没见过黄,黄也没来过公司。泛贸公司曾与深发行佛山分行办理了一笔人民币280多万元的押汇贷款,具体办理手续的是蓝某和李某甲。阮了解情况是这样的:黄锦和联系了一批出口摩托罗拉手机的业务,对方进口商开出了一张英国伦敦某家银行的信用证。蓝某和李某甲就持这张信用证到深发行佛山分行办理了押汇业务,贷款金额人民币280万元。贷款所得支付给了深圳的一些供应商。对于进出口外商、购销合同、具体出口的相关报关手续等都是黄锦和、蓝某办理的。但在公司阮没有见过购销合同、报关材料等。

证人阮某丙对其签名的支票进行了签认。 4.证人陈某乙(系泛贸公司的员工)的证言。证实蓝某是陈的表哥,2007年陈到泛贸公司工作。陈知道公司向深发行佛山分行申请过一笔押汇贷款,具体的押汇手续都是蓝某和李某甲办理的。2006年8、9月份的一天,在蓝某的办公室里,蓝某说黄锦和联系了一个客户,对方需要摩托罗拉手机,外商已经申请了一张信用证。当时,蓝某就让陈和阮某丙去巴黎银行广州办事处将通知书拿了回来,之后交蓝某。两三天后,蓝某让陈和阮某丙去他办公室,说这批手机是耀富公司帮出口的,让他们去耀富公司找一个姓刘的小姐拿提单回来。第二天,陈和阮某丙去了耀富公司找到刘小姐,刘给了一式三份共六套提单,当天他们就把六张提单给了蓝某。他们共去过耀富公司三次,第一次是在2006年5、6月份的一天,蓝某让陈和阮某丙去找刘小姐拿提单,当时刘小姐不在,是一个姓范的小姐(英文名Jane)接待的,范将一式三份共两套六张提单交给了他们。第二次就是上述出口摩托罗拉手机那次。第三次是在2007年4、5月份的一天,蓝某让陈和阮某丙去耀富公司拿回出口摩托罗拉手机的相关发票、报关单、购货合同等材料。他们去耀富公司找到刘小姐,但刘小姐说一定要经黄锦和与她的老板通过话后才能给他们,阮某丙打电话给蓝某说明刘小姐的意思,蓝某就让他们回去了。他们第一、二次拿回的提单右上角有“JALInternationalCompany"、BILLOFLADING、ORIGINAL的字母,提单全是英文的,陈和阮某丙都不认识英文,不知道上面是什么内容。另外,陈听蓝某讲与华典公司有业务往来,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证人陈某乙对其签名的支票进行了签认。 5.证人林某乙(系泛贸公司的员工)的证言。证实2006年7月至9月份,蓝某告诉林台湾泛贸公司黄锦和的秘书July发邮件过来,让林将内容翻译出来。林发现是一封信用证内容,就翻译给蓝某。听蓝某讲要将信用证条款拿给别人看,看能不能做外贸业务。后来林又翻译了该信用证的正式文本、商业发票和装箱单等,林核对后按信用证的要求制作了一份正规的商业发票和装箱单,再交到深发行佛山分行。林还具体与深圳一家报关公司的一位叫“Jane”小姐核对提单的发货人、收货人、被通知人以及货物的名称、数量等。

证人林某乙对台湾泛贸公司Judy和Benny发到泛贸公司邮箱的商业发票、装箱单、船运提单、信用证进行了签认。对Jane传真给泛贸公司的提单草稿件进行了签认。对根据蓝某的要求制作的装箱单、商业发票进行了签认。 6.证人陈某丁、周某甲(系华典公司的员工)的证言。证实2005年底,泛贸公司的负责人蓝某找到陈某丁,说瑞典的一家公司已向泛贸公司下了订单,但泛贸公司当时没有进出口经营权,且资金不够,就与陈商议代理进出口业务,蓝提出等对方开出信用证后,由陈所在的公司用信用证向银行押汇贷款,并将贷款交给蓝使用,由蓝组织下一次货物出口,陈所在公司收取贷款金额每一美元0.5元人民币的代理费用。具体分工如下:蓝负责客户、货源、出口等,陈所在公司负责制单、报关、结汇。当时,双方还签订代理协议,真正实施是由周某甲执行的。周根据泛贸公司提供的装箱单资料制作商业发票、装箱单、报关单、外贸合同,按照泛贸公司的要求寄到深圳一家公司。过几天,泛贸公司就将正式提单送过来了。后来,华典公司就将提单、发票、装箱单等提交给广发行佛山分行申请押汇贷款,先后共贷款人民币712.9万元。后来,蓝某还了200万元,还有560多万元没有还。

证人陈某丁、周某甲对其公司向银行申请押汇贷款及银行贷款发放的资料进行了签认。 7.证人刘某乙(系耀富公司的员工)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06年期间,左某和黄锦和来到耀富公司与黄某商谈用信用证借款的事宜。黄锦和和左某说让刘出具提单,黄、左拿去银行押汇,得到贷款后可以借给耀富公司使用。后耀富公司按照左某和黄锦和的要求开具提单,部分提单有货物出口,部分提单没有货物出口,没货物出口的提单收取较高的开单费,费用一般是8000元至20000元。提单是耀富公司的员工拿去街边印制的,公章是私刻的,因为不想用耀富公司的名义出假提单。提单交给泛贸公司的蓝某或者蓝安排的泛贸公司员工,蓝某也清楚没有出货就获得提单。2006年1月至10月期间,共为泛贸公司开具8份假提单。大约2007年7月,公司老板黄某打电话,让刘帮左某出提单,说左某答应这次用提单向银行贷款后借款20万元给黄所在公司用。在佛山,刘从蓝某处取回了20万元的支票,后因左某告知黄某这次押汇贷款不成功,该支票没有兑现。后来,假的印章和假的空白提单都销毁了。

另外,2006年12月,左某还让刘某乙所在公司给清远的一家公司开出过一张假提单,提单内容是左某给的,提单是其公司的范某甲开出的。

经辨认,刘某乙辨认出被告人蓝某就是到其公司拿假提单的人,被告人左某、黄锦和就是让其出具假提单的人。 8.证人范某甲、张某丁(系耀富公司的员工)的证言及张某丁的辨认笔录。证实从2006年1月,耀富公司就与佛山的泛贸公司有业务关系了。刚开始泛贸公司送来五箱集成块以及一些报关资料,出口单位是华典公司。但开具的提单是假的,因为正常提单是货物上船后才由船长签的,而泛贸公司的提单是她们自己做出来的,是假的。这种做法是公司负责人黄某交待的。具体内容是根据泛贸公司的传真内容,并按黄某交待的规格、格式到外面制作的。JALInternationalCompany的印章应该是财务人员到外面伪造的,签名是她们代签的。后来,假的印章和假的空白提单都销毁了。

经辨认,张某丁辨认出被告人蓝某就是到其公司拿假提单的人。 9.证人王某丁(系深发行佛山分行的员工)的证言。证实2006年7月,泛贸公司的蓝某和李某甲通过王的同学朱某丁认识了王,并申请用信用证出口押汇业务。王让其银行国际业务部的霍某一起参与商谈。蓝说他们公司要出口手机到尼日利亚,并提供信用证等资料。后经多次修改,蓝拿来一张英国伦敦银行的信用证,金额是45万美元。霍请示行领导同意,并经银行确认后,于同年9月份贷款给蓝某人民币286.68万元。该信用证期限是90天或是180天。到期后,王催蓝还款,蓝一直拖着没有还。 10.证人蔡某丁(系佛山市怡东城针织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的证言。证实2006年,左某曾问蔡是否想融资,并告诉蔡可以帮蔡从国外开信用证进国内,蔡拿到信用证可以凭信用证到银行押汇贷款。蔡答应后,左提出两个条件,一是给左信用证金额3.5%的开证费用;二是信用证到期前的三天要将从银行押出来的贷款交给左使用。后左通过潘某丁找到清远的冯某丁,由冯拿信用证的相关资料给银行。左还说信用证是邓某开出来的,提单是在深圳让别人开的,而且是不用出货的。后来冯告诉蔡,左开过两次信用证,但银行方面说左开过来的信用证都不能押汇贷款。 11.证人冯某丁(系广东省丝绸集团龙汇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的证言。证实左某说他出口一批布,布由蔡某丁提供,并通过信用证支付,然后以信用证向银行押汇贷款。大约在2006年5、6月份,左某将信用证样本寄过来,开证行是瑞典的金融公司,后又改了两次,农行、中行都说不行。后左寄来了信用证,左还通过蔡某丁送过提单给冯。冯很奇怪,公司还没有出货,怎么就有提单了。左说已经出货了。冯将这些单证送给农行清远分行托收,后银行说这些信用证不能用,就没有做成。 (三)书证 1.耀富公司开具的假提单若干份。证实耀富公司开具的假提单的情况,其中张某丁签认了出具给华典公司的假提单4份;范某甲签认了出具给泛贸公司的假提单3份,给华典公司的假提单2份;刘某乙签认了出具给泛贸公司的假提单7份;黄某签认了出具给华典公司、泛贸公司的假提单10份。 2.信用证复印件及其译文、翻译资质证明材料,商业发票,报关单,提单等若干份。证实被告人蓝某、左某向深发行佛山分行、广发行佛山分行、清远农行提供信用证等资料押汇贷款的情况。经辨认,蓝某、左某以及证人冯某丁均辨认出经手办理的相关单据。 3.泛贸公司与深发行佛山分行的出口押汇合同、出口押汇申请书,借款借据,增值税发票若干份。经辨认,被告人蓝某签认泛贸公司与深发行佛山分行的出口押汇合同以及黄锦和让左某从深圳寄来的无实际支付货款的增值税发票若干份。 4.汇款地址、账号及银行凭证若干份。经辨认,被告人蓝某签认黄锦和让其将押汇申请的贷款汇入的银行账号的资料;被告人左某签认其收取信用证开证费的银行账号的资料;证人潘某丁代左某收取信用证开证费的银行账号的资料。 5.银行支票若干份。经证人李某甲、蓝某丁、阮某甲、朱某丁等辨认,四人均签认出被告人蓝某让他们到银行办理相关业务的凭证。 6.华典公司与泛贸公司代理出口合同、广发行佛山分行和深发行佛山分行押汇贷款资料以及泛贸公司的押汇贷款资料等。经证人陈某丁、林某乙、阮某甲、周某甲等辨认,四人均辨认出被告人蓝某让他们办理相关业务的凭证。 7.地中海航运(香港)有限公司深圳代表处、雅达国际货运代理(深圳)有限公司盐田区、罗湖区分公司、赤湾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深圳市福田区国家税务局等多家单位出具的证明。证实货运公司、装箱公司均与开提单公司无关;有关增值税发票均为废票或无效票等。 8.深圳海关移送的材料。证实深圳海关2006年5月24日查扣华典公司报关的货物,泛贸公司交华典公司代理出口的一批货物并无出口。 9.泛贸公司、深圳市南山区新鹏商行、深圳市利思源贸易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证实相关公司的工商登记情况。 10.资金流向图、账册、流水账、银行凭证等。证实蓝某、左某、黄锦和等人将银行贷款私分。 11.深圳市工商物价信息中心出具的查询证明。证实截止2008年7月4日,没有“深圳市杰华国际货运代理股份有限公司”的登记记录。 12.搜查及扣押物品清单。侦查机关扣押涉案公司及相关被告人的文件、送货单、收据、存折、银行卡若干份(张),两辆小汽车(粤E×××××、粤E×××××),一只手表、四套房产以及现金人民币232919元等。 13.(2008)佛刑二初字第34号刑事判决、(2009)粤高法刑二终字第39号刑事裁定。证实同案人蓝某、左某被判刑情况。 14.抓获经过。证实2013年8月22日,被告人黄锦和在珠海拱北口岸被抓获。 15.被告人黄锦和的身份信息。证实被告人黄锦和的身份情况。 (四)鉴定意见 1.佛公鉴(文)字(2009)16号笔迹检验鉴定书。证实检材银行凭证上“邓某”的签名与样本左某书写的笔迹相同,是同一人书写。 2.佛公鉴(文)字(2009)18号笔迹检验鉴定书。证实检材银行凭证上“蓝某代邓某”的签名,其中的“蓝某”与样本蓝某书写的笔迹相同,是同一人书写;“代邓某”与样本蓝某书写的笔迹不同,不是同一人书写。 (四)被告人及同案人供述及辩解 1.被告人黄锦和的供述。黄称:我和曹某没有投资佛山市泛贸进出口有限公司,是蓝某出资成立的。我和蓝某、李某甲签过一份由李某甲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协议。左某是做“买卖信用证”生意的,即帮助国内企业从国外银行开出信用证,然后国内企业凭信用证到银行押汇贷款。左某于2005年或2006年左右提出他可以开到信用证并由开证行开出承兑保函,由我找到佛山的蓝某具体操作向银行押汇贷款事宜。我也参与一些具体操作过程,我记得信用证条款是由左某将样本信用证交给我公司人员再转交蓝某,蓝某交给银行审核和修改,修改完再传给我公司,我再转给左某开证。这些信用证有成功套取银行资金的,也有没有成功的。左某按信用证金额收取手续费,一般10-11%,最多21%。我们以信用证押汇贷款方式套取银行资金,左某是为了收取信用证金额的手续费,我和蓝某是为了占用资金投资矿砂,当时商量好信用证到期要偿还的。

左某代开的信用证是从英国、瑞典、乌克兰等国某些信用不好的银行开出,并设置了瑕疵条款,使信用证不能承兑。这些信用证只能用于向银行押汇贷款,使国内银行误以为该信用证是有真实货物交易,可以承兑的,只要持有信用证的公司提供一套相应的单证给银行,银行就会押汇贷款给持有信用证的公司,这样就可以从银行套取资金使用。设置瑕疵条款主要是在提货和验货方面,如我们设置成开证人亲自签收验货函的条款,因为我们并不是真正进行国际贸易,设置这个条款目的是使欧洲申请开信用证的公司收不到货而开证行不用付款给国内银行,我们没有货物运到欧洲,开证人就收不到货物,就不可能签收验货函,信用证就不可能兑现;开证银行的信用也是很差的银行或财务公司,这是最大的瑕疵;我们还将华典公司押汇贷款的信用证货物交给香港的公司而非开证的欧洲公司,银行方面只需要一套手续,包括提单等,我们做一套出来,将货物运到香港就有提单了。向广发银行佛山分行押汇贷款的六套信用证是通过左某开出的,六张信用证都设置有瑕疵条款,不可能兑付到的。这六单信用证是出口电子产品,主要由蓝某组织,但货品实际价值与报关的价格相差很大,严重虚高。正是由于价格虚高,所以在第四还是第五批货物出口时被海关查扣了。向深圳发展银行佛山分行押汇贷款的两张信用证也是通过左某代开、设置有瑕疵条款不能兑付的。这两张信用证都是没有货物出口,由黄某伪造出来的。向广发行押汇贷款的028010670195信用证也是没有货物出口的。

至于用信用证向银行押汇贷款需要的提单,就由我和左某找到一个从事货运代理的台湾人黄某开具。我和左某在2006年的夏天坐大巴到东莞长安找到黄某,谈由他公司代理货物出口事宜,他就安排刘小姐负责操作。一开始开具信用证是有货物出口的,但都是出口到香港而不是出口到欧洲,用的是陆运,但黄某同意以提单的方式出给我们。我们一开始有没有告诉黄某要他出提单是为了进行押汇贷款,这个我不清楚,但在我们的货物被深圳文锦渡海关扣押之后,我们明确告诉过黄某,我们需要提单是为了使信用证能向银行押汇贷款,有没有货物出口无关紧要,并告诉了他进行押汇贷款的过程。之后,黄某收取的开单费就比以前贵了,要20000元才出一张提单,并且不是以自己公司名义出具提单了。

向银行押汇贷款的资金去向,据我记忆,给左某的开证费大概有450万元,泛贸公司大概开销240万元,付给银行利息大概210万元左右,支付给华典陈总和中间介绍费用大概210万左右,买了六只劳力士手表用去15万左右,还给上海美菱电梯21万元,蓝某还给深圳一个电子厂和南宁医疗卫生用品公司总共56万元左右,蓝某个人拿了一部分买车买房,剩下的应该有部分还给了银行。我自己没有拿过钱。

我还就信用证押汇一事与李某甲、蓝某签过一份协议,内容是佛山泛贸公司的财务印鉴分开管理,我委托台湾人高得龙保管公司印章。甲方为拓音企业股份有限公司黄锦和,乙方为蓝某、李某甲,丙方为高得龙的《协议书》是我于2006年3月5日与蓝某、李某甲以及高得龙在佛山签订的。我和蓝某等人在2005年底2006年初商量好使用不能兑付的信用证即有瑕疵的信用证向银行进行押汇贷款的事情后,我考虑到银行贷出资金后保证资金能用于投资,而不被蓝某一个人可以随时支配,所以和他签订这样一个协议。但该协议没有落实,据我了解,蓝某将我们用信用证押汇贷款的资金划进泛贸公司账上后,在支取款项时并没有按《协议书》操作,而是在外面私自刻了一个印章逃避我的监管。 2.同案人蓝某的供述和辩解。蓝称:2005年9月左右,台湾人黄锦和投资设立了泛贸公司,当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曹某,后来是李某甲,我担任总经理。后黄锦和将其出资全部抽走。黄锦和和我商议利用信用证向银行押汇贷款的方式获取贷款,用于投资,等赚了钱再还贷款,我同意。2006年1月至6月份,泛贸公司委托华典公司向广发行佛山分行申请了6笔信用证押汇贷款,共计贷款人民币约720万元。其中前五次押汇是有货物出口的,我组织货物有二次,另三次是由黄锦和组织的。但第五单信用证下的货物被海关扣押了,原因是申报的货物与实际价值不符。这是黄锦和的主意,黄说数报大一点,好从银行多套些钱出来,让我不要买贵的货物,到后来干脆叫我不要买货物了。自此之后,再向银行办理信用证押汇就没有货物出口了。 2006年7、8月份,我按黄锦和的指示,以泛贸公司的名义接收两份信用证,名义都是出口手机,但我知道这两份信用证都是没有货物出口的。我以泛贸公司的名义出具了报关手续,按黄的指示去耀富公司拿提单,再向深发行佛山分行押汇。先后两次向该行押汇贷款共计500多万元。贷款后,我将其中的200万元还给华典公司,给了黄锦和200多万元。

为归还深发行佛山分行的到期贷款,黄锦和提出再申请一单信用证贷款来归还,是向广发行佛山分行申请押汇贷款的。黄开了一张新加坡发展银行香港分行的信用证,内容是出口手机到香港。提单是从耀富公司拿回来的,没有货物出口。这次共贷款人民币215万多元,我将其中的198万元划入深发行佛山分行用于还款,余款给了黄锦和。 2007年8月至9月份,黄锦和提供一张英国银行的信用证,内容是出口音响到英国。我指示公司人员到交行顺德支行办理押汇手续。黄讲此单有货物出口,但实际是没有货物出口的,泛贸公司作为受益人没有办理过出货手续,黄让我到耀富公司拿提单。后来,交行顺德支行考虑到该家英国银行的信誉度,没有先押汇贷款。

我听黄锦和说,左某曾利用信用证骗过清远纺织品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手法与其在深发行佛山分行的做法差不多,也是利用耀富公司的假提单去银行押汇贷款。

关于开增值税发票的情况。以华典公司名义申请的六笔信用证押汇都有增值税发票,以泛贸公司名义申请的没有增值税发票。当时我和黄讲,如果开税票,就要将资金转到该公司,这是华典公司要求这样做的。黄让我到街边私刻几个印章,在汇票上背书回来就可以了。这样,我自己就去街边私刻一个印章,是“深圳市利思源贸易有限公司”的字样。其余几个印章是叫阮某甲去街边私刻的,有“深圳承泰科技有限公司”等名称。增值税发票是黄锦和让左某办理并寄过来的。但华典公司说税局退不了税。华典公司没有向开票单位买过货物。我从银行贷得的款项分别给银行、华典公司用于还款、汇款给黄锦和、左某提供的账户以及泛贸公司的经营使用,其中,我个人分得100多万元,我用于买房子、买汽车、投资铁矿、偿还债务、个人消费等。 3.同案人左某的供述。左称:2006年黄锦和找我帮忙开出了10张左右的信用证,2007年找左开了2张信用证。所有的信用证都是香港人邓某丙(又叫邓某)开出的,黄锦和需要信用证的时候就找到我,将信用证的内容,包括出口货物的品名、数量、单价、进口方、出口方告诉我,然后我根据他的要求告诉邓某丙,由他制作信用证,经黄锦和核对后,就由邓某丙向银行申请开出信用证给佛山泛贸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等单位。邓某丙如何开出信用证的,我不知道。经我开具信用证共有12张,其中,2006年10张,2007年2张。(另有供述称,通过邓某丙联系开出的开证行为瑞典银行的信用证,共有8张左右,好像都成功了,都是广发行佛山分行押汇的;通过叶某丁联系开出的开证行为英国银行的信用证,共有2张左右,一张40万美元的信用证成功押到贷款,另外没有成功。) 2005年底或2006年初,我和黄锦和一起到东莞长安镇找黄某,商议去西非做废钢轨和电解铜生意,想通过信用证押汇套取银行的资金出来,押汇需要提单,我与黄锦和找黄某的目的,一是让他帮忙出货,二是出具提单给银行押汇。大家的想法就是套银行的钱出来用三个月,说好一定要还的。2006年早期是有货物出口的,到了后期是没货物出口的。2006年5月份左右,黄锦和在台湾告诉我文锦渡海关查扣货物一事。自此没有货物出口了。 2006年11月至12月期间,我以清远丝绸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的名义向农行清远分行押汇贷款。信用证是我联系邓某丙提供的,内容是出口棉纱到香港,再转口到瑞典,金额是16万美元。当时,我与黄某谈好,黄某提供了提单,用信用证押汇套出的银行贷款一人使用一半。后来,因农行清远分行怕有风险没有同意押汇。这笔信用证是没有贸易背景的,即提单是假的,没有出口货物的。 2007年9月份,我开出一张金额为40万美元的信用证到深发行佛山分行,受益人为泛贸公司,内容是出口手机,开证行是一家英国银行,是台湾人叶某丁联系的银行和开证申请人。叶收取了信用证金额的12%的费用,第一次收5%的费用来开证,第二次收7%是在发承兑电文时来收的。后因泛贸公司在深发行佛山分行有贷款未还,此笔押汇没成功。后来泛贸公司又联系交通银行,此次黄锦和告诉我要分两张信用证来押汇。于是,我将40万美元分为25万美元和16万美元两份。后黄告诉我说,蓝某说25万美元那笔信用证银行汇票不接受,16万美元信用证可以做。具体操作如下:按照叶某丁开具的信用证格式和黄锦和提供的虚假内容来开具16万美元信用证,由叶某丁安排英国银行将信用证发到佛山交通银行。在开具信用证之前有一个确认过程,即由黄锦和准备信用证条款内容,发邮件或传真给我和佛山的蓝某,蓝到银行确认可否接收,如可接收,则发确认函给黄,再由黄发给我。佛山的蓝某安排一名姓林的小姐发确认函,林小姐的英文名的是“Hidy”。左收到确认函后,就通知台湾的叶某丁开证。具体押汇贷款时,由佛山的蓝某负责向交通银行申请押汇,黄某提供假提单,台湾叶某丁出具承兑电文。但有无押到款项,我不清楚。

另一份401180USD的信用证是我让周某丁和叶某丁联系开具的。这张信用证最后押汇成功,但没有货物出口。提单也是黄某提供的,这张信用证的押汇贷款说好是按20%收取佣金,后来黄锦和只给12%。

我收取信用证面额的0.5%,邓某丙收取2.5-3%,一共收取了20多万元人民币。这些费用有两笔直接由佛山泛贸公司的人汇入我在深圳光大银行开设的私人账户(卡号:90×××75)大约10万元人民币,其余的都是由黄锦和在台北给我现金。我让佛山市南海盈伟灯饰有限公司帮我从佛山泛贸公司蓝某那里收过佣金,再汇到光大银行账户。我还提供过深圳市悦君商行和深圳市南山区新鹏商行的账户给黄锦和,将钱转到境外。后期我又提供了深圳市铭旺科技有限公司的账户给黄锦和,我从该账户接收了20多万元,转了19万元到我侄儿左某丁那里,由他提现给我,将这19万元汇到邓某丙深发行账户,还有7万元铭旺公司还没有给我,剩下3万元,好像黄锦和拿去了。通过悦君商行和新鹏商行转的钱都转到境外,都是黄锦和指定的账户,我不知道,这些钱不是开证费用。

我收取款项与黄锦和有对过账。我与邓某丙之间开证收费情况是这样的:先由黄锦和安排July做好信用证条款的文件,发给佛山泛贸公司邮箱,由他们去银行询问是否接收。如果可以接收,则佛山泛贸公司的林小姐发传真告诉黄,一般在文件上写明“此条款OK”字样。黄将传真发给我,我再将该文件传真给邓,邓会在三天左右开证到佛山泛贸公司联系的银行。当然邓某丙是在收到我支付的开证费后才开证的。至于邓如何在英国、瑞典银行运作开证,我是不清楚的。我在光大银行收款后,再提现到深发行汇给邓某丙。每笔信用证都支付给邓某丙8%的费用。我收取的开证费主要用于买房子了。 4.同案人黄某的供述。黄称:2006年6、7月左右,黄锦和与左某坐汽车来东莞,我们在长安镇一家咖啡店见面,黄锦和介绍自己是做贸易的,要将货从佛山运到香港,我说从佛山将货运到香港可以用陆运,黄锦和就问我陆运能不能出提单,陆运一般不用提单而是用收货证明,他这样问,我告诉他也可以出提单,我还问他为什么一定要提单,他说他们要将信用证向银行押汇贷款,必须要有提单。左某自己是做财务中介的,当时他说的话不多。我安排刘某乙跟进这件事。之后正常做了几宗货物出口,出口商应当是佛山华典公司。黄锦和、左某提出他们需要提单向银行押汇,但耀富公司没有开具大陆提单的资格,因此就使用虚构的深圳杰华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杰华公司),英文名“JALInternationalCompany”的名义开具提单。实际上是买提单,这些提单是海运提单,但却写明是卡车运输,用的也是虚构的公司名,前期出口的货物也不是瑞典而是到香港,后期就根本没货出口。这些提单是黄所在公司人员到外面打印的,私刻的公章。提单内容是蓝某提供的。蓝某、黄锦和、左某均知道提单是假的,他们不提供货物出口但要求开具提单,因此知道提单是假的。但当我们代理了几宗货物后,他们出口的货物被深圳文锦渡海关扣押了,原因是货物报价过高。出事后,我就约黄锦和和左某一起到深圳商量,当时刘某乙也在场。我问黄锦和和左某现在货物被扣怎么办,他们就说这些货其实不值钱,他们需要的只是提单,有了提单,他们可以利用信用证和附随单向银行押汇贷款,贷到款后可以占用三到六个月,到期后又另外开具信用证和附随单证向银行押汇贷款来还款,达到长期占用银行贷款的目的。由于当时我公司资金比较紧张,所以并没有中止与他们的业务,反而同意帮他们做,且提出收费比以前高了。后来不用出货了我也帮他们出提单。2007年7月,左某向黄提出要帮左出具提单,左借款20万元给黄用,但取回支票后没有兑现。

经辨认,同案人黄某辨认出被告人黄锦和、左某就是让其开具假提单的人。

对于被告人黄锦和的辩护人提出本案没有证据证实被告人黄锦和实施了使用伪造、变造的信用证或者附随的单据、文件的行为的意见,经查,本案中,被告人黄锦和与同案人左某找到黄某,请求同案人黄某为其出具虚假提单用于押汇贷款。在货物因与实际价值不符而被海关扣押后,被告人黄锦和请求其继续出具虚假提单,并提高了使用提单的费用。上述事实有同案人左某、黄某的供述,证人刘某乙、范某甲、张某丁的证言及虚假提单予以证实,足以认定。因此,本案中证实被告人黄锦和参与出具假提单并明知该假提单将用于押汇贷款的证据充分,并且可以相互印证,被告人黄锦和的辩护人的上述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黄锦和提出其只是参与了信用证的介绍和联络工作,并没有信用证诈骗故意的意见,经查,同案人蓝某、左某、黄某的供述及相关书证证实,蓝某与被告人黄锦和共谋以信用证及虚假提单等附随单据向银行押汇贷款后,由被告人黄锦和找同案人左某开具信用证,左某根据被告人黄锦和提供的信用证条款开出信用证并经被告人黄锦和确认,黄锦和再将信用证传给蓝某,由蓝某问银行是否可以押汇贷款。被告人黄锦和与同案人左某共同找到同案人黄某开具了虚假的提单。根据被告人黄锦和秘书所发邮件及同案人蓝某的供述,证实被告人黄锦和还组织了部分货物出口。被告人黄锦和与同案人蓝某、左某利用信用证及虚假提单向银行骗取贷款,将贷款共同予以分占,被告人黄锦和与蓝某等人还就押汇贷款的使用签订了协议。以上事实足以证实被告人黄锦和与同案人蓝某等人共同实施了以信用证及虚假的提单等附随单据向银行骗取贷款,并共同将赃款予以分占,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因此,被告人黄锦和提出其不具有信用证诈骗故意的意见理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对于被告人黄锦和的辩护人提出本案指控被告人黄锦和犯信用证诈骗罪证据不足,应宣告被告人黄锦和无罪的意见,经查,如上所述,被告人黄锦和与同案人蓝某共谋信用证诈骗后,按照分工,联系左某出具信用证,与左某一起联系黄某出具虚假的提单等附随单据,由同案人蓝某向银行申请信用证押汇贷款。在向银行以信用证及虚假提单等附随单据贷到款项后,未将款项用于公司生产经营及偿还贷款,而是将贷款予以分占。被告人黄锦和的行为符合信用证诈骗的犯罪构成,应以信用证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黄锦和的辩护人请求宣告黄锦和无罪的意见,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被告人黄锦和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信用证及虚假附随单据,骗取人民币8940800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信用证诈骗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一)项、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人黄锦和犯信用证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8月23日起至2028年8月22日止。罚金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30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文尾

审 判 长  路红青

代理审判员  刘辉华

人民陪审员  史锐楷

二〇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区志滨

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五十三条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一)项第五十二条